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斬月 txt-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無敵展示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风林火山!”
我高高的站在城墙上,冲着城下的风林火山众人哈哈一笑,道:“赶紧攻城吧,这次我保证不会再用马鹿冲城了,不过看样子就算是我不用,你们的实力也未必打得过守军啊,怎么?被我几次马鹿冲城给吓破胆了?不至于吧,好歹也是T1公会,怎么会这么丢人?”
“七月流火!”
一名佩戴着军团长徽记的风林火山美女神射手的脸上满是愤怒,道:“你别这么小人得志的模样可以吗?令人作呕!”
我一扬眉:“好的,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正经一点说话,你们赶紧攻城,我会不断给你们制造难度,但是我保证,在北城门这片战场我绝对不会使用一次马鹿冲城,总不能让你们一点游戏体验都没有。”
风沧海皱眉:“可是你说不用马鹿冲城的,别后悔!”
“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
风沧海剑刃向前一指,低喝道:“两翼的分盟一起压上去分散火力,主盟集中力量攻打城门,所有圣骑士全部举盾,能抵挡多久算多少,奶妈也给我压上去,全部用群疗术,别用单体治疗浪费治疗时间了,攻城队,跟我一起上!”
说着,风沧海亲自上来,率领一群精锐重装玩家冒着箭雨和炮弹洗礼,就这么笔直的冲向了城下。
……
一道道炮弹落在盾墙技能上,迸溅出一缕缕火星的画面不断闪烁,风林火山确实强,虽然不断有战损,但依旧推动着整个团队向前,转眼就形成了兵临城下的格局了。
守军的火力还是不足,纵然集火也无法碾压风林火山的攻势。
我皱了皱眉,身形一拧就从城墙上飞了出去,就这么悬停在城门上空,抬手一摆,直接草木皆兵+风声鹤唳打在了人群最密集的区域,一时间风声鹤唳中的罡风犹如利刃一般,不断将玩家绞杀,而且是秒杀,毕竟此时的攻击力太高了,此外,20名草木战卒拥有我75%的属性,仿佛无敌了一般,在人群中乱冲乱杀,而且风林火山的人打不动,只能等待草木战卒自行消失。
“别管他!”
风沧海提着利刃:“从两翼接近城门,直接攻打城门韧性!”
“有那么容易吗?”
我从天而降,“蓬”一声落在城门正前方,手掌一抬,顿时一道皎洁白龙壁出现在眼前,将风林火山齐射城门的攻击全部都给抵消了,而且白龙壁的韧性与我自己的属性有关,此时根本无法攻破,足足的持续了7秒钟,直至自行消失。
“秒了他!”
人群中,山不老怒吼一声,手中大弓爆发出震荡箭+死亡之箭+流星箭+爆音箭的四连击,而我则挺起胸膛,气度翩翩的等着他的攻击,结果四次攻击一一落在胸口,尽数都被胸铠上的白色光辉弹开了,每次造成1点强制扣血伤害,而且震荡箭的眩晕效果也被直接MISS掉了。
“集火!”
穿越世界的技术宅 otakumimi
山不老怒吼,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技能砸了过来,但凡距离我40码内的风林火山玩家都在集火着,甚至40-80码内的神射手们都在远远的抛射攻击,能造成一点攻击伤害是一点,然而,根本没有什么用,全部都是1点强制扣血伤害,还没我的回血速度快。
“怎么了?”
我抬起右手掏掏耳朵,笑哈哈道:“上次攻打朝歌城时的锐气哪儿去了,你们风林火山的人今天都没有吃饭吗?要不先下线,吃个饭再来打?”
风沧海冷笑一声:“你敢下线吗?”
“敢,有什么不敢?”
我一扬眉,道:“我就算是下线了,一万多层的噬魂效果消失了那又怎么样,我平常状态下释放的马鹿冲城,你们风林火山就接得住吗?”
风沧海被一句话呛得哑口无言。
我则匕首一摆,直接动了杀心,道:“风沧海,我的属性叠的太高了,所以……咱们之间已经完全不需要拼什么技术与操作了,你输了,这次再也没有任何机会。”
说着,“蓬”一声踏入了暗影变身状态,紧接着一个暗影折跃将一名满血圣骑士秒杀,火神之刃化为一缕火芒直接钻入了风沧海的胸口,但风沧海的反应也极快,就在我打出这一击之前就发动了无敌特技,放弃了战马直接腾空而起向后纵跃。
“逃得掉吗?”
我不禁失笑,身形化为一道更快的烈芒冲了出去,根本无视地面上一群风林火山玩家的攻击。
“截住他!”
林松岩的脸色变得无比惨白,道:“不能让他杀风沧海!”
说着,林松岩一个冲锋而去,直接来到了风沧海的下方,盾牌砸地,轰出了一道猛虎之境效果,为风沧海加持上了一层新的护盾,而火星河则在人群中飞速后退,目光带着无奈与不甘,这种情况下智谋也改变不了什么了,绝对的实力碾压,我完全可以在千军万马之中斩首风沧海,那还跟风林火山玩什么,纯属浪费时间罢了。
“猛虎之境吗?”
我微微一笑,凌空一道嗜血幡+暗影折跃掠过,直接出现在了风沧海的斜上方,双匕首回旋落下,斩出了业火三灾+猎敌之锋连击,瞬间就把风沧海体表的猛虎之境给打掉了,绝对的伤害力之下,猛虎之境的韧性也跟纸糊的一样了。
但猛虎之境护盾的下方是无敌护盾,所以猎敌之锋的伤害完全被MISS掉了。
“欧阳陆离!”
风沧海骤然身躯一停,长剑裹挟着漫天的剑意,神色冰冷道:“就算我今天输了,你以为我会坐以待毙吗?”
说着,他身躯腾空之后就这么凌空一剑,追风刺+回旋斩+噬星地狱,想凭借着无敌状态再打一波伤害,至少在士气上不能输。
而我则身躯倒退,一双眸子就这么看着浑身裹挟无敌护盾的风沧海,不禁失笑道:“之前送了你师尊一剑,现在也同样送你一剑!”
说着,十方火轮眼开,瞬间爆发啊眼中蕴仙剑技能!
“嗤!”
银色剑胚化为一道璀璨烈芒冲天而去,就这么贯穿了风沧海的头颅,打出了600W+的伤害,让这位永生境玩家瞬间被秒,而且是被秒杀在了无敌状态下,而我则心头了然,猜对了,眼中蕴剑仙已经属于仙道禁术了,足以无视玩家的无敌效果。
风沧海一死,整个风林火山公会都震动了。
“艹!”
云翦怒吼:“就这么秒了盟主?凭着自己的BUG技能就这么爽快吗?”
“不急,一个一个来。”
我淡淡一笑,凌空落下,一巴掌拍死了人群中的火星河,都没给他有开无敌特技的机会,又或者他已经开过了,紧接着一个箭步破开人群来到了山不老的面前,火神之刃一击将其身躯刺穿,紧接着犹如破棉絮一般的甩掉,随即冲向了林松岩。
“七月流火,你想秒我?”林松岩连续激荡防御系技能,甚至还有一名血肉圣骑士为他提供了一个舍身取义技能。
似乎,此时风林火山能站出来一个人,能让我一击秒杀不了,就已经是一种了不得的成就了。
可惜了,还是想太多。
就在下一秒,白衣+巨龙撞击瞬间发动,巨龙撞击700%的攻击伤害,相当恐怖,配合白衣之后转化为200%的攻击伤害,就变成了14倍的真实伤害,再配合我此时此刻的攻击力,于是一切都可想而知了,只是一瞬间,为林松岩加持舍身取义的圣骑士就闷哼一声倒地了,舍身取义的技能条瞬间消失,同时伤害溢出,在林松岩的头顶上跳出了一道400W+的伤害,还是直接秒了!
并且,何止是林松岩,就连他身后一条线上的玩家也一一被秒了,无一生还。
此时的攻击伤害,确实……太暴躁了!
……
“这……”
人群中,云翦怒吼一声:“一起上,战死也不后退。”
我抬起手臂,一道穿云箭射出,下一秒潜行中的云翦后退数步跌出了潜行状态,双手捂着脖颈的血洞,头顶上跳出300W+的伤害数字,直接倒地身亡了。
至此,风林火山的一线核心高层杀得差不多了。
我就这么悠哉悠哉挨的站在蓟北城北城门的门口,道:“你们风林火山想攻破这座城池,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不过我觉得你们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一群风林火山的人大怒,但却无可奈何。
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似乎是收到了风沧海的指挥,一群风林火山军团长面露不甘之色,纷纷挥手,命令收兵,风林火山的主盟和几个分盟就这么从北城门消失了。
他们放弃了。
这一点我无比自信,风沧海、火星河都是不做赔本生意的人,此时此刻风林火山再强攻其实也就是不断赔本,但现在撤了,就是明智的及时止损了。
战斗结束了。
不久之后,锋芒、龙骑殿、云海轩等公会撤退的消息一一传来,整个蓟北城也就只有无极阵营在打城了。
……
“滴!”
一条消息,来自于姐姐欧阳喏颜:“你呀,就是不知道收敛,这下好了,这次惊动到董事会了,等着削弱技能吧,这次他们无论如何也是要想办法干预主程序数据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