精品小說 玩家兇猛 ptt-第四章 叢林看書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大桥下方,海水奔涌翻腾,沸腾起无数气泡。
哗——
万钧海水猝然掀起,凝结成一尊硕大无朋的水元素巨人。
他的身躯由海水所构成,
水龙卷一般的柱状腰部屹立于海面之中,上半身极为魁梧健硕,头顶蓝褐色盐结晶组成的头盔,肩膀手臂上套着一圈暗金色合金护甲,手中握持着攻城锤一般的锋锐三叉戟。
“停!下!”
水元素巨人居高临下俯瞰着渺如尘埃般的李昂,缓缓开口,
贞观大才子 只如初贱
他的语速极为缓慢,声音洪亮无比,
喷吐出的海风,将跨海大桥上的钢索都吹得摇晃震颤。
特事局的隐藏战力么。
李昂心中并没有多么奇怪,特事局掌握那么庞大的海量资源,要是没有底牌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
“在此止步!”
水元素巨人见下方蝼蚁没有任何减速,水龙卷腰身向前漂移,在海面上撕开两道V字形白浪,
手中三叉戟水光流转,裹挟咸腥海风,朝大桥桥面钉来。
踏!
总裁的贴身保镖
恐惧战马矫健跃起,接连踩踏在轿车、卡车上,周围弥漫着一层淡金色朦胧光芒。
【霸者横栏槊·千军辟易】
残破长槊溢散出了缥缈金光,
恐惧战马在半空中没有向下坠落,反而再次提速,迎面撞上了水元素巨人那坚韧臂膀。
飒——
灌注了神力的长槊竖斩落下,水元素巨人的手臂如凝胶般断开,裂出一条缝隙。
李昂从缝隙中穿过,眼角余光能清晰看见水元素巨人手臂当中的气泡、海草。
咚!
恐惧战马重重落地,身后水元素巨人的手臂已然愈合,怒吼着转身横挥三叉戟。
桥上汽车如儿童玩具一般,被巨型三叉戟切断、推开,
维系大桥的钢索根根崩断,抽打空气,噼啪作响。
太慢了。
李昂没有回头,霸者横栏槊一杵地面,沼泽神力蔓延而出,大量植物藤蔓掀飞钢筋混凝土砖石,野蛮生长。
藤蔓急速增生,勾住半空中垂落的大桥钢索,攀爬而上,连接成一面绿色大网。
水元素巨人的三叉戟劈在网上,戟刃水光流转,肆意切割藤蔓纤维,
然而植物藤蔓的生长速度还要更快,沿着三叉戟一路蔓延,如密集毒蛇一般扎入水元素巨人的手臂。
咕咚咕咚。
中空的植物藤蔓化为抽水机,高效抽取海水,并释放出大量粘稠浓密毒液。
水元素巨人的手臂中,紫色液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蔓延,
所到之处,水元素冒出滚滚蒸汽,难以维持固定形状,解体化为海水溅落,将下方车辆腐蚀融化。
水元素巨人吃痛怒吼,左手握住右手肩膀,用力掐断,终于止住了植物藤蔓侵蚀之势,
然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李昂驶出跨海大桥,隐入钢铁丛林。
“啊啊啊!!”
水元素巨人狂怒咆哮,水龙卷一般的腰身吸摄巨量海水,令右臂愈合如初,握持三叉戟砸向海面,掀起滔天怒浪,却仍是无济于事。
前方是繁华市区,遍布高楼,他的力量体系特殊,并不适合在那里施展。
“呼…”
水元素巨人喘息着,胸口剧烈起伏,
他平稳了一阵呼吸,突然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身看去。
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数十道人影,凌空站立,
从所穿服饰上看,这些人并非特事局的干员,
而是城市中其他势力所驻扎的代表。
欧洲重工集团,联邦调查局所属特异事故处,全球超自然联盟,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公司,格鲁乌超心理学部门…
“你们来这干什么?”
水元素巨人手持三叉戟,表情阴郁低沉,自喉咙中发出低吼,“离开!”
“别这么急躁嘛,夏侯同志。”
欧洲重工集团的代表,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看上去像是商务精英的白人中年男子,笑眯眯地搓了搓手掌,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道:“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秩序阵营的同伴,遇到了什么麻烦应该一起解决。
需要帮忙么?”
“不需要。”
被称为夏侯的水元素巨人攥紧了三叉戟,冰冷道:“这个时候跳出来,你们是想在事后被清算,
集体遣散、踢出殷市么?”
“踢不踢出殷市,不是你或者我能够决定的。”
欧洲重工集团的代表笑眯眯地说道:“另外我们什么也没干啊,
前面是特事局划分给其他势力的办公区域,我们可没乱走乱逛,引起骚动,
只是怕我们的据点办事处,被爆发冲突的战斗余波顺带伤害,
提前预防一下而已。
保护我们的个人财产,应该不算犯忌吧?”
“哼!”
水元素巨人冷哼一声,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外界势力代表肚子里的算盘,无非是幸灾乐祸,看个热闹,
顺便看看能不能浑水摸鱼,从特事局那里弄到利益,或是让特事局吃个闷亏。
可惜,混乱时局将至,眼下还远远不到和这些人翻脸的时候…
“啊,看来我们的这位朋友已经快到目的地了,待会儿再聊。”
欧洲重工集团代表眺望远方,朝水元素巨人笑了笑,踏空而行,消失在大桥上空。
其他人也各施手段,追随而去。
超级监狱系统
“…”
屹立于海面上的水元素巨人,面色阴沉地看着这些人消失在视线尽头,缓缓放下了握着三叉戟的手臂,身形逐渐缩小,重新隐没进海面之下。
————
李昂纵马疾驰于摩天大楼构成的钢铁丛林,繁华街景在视线中急速后退。
备选佳夫
寂静城市中阳光洒落,风声呜咽,
高楼大厦底部的大屏幕上,还在播放着聒噪的广告视频,渲染着节日气氛。
突然间,李昂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他轻按马背,恐惧战马前蹄扬起,止住冲锋之势,仰天嘶鸣。
嗒嗒。
马蹄落地,李昂拍了拍吐气如龙的恐惧战马,解除了即将到达时限的召唤术,自己轻巧地落在了地上。
一孕成婚 秦鹤
他表情平静,踏步上前,走向那乌泱泱如临大敌的机动特遣队方阵。
“好久不见。”
十字路口处,站在机动特遣队队员们前方的邢河愁,表情复杂,缓缓说道:“李兄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