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226、江山代有人才出分享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苏博望说着,伸手一点,一道浓郁的玄黄之气落在他写诗的纸面上。
“嗡——”
一声轻响,那纸张缓缓飞升,悬浮在桌面尺高。
“文气自轻,这是一篇可入文庙做祭稿的好文!”
“变色了,文气浸染!”
众人呼声之中,那张白纸被丝丝的玄黄之气染成淡黄。
最终黄色纸张占了这纸页的大部分。
“可惜,若是能文气溢出纸张,此一纸诗文就价值万金。”
“不错了,苏兄可是盏茶挥就,真不愧我绍明才子之名。”
……
众人有惋惜,有赞叹。
苏博望嘴角蓄着笑意,看向韩啸道:“韩兄,线香将尽,要不要续一根?”
续一根香,是苏博望故意挤兑之言。
线香燃尽做不出诗,按规矩就是输了。
“不用。”
韩啸摇摇头,伸手将桌上墨笔提起。
刚才苏博望演示文气,他已经明白其中关节。
能为儒道天命显章华,就是好文章。
中州儒道已经与天道交融,不分彼此了。
这是好事。
但终有一日,天道衰落时,儒道怕是要先陨灭。
后世儒道消亡之始,就是天道衰落之时。
或许陶浩然知道,或许人皇也明白。
所以他们要举仙庭,立于天道之外。
不过这些事情不是现在的韩啸要考虑,他现在还没有脱离天道掌控的本事。
既然无法脱离掌控逆天行事,那就顺天而为好了。
想到此处,他目光一凛,墨笔落纸。
“先贤文章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站在韩啸身后的宁绍坤将这两句诗文读出,脸色一变,差点咬了舌头。
“好大的口气!”
“如此狂生,竟是连先贤都不放在眼里!”
整个二楼,顿时鼓噪起来。
那几位中州学子更是撸起衣袖,恨不得当场将韩啸面前的书案踹了。
“呵呵,怪不得是宗师弟子,的确眼界很高啊,就是不知这等诗文,会不会文气自燃?”
苏博望伸手将众人拦住,冷笑着说道。
诗文为天道所喜,书就之人也会得到天道馈赠。
但如果这文字为天道所恶,轻则天火焚文,重则文气反噬,伤及自身。
在苏博望看来,韩啸这等不尊先贤,目中无人的诗句,说不定就会招来祸患。
给这样狂傲之人一个教训也好。
听到苏博望的话,众人都冷静下来,面上带着讥讽之笑,看着韩啸继续落笔。
韩啸的笔尖缓缓下落,触及纸面游走之时,他的脑海中不觉闪现落霞山下时光。
众学子躬耕苦读,指点江山,彻夜不眠,只为推演出能战胜对手的计谋。
便算没有玄黄气,这些读书人依然能发挥出绝大的力量。
这一幕幕,让他心潮澎湃。
这才是读书人该有的样子,而不是蝇营狗苟,只为讨天道赏赐一丝玄黄气。
纸笔游走,一丝异样的气息从纸面上升腾。
随着韩啸笔下文字出现,那异样气息越来越浓郁。
透过酒楼屋顶,从天际一道玄黄之气如滚滚浪头轰然降下。
“轰——”
韩啸刚刚抬笔,那一页纸张已经飞上半空。
“先贤文章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韩啸一字一顿,缓缓将诗文读出。
随着他的话语,那张白纸迅速化为淡黄,然后又化为金色,直到闪现刺眼金光,让人无法直视。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苏博望喃喃低语,整个人一时已是呆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啧啧,这才是我韩师兄啊……”
宁绍坤双目中全是精光,似乎满满星光飘动。
整个二楼被耀眼金光沾满,直到许久之后,那一页纸消失在原处。
“直接被文庙摄走……”
有人低低自语,不敢相信的看着徐徐消散的金光。
“世上竟是有这般诗文,今日是开了眼界了。”
“厉害,厉害,此一诗,足可传世。”
若不是顾忌苏博望的心情,那些围观宾客怕是要高声喝彩起来。
“姓苏的,斟茶赔礼可是你说的,不会不承认吧?”
宁绍坤上前一步,一边扒拉桌上的灵石,一边高声说道。
无论是诗句还是文气,高下立判。
这种事情,无从抵赖。
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
苏博望面上现出一丝颓然之色,摇摇头,端起茶壶,倒上一杯茶,走到韩啸面前一躬身道:“苏博望向韩先生赔罪。”
“你我本无仇怨,奈何辱及老师,这茶我喝了。”韩啸伸手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韩公子此行可是去皇城?希望到时候能再见到韩公子。”苏博望直起腰杆,看着韩啸一拱手,转身就走。
那些中州学子连忙跟上,走了下去。
韩啸轻笑着摇摇头,坐回自己的桌子位置。
没有了热闹可看,又损失了灵石,那些宾客也散去。
不过对刚才所见来说,那点灵石不算什么。
最终救赎
光韩啸一首诗,已经可以让他们有一辈子的谈资了。
“诸位,我们掌柜说了,这一席不用付灵石。”
小二有些羡慕的开口道。
“若是这位公子以后来吃席,五折。”小二再次开口。
“五折?你们掌柜就这般小气?”宁绍坤摇着头,将一大把灵石扔进小二怀里道:“刚才那首诗,以后会给你们这店里带来多少生意?”
只需要将那诗句往墙上一挂,往后这店里还怕没有生意?
“还有你小子啊,你可是唯一压我师兄赢的,凭这眼光,在此做小二可惜了。”
听到宁绍坤的话,小二福至心灵,往地上一趴,向着韩啸连连叩首。
“小人赵晨安,自幼家贫无钱读书,今日幸遇韩公子,愿为韩公子鞍前马后,求公子收留。”
宁绍坤瞪大眼睛,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
自己多什么嘴!
韩啸看着趴在地上的赵晨安,沉吟一会,淡淡开口道:“好,在中州,你跟着我。”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赵晨安连连叩首,然后站起身又向着宁绍坤拱手道:“多谢少掌柜提醒。”
宁绍坤伸手指指他,又无奈放下。
这种差事,自己干不成吗?
“吃饭!”他没好气的喊道。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陶书呆子,朕为你找的这个弟子你还满意吧……”
三千里之外的皇城中,巍峨宫殿中有低沉声音传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