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線上看-1055、輪迴鼎成,危機將至讀書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战斗开始,肆虐当场。
混沌大帝这家伙刚刚晋升为王级强者,正准备招人练练手,看看自己如何实力怎样。
正好。
这轮回蚁王皮糙肉厚,攻击高,防御高,但敏捷极差。
他身形一动,根本不给对方碰到自己的机会。
左手混沌仙炉,右手葬天锤,背后九霄混沌雷云。
整个人像是一尊神明,呼啸的冲向轮回蚁王,当即展开搏杀。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巨响不断传来,轮回蚁王被打连滚带爬,节节败退。
其实力很强不假,奈何混沌大帝这家伙异常暴躁。
手中的混沌仙炉与葬天锤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此刻施展,都轮冒烟了。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特别是葬天锤,轰击在轮回蚁王那坚硬的甲壳之上,打的轮回蚁王一个跟头接着一个跟头。
“怎么可能!”
轮回蚁王傻眼!
事情怎么会这样!
自己明明是大王境实力,为何会被一个小王境的家伙如此压制。
不应该,没有理由啊!
轮回蚁王陷入到了自我怀疑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既然你敢来找事,就应该有死的觉悟。”
轮回大帝出手,催动自己被的九霄混沌雷云。
轰隆隆……
这是他刚刚突破得到的好东西,其中有威力巨大比的九霄混沌雷霆,杀伤力无可匹敌。
咔嚓……
有金光闪电杀来,轰向轮回蚁王。
轮回蚁王被打一个趔歪,根本哼受不住这种雷霆的冲击,当场又被轰飞出去。
但是。
这家伙防御力无比惊人,被这般轰击,那甲壳竟然无恙。
只不过因为这雷霆的强横,他内部遭受重创,已经受伤不轻。
若在来几下,他估计会被活活震死。
这外来者好事强大。
轮回蚁王已有撤退之心。
“邪灵老弟,快撤,快……”
轮回蚁王寻思骄傲邪灵老弟一起跑路,毕竟大家都是一伙儿的。
但是他这一寻找,惊讶的发现,邪灵人已经不见。
“这……”
“不用在在找,那家伙发现事情不对劲,早就已经逃之夭夭,我与你说话,那家伙不可靠,你却不信,所以,你的身死,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你自己。”
混沌大帝出手,九霄混沌雷霆全力出手。
共有九道雷霆,一道比一道强大,全部轰击而下,轰在轮回蚁王那坚硬的甲壳之上。
轮回蚁王被轰的连滚带爬,终究抵不过混沌大帝的攻杀。
这九霄混沌雷霆不仅仅能够攻击肉身,还能攻击神魂体。
神魂体面对这种级别雷霆的冲杀,根本扛不住几次。
轮回蚁王不甘心,试图反抗,奈何却被混沌大帝死死压制。
“无用的混沌大帝,我是轮回生灵,在这轮回之海不死不灭,你是杀不死我的,回头,我定然还会回来找你报仇。”
轮回蚁王叫嚣着,十分不服气。
“敢威胁我!”
混沌大帝听闻此话,手中多出一柄仙剑。
这仙剑是郑拓以至尊之力炼制而成,能够帮助轮回生灵接触封印,脱离轮回之海。
仙剑在手,当即一道至尊之力。
至尊之力轰击下轮回蚁王肉身之上,那轮回蚁王身形一顿,感觉不对劲儿。
随后整个蚁傻在原地。
“你做了什么?”
轮回蚁王言语中满是惊愕!
他发现自己失去了沟通轮回之海的能力。
也就是说,他被那仙剑发射的光打过之后,本身就已经不是轮回生灵。
他自由了。
不过这种自由,付出的显然就是生命的代价。
混沌大帝下手狠辣,当场将轮回蚁王震死。
这种家伙不能留着,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从背后捅你一刀。
干掉轮回蚁王,四大天王等也是处理掉各种轮回蚁。
一个个开心不已,摆弄着轮回蚁那坚硬的家伙,试图炼制成铠甲,加持己身。
唯有小九,看上去有些不爽。
“无妨的小九,那邪灵本身就很聪明,且逃跑的本领天下一绝,就算是你无面哥哥的鲲鹏法,想来也无法追上这个家伙,被其跑掉,在计划之中。”
混沌大帝这般安慰小九。
“嗯。”
小九点头,还是有些不开心。
混沌大帝与四大天王皆有所获,就自己没有任何收获。
这种感觉是很差的。
干掉轮回蚁王,轮回大帝抬手将那轮回蚁王的甲壳收来。
这种东西无比坚固,葬天锤锤在上面没有任何痕迹,他的九霄混沌神雷轰击在上面,也没有任何痕迹。
要不是轮回蚁王自身实力有限,他还真无法降级奈何。
好东西,好东西啊。
轮回大帝说着,将其全部收走。
一行人离开,来到另一座法宝小屋之中。
这里不是郑拓的法宝小屋,郑拓在炼化本源轮回之力,不会允许任何人打扰。
这里是另一处陷阱,如果邪灵赶来,必死无疑的陷阱。
法宝小屋之中,混沌大地取出那轮回蚁王的坚硬甲壳,以混沌道纹为基础,加上九霄混沌神雷,开始将这甲壳,炼制成拉菲的铠甲,九霄混沌神雷铠。
混沌大帝是郑拓的心魔,所以许多事,他与郑拓都是相反的。
郑拓喜欢低调,有什么宝贝都藏着掖着,全部化为后手。
反观混沌大帝。
这货在没有称王时,就非常张扬。
如今称王,更是如此。
左手混沌仙炉,右手葬天锤,背后九霄混沌雷云。
如今他在炼制九霄混沌神雷铠,简直不要太拉风。
九霄混沌神雷铠的炼制并不复杂,多是日后,混沌大帝看着手中散发着九种色泽,同时又黝黑深邃的铠甲,满意的点点头。
将九霄混沌神雷铠穿戴在身上,顿时感觉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
远远看去,他周身有混沌蒙气弥漫,整个人如孕育混沌之中,说不出的神秘与玄妙。
只要不开口,当真有大帝之姿。
混沌大帝的本体是万物母泥,如此已化为混沌体,自古以来,九大最强体质之一。
如今已知的九大最强体质,只有神体,霸体,还有这混沌体。
神体,姜家姜维。
霸体,修仙界的皇霸皇。
这两位都是真正的绝顶存在,在如今修仙界响当当的存在。
而他混沌大帝与这两位的天赋不相上下。
却如今他已踏足王级,实力更是突飞猛进。
“是时候回归东域,好好震慑一番那群绝顶妖孽了,哈哈哈……”
他心中已经想到一万种该如何装叉的手段。
他似乎已经看到叶无敌,帝轩辕,霸皇这群家伙看到自己惊愕的样子。
哈哈哈……
“老大,那东域很有趣吗?”
大天王询问道。
四大天王,实力皆为小王境。
这四个家伙看似无脑,一副憨憨模样,实际上这四个家伙的天赋极高,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四个家伙十分崇拜混沌大帝,皆以轮回蚁中的王级轮回蚁甲壳为基础,也炼制出四套铠甲,名为天王铠。
他们将天王铠穿戴在自己身上,顿时感觉与老大混沌大帝亲近非常。
毕竟。
他们的铠甲都是以轮回蚁的甲壳炼制而成。
“东域很有趣,到时候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混沌大帝响起东域种种,露出笑容。
“东域,那可是仙路开启之地,这般计算而来,那人王壁垒,应该已经撤掉了吧。”
混沌大帝这般说,言语中竟带有一丝担忧。
他是郑拓的心魔,郑拓所珍视的东西,他也会珍视。
自己不再东域,落仙宗会怎样,魔小七会怎样,仙儿会怎样。
一切都是未知数。
希望自己所珍视的东西不会出事才好。
混沌大帝这般想着,突然法宝小屋传来震动。
“混沌大帝出来受死!”
竟然又有王级路回忆被邪灵教唆,前来攻打混沌大帝。
“哈哈哈……又来免费送装备的家伙了!”
混沌大帝说着,带着四大天王与小九,转移出法宝小屋,对新来的对手进行反包夹。
且此地有迷雾大阵启动,这是郑拓设置下的陷阱,来多少人都给你灭了。
战斗在度开启,双方血拼,互不相让。
但这战斗总体上看,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混沌大帝一方实力强劲,打的心来的轮回蚁全军覆没。
唯有那邪灵,这货跑路的本事当真一流。
就算有迷雾大阵封印此地,还是让这货顺利逃走。
“看来,接下的这段时间,不会消停了。”
混沌大帝看着地面之上的战利品。
“也好,先熟悉熟悉如今的力量,待得熟悉过后在回东域也不迟。”
混沌大帝帮助郑拓阻拦邪灵一次又一次的报复。
郑拓则是安安稳稳,继续炼化着本源轮回之力。
这本源轮回之力有本源二字,的确是相当难以炼化。
好在郑拓有耐心,天道印记也不是一般的力量。
在这种水滴石穿的耐心中,本源轮回之力,真的是一点一点被郑拓所炼化。
足足三个月后,郑拓才从这种炼化中苏醒过来。
“本源轮回之力,不愧有本源之名,三个月时间才堪堪接触到一个皮毛。”
郑拓这般说着,无奈摇头。
本源轮回之力这种力量想要百分之百炼化,就凭他的天赋与实力,没有个百八十年是做不到的。
这还是因为他的实力够强,他的天道印记够强。
换成其他人,别说能不能炼化,就算是能炼化,恐怕也是以千年为单位。
本源轮回之力,这是他已知力量中最为强大的一种。
这是当今修仙界力量的极致,如此难以被炼化,也是有情可原。
郑拓停止了继续炼化。
如今他仅仅只需要自己炼化一点点,便已足够炼制骨鼎法宝。
心念一动,取出那被自己好好收藏起来的骨屑。
骨屑他面前变幻着各种形状,其中自然有仙骨的存在。
事不宜迟,开始吧。
郑拓当即促动那自己仅仅掌控一丝的本源轮回之力。
利用这仅仅只有一丝的本源轮回之力,融合入面前骨屑之中。
郑拓很小心,也很耐心,观察着其中变化。
这种法宝的炼制他也是第一次,他并不清楚这本源轮回之力与骨屑是否对冲,是否会因为融合而出现危险。
小心翼翼,持续观察。
他的担心是必要的。
因为二者在融合的过程中,果然出现了大问题。
不过这个大问题是积极向上。
骨屑与本源轮回之力,二者融合,非常顺利。
顺利到郑拓甚至觉得,二者原本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体。
因为二者在融合的过程中,原本是有摩擦出现的。
但他们似乎有灵,互相谦让,将那摩擦消除,进行完美融合。
这很不凡,看在郑拓眼中,徒增一抹灵性。
若能将二者炼制成法宝,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拥有无限潜力的法宝。
甚至。
这法宝的珍贵程度,将不弱于自己的仙鼎与哭笑面具。
仙鼎与哭笑面具的原材料是亿年仙髓,亿年仙髓的珍贵程度从名字就能看得出来。
而此刻他融合的法宝,原材料上的珍贵程度,丝毫不弱亿年仙髓。
骨屑,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还有九尊仙骨的骨屑。
在加上本源的轮回之力。
这种级别的原材料,整个修仙界恐怕都难以寻找出第二份儿。
郑拓深切知道这原材料的珍贵程度,更重要的是,这原材料只有一份儿。
如果一次不成功,恐怕后续很难成功。
这是一种挑战。
郑拓保持本心,如往常一样,一丝不苟,按部就班的进行这法宝的炼制。
这很简单。
手中的法宝原材料珍贵非常,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炼废。
在这种情况下,乃是非常考验人意志的时刻。
骨屑翻飞,在郑拓面前化为各种形状。
在这个过程中,郑拓打开了水晶瓶。
催动本源轮回之力,引导着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注入到眼前这法宝的炼制之中。
这个过程同样需要小心,不能着急。
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非常精纯,因为这水晶瓶法宝本身就是轮回之主的法宝。
所以这本源轮回之力,比郑拓所掌握的本源轮回之力,强大的不是一点半点。
二者比较。
郑拓所掌控的本源轮回之力就是一条小溪。
而那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便是一条银河。
其中差距,突破天际。
想要将这银河般巨大的本源轮回之力,用小溪引导入法宝的炼制过程中,这本身便是不凡的一件事。
这般不凡之事,需要的不仅仅是耐心,还有手段,无与伦比的手段。
好消息是郑拓拥有这种手段。
在这个过程中,引导着本源轮回之力,注入到那炼制的法宝之中。
就在这般不断专注的炼制过程中。
他面前的骨屑慢慢凝聚,重新化为骨鼎模样。
而随着骨鼎的形成,便是预示着,这间骨鼎法宝,很快就要炼制完毕。
这是非常重要的时刻。
骨鼎凝聚。
可以看到,其中的仙骨,在本源轮回之力的加持下,完美融合成骨鼎模样。
远远看去,骨鼎着实不凡,散发出一股令人心中颤动的气息。
这气息带着本源轮回之力的味道。
郑拓保持专注,继续引导着水晶瓶中本源轮回之力注入仙鼎之中。
水晶瓶中所拥有的本源轮回之力有很多,短时间内是无法全部取出的。
郑拓对此,保持着能取出来多少,取出来多少的态度。
随着那水晶瓶中的本源之力被取出,骨鼎的气息不断提升。
郑拓掌控着这个度。
因为他所掌控的本源轮回之力并不强大,如果不掌控这个度,很有可能导致自己无法控制骨鼎。
自己炼制的法宝如果无法被自己所掌控,那接下来的结果就是被法宝反噬。
被法宝反噬,这种事可不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这骨鼎的原材料有多麽珍贵刚刚已经计算过,如果反噬,他这尊道身分分钟出大问题。
郑拓心中想着。
却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怕什么来什么。
他引导着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注入骨鼎的炼制之中。
原本这个过程很顺利,一点点,一滴滴,不着急,慢慢来……
突然!
这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变得异常暴躁。
其像是难以被驯服也野马,在郑拓的掌控下,疯狂挣扎。
看那模样,竟一副要脱离郑拓掌控的架势。
这是怎么回事?
郑拓不解?
自己在炼制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啊!
难道是邪灵那家伙搞的鬼不成?
毕竟这水晶瓶曾跟随过邪灵一段时间。
但想想也不对。
这水晶瓶是轮回之主的法宝,凭邪灵的实力,根本无法在这上面留下任何东西,更别说做手脚。
既然如此。
那是什么问题。
在郑拓不解之中,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更加暴躁。
看这架势,要是在不控制住,恐怕会出大事。
郑拓心中想着,加大了自己的控制力度。
好家伙。
他这不加大控制力度还好,他稍微一加大控制力度,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似乎是对他的反抗一般,更加狂爆无匹。
不好!
郑拓感觉到了事情不妙!
他当即催动了法宝小屋的手段,将他与面前的骨鼎和水晶瓶,全部传送到了古战场之上。
刚刚被传送出来,郑拓当即后撤,不在对骨鼎进行掌控。
远远看去。
骨鼎被从水晶瓶中涌出的本源轮回之力包裹,那本源轮回之力,似乎正在亲自炼制骨鼎。
或者说,此刻已经不能在叫骨鼎,应该叫轮回鼎。
因为骨鼎已经被本源轮回之力包裹的严严实实,俨然就是一副轮回鼎的模样。
事情变得有些难以掌控。
望着此刻的轮回鼎,郑拓神色莫名。
看来,还是有些太勉强。
本源轮回之力他仅仅只掌控了一丢丢,完全无法做到牵引水晶瓶中本源轮回之力的能力。
“看来,这本源轮回之力,比想象中更有灵性啊!”
老白出现场中。
他对轮回鼎不感兴趣。
因为凭借他的实力,有更适合自己手段与法宝。
何况这东西是郑拓发现的,凭二者的关系,他没有必要抢夺。
“的确,本源轮回之力,的确比想象中更加难搞。”
郑拓点头,思考其中对策。
这种好东西,他自然不希望眼睁睁看着丢失。
就算此刻无法将轮回鼎炼制成功,他也希望将这东西收入囊中,日后慢慢炼制。
有这种想法,郑拓努力思考中。
突然!
古战场之上的某处,传来了令他熟悉的气息。
这气息是……
郑拓立刻寻找气息来源,惊讶十分。
这气息竟然是轮回大帝的气息。
什么情况!
轮回大帝这货不是已经被干掉,含恨而亡,怎么还这家伙的气息。
郑拓不解,看向古战场某处。
那里,此刻有一颗枯萎的轮回树。
这轮回树就是孕育出轮回大帝的那一刻轮回树。
这轮回树的力量被轮回第三仙吸干,彻底枯萎,这也导致了轮回大帝的暴怒,最后身死。
现在。
这一颗轮回树,竟然散发出来这阵波动。
那波动,竟然是轮回大帝的波动。
难道轮回大帝这货没死透不成!
郑拓心中这般想到。
抬手一招,将轮回树招来面子。
看着面前的轮回树,郑拓神色古怪。
越是靠近自己,轮回树中所散发出的波动越是强烈。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轮回大帝身死,心魔可是伤心了好一段时间。
二者算是死党好友,当年轮回大帝中重伤垂死,便是心魔所救。
轮回大帝的死,对于心魔来说,算是一个打击。
可是现在。
他感觉到了轮回大帝的气息,这种气息虽然微弱,但确确实实存在。
好家伙!
郑拓心中想着,探出轮回之力,将轮回树包裹。
下一秒。
轮回树竟然瞬间竟他的轮回之力吃掉。
然后。
轮回树中,传出轮回大帝的波动。
“无面前辈,在给点,在给点……”
这……
郑拓傻眼!
好家伙,轮回大帝这货竟然真活着?
郑拓打出轮回之力,在度将轮回树包裹。
呼吸间,他的轮回之力被轮回树全部吸收。
紧接着。
轮回大帝以神魂体姿态,出现在郑拓的面前。
此刻的轮回大帝看上去状态奇差无比。
神魂体近乎透明,气息微弱到难以察觉。
但无论怎样,这货竟然真的没有死。
“你是轮回大帝?”
郑拓有些不确定。
他亲眼看着轮回大帝被干掉,这家伙怎么可能还活着。
“无面前辈是我,我是轮回大帝啊!”
轮回大帝回应,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这是我准备的后手,当年,我就是凭借如此后手,躲过了轮回第三仙的斩杀,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后,我又是凭借这一招,躲过了一劫。”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轮回大帝言语中的兴奋郑拓感受的真真切切,对此,郑拓出手,打出光属性灵气。
别的先不说,先验验货在说。
万一这货是邪灵搞出来的把戏,怕是会出大事。
经过光属性灵气的探查,面前的轮回大帝,还真他娘的是轮回大帝。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轮回大帝归来,对郑拓来说,倒是一件值得高兴之事。
轮回大帝这货是个憨憨,且实力也不错,算是比较不错的强力底牌。
“无面老大,我现在的状态,已经无法与从前相比较,我受的伤已经伤到本源,在也无法重归王级,更别说登临巅峰,所以,还请无面老大给我一个机会。”
“什么意思?”
郑拓不解这轮回大帝什么意思?
“我能够成为这轮回鼎的法宝之灵!”
轮回大帝这般说。
顿时叫郑拓一愣!
“你要成为轮回鼎的法宝之灵?”
郑拓嘴上这样询问,心中却是警惕非常。
主动成为法宝之灵,这种事一般人都不会做。
如果主动成为法宝之灵,那会受人限制,且永远都是法宝。
轮回大帝这货不会是有什么坏心眼吧!
但刚刚这家伙被光属性灵气检查过,并未有任何危险存在。
郑拓一时间十分犹豫。
“我看这事儿靠谱!”
老白在这时候说话。
“轮回大帝已经伤及本源,在也难以登临巅峰,倒不如成为这轮回鼎的法宝之灵,也许,这样还有机会登临巅峰。”
老白这样说,郑拓并未回话,显然他有所顾虑。
“无面老大,如果你不放心,我可现在与你签订主仆契约,以天道为证,这般你就不用担心了。”
轮回大帝看出郑拓的担忧。
他并不怪郑拓,因为如果是他,他也会犹豫。
那轮回鼎十分珍贵,万一自己成为其法宝之灵后跑了怎么办。
不过对他来说。
这轮回鼎的确是他是否能够重新踏足修仙界的一个转折点。
如他所言,他已经伤及本源,就算有足够的轮回之力,也无法修复本源。
他的一生,恐怕只能在郁郁不得志中度过,在难以重现巅峰时的辉煌。
但是现在。
他只要成为轮回鼎的法宝之灵,凭借那本源轮回之力的力量,他完全能够修复己身,以另一种身份重新踏足仙路。
面对轮回大帝的请求,郑拓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其中的原因有很多。
轮回大帝本身与他关系还好,与心魔关系不错,算是朋友。
在者。
他现在没有能力完成轮回鼎的炼制。
或许有轮回大帝的帮助,能够完成此刻轮回鼎的炼制。
“我想了想,你成为法宝之灵没有问题,不过这主仆契约还是要签订的,不要怪我谨慎,世界本来如此,我只是按照规则行事而已。”
“明白,明白……”
轮回大帝开心非常,当即答应下来。
接下的动作就很简单。
轮回大帝立下誓言,成为郑拓仆从。
随后。
轮回大帝开始介入轮回鼎法宝的炼制。
你别说,有轮回大帝的介入,这轮回鼎的炼制,比刚刚顺利许多。
首先。
轮回大帝将那自己寄身的轮回树碾碎为木屑,加入骨屑之中。
而他自己,则是借助这木屑的保护,开始帮助郑拓引导本源轮回之力的注入。
有轮回大帝在内部引导,在加上郑拓在外部引导。
一内一外,里应外合,这算是堪堪稳住了本源轮回之力的注入。
轮回鼎的炼制,在度进入正确的轨迹之中。
郑拓保持着自己的专注,继续炼制轮回鼎。
随着炼制的持续,水晶瓶中本源轮回之力的力量越来越少,轮回鼎中的本源轮回之力越来愈多。
直到最后,水晶瓶中的本源轮回之力彻底被掏空。
水晶瓶还是那个水晶瓶,晶莹剔透,巧夺天工,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呈现在郑拓面前。
这可是好东西。
郑拓抬手一招,将水晶瓶收入囊中。
回头好好研究研究,这水晶瓶可以将什么样的力量转化为本源轮回之力。
研究过后,利用道身,继续收集本源轮回之力。
将水晶瓶收好,郑拓看向那仍旧在被炼制的轮回鼎。
轮回鼎的炼制还没有完成,他仅仅只是吸收了本源轮回之力,还并未真正完成最后的融合。
啪!
郑拓双手可是,继续炼制轮回鼎。
有轮回大帝帮忙,轮回鼎的炼制有条不紊,并未在出现太多意外。
最后的最后,轮回鼎炼制成功。
待得这轮回鼎炼制成功的瞬间,整个轮回之海,都有莫名的气息降临。
那是轮回鼎的气息。
妖孽 仙 皇 在 都市
他所拥有的力量是轮回之海本源轮回之力,是这片小世界的本源之力。
嗡……
嗡……
莫名的力量从轮回鼎中涌动,传遍整个轮回之海。
此刻轮回之海中所有轮回生灵,如朝圣般,跪向轮回鼎所在方向。
“这种感觉很棒!”
轮回大帝的声音传来。
随着轮回大帝的声音传来,轮回鼎呈现出五颜六色的光。
在这一刻。
轮回大帝感觉自己拥有了整个轮回之海,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归自己掌控。
自己仿佛能够与所有轮回生物取得联系,且操控对方,为自己做事。
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似乎拥有了神的力量。
“那是我的,那是我的,那本该是我的啊!”
邪灵躲在某个逼旮角落,望着徐徐转动的轮回鼎,眼中满是炙热。
当他。
他提前受到消息,说魔族要攻打轮回之海深处的某种东西。
所以他凭借自己的本事,提前在这里设下手段,让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不死不灭。
借助他们的杀戮,利用轮回瓶,孕育成本源轮回之力。
那本源瓶中的轮回之力,他积攒了不知道多久岁月,他自己都舍不得用,希望着攒够,炼制成自己需要的法宝,然后利用这法宝的特殊,掌控整个轮回之海。
现在可倒好。
自己辛辛苦苦设下的局,竟然被人摘了果实。
“我的果实,我的果实,我的果实啊!”
邪灵口中念念有词,整个无法自拔,差点昏死过去。
“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便不是你的。”
突然有声音出现,吓得邪灵一拘灵。
老白笑眯眯的看着邪灵,这般说道。
“你利用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残酷的厮杀积攒本源轮回之力,这本身就有违天道,而无面老弟有一个拯救他们之心,此消彼长,你图做嫁衣,并非偶然,而是必然。”
老白这般数道,听在邪灵耳中,多有不爽。
“什么并非偶然,而是必然,他就是运气好,走了狗屎运,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它才不会管这种事。”
邪灵不爽,竟仗着胆子,敢怼老白。
“是与不是,你自己心里知道。”
老白说着,将邪灵锁定。
但这邪灵早有准备,肉身当即化为一道青烟,消失不见。
“传说级强者又能怎样,想抓我,让半仙来吧。”
老白和蔼的面上上稍有尴尬。
竟然被王级小家伙嘲讽。
不过这邪灵逃跑的手段,果真是一绝。
凭借自己的实力,竟然无法抓到这家伙,失败啊。
老白摇头,重新返回郑拓所在。
轮回大帝因为是轮回鼎的法宝之灵,所以感觉自己掌控力整个轮回之海。
而郑拓作为轮回鼎的主人,此刻的感受同样真切。
轮回鼎的力量是本源轮回之力,他此刻细细感受,仿佛自己也掌控了整个轮回之海。
不过这种掌控,显然是虚的。
如果掌控是百分之百,那他掌控的仅有百分之一。
轮回之海若是小世界,那便有世界之心,只有掌控了世界之心,才能说掌控了整个轮回之海。
如今他的,的确可以凭借轮回鼎,能够在轮回之海中横着走。
百分之九十九的轮回生灵会怕他,就算是传说级强者,凭借轮回鼎的强大,他或有一战之力。
郑拓对此很清楚。
“轮回大帝,不要盲目自信……”
郑拓提醒那兴奋非常,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轮回大帝。
“是,老大说的是。”
轮回大帝很乖巧,不敢违背郑拓的意愿。
轮回鼎刚刚炼制完成,还有许多事需要做。
首先。
郑拓将那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的神魂体加入其中。
这种加入是必然的。
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而且将他们装在轮回鼎中也更加安全才是。
魔族与轮回生灵出现其中,他们在轮回大帝的指挥下,一个个全部化为神魂体,附身于轮回鼎墙壁之上。
远远看去,像是灵纹,散发着神秘。
轮回鼎的款式与仙鼎一样。
三足两耳,像是古代祭祀所用的鼎。
远远看去,整体呈现一种晶莹剔透中有五彩斑斓的光闪烁,很是美丽。
从气息判断,轮回鼎乃是后天灵宝级别。
这种法宝,很容易晋升为先天灵宝。
只不过先天灵气十分难搞。
如果有足够的先天灵气,轮回鼎,仙鼎,哭笑面具,都将有大几率晋升为先天灵宝。
可惜。
先天灵气这种东西太过难得。
自己镜中界的收集十分缓慢,这么多年过去,只有可怜的一点点。
慢慢熬吧。
相信在过个万八千年,这三件法宝应该都能晋升为先天灵宝。
好东西,好东西,好东西啊!
郑拓看着轮回鼎,心中喜爱的不行。
对于修仙者来说,好的法宝,就是最直接的战斗力提升。
在这以修仙为主的世界中,还有什么比提升实力,更能让人开心之事。
关于轮回鼎,还有许多手段需要发掘。
郑拓则是将其交给轮回大帝,而他自己与老白一起回到法宝小屋,与混沌大帝等人集合。
“靠!小轮回,你竟然没死!”
心魔看到轮回大帝后,整个人开心得不行。
当年种种涌上心有,他明明是心魔,却如此充满了感情。
“哈哈哈……你都没死,我怎么会先死……”
轮回大帝吹嘘着自己是如何牛叉的躲过一劫,然后成为郑拓手中轮回鼎的法宝之名。
心魔与四大天王还有小九听的一愣一愣,简直像是在听神话。
对此。
郑拓没有打扰几个家伙。
他则是开始分析,那傀儡从轮回深处给自己带来的信息。
轮回碑的寻找仍在继续中,因为那拦路的八尊仙骨已经消失,所以他能顺利通过,继续前行。
精英级侦查傀儡带回的消息有很多,有好有坏。
在那轮回深处,的确危险重重。
不仅仅是要命的险地,还有各种强大生灵存在。
这些生灵,就算是老白,恐怕都不敢轻易招惹。
轮回之海,远比想象中更加神秘,更加充满危险。
“前面的路,不好走啊!”
郑拓这般说道。
“的确不好走,这轮回之海终究是一处绝地,你的轮回鼎在这种地方,或许并不是什么大杀器,而是美味到足以引来杀身之祸的果实。”
老白看到精英级侦查亏得给回的信息后这般说道。
轮回鼎如同一扇门,这门通往统治轮回之海的地方。
谁能够得到,谁就有机会穿过门,统治整个轮回之海。
如今轮回鼎的出世,想必许多轮回生灵都有所察觉。
其中就包括那百分之一轮回鼎无法压制的存在。
那群古老存在的身上,或许也拥有本源轮回之力。
不过他们的本源轮回之力,显然是无法与轮回鼎相媲美的。
这时候。
抢夺轮回鼎,显然便是一件非常顺理成章之事。
“你们几个不要叙旧了,危险已经靠近,听好,这是接下来的计划。”
郑拓将接下来的计划告知几人,几人听后,皆神色严肃,不在玩笑。
他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运作不好,怕是会出大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