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娛樂超級奶爸 洛山山-第兩千一百五十七章 劉子夏也太狗了分享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娱乐超级奶爸
观众和网友们也在听到这里的时候明白过来:
人的一生难免会遇到气馁、彷徨、无助的时候,那些已经离开的、逝去的,终究不再回来,唯有继续坚持、砥砺前行,才能迎来光明与希望!
也只有在脚踏实地努力之后,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才会明白,奋力追逐的人生才是最精彩的!
这首歌真的是太励志了!
“星星点灯
照亮我的家门
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
星星点灯……”
高.潮迭起,唱到这里的时候,刘子夏已经放弃了琵琶伴奏,完全跟着身后几名京韵乐团乐者的节奏在走。
不仅如此,他还高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踩着旋律在左右晃动着。
在看到刘子夏动作的时候,现场的观众们也全都站了起来,跟着一起甩动起了双臂。
红、黄、蓝、绿、紫……各色的荧光棒在漆黑的座位席上闪烁,形成了一片片彩色的海洋。
那一片彩虹海,就像是一直都存在一样,映射到了每个人的心里,燃起了点点希望。
“用一点光
温暖孩子的心!”
歌声落地,刘子夏挥动手臂的动作也随着音乐声而停止。
把琵琶交还给京韵乐团的乐者,刘子夏朝着观众席以及摄像机的方向,深深鞠躬。
现场观众们先是陷入了一阵沉默,紧接着……直接炸.了!
青春里路过一只损友 郝雪依
像是海洋巨浪一样的掌声,从观众席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那声浪差点震破了耳膜。
斗音直播间,直播间的同屏在线人数已经达到了1亿1千万,所有网友都在发送者小礼物和弹幕。
要不是那些标红的弹幕和昂贵一些的礼物,能够在屏幕上出现特效的话,恐怕还真看不清楚:
“这首歌叫什么,真是太好听了!”
“让我回忆起了创业时候的心酸,这不是在拉低我的泪点吗?”
“我夏唱得真好听,生活虽然艰难,但是只要一直抱有希望,就一定会迎来光明……”
每一位网友都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纷纷为这首歌、为刘子夏打call。
现场喧嚣的氛围,则是随着白莲升一声‘时间到,投票结束’而变得安静了下来。
“不愧是音乐谪仙,竟然连拉票表演都可以演唱一首足以成为经典的新歌。”
白莲升笑着调侃了刘子夏一句,道:“我觉得这首歌完全可以用在比赛里面,而不是用来拉票。”
刘子夏笑了笑,谦虚地说道:“只要朋友们喜欢听就好。”
“我们当然喜欢听了,大家说对不对?”
白莲升笑看了观众席一眼,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说道:
“不过现在可没有时间听,请几位先去后台稍事休息,请光明公证处的工作人员,把京韵乐团的投票结果送上舞台,并且针对结果进行现场公证!”
把刘子夏他们请下舞台,投票结果摆放到了小高台上,四个投票结果平行排列。
这一幕,让不少人侧目看了过去,他们还是对今晚谁能够得到更多票数,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第五位将要上场的选手呢,是至臻乐团和他们的助演嘉宾,刘子夏以及他可爱的女儿月月、乖巧的弟子涵涵小朋友!”
白莲升才不会满足观众和网友们,对于投票结果的好奇心,他继续介绍道:
“他们所要表演的曲目是《难念的经》,让我们掌声欢迎!”
哗哗哗!
话音落地,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以及欢呼声,直播间的弹幕倒是停顿了一瞬,之后又一次爆.动起来:
“这啥情况啊,都第三次了,有没有搞错,这是我夏第三次助演了?”
“别告诉我,所有华夏选手,都是演奏的我夏的作品,都有我夏助演!”
“你们是不是傻?有我夏助演,那就意味着至少还可以听他三首歌,多好的事啊……”
网友们在直播间里议论纷纷。
夏天们,以及喜欢刘子夏歌曲的观众和网友们,当然是特别开心了。
按照刘子夏前面表演、拉票的模式来看,其实不是至少还能听他3三首歌,而是6首!
表演3首、拉票3首,凡事都要做到公平,不能厚此薄彼嘛?
而到了此刻,现场的那些观众们才总算回过神来。
是啊,刚刚白莲升的介绍,是又有刘子夏出场,这是要疯啊?
《国乐大典》之前的十几期节目,刘子夏也只参加了第一期的而已。
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 孔二狗
今天,他这是打算把十几期的节目都给补回来啊?
真特么地刺激!
观众和网友们是兴奋了,霓虹国文化交流团的人,一个个那脸拉得比驴脸都长。
三口雄一郎等人,心头升起了很不妙的感觉。
先是下马威、然后就是给他们增加了三个竞争冠军的对手,到现在又有刘子夏这个助演嘉宾,场场加盟,回回拉票!
瞧瞧,这是人干的事?
就在三口雄一郎想要和周文强、黄炳坤等人表示抗议、理论一番的时候,平山治一把拉住了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三口雄一郎一怔,脸上神色愤愤不平,明显不想就这么算了。
平山治用霓虹话说道:“三口君,这档节目本身是咱们强行参加的节目,华夏一方设置这么多的障碍也在情理之中。
再说他们也并没有破坏比赛规则,毕竟规则里面也没说,同一位嘉宾不能反复参与助演啊?”
三口雄一郎这下不说话了,因为平山治说的是事实,规则里还真没有这一条。
可刘子夏这也太狗了吧?
“那就这么算了?”三口雄一郎很不甘心。
“只能这么算了。”平山治点点头,说道:“咱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希多郎大师,还有罗伯特先生了。”
……
对心中已经开始骂娘的三口雄一郎等霓虹国文化交流团的人,刘子夏可是一点礼貌都欠奉。
而这个规则漏洞也是刘子夏特意设计的,是你们霓虹人蠢,没琢磨明白,赖谁呢?
所以,准备第三次登上舞台的刘子夏,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舞台上,所有的灯光熄灭。
在黑影绰绰中,几道身上冒着淡粉色荧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舞台上。
几道身影处灯光渐亮,观众和网友们总算看清了淡粉色的人影。
那是5位扎着丸子头的年轻女孩,她们全都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纱制绣衣,下身是同样淡粉色的罗裙,罗裙末端还沾染着几只彩色的蝴蝶。
整体同样是华夏风装扮,特别是那头顶上用来扎着丸子头的银色发簪,让她们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
焚天 流浪的蛤蟆
除此之外,在她们的身前或是手中,或摆或持着一到两件古拙的乐器:
古琴、琵琶、镲、木鱼、鼓……每一样乐器,都泛着古韵!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