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四章 美女,合葬嗎?相伴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烈阳高照,沙漠荒地上,热风肆意炙烤。
三辆越野车排成一线,保持车距在低矮的沙丘中不急不缓前行,廖文杰闭目靠在副驾驶上,开启了日常躺尸模式。
至少在野上冴子眼中是如此,每次她想休息,让廖文杰接过方向盘的时候,后者就开始装死。
无奈之下,她只能和谏山黄泉聊天,强打精神继续驾驶。
几天下来,感情增温,姐妹情深。
可能是为了气一气廖文杰,又或是让他别打谏山黄泉的主意,聊天话题经常围绕完美未婚夫展开。
今天亦是如此。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男人,就是年龄小了点,才十八岁,不然我就心动了。”
野上冴子感慨一句‘别人家的男友’,再想想自己遇到的都是色鬼,顿时颇为无语,对旁边晒盐的咸鱼说道:“听了这么多,你就不想证明点什么,比如过来摸摸方向盘之类的?”
“情况不对!”
廖文杰睁开眼睛,转头朝车队后方看去:“我们被跟踪了,敌人数量很多,至少五十,全部乘骑骆驼,持有半自动武器。”
“是什么人?”
野上冴子双目一凛,对廖文杰预判深信不疑。
“沙漠强盗。”
“他们不是晚上才活动吗?”
“谁知道,可能是你和谏山小姐太漂亮,强盗们等不到晚上了。”
廖文杰说道:“让你的队员做好准备,对方人数很多,打起来会很吃亏。”
“没必要,我们是来找黄金,不是来打仗的。”
野上冴子脚踩油门,超车来到最前方,伸手在窗外打了个手势,后方两辆越野车立即开始加速。
沙漠里,越野车在短距离内不一定能跑得过骆驼,但要拼续航能力,四条腿累到吐口白沫也追不上四个轮子。
想法很好,效果也很好,没等骆驼们踏沙奔驰的身影出现,三辆越野车就冲出了包围圈。
“怎么样,现在安全了吗?”野上冴子握着方向盘问道。
“不安全!”
廖文杰眼角抽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前方突然出现沙尘暴,覆盖范围相当可观,个人建议原路返回,没准献祭了那群沙漠强盗,沙尘暴就停下来了。”
“有这么夸张?”
野上冴子惊讶问道,上午旅店老板才警告过沙尘暴和沙漠强盗,下午就连续撞到两个,运气也是没谁了。
“确实有点夸张,沙尘暴出现得很邪门……”
廖文杰皱眉看向远方,除了他们、飞鹰Jackie、雇佣兵,似乎还有一伙人盯上了基地里的黄金。
三辆越野车掉头,原路返回扬起沙尘,朝沙漠强盗们冲去。
另一边,追丢了目标,正懊恼不已的沙漠强盗们准备返程,突然看到三辆越野车远远驶来,纷纷惊喜不已,挥舞手中长枪高声呼喝。
这时,一缕热风卷着细沙吹来,刚刚还是万里晴空,一瞬之间就暗了下来,热风来得奇快无比,被卷到空中的细沙越来越多。
远处天际,一片灰蒙蒙的暗黄色显露狰狞,如同一道望不见边的山脉,遮天蔽日,翻滚着席卷而来。
“沙尘暴!”
“该死,赶快离开这里!”
沙漠强盗们笑容僵硬,掉转骆驼开始狂奔,沙尘暴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觉得它不可怕。
轰隆隆————
黄龙翻滚,声如闷雷搅荡,远方蠕动的黄线飞快逼近,空中的沙尘越来越多,浓密到遮住了阳光。
不过片刻,越野车便被飞沙走石包裹,到处一片暗黄色,能见度堪比黄昏落日,远景越发望之不清。
“你们看……后面那是……”
后排的谏山黄泉一声惊呼,在越野车被沙尘暴笼罩之后,藏在黄沙屏障幕后的土龙显露身影。
巨大龙卷风盘踞地面,扭曲高耸入云,轰隆隆将大片沙尘抽起,高高抛洒至天空,声势壮阔令人心生胆寒。
“是吧,我就说很夸张吧。”
廖文杰单手倚靠座椅,看到一头骆驼被龙卷风抛起,最后消失不见,挑眉道:“冴子,要不要打个赌,我们屁股下面的越野车吨位不够,承受不住龙卷风的大力摧残。”
“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能认真点吗,害得我都……都不紧张了!”
野上冴子咬牙切齿,猛然间想到廖文杰的能力,这货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中,所以这场沙尘暴肯定是有惊无险。
小风,也就看着热闹。
十秒钟后,她就不这么想了,砰一声闷响,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被龙卷风带上高空,转瞬便没了踪影。
是一辆越野车。
就在谏山黄泉掀开裹刀布,准备拔刀召唤灵兽乱红莲的时候,廖文杰开口道:“以这道龙卷风的速度和直径,被它抓到是早晚的事儿,就威力而言,一旦我们飘到天上,即便不被甩出脑浆,落地时也会被摔死,所以……”
“所以什么,你倒是说呀!”
“所以两位美女,合葬吗?”
“……”x2
“看样子是不愿意,那算了,不强求!”
廖文杰一肘击碎车窗,飞快伸手朝前方拍下一掌,待沙地凹陷巨大掌印坑洞时,拉住方向盘转弯,驾驶越野车冲入大坑之中。
扬起的飞沙呼啸而来,淹没掌印大坑……
……
啪嗒!
黑暗车厢内,廖文杰打开战术手电,竖直放在自己脸下:“好危险,差一点就挂了,你们两个没事吧?”
说着,他抬手点了点:“一、二,加我刚好三人,一个都没少。”
(눈_눈)x2
“求求你了,麻烦你有点紧张感。”野上冴子以后扶额,心太累。
“这种小场面无需紧张,等沙尘暴过去了,我们再出去……”
廖文杰背靠窗户,挡下不断溢出的细沙:“这场沙尘暴来得太过突然,如果我没猜错,肯定是人为所致,有高手使用了大规模杀伤性法术。”
两女面露惊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召唤如此强大的天灾,敌人的实力得有多强?
廖文杰没有想这些,继续说道:“动静这么大,只对付三辆越野车,纯属大炮打蚊子,没人会这么傻。这么一来,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一口气清理掉所有竞争对手,再慢慢寻找黄金。”
“我先提醒一句,车厢里的氧气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这倒是个问题。”
廖文杰点点头,闭上眼睛联线周边分散的侦察兵乌鸦,片刻后,他睁开眼睛:“可以了,沙尘暴走得很快,周边也没有草丛。”
说到这,他指着越野车车顶:“谏山小姐,麻烦你在这里开个门。”
“可以是可以,但沙子不会漏进来吗?”
“没关系,在活埋之前,我们已经出去了。”
“好。”
谏山黄泉点点头,拔出宝刀‘狮子王’,一米四的刀身实在太长,出鞘一半,叮一声嗑在身侧车窗上。
“算了,还是我来吧。”
廖文杰从口袋里摸出降魔杵,三角尖锋戳破车顶,裁纸般划开一个长方形,在黄沙压垮车顶之前,一巴掌将车顶拍飞。
细密黄沙飞瀑般滑落,他一手一个将两女扔了出去,待黄沙淹没半个车厢,才纵身一跃落至沙地。
沙地平整,一览无余,没有骆驼和沙漠强盗,也没有其他团队成员,远处天际灰蒙,可见远走的沙暴。
野上冴子两手空空叹了口气,对廖文杰说道:“阿杰,虽说生存几率很低,但我还是想把队员们找出来……哪怕是尸体。”
“应该的。”
廖文杰点点头,眼中蓝光一闪,周边扫视一圈,没有发现新生的鬼魂。
要么,人还没死,连同越野车埋在了黄沙之下。要么,被龙卷风带走,尸体现在还在天上飘着。
“我来帮忙。”
谏山黄泉拔出长刀,随着灵力灌入其中,背后出现灵兽乱红莲威风凛凛的身影。
“吼吼吼———”
一登场,见面前两个陌生人,乱红莲气势汹汹咆哮了一嗓子。
吼完之后,它惊觉情况有点不对,其中一个陌生人似乎在哪见过,心灵和肉体上的双重畏惧令它下意识退后一步,喉间呜鸣低吼,怀揣着一丝侥幸。
“乱红莲,他们不是敌人,快去找找附近还有没有生还者。”
谏山黄泉不觉有异,以为是乱红莲认为廖文杰有威胁,才行为古怪了一些。
“吼吼吼!”
听到命令,乱红莲如蒙大赦,撒丫子就跑,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阿杰,刚刚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灵兽!”
青春原动力
廖文杰抬手点在野上冴子脑门,帮其开启阴阳眼。
十分钟后,乱红莲空嘴而回,摇头晃脑什么都没找到。
野上冴子沉默,廖文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说什么安慰的话,让谏山黄泉帮忙,命令乱红莲将越野车刨出来。
黄沙飞起,乱红莲刨坑格外勤快,不过一会儿便将越野车挖出。
三人清理车内沙尘,廖文杰检查一圈,疏通堵塞的排气管,运气很好,越野车皮实耐操,仍旧可以发动。
“呼哧,呼哧———”
就在野上冴子用绳索将车顶捆好的时候,四处乱窜的乱红莲捡回几个水囊,丢在廖文杰……旁边的谏山黄泉脚下。
刨坑时,乱红莲想起了曾经被支配的恐惧,哪怕换了张脸,还是认出了廖文杰的身份。
所以,一开始它是打算将水囊献给廖文杰,遭遇冷漠眼神一瞪,乖巧蹲在谏山黄泉面前摇起了尾巴。
“乱红莲,你怎么又……”
谏山黄泉暗道倒霉,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乱红莲又开始犯病了。
“谏山小姐,怎么你家的灵兽看起来怪怪的,是不是生病了?”
廖文杰好奇道,治不好的话,他这边建议骟了。
“不,不是生病……”
谏山黄泉不知如何解释,尴尬道:“前段时间,乱红莲除灵受伤,现在还没恢复,它以前超凶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