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txt-第1111章 送終(上)相伴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这一整天,宇文直的眼皮都在狂跳不止。怎么说呢,下令的时候很爽快,但是下令之后,却感觉很不稳妥。
没错,就是不稳妥。
刺杀宇文宪的计划,几乎就跟儿戏一样,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而且也没有考虑善后。
这在孙子兵法中,算是昏招中的昏招,除了给自己招来祸端之外,不会有别的什么用。
一时间,宇文直都有把亲信杀掉的恶念了。
当然,如果无缘无故杀掉亲信,这事儿肯定瞒不过宇文邕。宇文邕到时候一定会查,到时候就类似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所以亲信杀不得,只能指望那些长安郊外的“流民”,能够放机灵点了。宇文直现在没指望他们能杀死宇文宪,他只希望对方不要被朝廷的人抓到,然后顺藤摸瓜找到自己就好了。
“主公,事情办成了!”
书房外面传来某位亲信的声音,压抑着兴奋。
真的?
一时间,宇文直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走到书房门口,并未开门,而是压低声音问道:“你亲眼所见么?”
“回主公,确实是亲眼所见啊!”
这下放心了!
宇文直像是热锅蚂蚁一样,来回走动,恨不得跳一跳蹦到房顶上唱歌!
太爽了啊,居然这么容易就达成了,简直不可思议!
“你给我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宇文直拉开书房的房门,结果愣住了!眼前之人,根本就不是他的亲信,而是一个身材矮小的陌生人,相貌平凡无奇,就是那种丢人堆里就会忘记的那种。
“你是谁?”
宇文直皱着眉头问道,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他才醒悟过来,此人居然可以模仿他亲信的声音和语调……这是一般人能做的事情么?
只怕是,来者不善啊。
“给你送终的人。”
对方直接拔出腰间短刀,向宇文直刺来!
这一刀快如闪电,宇文直平日里也是喜欢玩乐,根本就没好好练武。更何况在这种短兵相接的地方,战阵上的武术也不堪大用。
最多让反应快一点。
可惜,心口一阵阵的绞痛,宇文直一脸错愣的低头看着胸前插着的短刀,全身的力气都在流失。
“人算虎,虎亦算人。你想杀宇文宪,可人家也想杀你呢。”
这位刺客对着宇文直嘿嘿冷笑了一声,随即转动刀柄,此举直接搅碎了宇文直的心脏!
“你问我是谁,我是宇文宪派来给你送终的人。”
矮个子刺客脱下身上的麻衣,盖在宇文直身上,那把刀根本不曾抽出来,就直直的插在对方胸口。
宇文直平日里喜欢豢养门客,玩信陵君的把戏。因此经常有不三不四的人出入府里,门口的守卫也不敢多问,生怕遭遇宇文直的猜疑而送命。
这位矮个子刺客就这样扬长而去,居然都没有人来盘问,或许是因为对方走得实在是太过于从容了吧。
……
“洛阳,我一定要得到洛阳!”
长安皇宫的书房里,宇文邕眼睛直直的盯着地图上洛阳的位置,想起了周朝时候的事情。
周公旦的封地在洛阳,这里山河险固,物产丰饶,乃是王者之地。这里就是“中国”最早的来源。
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地方啊。
拿下洛阳,会极大提振周国的民心和士气,从此以后,北周就不再是“偏安一隅”的割据势力,而是王朝正统!
这带来的好处,简直难以用语言去描述,只能说只要得到了,并且能站得住,那么,胜利的天平,将会朝着北周剧烈倾斜,根本不需要怀疑。
“将高伯逸死死钉在晋阳,高伯逸不在,我看齐国还怎么在洛阳跟朕斗!”
异界之机关领主
宇文邕摩挲着地图,喃喃自语的说道。
正在这时,宇文邕的贴身太监匆匆而来,跪在地上道:“陛下,齐王今日在渭河边遇刺,还负伤了,索性没有大碍。太医已经看过包扎过了,只是皮肉之苦。”
宇文宪遇刺?在渭河岸边?在自己眼皮底下?
宇文邕一阵错愣,完全没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
长安周边的治安,已经差到如此地步了么?这特么的说出去谁信啊!
“传朕的口谕,去把京兆尹叫来,就现在。若是半个时辰内朕没有看到他的人,他这个官就不必做了,朕准许他告老还乡!”
宇文邕咬牙切齿的说道。
刺杀宇文宪的人,不是在杀人,而是在打自己的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京兆尹如果这次办不好案子,那么此人也该挪挪位置了。
贴身太监急匆匆的走了。
宇文邕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宇文宪此番已经被他任命总览一路大军,同时还有很多老将辅佐。
宇文宪的作用,不是为了在大军中一言九鼎,而是为了压住那些骄兵悍将,防止出现从前八柱国并立的现象!
而现在宇文宪被人刺杀,到底是谁指使的?
那些看似乖巧,实际上却蠢蠢欲动的老将?
还是皇室里的人,比如说:一直跟宇文宪不对付的……宇文直?
还是齐国的密谍所为?
如果说是齐国的密谍做了这种事情,那也说明,周国实在是太菜了,首都周边居然可以被敌国渗透成这样?
然而如果是皇室中人做了这种事情,那就很危险了。宇文宪都敢刺杀,那下一个是不是轮到自己?
宇文邕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这件事细细想来,居然牵扯极大。他长叹了一声,还好只是受伤,没有死人。如果死人了,这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
一个负责通传的太监跑了进来,直接跪在,吓得瑟瑟发抖。
“有事直接说,朕恕你无罪!”
宇文邕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人磨磨唧唧的,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
“陛下,卫王殿下,被人行刺于书房,现在已经……过世了。”
虽然人人都知道宇文直不是个好东西,但哪怕他很坏,那也是个身份很尊贵,地位很尊贵的坏东西!
说句不好听的,除非是宇文邕下令收拾这个人,否则,任何人动宇文直,都要三思后行!
“你刚刚说什么?”
宇文邕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陛下……请节哀。卫王,被人行刺于府邸书房。”
宿舍414
真的死了?为什么会这么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