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魚龍服-第二百八十八章 黑白玄翦與河伯的愛恨纏綿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我如果没有记错,想要打造出名剑,除了需要道显,铸剑之人也需要有天人以上的修为吧?”无尘子看着欧岚问道。
“嗯,名剑出世需要染血开锋,因此铸剑师也都需要有一定的修为开压制住名剑之气,帮助名剑抵抗天威。”欧岚点头解释道。
“所以,徐夫人最低也是天人中期的修为吧?”无尘子继续问道。
欧岚摇了摇头道:“徐夫人曾经帮助楚国铸造镇国之剑天问,虽然失败了,但是由此可见,徐夫人应该已经是天人极境的存在。”
无尘子点了点头,怪不得楚墨一脉敢不听从墨家总院的号令,有这么一个天人极境扛着,六指黑侠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不是。
“除了墨侠七系以外,墨家的墨辩一脉最为神秘,谁也不知道他们又多少统领,有多少高手,但是我可以给你们说一个事情,你们就知道墨辩一脉的强大。”无尘子继续给众人科普墨家的构造。
黑白玄翦等人都是翻了个白眼,原来他们见到的墨家居然只是墨侠一派,而且就这还出了一个六指黑侠和徐夫人两个绝顶高手,就这你还要去墨家总院搞事情。
嬌 妻 不 乖
“墨家和儒家一直争斗不休,但是真正跟儒家对抗的其实就是墨辩一系,甚至在孟子出世的时候,墨辩一系把家搬到了齐国稷下学宫,跟孟子隔壁。”无尘子说道。
黑白玄翦等人都是呆住了,墨辩一脉这么猛的么,跑去跟镇压了儒家之乱的孟子接邻相伴,怕不是要被打死吧,而且齐国可是儒家的地盘,稷下学宫更可以说是儒家的战场。
“结果呢?”黑白玄翦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这样猛的人,他还是头一回见。
“结果就是,墨辩一脉拉了法家慎到,申不害和商君下场,轮番跟孟子辩论,然后孟子被逼的只能呆在了齐国,做不到孔丘那样游走列国。”无尘子说道。
黑白玄翦等人都明白过来,论吵架,儒墨名法是超级王者,墨家觉得吵不过了,就拉了法家下水。但是这种百家之争可不是嘴炮而已,私底下的械斗肯定不会少,墨辩一脉居然还能保证了法家那几个人安全,足可见墨辩一脉的恐怖。
“儒家就没有叫人?”雪女好奇的问道,墨家都叫人了,儒家怎么会不叫人。
“这不得不说孟轲太过自负了,把诸子百家的大贤都骂了一遍,所以诸子百家都在看戏,没人下场,甚至农家还特别赠送了服务送申不害和商君去国为相。”无尘子笑道,孟子号称先秦第一喷子可不是浪得虚名的,结果就是给儒家招黑,百家都不跟他们玩了。
孟子终是没能吵过法家的三个大拿,毕竟法家讲究务实,儒家都是虚的,吵不过了就只能动手了,结果墨辩一脉连家都搬过来了,根本不怂,至于双方打成什么样没人知道,也没有记载,但是孟子一直被压在了齐国就知道儒家肯定没好到哪去。
“这也不聪明啊,树大招风不知道吗?”雪女摇了摇头,她还以为孟子会是多么聪明的人呢,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人飘了呗,平定了儒门之乱难免上头,以为诸子百家都是一样的,然后就被教育了。”无尘子分析说道,平定了儒门之乱怎么会不飘,飘了就要体会到社会的毒打才能老实了。
“剩下的就是墨匠一脉,墨匠一脉就是墨家机关术的传承,其中班大师就是墨匠一脉的大统领,在他之下有剑之尊者徐夫子,雷神锤的大铁锤等各部统领。”无尘子继续说道,终是将墨家的体系构造解释清楚。
“就这你还要去墨家总院去闹事?”焰灵姬看着无尘子翻了翻白眼,又一次体会到了中原百家的恐怖底蕴,而且你自己都知道墨家有多恐怖了,还要上门作死。
“去啊,为什么不去,有热闹看为什么不看?”无尘子反问道,从纯钧剑被盗,他就知道墨家内部已经分裂,打起来是迟早的事,现在不去看热闹等什么时候,而且现在他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去看热闹。
“要去你自己去,我们就不奉陪了!”焰灵姬摇了摇头,明知必死还去送人头是要被举报的!
“居然还有你怕的事!”无尘子嘲笑道。
焰灵姬刚想反驳,但是想想墨家的恐怖,还是算了,惹不起这是比阴阳家还要恐怖的东西,我忍了!
“你不想去见识见识墨家的机关白虎,机关朱雀,机关青龙和机关玄武?”无尘子勾引说道。
“不想!”焰灵姬迟疑了片刻,还是摇头拒绝,作死的事不能去做。
“那我自己去!”无尘子笑道,然后牵着白马朝墨家总院走去,只是连白马都不愿意跟他去送,任凭他怎么拉缰绳就是不走一步。
“怂货!”无尘子将缰绳丢过一边,带着少司命一步步的走向墨家总院方向。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诸 天 最 强 大 佬
万界主人公 萌闪闪
黑白玄翦等人都是互相对视一眼,这是真的要去送人头?
“算了,我们还是留在这给他收尸吧!”黑白玄翦摇了摇头,作死之事做一次就好了,上次刚惹了阴阳家,还好跑出了个山鬼帮忙,这次可不一定那么幸运再跑出个什么大佬救命了。
雪女纠结了一番,又看着跟在无尘子身边的少司命,咬了咬牙,也跟了上去。
墨鸦和弄玉也是默默的跟了上去,最终,欧岚也跟了上去,而一嘴说不去的焰灵姬早就不见人了。
黑白玄翦和高大的白马对视一眼,怎么又是剩下他们两个了?
“你去不去?”黑白玄翦看着白马问道。
吃你上瘾:女人,你被捕了 倾城宫主
白马打了响鼻,飞快的摇了摇头,自己才不傻,跑去人家地盘去送死。
“我也觉得!”黑白玄翦摸了摸鼻子,抓住缰绳朝城里酒驾走去,总得有一个人给他们收尸不是?
“黑白居然真的没来?”无尘子有些惊讶,看来阴阳家之事真是才一人一马给吓到了。
只是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一阵白龙滚滚,一人一马飞快的朝他们追来。
无尘子停了下来,一行人好奇的看着黑白玄翦和白马,这两货怎么改变主意了?
“我觉得没有我在,你们太危险了,作为护道者,我有责任保护你们的安全。”黑白玄翦大言不惭的说道,白马也是疯狂的点头。
无尘子等人都是有些疑惑,如果黑白玄翦只是跟上来不说话他们就信了,但是主动说出来,很显然这肯定不是主要理由!
“你们不会是又惹事被人追杀了吧?”焰灵姬围着黑白玄翦和白马转了一圈问道,因为她看到了黑白玄翦的背后已经湿透了,这大雪天的不可能是热的。
“怎么可能,有谁能追杀我们!”黑白玄翦摇头,白马也是跟着摇头。
事实上,焰灵姬是猜对了,就在一刻钟前,黑白玄翦和白马进城找酒喝,然后想再去燕王宫瞻仰一下那一箭的风采,结果他们就在这小树林里看到了一身光洁溜溜被钉在树上的河伯。河伯也是愣住了,都三天了都没人发现他,就在他脱困之时居然遇到了黑白玄翦和白马。两人一马对视一眼,于是黑白玄翦和白马果断选择了。。。跑路!速度之快,让河伯都没能反应过来,但是又不敢追上去,不然就成了真的裸奔,只是下次再遇到一定要灭口才行。
“有啊,很多的,比如阴阳家的东皇太一,楚南公,河伯,还有墨家的六指黑侠,徐夫人。”雪女认真的掰着手指数道。
黑白玄翦听到河伯的名字时寒毛竖起,然后看着还在细数的雪女说道:“你不说话会牙疼吗?”
雪女一怔,无辜的看着黑白玄翦,是你自己说的,我帮你数一数能弄死你的高手而已。而无尘子等人都是看向黑白玄翦,你不说话我们也不会知道你是真的被人追杀的。
“好吧,我摊牌,我们遇到了光洁溜溜的河伯!”黑白玄翦摊开双手说道,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河伯是在干什么,把自己搞得一身光洁溜溜的,这是什么特殊癖好?
无尘子想了想,看着黑白玄翦,他是知道河伯为什么光洁溜溜的,这事说起来跟他是有关系的。当初羿借他身体教训河伯的时候,就是他出的馊主意让羿把河伯的衣服给爆衣的,毕竟他自己也是好几次被大佬这么玩过,所以也跟大佬沾染上了坏毛病,给河伯来了这么一手。只是没想到,黑白玄翦这么点背的遇上了刚好脱困的河伯。
“恭喜你!”无尘子拍了拍黑白玄翦的肩膀说道,就凭黑白玄翦看了河伯的身体,河伯天涯海角也会追杀黑白玄翦让黑白玄翦负责的。
黑白玄翦看着无尘子,瞬间想到他和白马到的时候河伯身前还有一支金色的箭羽,所以这事绝对跟无尘子有关系。
“你坑我!”黑白玄翦没有想过这一箭会是几天前射出的,因此认为这是无尘子故意把河伯引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坑他。
焰灵姬等人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黑白玄翦,无尘子一直跟他们在一起,什么时候有时间去了坑他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