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出手相救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疤脸汉子话音刚落,立刻有人态度坚决的摇头。
“不,我们怎么可能舍弃大哥一个人走,要死大家就一块儿死!”
其余人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是双足扎根于原地,丝毫没有要舍弃同伴逃生的念头。
看到这里,疤脸汉子气的暴跳如雷:“胡闹,村子里现在就只剩下我们几个猎人,要是咱们都栽在这儿,村民们岂不是要饿死在这种冬荒中了么,你们赶紧给我滚蛋!”
他们所在的村落,可谓是人丁单薄,村子里一共又四十来号人,其中大部分还是老弱病残,能够充当猎人的,此刻已经全部都在这儿了。
自己这帮人等会儿要是都死了无色蟒的嘴里,其余村民的接下来的生活,那是可想而知。
到时候甚至都不用等到冬荒降临了,说不定其余虎视眈眈的村子,立刻会倾巢而动,掠夺他们的食物。
在混元大陆中,从来就没有什么仁义道德可讲,只有优胜略汰适者生存,才是唯一的法则!
荒芜之地中部落繁多,报团取暖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疯狂掠夺才是这里唯一的主旋律。
言归正传。
就在疤脸汉子急不可耐之际,五色蟒缓缓的松开了身躯中的小鹿,扭曲着水桶粗细的身子,缓缓朝着新目标爬去。
“快走!”
疤脸壮汉怒吼一声,旋即一个箭步就朝着恶名远扬的五色蟒冲去,打算利用自己的有用之躯,为其余兄弟拖延一下时间。
当他第一步跨出去的时候,便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了,生命之火就如同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会熄灭。
饶是如此,但疤脸汉子却一脸的视死如归,都说生死有时候轻于鸿毛,有时候又重于泰山。
他的牺牲,无疑是那般的沉重以及决然!
这一刻,其余汉子纷纷虎目含泪,望着那顶天立地的背影,心中愈发悲凉,只感觉嗓子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哽咽不已!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却见身后一道破空之音响起。
旋即,一枚黑色的石子划过眼帘,重重的砸在五色蟒头上。
“砰!”
饶是五色蟒皮糙肉厚,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石头打了个头晕目眩,不得不垂下了扬起的头颅。
疤脸壮汉趁机一个纵身,直接跳到了五色蟒的背部,双手狠狠的掐住了无色蟒的七寸之处!
命脉被人拿捏在手,五色蟒浑身一软,纵然体内蕴含着开山裂石之力,却根本无力激发啊。
就在众人以为危机解除之际,远处却是传来一声暴喝。
“快闪开!”
这声音无比的陌生,令一帮身穿兽皮的汉子纷纷想要扭头去看看,到底刚才是和人出手相助。
就是回头这一下,可是要了命了!
只见那被疤脸汉子按住七寸的五色蟒,突然猛地张开大口,从口腔内喷吐出了一片毒液,令这帮汉子各个中招。
五色蟒的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站在兽皮上立刻发出一阵滋滋的声响,快速的腐蚀着一切。
就在此时,被毒液沾上的汉子们,一个个是栽倒在了地上,仰天惨嚎,疼的是死去活来!
见状,把脸汉子勃然大怒,万万不想不到这畜生受制于人之下,竟然还敢逞凶!
“孽畜,我今天非要将你大卸八块!”
他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旋即双臂肌肉寸寸爆起,捏的五色蟒骨骼都咔咔作响。
所有生物在生死危机之下,都会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
五色蟒自然也不会例外,就在被死亡阴影笼罩的那一刻,它猛地竖起了尾巴,朝着攀附在自己后背的壮汉甩了过去。
“嗡……”
蟒蛇甩尾,力量庞大无比,要是被它这一招给抽中了,那一米九几身材健硕的疤脸汉子,怕是要直接被抽成一滩烂泥啊!
看到这一幕,肖舜直接扔掉了刚刚捡起来的石子,一个闪身便掠了过去,打算帮助疤脸汉子解除危机。
他之所以出手救人,不过是因为刚才见他们如此团结,要不是因为这一点,根本就懒得去掺和这些事情。
身躯在空中带出一盘残影,肖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疤脸汉子身后,面对那携带万钧之势的蛇尾,他剑眉一蹙,暴提浑身厉元!
旋即,一道屏障凭空浮现在了他身前半寸之处,试图抵挡甩过来的那条蛇尾。
肖舜此刻施展的可是元气护罩,而不是之前的罡气护罩,两者根本就不可能同日而语。
打个比方,若是他在面对宗主级强者的时候,施展这等护罩,即便是站着让对手打,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危机。
然而,如此坚硬的护罩在面对穷途末路的五色蟒时,却显得有些不太牢靠了啊!
“砰!”
一声巨响荡开,那元气护照上顷刻间便浮现出了一道道的裂纹,最终是再也无法维持状态,爆碎开来!
凭借一己之力打碎护罩后,蛇尾也仅仅只是速度收到了一定的影响,依旧势如破竹的朝着肖舜袭去。
肖舜脸色一变,完全没有想到这蟒蛇竟然如此凶残,一招就将自己保命的本事给破掉了!
奈何现在不是惊骇的时候,他也顾不上迟疑,在电光火石之间探手按住了腰间的某样东西。
“看看是你这畜生的尾巴硬,还是我的斧头硬!”
说罢,肖舜猛地拔出了腰间开天斧,重重的朝着蛇尾砍去!
“哗啦”一声,漫天血雨飘散。
自縛 小說
五色蟒那条硕大的蛇尾,从身躯中分离出来,重重掉落在地。
利用开天斧以及重创敌人,肖舜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而是调转斧头刃口,当机立断砍向蛇头!
开天斧那是何等神兵,纵然被木岩道人封印了绝大部分能量,却也不是区区五色蟒能够承受的起。
斧光闪烁间,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肖舜站在漫天血雨中,长长的松了口气。
“呼,不过是荒芜之地的一只凶兽,便能够令我如此狼狈,这里看来真不是什么风平浪静的好地方啊!”
疤脸壮汉,此时还愣愣的坐在微微抽搐的蛇躯上,看向肖舜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眼角余光却是瞥见其余几名身受蛇毒困扰的兄弟。
旋即,他立刻从五色蟒的残尸中蹦了起来,快步走过去查看。
这一看,疤脸壮汉心中顿时一片冰凉。
“啊……”
他万分痛苦的仰天长啸,声音充满了不甘于愤怒!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