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萬法無咎》-第二百四十三章 困陣法門 煉寶路徑相伴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回返之路纵然一切顺遂,与来时不同;但是待归无咎安居于小界洞府之中时,也早已逾越四十九日之界限了。
洞府之中,归无咎盘膝坐定,心意一引。
一道光华骤然辉映,朗照洞府内外,旋即收敛。然这所谓的“收敛”并非回归于平淡,而是化作一种奇特的韵味;此物明明并不主动发光,但是却让人觉得深华难掩,妙境自成。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当空虚浮者,璇玑定化炉是也。
归无咎细望之,不由暗暗点头。
历数天下至宝,锋锐逼人、光耀显赫,是一种境界;神物自晦,混同俗流,又是一种境界;但是到了极处,却唯余“生动”二字。
其并不十分骇人耳目;亦不必刻意藏拙。但是那一种“近人”之气象,宛若春风度物,老树新芽,却是绝难掩饰。
或云宝物到了近道层次,所谓天祭器、恒器、乃至混元真宝一流,已然能够诞生真灵,泯灭人物之差别。但是这里所谓“近人”者,乃是宝灵特指,而非宝身。
以璇玑定化炉而论,“小铁匠”固然灵动自足,但是其宝炉之身,原来却是真切的“外物之相”,而非“生人之相”。
重生之完美投资
花间物语 浅草夏木
绝世狂妃傲视天下
到了今日,终于一改旧观。
此刻再品鉴此炉,那一种“生动”之意铺面而来,似这炉身已由物及人,踏入另一重境界。和缥缈宗至宝相较,纵然底蕴略有不足,但大致已能看出,份属于同一层次。
随着归无咎念动呼唤,面前一个娇小人影豁然出现。
定睛一看,归无咎心中大讶。
此刻小铁匠眉目宛然,细腻入微,唇红齿白。无论行走到何处,眼力稍差之人,都只会把他当做活人无疑。
更妙的是,他身量反较先前矮了数寸,脸面亦圆了三分,好似较从前相貌又年轻了一二岁。
从前小铁匠被唤出之时,由睡梦至醒转,总要先迷糊二至三息。但是今日却又不同。小铁匠甫一出现,立刻睁大双眼,高声道:“归无咎。快将元玉精斛和鱼龙兜取了出来,本真人替你炼上一炼,看看能够上进到哪一步。”
但是观他形容之迫切,一望便知并非是为了助力于归无咎,而是自己本领大进之后有些手痒,急于展示手段。
归无咎却不紧不慢。
沉吟半晌,方才笑道:“除却炼器之功外,璇玑真人可曾得了其余功果?”
小铁匠眼珠一转,连连摆手道:“没有。”
归无咎一言不发,只是与之四目相对。
少顷,小铁匠似乎有些吃不住劲,双手一阵乱摇,随即伸出三根胖乎乎的手指头:“就三张,不能再多了!”
想了一想,立刻扣起一根手指头,道:“两张!”
再摇头晃脑一阵,小铁匠一咬牙,又扣起一根指头,只将食指笔直竖立,再改口道:“本真人不耐钻研那些活计。一张!”
望了归无咎一眼,小铁匠似乎有些心虚,连忙又补充道:“就算是一张,你可寻些品质上佳的,也够用了。”
归无咎默然良久,忽地笑道:“璇玑真人不愿做的事,我何尝为难过你?一张就一张。”
小铁匠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挠了挠头,反倒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归无咎与小铁匠气机相连已久,对于其中变化,了如指掌。
从前小铁匠在斗战之中对于归无咎的帮助并不甚大。若说或有助力,那就是将敌手一口吞之。
须知小铁匠宝身之内,便是当年那九山秘境。那秘境虽有些关卡阵门,但是都甚为粗陋。为小铁匠所吞之人,就算不通阵理,只消道缘尚可,短则三五息,长则数十息,总能自行突围出来。
如今小铁匠灵性大涨,宝身之内点化气象,已可任意施为。
若是将其改造成更加精密复杂的阵法,那便能极大的强化困敌之法。
但是有一条,这并非小铁匠将阵图吞入口中,自然便能在宝身之内布置。宝身之内的气象,与天地之气机流转不同,纯由小铁匠一心所主。外力御使之法门,是完全无用的。
换言之,须得小铁匠自己真正学会那一门阵图,方才能在气象点化之中顺利描摹其形。
然小铁匠的兴趣,多在炼器之中。对于阵道杂项,不说排斥,至少也有三分畏难。
归无咎心中有数。若要成立上乘困阵,最好是多张不同类型的阵图合力。只是今日不必强求,待时机成熟,总有办法诓骗小铁匠入彀。
小铁匠忽地打了个寒战,满目狐疑的盯着归无咎,道:“说好了只学一张,言出无悔;你可不要动别的歪脑筋。”
归无咎面色不变,随口应道:“那是自然。”
心中却暗暗称奇,小铁匠晋阶之后,灵性之充沛,竟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既已议定,归无咎便将鱼龙兜、元玉精斛两件异宝,一同取出。
本拟小铁匠会将二宝收入炉身之中,细细温养。但小铁匠却只以宝灵之身将二物抱住,然后双目垂帘,凝神感应。
约莫一刻钟之后,小铁匠睁开双目,老神在在的道:“有了。”
归无咎微笑道:“愿闻其详。”
小铁匠将元玉精斛放下,单手持住鱼龙兜,大剌剌点评道:“这件宝物,构思虽然精巧已极;但是毕竟用途单一。其强化之路径亦是显而易见的,不过使其容纳空间愈加广大而已。”
“这对于本真人而言,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归无咎目光微动,道:“功成之后,能够到了哪一步?”
小铁匠得意一笑,道:“能够将整个荒海的五行杂玉矿脉,尽数收取了。”
归无咎闻言一惊,连连摇头。
荒海的五行杂玉矿脉规模达到何等境界,他是心中有数的。全部采取炼化,几可供整个九宗群修修炼无忧。除非传说中的道境至宝,否则归无咎绝不信有何物能够将其一网打尽。
小铁匠见归无咎面色,讪讪道:“你既有今日之境界,难道那些最低品阶的杂玉,精玉,罡玉之属,能入法眼不成?本真人的意思是,能够将荒海全部的元玉、丹水等最上乘的矿脉采取,便算完功了。”
归无咎闻言,释然一笑,道:“言之有理。”
能做到这一步,亦是相当于收拢了惊人的修道资源。一旦成功,九宗近道大能,身家无一位能够及得上归无咎。
小铁匠随手将鱼龙兜丢在地上,拿住元玉精斛,皱眉道:“至于这一件宝物,却是繁而不难。抑且锻炼演化之法,有两道分支可供选择。若是选择了其中的一种,另外一种暂时未必能够兼得。你可要拿捏仔细了。”
归无咎问道:“哪两条路径?”
小铁匠正色道:“其中一种,自然是你既往惨淡经营之路,事关分解杂玉之品阶。如今此宝已能顺利分解五行精玉、五行罡玉之属,应对灵形、金丹二境界的修行。但是分解五行元玉,使得元婴境界的修行加速十倍,却是力有未逮。若是我一意精炼,文火慢煎六七十年,此宝可再进一阶,供你当前修行所用。”
归无咎闻言,眉头一挑。
数载之前,秦梦霖已传来消息。阴阳道主的手段一应准备就绪。约莫三四十载之后,二次清浊玄象之争落定,便是他潜行于巫道小界之时。小铁匠之功成,反而要更为滞后。
再者说,元婴四重境的水磨功夫,何止是车载斗量之功,委实非同小可。在这一条浩瀚道途之上,十倍增幅,可有些不够看了。无论如何,当是逆宇玄石三百六十倍的加速,来得更爽利直接。
念及此处,归无咎饶有兴趣的发问道:“除了这一条道路之外,璇玑真人竟还另辟蹊径,窥见了另外的强化路径?”
小铁匠左手叉腰,不无得意的道:“那是自然。”
“这元玉精斛之用,宛若‘体外之丹’。而每一人的丹息运转,浑如气血之流,脉搏之动,都是有其独特的韵律。一人若为宝主,便与此宝气息相通,节律相合,再不容第二人运使。若是宝主身陨,元玉精斛感受不到那一重律动,便会自然损毁。”
归无咎闻言点头,这一节,他当年接手此宝时便已息知。
但小铁匠话锋一转,却道:“不过我却可使妙法炼之,令其每动用一回之后,返于蛰眠,律动归零。”
归无咎闻言,眸中光华一闪。
这意味着什么,他瞬间就明白了。
若如此,等若可将此宝借于旁人来使。
小铁匠见归无咎沉吟不定,惊诧道:“归无咎。你不会真的选择第二条炼化路径吧?”
小铁匠将两条路径道出,并非诚心供归无咎选择,只是卖弄自家本领罢了。在小铁匠看来,毋庸置疑,归无咎定会选择强化分解杂玉之品阶的。
重生之战斗在魔兽世界 乌鸦小白
小铁匠转念一想,恍然道:“你是为了黄希音考虑?”
归无咎缓缓点头。
小铁匠连连摇头,道:“我知你备下了破境机缘。但是多出一门预备万一之手段,才算万无一失。”
“至于你那徒儿……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她眼下不是还有数十载父母荫蔽之功在,你又何必多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