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愛下-第455章 運動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对这份蒙古四盟自治政|府候选人名单,张汉卿并不满意,他一边调查,一边取证,一边与王树翰、戢翼翘酝酿意见。
亲华人员太少,受苏俄影响太深的人员占二十五名候选人中的十九名,还有两名前头人的儿子、一位前中|央委任的蒙古官员、一位喇嘛教的呼图克图,真正穷困农牧民出身的只有两位,还基本上不识几个字。
这也怪不得他们。前段时间处死哲布尊丹巴的后遗症逐渐显现:这个人虽然很坏,却在蒙古特别是漠北蒙古中有极大影响力,因为他是蒙古地区的“呼图克图”。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即以此煽动不明真相之牧民对自治政|府的仇视,以达到促其上位之目的。
“呼图克”为蒙语音译,其意为“寿”,“图”为“有”,合为“有寿之人”,即长生不老之意。原是藏语“朱必古”之蒙语音译,意为“化身”。这有本来“有寿”之人,在张汉卿的调理下,提前寿终正寝了。
大猿皇 知君客
哲布尊丹巴在蒙藏的地位是极高的。根据清朝理藩院的档册,乾隆至道光年间,共计有呼图克图146位。其中达|赖、班|禅、哲布尊丹巴、章嘉四位称为蒙藏佛教的四圣:达|赖统领全局;班|禅辅佐达|赖而领后藏;哲布尊丹巴领漠北蒙古;章嘉领漠南蒙古。《中国藏学》所刊贺其叶勒图的《藏传佛教呼图克图职衔考释》一文也认为:“蒙藏地区呼图克图中地位最高的,是达|赖、班|禅、哲布尊丹巴”。能跟历史上极出名的西藏达|赖平齐,可见其地位。
奉儒为尊的内地很难理解为什么呼图克图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只要想一想达老赖干了那么多分裂国家的勾当,而中|央对他的影响力却无可奈何、只能静等其离世就可想象了。
不过张汉卿这个时候的筹码比后世要好得多,因为根据传统,凡册封“呼图克图”者,其名册皆载于理藩院档案中,其下一辈转世,须经清廷代表(钦差)主持金瓶掣签仪式而加以承认。哲布丹尊巴被毙,他的转世还未来得及操作,经受心理冲击的蒙地即已经大乱。
这反而激起张汉卿的强硬回击:乘此机会,打破蒙古政教合一的局面。蒙古,是中华民国的一个省,而不是所谓活佛的私人领地。他决定,中|央政|府不再对其转世灵童予以册封…
哲布尊丹巴也有替代者,那就是章嘉呼图克图。不过传统上呼图克图在蒙古地区为两大系统,漠北蒙古以哲布尊丹巴为首,漠南蒙古以章嘉呼图克图为首。论影响力,章嘉呼图克图影响范围在内蒙,在外蒙要远逊于哲布尊丹巴,但是现在也聊胜于无了。
因为章嘉活佛与清朝政|府的关系非常密切,主管着北京、山西、内蒙古等地的宗教事务,有很高的权威。在蒙古|独立前后,他多次利用其影响力劝说这种行为,虽然最终结果让人失望,但他仍不失为一个爱国的活佛。
需要他为蒙古的自治选举站台了。
为了从法理上消除哲布尊丹巴的影响力,张汉卿在蒙古各地宣扬:“哲布尊丹巴勾结外人,图谋分裂,并公然叛国,并以蒙人利益为筹码,已失去其呼毕勒罕之本性,现在中|央政|府停止承认其呼图巴图地位,并将其明正典刑,以儆效尤。自古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们要建设一个法制的蒙古,不允许任何人凌驾于法律之上。”
呼图克图与“呼毕勒罕”一词之意义,似同实异。呼图克图系受政|府册封的一种行政上之职衔。而“呼毕勒罕”则为转生而仍不昧本性的修行者。凡是呼图克图,必为“呼毕勒罕”;然为“呼毕勒罕”的行者,则未必尽受册封为呼图克图。
“人民党政|府尊重蒙民百姓的信仰,只要在爱国的前提下,无论何种教派、何种信仰,都为政|府所保护。为此我们请来章嘉呼图克图暂摄其位,待转世哲布尊丹巴诞生即可恢复其地位。
豆腐西施:将军莫跑
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哲布尊丹巴地位再高,高不过中|央政|府。他的地位是中|央政|府承认才拥有的,他的名号是经过中|央政|府策封才有效的。从此后,呼图克图们不再干涉行政事务,专心修行,以成真正之呼毕勒罕。”
这个观念已经有两百年了。中|央政|府既有册封的权力,也自然有褫夺封号或禁止转世的权力。布达拉宫的金瓶是中|央政|府为西藏达|赖、班|禅所用;雍和宫的金瓶是为蒙古哲布尊丹丹巴、章嘉所用。没有中|央政|府的册封,转世灵童什么都不是。
不但有对继承人的控制权,中|央政|府还有废除现有活佛封号的权力,历史上即有三个最著名的活佛被“褫夺封号”: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因放荡不羁被康熙废黜;红帽系夏格巴活佛因勾结廊尔喀军队抢劫中|央对班|禅的体恤被乾隆下令“挫骨扬灰、禁止转世”;而最近的则是十三世达|赖第二次出走印度、勾结英人被清政|府“革除达|赖尊号、停止转世”,事件还没结束。
尊重宗教信仰,但是也要把宗教世俗化,在中国,绝不能接受宗教合一的政治体制。
魔法庄园 夜嘀
对于已经被“高度自治”的蛊惑迷失了头脑的候选人们,不但不能让他们当选,反而要用强硬的手段绝了他们夺权的心思。社会主义好不假,可是当初共产国际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让中国革命走了多少弯路?共产国际在蒙古|独立过程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历史已经证明。
生活在这片国土上的国民,对国家的认可永远比国际主义要来得深沉,不管他们打着怎样的旗号,张汉卿都要打压住他们在中国的影响力!人民党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不能被一撮野心家所篡夺!
根据张汉卿的决定,一场“镇压反革命”的运动开始在蒙古各地兴起。随着蒙古控制在人民军手中,人民党蒙古省调查部也成立了。“奉情局”的触角早已伸到了蒙古,这个人民党的社会调查分部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它奉命收集各种证据,然后交给执行单位—-蒙古省警察厅,再由他们执行逮捕、审讯,最后由省高院予以判决。
证据很好找。蒙古各部不是刚刚进行过一场声势浩大的“立国之战”么?虽然领头的已经被枪决,党羽也有上千人被当场击毙事事后镇压,但这远远不够。一想到蜂拥而上的三千多蒙军,张汉卿就觉得滋生独立的土壤还没有被铲除。想春风吹又生,我把你根都铲了!
根据线索,调查部的人与各党组织走家串户,把一大批曾经接受这些熏陶的牧民挖了出来,经过严讯,一大批混迹于牧民中间的反动分子被揭露出来,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人被盯上:旧蒙贵族、沙俄安置的前官员家庭、留学苏俄的知识分子、对外族报不同成见者,还有蒙古立国的向往者。
快速地筛选,从重、从快、从严的处罚,半个月时间内逮捕、宣判了四千多人,有五百多人被执行死刑。通过他们之口,蒙古人民知道了一个极其庞大的反革命组织,领导人有苏赫巴|特尔、乔巴山、沙春喇嘛、鲍道、丹尚…
事件开始发酵。
第二次大规模的宣判,发生在一周后,又有超过一千人被枪决、七千多人进了牧场、农场、矿场接受改造…
枪决在各地执行,也集中了当地绝大多数人群来观看,以形成震慑。在只有一百来万人口的蒙古,即使是一半集中于库伦,连续数千人的死亡、上万人的劳改,都是相当了不得的大事。通过两次大的果断处置,人民政|府的威力让一些还有幻想的人彻底死了心。
乱世当用重典。人民党和人民政|府都不怕,因为负责逮捕、审讯的执行人员绝大多数是翻身的蒙古人。特别是一位前中|央任命的蒙古官员那苏图,出力最大、侦讯方法最多,光他负责的区域,就占了此次“镇反”运动|枪毙人口的四成多。那苏图也一跃成为耀眼的明星,被选中为“蒙古政|府”省长候选人之一。
然后在一个月后的选举中,他不负众望,当选为蒙古省第一届省长,任期五年。随后,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人民党。
对于那苏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有些蒙古人私底下称之为“蒙古的叛徒”、“蒙奸”。对此,张汉卿并不这样认为。
能看清形势的人,都是聪明人。人口极少、与内地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的历史渊源的蒙古,在一个强大的国家面前,是不可能有任何背弃潮流的事情的,“分裂、独立”,只能把蒙古人民往死路上带。那苏图虽然表面上为以汉族为首的政|府卖力工作,但他做的是造福全体蒙人子孙万代的大事、好事,“奸”字于他仿佛有些重了。
尽管他的屠戮有些重了,后来据说还有些靠捕风捉影、屈打成招来扩大刑讯人群,但联系到这个时代的特殊背景,他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干部,也没有损害蒙人的利益,这个“奸”字不能成立。
这是张汉卿平生第一次用类似“运动”的办法清洗异己,竟发觉奇爽无比、痛快非常。他后来不止一次地扪心自问:“为什么我会这么堕落?为什么我也会用我所不齿的办法去达成目的?难道这就是政治家的肮脏吗?”
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做了。
为了国家,他如是说。
永远也不要用这种手段,他如是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