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381,雪鴞:第七章(5)分享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道:“我是一个木讷的人,从来没有想着买这样的小玩意儿送给朋友,所以不了解市场,市场上都会卖什么样的小玩意儿。你应该会经常买这样的小礼物送人吧?”
罗菲说出这样试探性的话,希望能得到他理想中的回应,不想付斐一口咬定地回答说,他从来没有送过那样的礼物给别人。还特地说明,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人,值得他送这样可爱的小玩意儿给他。
假如付斐真送了那样的钥匙给袁芙芙,他却不承认,说明他心中有鬼。
罗菲不死心地说道:“你仔细回忆一下,你工作上,或者在日常生活中,是否有听到袁芙芙这个人的名字,或者见过这个人,只是印象不深刻,一时忘记了,但如果仔细回忆的话,可能还是会想起来的。”
付斐不假思索地告诉罗菲,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袁芙芙这个人的名字,印象中更是没有见到过这个人。
按照常理,一般人听了罗菲的这番说辞,应该会进行深入地思考后,才会做出回答。付斐毫不犹豫地果断否定,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在撒谎呢?这种迅速的否认,反而证明了他心虚。他本来是认识袁芙芙的,做出那么快的反应,想必只是为了掩饰他认识袁芙芙的这个事实。这是一种惯性反应,因为从一开始,他的意识中就存在着,跟谁都不能说,他认识袁芙芙,所以罗菲问起这个人时,他顺口就否认了。
泡妞大教主
冰魄寒蝉系列之囚蝶 席绢
假若事实是这样,付斐可不是一个好演员。
付斐认识袁芙芙却不承认,应该是有他不可以告诉他实情的苦衷呢?所谓的苦衷就是他认识袁芙芙——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自然就不会跟他实话实说。
虽然罗菲没有在付斐家中看到他想象中的锁具,但看到他的床上有女人的胸==罩,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据付斐的前妻说,他和付斐结婚的几年中,他们没有过过一次夫妻生活,因为彼此都没有跟对方要求过。女方大方承认,她有性xing冷leng淡dan的病症,自己有这样的病症,丈夫不在意,她已经就谢天谢地了,所以也就没有去追究丈夫为什么没有男女方面的要求。罗菲当初的想法是,付斐应该是男性功能上有缺陷,只是需要找一个像张莉这样冷淡的女人,跟他结婚,一是让他在外人面前有面子;二是掩饰他在男性功能方面的缺陷。由于缺陷方面不能有孩子,完全可以说他们夫妻喜欢丁克生活,主动不要孩子。不想付斐这么沉闷的男人,私下对女人是感兴趣的,并曾带女人到家中来过。既然付斐对女人是有要求的,说明他身体是正常的。那他为什么会娶一个厌恶男女之事的女人跟他结婚呢?这样想来,付斐的那段婚姻真是有点离奇。付斐本人也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罗菲扫视了一眼床上红的像团火的胸==罩,说道:“在我认为,未婚的男人比结婚的男人更幸福。”
付斐嘴角轻轻上扬,浮现出苦涩的微笑,说道:“你是在安慰我离婚了?”
罗菲道:“不……我的意思是未婚男人,人身自由,可以大胆地跟各种不同女人来往。毕竟大多男人对女人是喜新厌旧的,这样更能寻求生活刺激。”
罗菲以为付斐就是那样的男人,会苟同他的说辞,不想他冷不丁地来一句,“这就是罗侦探到现在还不结婚的原因吧!不过,我并不是你说的大多数男人中的那一种。”
重生香江之金融帝国
贵族学院,圈住洛少的爱丽丝
难道付斐是一个多情的男人?跟前妻结婚,不要求夫妻生活,是因为他心中有爱着的女人,却因为某种原因,不能跟她结婚。但婚姻这个摆设,又是他需要的,才有了他那段让人产生遐想的婚姻。所以,顾云菲说付斐在明山发呆地看山下心形的水潭,是在看他喜欢的女人的心,顾云菲这种异想天开的说法,是不是说中了他的心思呢?
想到这里时,罗菲再次试探性地跟他闲谈,“你真是一个爱运动的人,竟然会利用下班的时间去运动。”
付斐道:“每天运动,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后,我觉得很孤独,会没有目的地到处狂奔,我会觉得身心舒畅。成年后,我发现运动能让身体产生令人兴奋的多巴胺,那时,我彻底深深地爱上了运动,每天坚持不懈地运动。五年前,我爸爸失踪后,我更是靠运动来打发我孤寂的时间。”
罗菲望了一眼床上的红色胸罩,说道:“男女之间Z–A产生的多巴胺更多,也会更加让人兴奋。”
付斐沉默,好像罗菲说了一句多么不可思议的话,不禁脸上浮现出怪异的神色。
付斐默默不言的举动,让罗菲觉得很是不可理解,男人之间私下说点这样的话题,是司空见惯的事。不料,他先前怪异的神色,转变成了厌嫌的表情,似乎在说,“请你不要跟一个正人君子,把男女之事说的不加掩饰。”
虽然他表现出了一个男人让人意外的单纯,但枕头上的女人胸===罩,又表明他是一个虚伪的男人。
罗菲道:“你最近都去那里运动呢?”
付斐道:“郊区的明山,那里的山连绵起伏,还有原始森林呢。其中有一座山,被Z——F开发,修建了阶梯和公路,供市民休闲运动,那里可真是一个运动的好地方呢!最近一年,每天下班,没有特别的事绑住脚,我都会去那里爬山运动。”
罗菲道:“那里除了运动,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付斐爽快地答道:“没有了。”
罗菲以为他会说起山顶那块他端坐在上面发呆——的光溜溜大石,还有山下心形的水潭,不想他只字未提。当然,可能是他觉得那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值一提;或者,那里是他心中的秘密,不可以跟他提。
不可以跟他提,在罗菲疑惑的心境上占了上风。
罗菲正要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
顾云菲告诉了罗菲一个惊人的意外消息,警察弄清楚雪鸮凶手是谁了。
罗菲顾不得和付斐再说下去,匆忙地离开了他的住所。
……
付斐追上罗菲,送他到电梯,犹豫着想要跟他说什么,电梯门马上开了。
罗菲钻进没有人的电梯,在电梯门预要关上时,告知付斐,警察知道雪鸮凶手是谁了。
付斐来不及问清雪鸮凶手是谁,电梯门就关上了。
付斐伫立一处,半晌没有回神过来,流露出让人无法理解的震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