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討論-第三百零一章 暗戀讀書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看着氛围慢慢的变得僵硬。李亦铭适时的开口,打破了这阵僵局。
“学长你说。”夏岑兮说道。
“我看了一下,艾希确实有很好的前景,不瞒你说,我想注资。”
看着他不是开玩笑的模样,夏岑兮也有一些讶异,但是她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遇见这种事情,第一反应的是沉着应对。
和极悦合作,对于艾希,是一件好事,只不过,还需要慎重考虑。
夏岑兮简单的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双眼仍然带着笑意,声音柔柔:“好,学长,我知道了,非常感谢能得到您的青睐。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等到宴会结束之后,再提上议程。”
“好,随后我会联系你。”李亦铭声音柔和,表情温软,脸上从始至终都带着春风拂面的笑。
一直等到李亦铭离开,夏岑兮脸上都带着重遇旧友的笑容。
和她相比之下,有着剧烈反差的,则是站在她身旁不知为何总是板着一张臭脸的靳珩深。
那副姿态,让人看了就想要退避三舍。
一直等到宴会结束,靳珩深的脸上就没有温暖过,甚至比平日里更加的冰冷。
夏岑兮就算是在迟钝,也观察到了这一点。隐约觉得应该是和李亦铭有关,不过看着靳珩深那一张想要杀人的臭脸,她就懒得多问。
在和几个其他的企业大佬告别之后,坐上了靳珩深的车。
王景恒开着车,后排坐着靳珩深和夏岑兮。
虽然这两个人向来不喜欢说话,可是王景恒却敏锐地察觉到这两个人和来时相比,氛围变化了许多,看来是在晚宴上发生了什么。
车内的气氛逐渐冰冷,王景恒也不敢说话,只能将油门踩到最大,将这两人快速送回家。
进了家门,靳珩深依旧是一脸铁青,看夏岑兮的眼神也愈发的不爽。
夏岑兮装作看不见,慢条斯理的坐着整理,她知道靳珩深生着气,她就是想看看,这男人能憋到什么时候。
终于在夏岑兮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她忍不住了,在他的背后开口,眸光泛冷。
“夏岑兮,这事儿你还打算什么都不说,是吗?”
听见他的声音,这才满意地停下了脚步,顿在了卧室房的门口,转过身来。
“靳总,有什么想问的,尽管说,我知无不尽。”
原本靳珩深就气的不行,看着夏岑兮嘴角还带着几分甜蜜的味道,他更是冷冷,嘴角挂着讥诮。
“怎么,不愿和我分享你和李亦铭学长的点点滴滴吗?”
夏岑兮站在阁楼之上,向下看着靳珩深,唇角微微勾起,觉得这男人吃起醋来还真是有够好笑。
死咒岛
“甜蜜倒是说不上,但是点点滴滴,倒还是有的。”
重生 之 豪門 千金
果然,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靳珩深的脸色更是冷了,眉眼仿佛都结了一层冰霜。
这俩人当初在法国,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不知道的!越想越生气,怎么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有听她和自己讲过。
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情缘呢,让他也好好听听!
夏岑兮看着再开玩笑下去,恐怕这男人真的要发飙了。她赶紧收敛起刚才得意的笑容,走了下来,站在了靳珩深的面前。
“不开玩笑了。我们俩是同学,一个专业的,偶然认识的。后面碰到一起聊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城市的,平日里多有帮衬,不过也都保持距离,关系还算可以。”
靳珩深依旧蹙着眉,对于这样的说辞他并不满意。
“那个叫李亦铭的,他有没有对你有非分之想?”他的声音一冷,本想压制着自己不对着夏岑兮动怒,但是一想到今日夏岑兮看到李亦铭瞬间脸上的表情,他就气的抓狂。恨不得将李亦铭撕碎。
在他发问的瞬间,夏岑兮的脸色划过一丝不太自然,被靳珩深敏锐的察觉到,他不禁冷笑一声,果然!
夏岑兮下意识的眼神左撇了一下,这是她惯有的习惯,在说谎时会看向别的地方。
“你这是哪里的话?我跟他不过就只是学长和学妹之间的关系……”
“你撒谎!”不等夏岑兮说完,靳珩深就马上出声,打断了她的谎言。
夏岑兮不会撒谎,她早就看得一清二楚。
被戳穿谎言的他脸马上耷拉了下来,嘴角也撇了撇。
“好吧,其实……“夏岑兮一时之间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只好把她在国外与李亦铭相处的一切讲了讲,包括被表白的事情。
看着靳珩深脸色比刚才更黑了,夏岑兮也有些尴尬,连忙解释:”虽然他确实是表白过心意,不过我当即就拒绝了,并且也明确表示了我已经心有所属。”
说到这儿,夏岑兮脸微微发红,那个时候她拒绝李亦铭的理由很简单,只是想着回到国内和靳珩深在一起。
靳珩深紧闭着双唇,眼睛打量着夏岑兮。一言不发,夏岑兮被她这么盯着,心里更是发毛。
“亦铭学长是正人君子,在我表明我心里只有你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还鼓励我,说祝我顺利。”她的语气弱弱的,生怕哪一句话说的不对,再惹了靳珩深生气。
原本靳珩深还想要生气,可是看着夏岑兮一脸委屈的表情,他深深地看着他,终究还是收起了不悦,脸上带了些无奈。
看着靳珩深表情有所变化,夏岑兮松了一口气。
自己有多喜欢靳珩深,李亦铭一直是知道的。在国外念书那段日子,苦到了连哭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夏岑兮却依然坚持着。
任何人在夏岑兮心中的地位,都比不上靳珩深。
这是李亦铭在表白之后,就知道了的事。
“你放心,学长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所以他也只是将这份情感收敛的起来,再说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应该早就放弃了才是。”夏岑兮笑靥如花,双眼之中带着单纯。
在男女情感方面,这丫头和她一样单纯到不行。
如果不是他清楚地感受到了李亦铭对他的敌意,他恐怕也不会放在心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