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 愛下-第1045章 萬蠱(一更)讀書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嘿嘿!”正在挥剑的丑陋青年发出一声冷笑,透出不屑与傲然。
叶秋道:“以人养蛊,罪该万死!”
冷露摇头:“徐姐姐袁姐姐,小心他的蛊!”
“你们既然来了,难道还想着全身而退?”丑陋青年发出一声怪笑:“今天你们都要死!”
“哈哈……,你们这些美人的心脏格外的美味!”
他丑陋的脸上放光,双眼贪婪之色灼灼,兴奋欲狂。
徐智艺沉下玉脸,冷冷道:“那就死罢!”
她剑光骤然黯淡。
“叮叮叮叮……”金铁交鸣声陡变急骤,两剑相交不绝,以硬碰硬。
“真是好剑!”丑陋青年赞叹道:“竟然挡得住我这飞龙剑!”
“飞龙?”徐智艺冷冷道:“是飞虫吧?”
“哈哈……”丑陋青年得意的大笑:“飞虫成长足够的强便是飞龙,你们是不信,也不知道这道理吧?”
“你养的难道是飞龙?”袁紫烟不屑的道:“不过一些见不得人的虫子罢了!”
她摇摇头:“想想都浑身发痒,恶心之极!”
我的同桌是女神
“恶心?!”丑陋青年脸色一下阴沉,笑容全部消失,冷冷道:“想想看吧,虫儿钻进你又细又嫩的皮肤里,然后进入你鲜红的心脏中,一口一口吞噬掉你心脏,是不是有趣?怎是恶心呢!”
“哈哈……”
他放声大笑。
叶秋道:“徐姐姐,小心他已经开始驱虫!”
她话音乍落,从美丽的鲜花中央飞出一只只小黑点儿,又细又小如芝麻。
每一朵鲜花花蕊里都飞出一只小黑点,到空中汇聚成一片乌云,飘向四女。
袁紫烟她们却毫不在意,只是静静看着徐智艺挥剑,仿佛没看到这些虫子。
“来吧,享受小虫儿们的热情吧,美人儿们,哈哈!哈哈哈哈!”丑陋青年近乎癫狂的大笑。
“嗤!”徐智艺一剑刺穿他胸口。
“呃……”丑陋青年难以置信,低头看向幽冥剑,又抬头看向徐智艺。
徐智艺毫无表情的看他,缓缓抽剑。
冷露道:“徐姐姐小心他要爆发了!”
叶秋与冷露神情凝重严肃,翠绿罗衫如波浪般起伏动荡。
她们如今修为强绝,尤其读心之术,近乎无人能挡。
可这丑陋青年很古怪,心神之外有屏障,她们需得全力以赴才能破开,读到他的心思。
“好好好!”
丑陋青年以剑拄地,看着徐智艺:“没想到我还能碰上如此惊绝剑法!”
正笼罩向袁紫烟她们的虫子们倏的转向,飞向了他,眨眼钻进他身体里。
徐智艺冷冷不语。
丑陋青年叹息道:“还以为我这飞龙神剑天下第一,无人能敌呐。”
“既然你剑法无敌,何必驱动虫子?”叶秋淡淡道:“造如此杀孽!”
“因为小虫子们饿了。”丑陋青年嘻嘻笑道:“难道硬生生饿死它们?太残忍!”
“让它们杀人就不残忍?”
“哈哈……”丑陋青年忽然大笑,胸口的伤口却丝毫不流血,好像身体不是血肉之躯。
而且伤口还在迅速的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皆是盘绕在伤口附近的虫子们之功。
它们好像正在咬出一种奇异的胶,迅速的胶住伤口,不让鲜血流出来。
四女看得浑身发麻。
“有什么可笑的!”袁紫烟没好气的道:“笑笑笑,你就只会傻笑!”
丑陋青年收敛了大笑,冷冷道:“我笑你们四个大美人儿如此幼稚!”
袁紫烟的话如箭一般射中他的心。
他因为相貌之故,自卑而转成狂傲,看女人带着俯视与不屑,可在袁紫烟四女跟前却无法保持这心境。
“有何幼稚的?”徐智艺冷冷道。
“杀人残忍?”丑陋青年摇头:“比起虫儿,人呐,才是真正的残忍的东西!”
袁紫烟轻笑一声,摇摇头:“看来你是吃了不少的亏呐,也难怪。”
“以貌取人,冷血残忍,个个都该死!”丑陋青年冷笑:“个个都该喂我的虫儿!”
“你太过偏激了。”徐智艺皱眉道:“你也是人!”
“我宁肯自己不是人!”丑陋青年冷喝:“好了,该说的已经说了,送你们上路吧!”
他伤口已然尽复,轻轻一抖剑。
“嗡……”剑身幻出数十道剑影,倏的笼罩向徐智艺,速度奇快绝伦。
“叮叮叮叮……”徐智艺格挡。
“这便是他爆发出来的力量?”袁紫烟笑道,双眸紧盯着场中。
“徐姐姐是遇强则强。”叶秋轻声道。
袁紫烟笑道:“幽冥剑法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我还真没见识到,今天可以见识一下了。”
她听说过幽冥剑法是遇强则强,对手越强,幽冥剑法的威力也越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这家伙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历?”袁紫烟扬声问道。
她故意说得大声。
只有如此,那丑陋青年听到耳朵里,才会在脑海里思索这个问题,从而被叶秋冷露读取。
“吕海安。”叶秋轻声道。
“小时候被人丢到虫子堆里,差点儿被虫子吞噬掉,却在关键时候得到了万神蛊诀,从而借助蛊之力,踏入如今的修为。”
“不是拜了名师?”
“他没有师父。”
“那这一身剑法是哪里来的?”
“通过蛊虫找到了一处洞府,飞龙剑君的洞府,得到其传承。”
“这家伙的运气还真够好的。”
“确实足够运气。”叶秋轻轻点头:“即使如此,他对世间还没有感激之情,唯有愤懑,对世人仇视,恨不得荡平人间,成为万蛊之神。”
“万蛊之神?也太贪心了!”袁紫烟撇嘴。
冷露哼道:“长时间跟虫子呆着,难免会如此,偏激而阴暗,看不到世间的光明。”
世间是光明与黑暗并存的,就像有白天有夜晚,怎么可能因为看到了黑夜就无视白昼?
我欲为皇 浪里无痕
狐 妻
一味的沉浸在自己所遭受的创伤之中,越隐越深而不可自拔,最终变得疯狂。
这偏激也激励他奋发努力,才有如今的修为,从这方面看是好事。
可这偏激是双刃剑,现在便成了杀死他的罪魁祸首。
“嗤!”徐智艺的剑再次刺进他胸口。
这一次刺中的是左侧的心脏。
徐智艺冷着脸拔剑。
她施展幽冥剑法之际,处于绝对冷静、心神如神的境界,无悲无喜,无怒无急。
可吕海安竟然诡异的笑笑,并不在意,继续出剑。
徐智艺没愣神,接住他这一剑。
袁紫烟她们却愣了。
右胸口先前刺一剑,现在左胸口也是一剑,肯定有一剑刺中心口了,竟然安然无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