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三百四十三章 拋棄鑒賞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谢澄,你自己做的事情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若是再敢来骚扰音儿,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一落,花言直接将谢澄扔在门外。
谢澄身上的伤口不亚于姜音,他的伤势还未恢复,再加上之前的折腾,不倒就是因为姜音还在昏迷中,所以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可现在姜音身边有照顾的人,本已放心,谁知那药材想要在这城里找到简直是难上加难。
谢澄想到这,拖着一身疲倦不堪的身子,出门上山采摘药材,他从小到大习武,经常受伤,所以对那几种药材很熟悉,看一遍就很容易记住药材。
谢澄找了大片的山,终于找齐所有千金难买的药材,顾不得身上的鲜血往外流,急匆匆赶回酒楼,敲响了门房。
花言以为是小厮,所以开了门,看到谢澄手中的药材时,心中犹豫了一番,他也试着在城里找了一番,才找到几株药草,没想到谢澄找到那么多。
蒋璇看着挡在门口的两人,“愣着干什么?药材?”
谢澄听到后,也不顾花言,直接冲了进去,将药材递给蒋璇。
蒋璇看着齐全的药材,不由得看了看谢澄,她知道这些药材有多难找,谢澄的本领不差。
花言看着危在旦夕的姜音,心里又是一顿火,将谢澄叫了出去,蒋璇看着俩人,也知道这两人的实力,自知惹不起,也就没管了。
僵尸道长之一统僵山 古精
蒋璇仔细的检查着药材,然后出门将小厮叫了过来,“你们这有煎药用的炉子吗?”
小厮点了点头,然后慌忙地去找,蒋璇看着不知踪迹的花言和谢澄,无奈扶额,这两人都到了这种关头居然还……
回到房间的蒋璇先将姜音身上的外衣脱下,随后又叫来一位女婢帮忙将姜音身上的污渍擦洗干净。
等到忙活完,她身上满满都是汗渍。
花言和谢澄回来,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姜音,他们急匆匆地看向蒋璇。
蒋璇被盯得满心紧张,“你们是不是闲着没事干?去帮忙和小厮煎药,挑药材。”
谢澄和花言俩人都挂了彩,但丝毫不影响干活,有了这两人,蒋璇医治的速度也很快。
蒋璇自认为自己的医术并非很高明,比起许多神医,她甚至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姜音一次次救她,让她心甘情愿地跟着姜音。
音江救了她那么多次,为何她就不能救活音江呢?哪怕付出所有,也要医治好音江。
音江你一定要挺住,那么多人都不想你死!
经过不眠不休的几日,谢澄始终都呆在姜音旁边,微红的眼眶直勾勾地盯着。
蒋璇眼下的黑眼圈不亚于那俩人,即使满心疲倦,也知道自己不到关头不能放弃。
终于,在蒋璇的医治下,姜音的毒慢慢有消退现象,如果是普通的水蛇还好,可这水蛇的品种罕见,想要医治难上再难,但幸亏她看过那本医书上的介绍,否则她真的就束手无策。
花言看着好转的姜音,脸上也不那么的发紫了,脸色苍白,这几日,怎么喂姜音,姜音都不肯喝,就算喂到了嘴里,没一会儿就流出来。
姜音这几日更加瘦弱,在花言看来,姜音的身子本来就不好,在经过几番折腾,这谁能受得了?连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个女人。
看着那一道道鞭伤,花言更心疼了。
他绝对不会放过薛越欣,他不管谢澄和她有无瓜葛,他就算顶破了天,总有一日也要把薛越欣碎尸万段。
坐在一旁的谢澄突然感到视线有些模糊,刚要站起身来走到姜音的身旁,他便倒了下去。
蒋璇看着倒下的谢澄,连忙将目光投向花言,“看在他这几日为音江奔波的份上,把他扶起来吧,再开一间房,看他身上的伤势也不轻,能撑到这时候实属不易。”
花言冷哼一声,随后将谢澄从地上扶了起来,让谢澄坐在旁边的木椅上,然后开了间房,将谢澄扶到房中,蒋璇又熬了一些药,无奈地叹息。
音江,你要是再不醒来,你就真的对不起我们的心血。
在这几日里,蒋璇三人的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疲倦,如今谢澄倒了,只剩下蒋璇和花言忧心忡忡地守着姜音。
在这几日里,姜音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蒋璇的心也由此放下来,美滋滋地去洗澡,和几个月前相比,她的皮肤粗糙了不少,再加上为姜音忙前忙后,根本就没有时间打理,所以导致头发微乱,衣服皱褶,任谁看见都会觉得是个邋遢不堪的女子。
蒋璇忙完这一日下来的所有事情,迫不及待将花言叫了过来,她则是一旁享受。
可谁知等来的不是花言,而是谢澄,她狐疑的看了谢澄一眼,毕竟他的伤势还没有好,现在又照看姜音,恐怕有些不妥。
谢澄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已无大碍,随后小心翼翼的替姜音掖好被子,“唔,嘶……”
一声微弱的声音传来,谢澄立刻端来一杯水,喂到姜音的嘴边,小心翼翼。
“音儿,你终于醒了,你现在感觉如何?”
姜音没有回答谢澄的问题,心中更为疑惑,“怎么那么黑,你没有点蜡烛吗?”
听到这句话的谢澄,身体僵硬了一瞬间,现在明明是白天,难道音江的眼睛出了问题?
刚想叫蒋璇过来,蒋璇便走进来,因为当蒋璇想要泡澡时,发现自己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心中莫名慌了起来,所以急忙的赶到这。
听到姜音的这句话时,焦急的跑到榻边,仔细检查起来,可姜音没有配合治疗。
“谢澄,你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谢澄看着冰冷的姜音,心中无奈,也自知自己若不离开,姜音就不会乖乖就医,谢澄踉跄似地走了出去。
可谢澄不知道的是,当晚,花言便带着姜音和蒋璇离开,只留下谢澄一人。
谢澄第二日醒来之后面对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他怎么也没想到花言居然私自带着姜音离开。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