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萬道神帝-第四百九十六章 模仿萬物閲讀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后方的动静不小,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两位女子的身上。
甚至,就连星灵境也出现了一位,开始维持秩序。
星夜快速进入人群,本就不起眼的他,很快就没有人再关注。
前行的星夜,有些疑惑。
两人连着三次及时出现,是巧合吗?
已经有很多人出来了,有人直接离开,有的则是前往相近的灵水城。
又走了一段路后,星夜察觉到,又有人在注视着他。
他不确定,是不是吕家的人。
说不定是贺家,或者其他家族。
看来,这一路上,必然有着无数道眼睛,探查着异常。
赵本如何出来,星夜不会去管,因为按照二人当初的合计,就是各凭本事离开。
因为一旦走在一起,就会很麻烦,也更容易暴露。
而在这个地方,一旦暴露了身份,想要逃离都难。
毕竟明面上是星罡境守护,可哪个势力没有星灵境?
星夜没有随着人群离开,他直接去了灵水城。
接下来的各大势力,必然会对他进行围追堵截,与其躲躲藏藏,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待在这个地方,静观其变。
只要风头一过,自然是天高任鸟飞。
在一个还算热闹的街道,星夜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之所以没有去住那些偏远之地,就是担心被别有用心的人搜查到。
而且眼下他是一位星辰境,只要不是囊中羞涩,居住在这里,还是没有问题的,也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星夜先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之后他便坐在房间,静静等待外面的风雨欲来。
消息第一时间传出来了,星夜成功开锋星辰剑,挡住了星辰塔的杀招。
这算是一个意外,因为在原先世人的猜测中,星辰境应该在午夜人手中。
不过如此一来,所有人也都知道,星夜跟午夜人是一伙的。
接着,发现了一处水潭,里面的千钧水,不计其数。
大头被午夜人抢走,其余的被众势力瓜分,各大势力收获都不小。
哪怕最后吕良用了星辰塔,想要独占那些千钧水,依然被人抢走不少。
甚至,还有人挡住了星辰塔的攻击,当然代价是损失了至宝。
在这当中,午夜人的损失又是最大的,一连被打碎多年至宝。
不过比起他收走的千钧水,这些损失又不算什么。
消息传出来时,引起了极大的哗然。
就连众势力也吃了一惊,原以为只是一个废弃之地,用来狩猎的,不曾想竟然真有好东西。
这让他们看不明白,一向会做生意的贺家,这一次是怎么了?
为何干起了赔本的买卖?
殊不知,此次贺家,当真是悔青了肠子。
毕竟这一次贺鹏辰亲自去了,他所看到的才是真相,在回来告知之后,贺家众长老的心,都开始滴血了。
还真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为了那么一点点入场费,他们竟然损失了一大片水潭的千钧水。
数量多到无法估算。
包括贺家家主在内,所有人都是懊悔不已,如果那个地方留给他们开采,那贺家的整体实力,必然能够在登一个台阶,拉开与其他世家的距离。
不过事已至此,他们也只能认命。
毕竟,那个地方贺家发现几十年了,也派遣进去不少人,可并没有发现异常。
或许这就叫有无缘分。
接下来,依然还是寻找星夜,寻找午夜人。
说不定二人还在一起,所以很多人很多势力,都加入了进来。
哪怕任意干掉一个,都会赚的盆满钵满。
星夜待在房间,他用了一张星符,隔绝了房间里的气息,然后开始感悟自身星象。
自从当日在星武皇宫一战,真龙从他星象当中飞走之后,他的星象就变得空无一物。
随着一次次战斗,似乎又内蕴乾坤,极其玄妙。
他不知道自己的星象,究竟算是什么品级,可是肯定不凡,只是并没有把威力发挥到最大而已。
他的意识沉入到了星象之中,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在星夜调动之时,只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动而出。
这只是星象的力量,并没有其他神通。
“不对呀,我记得当初有杀意的。”
星夜动念,想着当初在东华之地遇到的画中人,有意动用杀生术。
他的气息开始发生变化,身后的星象之中,随之出现了异常。
一股强大的气息忽然爆发,立刻笼罩四野。
房间里那张星符,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似乎随时可能崩溃。
星夜见状,立刻放弃观想,那股气息这才散去。
他的星象,似乎能展现出杀生术,而且配合杀生术后,威力将会更强。
只是杀生术太过可怕,不能随意观想。
有了前车之鉴,星夜换了一种法子观想,就在动念的那一刻,身后星象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片天空,而在天空之中,有无数白云飘荡。
下一刻,星象扩展,白云笼罩在四周,房间里多了一些压力。
接着,有风吹来,白云消失,天空中出现了一团团火焰,极其的炽烈,房间里的温度骤然升高。
本是虚幻的星象,眼下却如真实存在一般。
火焰之后,又有雨幕从上方落下。
雨幕与刀。
此刻如果有其他人在旁观,定然会感到无比震惊。
因为星夜一连展现出了数种星象,这对于只有一种星象的其他人来说,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且展现出来的这种星象,威力都不弱。
这一次的感悟,星夜也对自身的星象,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武道 乾坤
这无名星象,似乎可以模仿万物。
是的,只是模仿,并非真正展现。
可是威能,丝毫不减!
试验了多次之后,星夜的气息明显变得虚弱起来,不过他的眼睛很亮,精神抖擞。
接下来如果再与人对战,他的星象也就能派上大用场了。
而且这种星象,闻所未闻,品级肯定不低。
忽然,星夜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一点。
既然他的星象,万物皆可模仿,那能不能模仿九大极致星象?
曾经,星夜就是极致星象的拥有着。
这个念头一出,就再也压制不住了,本就虚弱的星夜,立刻动念。
刹那之间,星夜展现,然后无数灵花绽放而出。
极致星象,一念花开。
只是,还不等星象之中,花团锦簇,生机绽放,就有一股力量,莫名出现。
“噗!”
星夜身后星象溃散,猛然咳血。
他的脸色十分苍白,像是遭遇反噬。
就在刚刚,似乎有一股意志,强行阻止了他的观想。
“啪!”
星符也直接破碎开来。
“看来,无法模拟极致星象。不过……天级星象倒是没有问题。”
脸色苍白的星夜,脸上有了笑意,今日收获其实很大。
几天之后,星夜走出房间,去楼下要了一壶酒,两碟小菜,然后一人喝酒,默默听着其他人的高谈阔论。
大家还在议论纷纷,说着谁谁谁得了机缘。
在星夜的认知当中,此次一行,吕家应该会变得气急败坏,再次加大搜寻力度。
但出来后,他却发现自己猜错了。
吕家的人在回来之后,直接撤走了,再没有来这里打搅这座城市的安宁。
仔细想想,也能理解,吕家想要临时控制这一座灵水城,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凡人
短时间或许没问题,可如果时间长了,即便是吕家也消耗不起。
只是星夜依然不敢大意,哪怕在当天在街上走了走,并没有察觉到异常,接下来的时间,依然无比的小心。
赵本还没来找他,或者说根本就找不到他,现在的二人算是失去了联系。
刚刚还有人在议论,不少人以及势力,都在找寻午夜人。
毕竟大家进去的时候,水潭里的千钧水已经下降了很多,很明显大头被午夜人给拿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那冬隆旅者竟然又一次出现了,这一次又送出了一块雪原令。
如此场景,很少见!
按照历史记载,每一次冬隆旅者出现,也只是送给午夜人一块雪原令而已。
可这一次,竟然足足给出了三块。
据说是一个叫做杜恒的年轻人,可是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
似乎是觉得此事太过重大,于是冬隆之地的俊杰们,发起了一场聚会,很巧,就在这灵水城里。
星夜身在灵水城,自然听说了这场聚会,甚至他也受邀。
虽然来自星武帝国,可那里终究也算是冬隆之地,只是过于偏远了一些。
听到这样的议论,星夜不屑一笑,“这也太幼稚了,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出的馊主意。”
很明显,聚会是假,就是为了诓骗他出来,他可没那么傻。
但是在惊鸿一瞥,看到鹿宁晗之后,星夜的脸色变了变。
难道聚会是真的?
灵水城最大的酒楼之中,冬隆之地当代的俊杰,几乎都来了。
甚至还来了许多年轻人,他们没有资格登楼,所以在楼下凑热闹。
因为贺鹰包下了这里,凡是有资格进来的,都可以在这里免费吃喝。
当然,星罡境也不会在乎这些吃喝,他们就是来探听消息的。
星夜只是在外徘徊,没有进去。
因为需要星罡境,他眼下压境到了星辰。
战猛、陆飞等人都来了,吕良也在,搞不好暗中还有星灵境,所以他不能冒这个险。
于是,他站在人群之中,看着一位又一位存在,进入酒楼。
此刻的顶楼,只有寥寥十几人,都是一些熟面孔,其他的人都在下面几层。
这里是贺鹰包下的,而战猛却是此次的主事人。
鹿宁晗上来的时候,立刻引来诸多目光,即便是战猛都很意外。
因为鹿宁晗,几乎从不现身这种聚会。
一时间,不少人的目光都在流转,时而看向战猛,时而看向鹿宁晗。
他们都知道,战猛一直很心仪这个拥有无尽财富,且实力强大的女人。
吕良的目光也闪了闪,这种聚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鹿宁晗直接说道:“我是来找星夜的,他可有来?”
这里几乎都是熟人,一目了然。
陆飞说道:“自从上次一别,我们就未曾见过星夜,鹿仙子神通广大,可知星夜在哪?”
“你们都找不到,我怎么能知道?”
鹿宁晗瞥了陆飞一眼。
被鹿宁晗呛了一句,陆飞也不恼,只是淡淡一笑,走到栏杆旁,冲着下方说道:“星夜可在?鹿仙子有请?”
鹿宁晗黛眉微挑,不过也没有阻止。
她也找不到星夜了,甚至发动了一些关系,也没有找到。
星夜跟赵本两个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不过鹿宁晗猜测,星夜肯定还在这灵水城里,而此次众人汇聚与此,他有可能出现。
说不定就像上次在冬寒城里一样,待在下面听着消息。
下方楼层的众人,目光立刻向着四周望去,想要从旁边找出星夜。
“星夜,如果你在,那请出来吧,我们此次的确有要事相商。”陆飞再次说道。
“哼,他敢出来吗?”
就在这时,一道讥讽的声音响起,“他敢站出来,我就会宰了他!”
自然是吕良,自从有了星辰塔,他就把谁也不放在眼里。
虽然上次被星夜挡住,但也不妨碍他的嚣张。
因为上次一战,他打碎了诸多宝贝,现在是谁敢跟他打,谁就要做好倾家荡产的打算。
这也是在场众人,很不乐意瞧见吕良,却也拿他没有办法的原因。
吕良走到栏杆处,漠然说道:“还有那个午夜人,别让我再看见你们两个!”
下方众人,面面相觑,目光继续四扫,依然没有人站出来。
“哼,怂货!”
吕良得意一笑,转身看着鹿宁晗说道:“鹿仙子,你找星夜还不如找我。不就是一个名额吗?放心,我吕良绝对能弄到,无非就是到时候去雪原杀几只畜生而已。当然,如果提前遇到了星夜跟午夜人,我也可以把他们两个当做畜生杀掉,到时候自然就有名额了。”
吕良的话没有压制,不仅传到了楼下,更是传到了外面,很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也包括星夜。
“这个家伙还真是能够秀优越感啊。”星夜感叹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吕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出手,他即便出面做个意气之争,也没有意义。
相反,还会被外面的星灵境给惦记上。
这个家伙看似无脑,实则心机很深,但是星夜也不傻。
吕良话音落下,片刻后依然不见动静,立刻讥笑道:“看来,果然是没胆啊。”
鹿宁晗只是瞥了一眼吕良,懒得搭理。
战猛接过了话头,说道:“诸位,此次出现了三枚雪原令,我觉得雪原应该要开启了。”
众人的目光,都看着他。
战猛话语微微一顿,继续说道:“而且我觉得,此次的雪原,似乎与往日不同。”
在场众人,身后都有家族,底蕴不弱,可是对雪原,所知却不多,皆是不如战家。
战猛沉声道:“因为,冬隆旅者送出了三块令牌,除了星夜那一块,有些莫名其妙外,其他两块,皆是来自冬隆之地以外。或许,是那样东西要出现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