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輪迴樂園-第八章:封頂展示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巢室内,苏晓、亡灵妹、神父都沉默着,就算只有一人使用【噩梦之始】,本世界的危险度就已经够高,眼下却是超级加倍三连。
事已成定局,苏晓更在意一件事,就是除在场三人外,是否还有人是使用【噩梦之始】进入的本世界。
以名望值排行榜的名次估测,前十名中,除苏晓三人外,剩下的七人,英灵殿领袖·凯因与黑魔,有使用了【噩梦之始】进入本世界的可能性。
以正常情况而言,其实少有人使用这东西,原因是太危险,如若是一个人使用,十之八九是开局不顺,以及身处高危区域等。
就比如苏晓帝国通缉犯的身份,就属于开局不顺,他原本认为【噩梦之始】的副作用已体现,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通俗来讲,只有个人使用【噩梦之始】的话,相当于个人经历噩梦级难度,如果所在的世界格局足够大,不会轻易造成世界性的影响。
本世界的格局够大,潘多拉星(主星)、奥凯星(帝国母星)、好运星(殖民星)、灰猎星(殖民星)、ζXV367星(殖民星)、白尼尼星(殖民星)……
主星加母星,以及十几颗殖民星,这么多有智慧生物居住的星球,说明本世界的格局很大,按理说,一个人使用【噩梦之始】进入本世界,一定是开启个人噩梦难度。
但从苏晓进入本世界,除了开局坐牢外,其他方面,基本没受到帝国的针对,发展虫巢很顺,今天是进入本世界的第三天,这么短时间,棘拉就晋升到「母皇级」,踏入本世界虫族的顶层行列。
如此顺利,苏晓之前就感觉这噩梦难度名不符实,但此刻,他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为何之前那般顺利?因为噩梦难度不会来了,更大的恐怖将会降临。
三个人都是用【噩梦之始】进入本世界,本世界已经开始憋大招,初期才这般的平和,这仿佛是在说,珍惜现在的风和日丽,想吃点什么,就赶紧吃点,之后可能就没机会。
“理性分析,我感觉凯因不会用【噩梦之始】,他这次是带冒险团来的。”
死灵妹开口,在场三人各种大世面都见过,虽说眼下的情况很可怕,但三人依旧冷静,甚至是淡定。
“有理。”
神父赞同亡灵妹的说法,凯因如果不想冒险团出现大幅度的减员,就不会用【噩梦之始】进入本世界。
“你们认为,会有什么灾祸降临?”
亡灵妹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相比能看到的强敌,她更忌惮这种未知的危险。
“最初时,我认为是帝国势力的通缉。”
神父开口,闻言,亡灵妹以喜闻乐见的语气问道:“哦?你被通缉了?什么原因?”
“据说是组建邪|教组织。”
神父说话间慢慢摇头,一副遭到诽谤的神情。
“真符合你的气质。”
亡灵妹笑的有点开心,显然是之前与神父有矛盾。
“多谢赞许。”
“我没夸你,话说回来,情况遭到这种局面,我们是不是应该联手?”亡灵妹目光炯炯。
“嗯,我们的确应该联合起来,白夜,你的意思是?”
神父向苏晓看来。
“嗯。”
苏晓当然同意合作,在他看来,无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多两名队友还是很不错的,关键时刻,队友是真有用,无论平摊危险,还是当暗器般祭出去。
“那先说好,我们合作,最起码得团结。”
亡灵妹的视线在苏晓与神父脸上扫过,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感觉这小队前途黑暗。
其实也难怪亡灵妹会有这种想法,小队成员不是前猎杀者,就是现任的猎杀者,更离谱的是,还有名违规者。
我 有 一座 恐怖 屋
经商讨,三人决定以合作的方式,继续在本世界内发展,资源方面会进行低价的互相交易。
而联手一起发展苏晓的这处虫巢,基本是不可能的,眼下局面的确危险,但在这之前,三人间不是敌对,就是仅停留在交易过的交情上,谁也不清楚,神父是否暗中有计划,会突然出手吞噬掉棘拉,这种事,并非没可能发生。
再者说,就算三人联手发展这处虫巢,效果也不会太高,虫巢的发展,更多是依仗工兵类虫族或战斗虫族,与其全被拖在这,还不如各自负责不同的领域。
苏晓依然是发展母巢,神父则去找黑魔,询问对方是否也用了【噩梦之始】,无论局面危险到何种程度,最起码也要心中有数才行。
要是黑魔那边也用了【噩梦之始】进入本世界,苏晓现有的计划将全部变更,他会以更高风险与更快的速度发展。
除了去找黑魔外,神父还会去忽悠来更多炮灰……咳,去招募更多队友,一同应对眼下的情况。
除此之外,神父的手段诡异多端,因此由他调查危险的来源最适合。
亡灵妹则是与帝国那边接触,她之前单挑了一座八阶虫巢,将一位母皇级的虫族母体给宰了,这让帝国那边大为震动,他们虽有能力灭掉一座八阶虫巢,却无法做到一人单挑一座八阶虫巢。
帝国那边对亡灵妹大力拉拢,之前亡灵妹选择拒绝,她知道帝国的拉拢绝非善意,所以懒得和帝国勾心斗角,眼下受情况所迫,她只能暂同意帝国那边的拉拢,借助那边完善的情报渠道,调查危机的起源,以及是什么类型的危险。
亡灵妹灭了一座八阶虫巢,原本苏晓准备在她这换些「生命矿石」,可惜,别说是「生命矿石」,就连敌方虫族的尸体都没留下。
亡灵妹召唤出的亡灵大军,不仅战力凶悍,风格也凶残到,那场战斗平息时,敌方虫巢都被亡灵生物吃光了,更别说是生命矿石,唯一剩下的地下矿脉,已在昨天中午,被亡灵妹卖给公司势力,用亡灵妹的话就是,早知道不卖了。
谈妥各自负责的事,亡灵妹与神父就离开,母巢入口前,苏晓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心中有了打算,他决定转变策略,开始战争发育模式。
所谓战争发育模式,其实就是去掠夺资源,原本苏晓准备稳一下,怎奈大环境不给求稳的机会。
昨晚12点多,棘拉就完成晋升,己方虫巢晋升到八阶虫巢,此时天边已泛起鱼肚白,34万只工蝎近六小时的挖矿所得的生物能,全被苏晓用于建立虫族建筑。
「研究室」已建立,此时位于母巢内部的中层,至于研究室内的「融宿虫」长什么模样,苏晓也没见过,不过他能感知到这东西,以及与其进行交流。
「融宿虫」是虫族中的高智慧单位,或者说它是英雄级单位也没问题,通俗来讲,这就是虫族科学家,它会利用现有的所有知识,以及虫巢内的基因储备,根据棘拉或苏晓的要求,开发虫族建筑。
更让苏晓意外的是,「融宿虫」出现没多久,它就向苏晓与棘拉发出申请,请求获得一个独属于它的称呼或名字,再或是代号一类,将它与战斗虫族、工兵虫族区分开。
如此强烈的自我意识,无疑是个喜人的消息,「融宿虫」要负责开发与创新,没有够强的自我意识,创造力与想象力也不会特别强。
但有个问题是,苏晓与棘拉的起名水平,普遍有些……
棘拉对「融宿虫」下达精神指令,赋予其独立命名权,如此一来,英雄级单位·虫族科学家,给自己命名为普罗斯。
普洛斯是己方虫巢第四位英雄级单位,前三者分别是:螳甲·布鲁,首领级恶魔兽·亚巴顿,首领级恶魔焰龙·巴巴托斯。
布鲁没战力,完成母巢的初步建造后,它就是棘拉的小跑腿,之前在原始大陆,它被巴巴托斯欺负了,还会来找苏晓和棘拉告状。
而首领级恶魔兽·亚巴顿,首领级恶魔焰龙·巴巴托斯,此时正处于意识沉睡中,当己方虫巢能培育出首领级个体后,才能将它们唤醒。
现阶段,己方虫巢周边的菌毯,已被普罗斯改进了一次,覆盖面积达到直径5公里,也就是20平方千米,这面积暂时足够了。
整体呈圆形的菌毯上,母巢坐落在最中心,母巢后方则是刚修建起的「棘星螺旋塔(八阶)」。
棘星螺旋塔呈现出螺旋状,犹如一根冲天而起的暗红色尖锥,高度达到140米,比母巢都高出20米,这是代表性建筑。
有了它之后,母巢提升了12万点生命值与196点外部防御力,生命力的加成对于母巢而言不算很多,外部防御力提升的则特别顶,提升几十点防御力就很了不得,近200点的提升,也就是建筑类单位,才会提升的这么狠。
眼下菌毯上最多的,是一处处几米高的「地窝」,「地窝」的数量足有几百,高矮不齐,在母巢周边形成松散分部,与母巢和各类虫族建筑,形成虫族风格的建筑群。
「地窝」的作用不少,当己方虫族单位体内的生物能要耗尽时,它们进「地窝」休息一小会,体内生物能就满了,比趴在菌毯上的恢复提升几倍不止。
「地窝」还是虫族单位的专属医院,战斗虫族受伤后,可以钻进「地窝」内恢复。
除此之外,给各类虫族建筑充能的「生物反应垛」,也已经完成建立。
最后是阵地攻击型虫族建筑杀戮哨塔,苏晓仰头看去,杀戮哨塔立在母巢斜前方,这东西很丑,高度约35米,近17米粗,上截部分,就像大象鼻子般垂下,这是发射器,等感知塔发现有敌军接近,杀戮哨塔的上截会根据敌人的方式调整角度,每20秒,可从里面射出根巨型几丁质矛锥。
御宠狂妃
杀戮哨塔是很老型号的虫族建筑,性能很差,而且造型不怎么样,用巴哈的话就是,这玩意看着像男性的二弟,攻击敌人的话,攻击力不强,侮辱性极大。
苏晓给普罗斯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发出两类「防御高塔」,一种是应对数量多,且已经冲到己方菌毯附近的敌人,也就是对付杂兵的防御塔,这必须是攻击频率快,造价还不能高,毕竟这种防御塔,肯定是要建一堆。
另一种防御高塔,是用于打超远距离的飞行目标,最好是能射击到大气层外,发射频率不用高,威力一定要猛,必须得是,敌方的大型飞行单位,中一发就废。
这类防御高塔,当然是要向电浆系发展,但考虑到电浆系建筑的造价,己方现在占据的大型矿脉,突然就不富了。
苏晓暂不考虑这些,他盘坐在母巢顶,看着日出的同时,开始整理自己现有的家底,八阶母巢一座,之后还有感测塔,实验室,杀戮哨塔,棘星螺旋塔,生物反应垛。
虫族单位方面,螳甲1001只,精英工蝎34万只,孢子坦克30只,恶魔兽12053只。
现在虫巢晋升到八阶,现有的战斗单位,要更替成精英恶魔兽为主力,一定量的恶魔焰龙为攻坚利器。
问题是,母巢现储存的生物能仅有650点,只够培育10只精英恶魔兽。
熱血沸騰
苏晓估测,想与本世界的虫族母皇交战,最起码要有10万只以上的精英恶魔兽,才能形成战力上的压制,最终攻破敌方虫巢,以此快速获得「生命矿石」。
10万只恶魔兽的话,足足需要500万点生物能才能培育出,也就是50万个单位的生命矿石,将母巢下方的大型矿脉挖空,的确能做到,问题是,以现在每天17000个单位生命矿石的开采速度,需要一个月,才能开采50万个单位的生命矿石。
苏晓估摸着,都不用挖一个月,可能再挖十天,自己就入土为安了,现在必须想办法暴富一波。
想到暴富一词,苏晓脑海中浮现一道身影,如果那厮能来,情况或许还有的解,这次能活过这世界的概率,必定大增。
问题是,那厮如果感察到本世界的情况,99.999%是不会来的,那厮是小命第一,钱财第二,没错,这个人正是凯撒。
苏晓暂不考虑能否将凯撒忽悠来,成功率很低,方才与神父、亡灵妹的合作,资源上得到的帮助为0,情报上收获颇丰。
首先是虫族同盟,这个同盟,总计由五名虫族母皇所联盟出,这五位虫族母皇分别是:
深红女皇:本世界最强虫族母皇,据说对方即将从母皇级晋升到主宰级。
残暴·卡拉:己方母巢的邻居,性格残忍,麾下虫族战斗兵种偏弱,但虫族建筑强,主动出击经常白给,守家却是特别恐怖的存在。
艾塞亚:综合实力偏上,很低调。
盖伊:最怂虫族母皇,多次主张和谈,结果被帝国·第三舰队揍到怀疑人生。
蜘蛛女王:她的虫族战斗兵种、虫族建筑都在中上水平,工兵虫族则顶尖,挖矿能力最强,之前被灭的蜘蛛妹,就是从蜘蛛女王的属群内被赶出,相比实力,蜘蛛女王的借款名气更大,她经常外借「生命矿石」,之后收回本金+超出本金的高利率。
……
五位虫族母皇,其中是以深红女皇为领袖,得知这些情报后,苏晓发现本世界的势力结构比想象中更简单。
帝国·第三舰队与深红女皇敌对,公司势力明面上是帝国的狗腿子,实际上却与深红女皇暗中有所交易。
五个虫族势力,苏晓最在意其领袖深红女皇,在深红女皇的虫巢下,是本世界内规模最大的生命矿脉,那也是帝国势力与其开战的主要原因。
苏晓感觉,想顶住越来越近的灾祸,必须要夺下深红女皇那处超巨型生命矿脉,否则的话,这次有九成以上的概率会死在本世界内,三份【噩梦之始】累积出来的灾祸,单是想想就让人暗中心惊。
这五位虫族母皇中,苏晓最想联络的,当然是蜘蛛女王,这是个放高利贷的,例如今天借款10个单位的生命矿石,一周后,最起码翻到300个单位,利滚利都滚不了这么快。
对高利贷这种无良行为,苏晓决定让对方知道世间险恶,眼下正缺生命矿石,找对方借50万个单位生命矿石没可能,但借10万个单位,还是有可能的。
苏晓不是空手套白狼,己方母巢下就是一处大型矿脉,总计能产出30~50个单位的生命矿石,以此作为抵押,蜘蛛女王那边,大概率会愿意放贷。
要是能有10万个单位的生命矿石,眼下的局面就不同了,想到这点,苏晓闪身在虫巢顶消失,回到菌毯上后,他让螳甲·布鲁去把布布汪、巴哈喊来。
片刻后。
“汪。”
“老大,什么事。”
布布汪、阿姆、巴哈都到虫巢里侧的巢室内,刚睡醒的棘拉坐在床|上打着哈气。
“棘拉,能确定蜘蛛女王的方位吗?”
“可以的,这里有五个和我同位阶的存在,她们也能感应到我,其中红色精神波长的最强势,蜘蛛的话,她在那边。”
棘拉指向西北方向。
苏晓的目光转向布布汪、巴哈,说道:“你们两个作代表,去找蜘蛛女王洽谈借款,数额方面……没上限,下限是10万个单位。”
闻言,巴哈问道:“老大,我们拿什么做抵押?”
“用矿脉,你们和蜘蛛女王说,我方急需一大笔生命矿石作初期的发展。”
苏晓这样说,当然不是信口开河,现在己方有34万只工蝎,12000只恶魔兽,工兵虫族与战斗种族不成比例。
苏晓确定,蜘蛛女王不会随意借款,对方必定会来调查一番,届时,苏晓会将工蝎的数量,用菌毯削减到3万只,这样一来,以损失一定量生物能为代价,让蜘蛛女王派来的斥候看到,己方的确急需生命矿石,做初期的发展。
蜘蛛女王的手段是,借款后,大概2~3天后,就会来索要利息,不给就动用武力。
对于本世界的虫族而言,2~3天不足以消化光这么一大笔生命矿石,否则的话,也不会被帝国的一股舰队,就揍成这幅模样。
如此一来,被蜘蛛女王的剥削就开始了,她会在短时间内收回本金,以胁迫的方式,继续吃利息,直到吃光借款方的矿脉资源,最后再灭掉借款方。
苏晓借款后,当然不会被那高利贷女王压迫,他这次去借高利贷,就没想要还,蜘蛛女王的武力威胁?太好了,己方正愁没人主动打来,有虫族主动进攻己方,可比挖矿发育得快多了。
“了解了,老大,我和布布这就去,到时候你就看我的……”
“到时你少说话。”
听苏晓这么说,巴哈尴尬一笑,上次在原生世界内找人借款,就是他去的,结果不提也罢。
“汪。”
布布汪叫了声,那意思是交给它吧,它237点的真实魅力属性,可不是白给的,片刻后,布布汪与巴哈出发。
苏晓查看刚刚出现的提示。
【提示(虚空之树):猎杀者现名望值排行,第四名。】
【你获得1000枚灵魂钱币。】
名望值排行两天整进行一次奖励发放,第四名1000枚灵魂钱币的收益,已是很不错。
苏晓查看后得知,每两天一次的奖励结算,首位获得5000枚灵魂钱币,第二名是3000枚,第三名是2000枚,第四名是1000枚,第五名是600枚。
这收益相当不错,如果能保持首位10天,25000枚灵魂钱币入手。
苏晓看了眼现在的排行,首位的英灵殿领袖势头很猛,都向着5000大关去了。
……
早八点,晴空万里无云,一架有大屏幕广告牌的飞艇,从上空慢慢飞过,这里是奥凯星,帝国的母星。
相比作为帝国权力中心的「赫瓦城」,作为小地的「根茅斯」,虽不是漫天浮空车,但也做到了城市整洁,偶有浮空车穿梭在满是各色广告牌的高楼间。
无论科技到了怎样的程度,人们的生活依然会保留烟火气,这是作为碳基生物丢不掉的东西。
清早的街道行人不少,十几米宽的三岔主街上,几十名行人正在等行人灯,他们之中有些拿着早餐,有些正在看报纸,报纸的头条为:‘虫族的不同投降姿势。’
这虽不是大报社,但也可以看出导向问题,从很久之前,帝国官方就在美化战争,让年轻人们误认为,只要有勇气,就能在战场上升官发财,那些血肉横飞,脏器淌一地的照片,只有少数几家报社还在坚持类似的报导。
高处的行人灯发出柔和的提示音,看报的老人或在看终端的年轻人都抬头看前方,就在这时,一名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突然倒下,他休克着全身抖动,泛白的双眼,先是变得血红,之后又转化成黑绿色,或者说是深邃的幽绿色。
滴滴滴~
中年人的紧急救助腕带,发出刺耳的警报声,代表这已超出公民腕带能救护的极限,周边围观的路人们只是看着,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做什么,这是过度依赖科技的坏处,科技越先进,享受它的人们会越懒,越不爱动脑子。
倒地的中年人犹如死鱼般挺起胸腹,喉咙中发出喝喝声,忽然,他似乎彻底失去力气,后背摔砸在地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此时再看他,他的七孔都流出幽绿且透黑的液体,这种液体有缓慢的挥发现象。
突然,中年人放大的瞳孔收缩,这让瞳孔中心的幽绿色更亮。
“咘咻,涩费洼古(未知语言)。”
中年人以躺地的姿势,直挺挺从地上起身,它抬起手,单手虚握。
“啊!!”
凄厉的惨叫,以周边十几条街区为范围传开,这不是一两个人在惨叫,而是成千上万人,他们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撕扯剥离,有的人只剩骨架,还在遵循本能向前跑。
很短时间内,周边安静了,双眼幽绿的中年人依然保持单手虚握姿势,一颗由血肉压缩而成的圆核,漂浮在他手上,就在这圆核向幽绿色转变,以及蔓延出树根状,持续感染周边的空间时,一声闷响从远处传来。
咚!
一股炮束落下,大半个街区的地面被掀飞起,能量爆炸中,中年人随着冲击被炸退,倒飞出几百米后,他以单膝跪地的姿势落地,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很冷酷,不,这是冷漠,比冷酷更可怕。
嘭的一声!一根奔涌着电弧的金属尖刺穿透中年人的胸膛,斜钉入他身后的路面内,这金属尖刺约三米长,上面有很多孔洞。
中年人的手臂最先液态化,化为幽绿色半流体,之后他整个人都流体化,摆脱了音震的行动力束缚。
一辆战机急停在上方,刚要进行火力扫射,街上的中年人已消失,当战机驾驶员得到追踪功能的预警时,中年人已半蹲在战机顶,他单手按在战机上,一瞬间,战机化为幽绿透黑,一只只眼睛在上面出现,这战机竟从死物转变成了半个活物。
就在中年人与战机要融合在一起,对下方的居民区进行火力覆盖时,一道炽红的光柱从上空落下。
当一切都平息时,一名西装笔挺的帝国官员,快步来到战机留下的残渣前,这名帝国官员的面色难看,他问道:“这次的侵入,总耗时多久?”
“5分钟。”
一名眼镜妹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这次被抽调的精英小队中,她专门负责探查空间信号。
“越来越快了,这到底是什么。”
西装笔挺的帝国官员叹了口气,点燃支烟后,转身向停泊在一旁的小型飞船上走去。
……
烈阳当空,潘多拉星,中午11点。
“汪。”
布布汪播放一段录像,这是它和巴哈,与蜘蛛女王的谈判过程,结果不顺利,蜘蛛女王不同意借款,再或者说,对方要求苏晓这边换一种抵押物。
那边没直接拒绝,说明是想借,只是那边不敢搞的太明显与主动,怕把苏晓这边吓跑了,因此蜘蛛女王来了手欲拒还迎,之后还准备半推半就。
实际上,蜘蛛女王根本没必要弄这些,她肯定吓不跑苏晓,因为苏晓根本就没准备还这笔高利贷,至于签署有契约之力的契约,呵~,班门弄斧。
看蜘蛛女王那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的撩人态度,最晚今天傍晚,那边会松口,借款额度约在10~15万个单位的活性矿石。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墨宝非宝
“很好。”
苏晓拍了拍布布汪的狗头,这件事做得漂亮,就在他准备热些从夏那打包的餐食,和布布汪、阿姆、巴哈、棘拉吃顿丰盛的午餐时,神父与亡灵妹来了。
还是之前那间巢室,三人围坐在一张黑色几丁质圆桌旁,神父道:
“白夜,我确定过了,黑魔没用噩梦之始。”
听闻此言,苏晓心中松了口气,要是四个人用了【噩梦之始】,其效果叠加一起后……
一旁的亡灵妹心情不错,自从与苏晓、神父合作后,终于有个好消息。
苏晓沉吟了下,如果只是三人份的【噩梦之始】,那么他‘稍微’加工一下说辞,或许可以把凯撒忽悠来。
想到这点,苏晓取出一张「树生之页」与150盎司的时空之力,尝试联络凯撒,这150盎司的时空之力,他不信凯撒能忍住。
苏晓刚尝试联络凯撒,就发现不对,「树生之页」使用无效,这代表……凯撒也在本世界内。
确定这点,苏晓以常规方式联络凯撒,几秒后,他收到一封邮件,内容为:‘我亲爱的朋友,这真是奇妙的缘分,你在哪?’
苏晓选择提供所在坐标,想把凯撒忽悠上贼船,这点诚意还是要有的,几秒后,凯撒再次回复,内容为:‘我5分钟内到。’
看到这消息,苏晓的神情一僵,他还准备将凯撒忽悠来,可现在,对方居然火急火燎的赶来,这不对,这很不对。
不知凯撒用了什么道具,他没用5分钟,而是3分钟就到了,凯撒脚步匆匆的进了虫巢,刚见面,他就露出标志性的奸诈笑容。
“我亲爱的朋友,救我啊~”
竹宴_星光天后
凯撒的最后一个‘啊’字,都带上颤音,听闻他这么说,苏晓、神父、亡灵妹都心中感到不妙。
“凯撒,你丫不会是用噩梦之始进入的本世界吧?”
巴哈说话间咽了下口水。
“噩梦之始?怎么可能,我……”
凯撒的表情逐渐凝重,他似是想到什么,做出一副让他缓缓的架势,他试探性问道:“白夜,你不会是……”
“……”
苏晓没说话,他取出枯萎之心脏,对面的神父与亡灵妹,都尴尬了下,各掏出颗枯萎之心脏。
见此,凯撒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片刻后才缓过来。
凯撒转头看了眼房门,确定无人堵门,不会把他堵在房间内圈踢后,他‘羞涩’一笑,之后从怀中掏出正飘散着幽绿色烟气的深渊之罐,在这一刻,仿佛房间内的空气都安静了。
如果说苏晓、亡灵妹。神父,是陆续打出四张2、四张A、四张K,之前担心黑魔丢出四张Q的话,现在不用担心了,因为凯撒把王炸丢了出来,一步到顶。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