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 愛下-第五十章 重上雲錦閲讀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黄昏时分,李玄都等人离开上清府,抵达上清县,然后从上清县前往上清镇。
吴州,地处东南,东临江州,南连岭南,西靠潇州,北毗芦州、荆州而共接大江,自古为干越之地,吴头楚尾,形胜之区,文章节义之邦,白鹤鱼米之乡。整个吴州承宣布政使司下辖十三府、七十八县。上清府是十三府之一,上清府内又有上清县、上清镇,整个上清镇皆是正一宗所有,许多正一宗弟子的家人就居住于上清县中。
临近上清镇,进入正一宗专门铺设的一条新路,路面宽阔,可供六马并行,青石地面日日洒水,不染尘埃。行出一段之后,可见一处白玉牌坊,上书“泽被苍生”四个金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牌坊一旁还立有一块石碑,同样是上书四个大字:“公侯下马”。
过了牌坊,就是上清镇。上次地师徐无鬼攻打大真人府,派遣上官菀率人炮击上清镇,几乎将半个上清镇变成废墟,不过现在上清镇已经恢复如初,只是家家戴孝,显然许多人死在了那次炮击之中。
当这些人见到李玄都身上所着的“阴阳仙衣”时,虽然不敢公然喝骂,但望向李玄都的隐晦眼神中都透出了仇恨。
茉莉—微光之城(上) 遇水成冰
李玄都对此并非一无所知,对身旁的秦素道:“张鸾山说的没错,张静沉能够接任大天师之位,并非没有理由。有太多的张氏族人放不下过去的辉煌,这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声音,张静沉只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不过因为老天师的缘故,张家内部也有反对的声音,老天师在的时候,尚可压制双方,可老天师不在了,张家内部必然产生分裂。在这个时候,张静沉想要稳定局势,向外转移矛盾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给张家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通过外在的压力可以压倒所有内在的反对声音,甚至在短时间内弥合这种裂痕。而我,就是那个被张静沉树立起的靶子,看看这些人,在张静沉的引导下,已经把地师的仇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秦素皱起眉头,“维持正一宗的地位,稳固自己的权势,给儿子韩邀月报仇,张静沉有太多理由对我们发难了。”
李玄都倒是不怎么忧虑,说道:“我回剑秀山的时候,从地师的笔记中看到了一个关于安西大秦国的故事。一千多年前,大量土地集中少数贵族手里,大量平民失去土地,不得不卖身为奴,土地兼并,是一种很危险的局面。这个时候,大秦国的主政之人开始推行新政,意图改变这种局面,损害到了元老贵族们的利益,结果被大秦国的元老贵族杀害,然后便是残酷的内战。接下来是一位将军在百姓和士兵的拥戴下,带兵入京,平定了内乱,这位将军谅解了元老们,可元老们并没有领情,又如法炮制,刺杀了这位将军。元老们以为解决一个人就能天下太平,可结果却是这位将军的养子领兵攻入元老院,杀死了所有元老,在万岁声中登基称帝。”
匹夫的逆袭
秦素好奇地望向李玄都,静待下文。
李玄都叹了口气,“张静沉不算什么,可解决了掉张静修,这些仇视我的人,还有支持张静沉的那些人,该怎么处置?也全部杀光吗?这才是真正的难题。”
秦素沉默了片刻,说道:“大秦国的元老们本有机会迎接讲道理的新政,他们只是损失一些利益,还是贵族,可他们拒绝了,于是迎来了一位将军。他们本来有机会取得这位将军的谅解,结果他们还是拒绝了,迎来了将军的养子和士兵们的刀剑。这个难题该如何解决,不在于我们,而在于他们,他们愿意接受什么样的结局,我们就给他们什么样的结局。”
李玄都略有讶异地望向秦素,赞叹道:“素素,说不定你在日后真能成为道门的大掌教。”
秦素脸色微红,不好意思道:“哪有。”
李玄都呵呵一笑,不再深谈下去。
便在这时,有两位身着深蓝色道袍、头戴纯阳巾、手持拂尘的老道迎上前来。
魂徒 上官佳弘
全真道和正一道在服饰上多有不同,从道巾上来区分,全真派道士多用混元巾、南华巾和一字巾,正一派道士多用纯阳巾。至于两派的着装,大同小异,皆大体沿袭古制。但全真派以“青”为主。青为东方甲乙木,泰卦之位,又为青龙生旺之气,是为东华帝君之后脉,有木青泰。正一派以“蓝”为主。
这两人无疑是正一宗辈分极高之人了,再看两人的修为,竟是归真境的修为,倒是给足了李玄都这位贵客面子。
两人向李玄都行礼之后,在头前引路。
这是李玄都第二次到大真人府,上次还是颜飞卿大婚的时候,同样是他和秦素一起受邀,不过同行之人还有老天师张静修和地师徐无鬼,可谓是阴差阳错了。
上次来的时候,李玄都也算是贵客,但只是众多客人之一,如今却是世易时移,老天师张静修和地师徐无鬼联袂飞升,姑且算是作古,李玄都不再是贵客之一,而是让整个大真人府上下严阵以待的最重要的“客人”。
离开上清镇,便是去往大真人府的山路,也真正进入了狭义上云锦山的范围之内。
李玄都上次来的时候,大真人府并未完全开启大阵,再加上那时候的李玄都境界尚低,所以感受不深。可是这一次,大真人府已经开启大阵,再加上李玄都已经踏足长生境,修为和见识都远胜当初,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云锦山的一座大真人府,一座上清宫,十大道宫,八十一座道观,看似错落分布,实则是一个整体,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云锦山的“太上三清龙虎大阵”便是以众多宫观为节点,连接云锦山八十一峰和三十六岩地气,这等规模且与地气紧密相连的大阵等同是自成一方天地,近乎于洞天,对外隔绝天地元气,对内镇压天地元气和地气,换句话来说,进入此阵之后,天人境大宗师也好,长生境也罢,都不能化天地元气为己用,会受到极大的限制,这也是地师要潜入大真人府中先发制人攻破大阵的缘故,同时也是张静沉接替颜飞卿主持大阵之后,地师徐无鬼使用“太易法诀”开始后继乏力的缘故。
正因为这个原因,地师徐无鬼最开始的打算是攻破镇魔井,而不是想要一人挑了正一宗上下。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正一宗还有一位长生境张静修,现在的正一宗中并无长生境地仙坐镇。就算有一个宋政,但也不可能公然现身。毕竟李玄都的身后还有李道虚和秦清,李玄都更不是孤身一人前来,张静沉如果落人口实,后果难料。这也是李玄都敢于登门的缘故,随他前来的无一不是各宗显要人物,若是全都死在了正一宗,那么张静沉也该为自己准备后事了,毕竟当年的皂阁宗都承受不起,更何况是正一宗。
总的来说,李玄都这次和当初的地师徐无鬼处境相比,利弊皆有。
大真人府并非建在云锦山的山巅,所以很快便来到了大真人府外的大坪所在,极为开阔,有十亩见方,大坪正中高矗着一杆三丈长的带斗旗杆,悬挂着“替天行道”的大旗,遥对着大门和石阶两边那两只巨大的石狮,以空阔见威严,沿着大门石狮两旁的那两面八字墙,有众多身后负剑的道人依次排列站立。
这些道人有老有少,年长这已经须发洁白,年轻者与颜飞卿等人相差无多,境界最低的都有先天境界,境界高的则又归真境,其中几名老道气息凝实,显然已经到了归真境九重楼的境界,虽然不能踏足天人境界,但也显示出正一宗的雄厚底蕴。
虽然近些年来的正一宗有青黄不接之势,但那只是针对于天人境大宗师和长生境而言,在归真境和先天境方面,正一宗仍旧不逊色于清微宗、无道宗、补天宗这些大宗,甚至还要强于“头重脚轻”的阴阳宗。
这与那日的喜庆景象截然不同。
此时在大真人府的台阶上站着一人,身着杏黄道袍,袍钮扣位置佩慧剑剑带,寓意一断烦恼,二断欲色,三断贪嗔,脚踏云履,头戴芙蓉冠。
所谓道门三冠,分别是:太清鱼尾冠、玉清莲花冠、上清芙蓉冠,此三冠为道门冠帽中最高等级,唯有各宗的掌教之主方能佩戴,那么其身份已经呼之欲出,正是新任大天师张静沉。
李玄都停下脚步,与张静沉对视。
张静沉虽然只是天人造化境,但此时占据地利,与云锦山的“太上三清龙虎大阵”隐隐融为一体,又有“天师印”和“天师雌雄剑”两大仙物在手,在气势上竟是不落下风。
不过李玄都的状态更为随意闲适,哪怕是面带病容,也向正一宗宣告了他的长生境修为,比起玉虚峰上更进一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