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笔趣-第743章 既給開窗戶又給拆房頂,一攬子全解決!(求訂閱)讀書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FD30~
~
~
京城正是大晴天。
微风徐徐吹拂着湖面垂柳。
虽有惴惴,但方年还是没管住自己的眼睛,至少余光没管住。
以方年同学那点仅存的、为数不多的地理知识,还是一眼就分辨出来了哪是哪。
“咔~哒……”
键盘被缓慢敲击出声响,回荡在不大的办公室。
末世之黑暗兽潮
温叶莫名在心里松了口气,处理事务效率又快了一分。
而敲键盘的方年,左手忽然悬空停顿,右手握上了鼠标。
眼睁睁的看着微博首页不断不断闪烁出未读通知。
心里小声哔哔起来:“泪目了,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记得我!”
接着方年猛然盯着一串数字,咕哝出声:“粉丝二十万?”
“现在我已经这么强了吗?”
两辈子加一块,方年都没见过自己的微博有这么多粉丝。
即便前世成为网文大神作者后也有微博账号,但那两万出头的粉丝,还有九成九是假的。
虽然这二十万粉丝不排除有平台硬塞的情况,虽然这些粉丝大多数是因为围观性关注,但这也是凭自己本事获得的!
方年甚至差点忘了自己又是打开VPN,又是远端启用防火墙,最后再登录‘持键’的目的了。
毕竟……
足足有将近十分钟,方年都没法操控网页——卡住了。
等缓冲过来之后,方年赶紧设置好微博个人设置。
这才去关心各类消息。
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持键化仙开天老兄,你最近是被抓了吗?”
“要是被抓了,能上网时,一定要记得第一时间发个微博,好让我们知道知道,也好开心一下。”
“……”
这类是非常关心方年安危的,甚至恨不得第一时间知道方年的状况。
“@持键化仙开天老兄,没有你从各个角度横扫八方的微博,好没意思啊!”
“什么时候再带我们见见世面。”
“……”
这类是非常怀念方年带领他们横扫八方的小迷弟。
“@持键化仙开天前辈,近来可好,赶紧出来批判一下这帮脑袋过热的人!”
“前辈,我们什么时候再登凌绝顶?”
“……”
最后这类是较为盲从的舔狗。
约莫算得上是某一类粉丝。
一般来说,这类人不仅仅会粉‘持键’这个账号,还会粉很多这两年非常活跃的‘公知’们。
他们崇尚于类似于‘持键’这个账号表达的半瓶水使劲晃荡出来的观点。
又因为‘持键’这个账号颇有声名,很乐意跟在背后摇旗呐喊。
这也是‘持键’这个账号能一直保持热度的部分原因。
方年对第一类第二类粉丝都比较友善,却不太喜欢第三类粉丝。
粗略看过留言信息后,方年想了想,还真就去更新了一条微博动态。
“没想到才半月未登录微博,账号粉丝数量竟然已高达20万,看来大家还是很关心我的;
如你们所想,近来俗事缠身的我,也被网上这动静给吵到了,待我稍作整理!”
大有一副踌躇满志,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微博动态发出去之后不久,方年就看到了弹出来的评论。
“卧槽,大手子回归啊!”
“忽然就觉得微博平台该精彩起来了,从昨天吵到今天,都是一副要干仗的样子,不知道这位‘持键兄’今日要表达何种观点。”
“说起来我觉得这次真是好事网友自己吵翻天,当康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我倒是觉得本来就不应该有什么反应,鹅厂游戏的TGP主打免费,当康游戏平台主推付费正版游戏,不是一个方向,鹅厂游戏家大业大,不是一个体量,怎么打?难道用头打?”
“……”
本来方年只是想随便看看评论,没想到评论内容很丰富。
各有观点,而且有人搬运了事情进展以及前因后果。
省了方年去总结性的获取信息了——虽然方年没打算要去获取什么信息。
网上吵的事情,其实跟实际发生的事情有所出入。
鹅厂虽然处处针对当康游戏平台,比如:
堂堂正正的拉拢国内游戏厂商、针锋相对的主打免费、推出活动吸引独立游戏制作师;
暗地里禁止当康通过QQ开放平台吸收用户、内部山寨‘我的世界’等。
但并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因为在当康游戏平台风生水起的形势下,鹅厂游戏必然会推出同类产品利用它庞大的用户群来正常竞争的。
要知道任羽新是有三个50%目标的:
游戏收入占鹅厂收入的50%以上,占中国整个游戏行业的50%以上,其净利润高达50%。
第一个50%在过去的2009年里,基本达成。
全年游戏营收接近鹅厂总营收的50%,净利润也基本接近50%,因为鹅厂2009年纯粹净利率占营收的42%,经营盈利率则高达48.4%。
换句话说,另一个50%也基本达成。
于是就只剩下了占中国游戏行业的这个50%。
2009年显然是距离较远的。
别的不说,跟方年相关的贪好玩以传奇页游搅局;
方年写的《我想有钱》改编页游从年初就开始搅局。
这也就算了,2010年第二季度刚刚开始,当时还叫贪好玩游戏平台的产品横空出世;
因绑定一款游戏,当月营收接近15亿。
一个月堪比鹅厂游戏2009年第四季度的营收。
所以……
现在的情况其实早已注定。
只是月初方年的心思没在公司上,后来突然听闻任羽新想要拜访自己,方年便多次觉得不对劲。
TGP的忽然推出,让方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鹅厂的‘模仿’能力。
…………
…………
鼠标点进鹅厂游戏平台官方微博主页时,方年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看了眼号,方年滑动屏幕接通,嘴上笑呵呵地打着招呼:“刘董下午好。”
“方总好。”刘得建语气和善道,“听闻昨今天鹅厂游戏那边推出了跟你们针锋相对的品牌;
方总要是有所需要,可别忘了我们网龙啊。”
闻言,方年眉毛轻挑,笑着道:“一定,感谢刘董雪中送炭。”
刘得建话锋一转,笑着说:“说起来,如果我们网龙有很强大的游戏群,也会推出游戏平台。”
“是这么个道理。”方年认同道,“市场上多一些竞争朋友,也是对市场的一种良性刺激。”
“……”
聊了几句后,方年主动转移话题:“91无线最近发展势头很强,刘董是不是在酝酿启动B轮融资了?”
“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91无线资金还很充裕。”刘得建回答道,“我是打算下次以10亿美元估值融资。”
闻言,方年一脸钦佩道:“刘董大魄力。”
“祝顺利。”
刘得建爽朗的笑出声:“有方总在,我相信会很顺利。”
“……”
“那就不多打扰方总了,有空去申城,讨杯茶喝。”
“刘董亲临,一定扫榻相迎。”
“……”
挂断电话后,方年脑子里闪过一些念头。
刘得建这个电话多少有点没头没尾。
是沾点雪中送炭。
但更多的是报团取暖。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也表达了另一层观点,丑话说在前面。
倘若哪天网龙开发出大制作游戏,在积累足够的情况下,网龙也会推出游戏平台产品。
鹅厂游戏家大业大,多少有点让游戏厂商选边站的意思。
网龙也不是说会仅仅支持当康,大概率是两边都支持。
还是那句话,利益罢了。
收起手机,方年忙活起来,键盘噼里啪啦的响起。
“原来现在贪好玩都更名成当康了啊?!我说怎么忽然冒出来个平台能跟鹅厂游戏搞出来动静。”
“……”
“我说,你们这带没带脑子,鹅厂游戏推出一个游戏平台品牌,这不就是正常商业行为吗,有什么可干仗的。
没有鹅厂的TGP,也会有鸡厂的GGP,鸭厂的YGP。
贪好玩……抱歉,我还是习惯这个称呼;游戏平台的成功,证明抄袭国外那套是行得通的,以抄袭闻名于世的鹅厂,怎么可能不动心?”
“……”
“扯那么远?什么为了更好的发展,为了给用户提供更高的服务,就一句话:为了利益!
当康吃了螃蟹,一步步把这条路走通,鹅厂肯定乐得清闲跟上来,毕竟有钱有资源。”
“……”
“我真是有点看不下去了,当康的数据我就不说了,毕竟营收摆在那里,我还挺期待七月份当康会推出什么样的公益计划,照现在这营收,起码要投入1个亿啊!
扯远了,说说数据!”
“根据国家相关单位的公开信息显示,我国目前网民数量才刚过4亿,就算中国网民全部有2个QQ号码,QQ应该也只有8亿注册用户,但去年就一直在说用户数量即将十亿;
我倒不怀疑这数据的真实性,我只是觉得这是在将我的智商放在地上摩擦,按照注册用户数算附加产值,敢,挤一下水吗?”
“再说回上线不足24小时的TGP,全网下载量才两亿份,平台总用户数就已经5亿;
如果是这么统计的话,不如直接说10亿,反正所有QQ注册用户都是TGP用户就行;
更离谱的是,TGP居然敢说新增注册用户3000万?”
“……”
“网上的数据可信度可见一斑,亏你们还各个仿佛要高潮,当康也好,TGP也罢,一丘之貉,散了吧。”
“……”
这发消息的速度不是盖的。
一条条的,本来就准备围观的网友们都没反应过来。
但很快就有人针锋相对。
没办法,毕竟人均抬杠运动员。
“我一个人就有20个QQ号,怎么就不算注册用户了?”
持键:“省省吧,人口基数摆在那里,按你说的,理论上可以让一个平台有千亿用户,不就是无限注册,写个自动注册软件罢了。”
“……”
“鹅厂跟当康必有一仗,绝对不是你说的打不起来的,你且看吧,现在当康的流量就在下降!”
持键:“必有一仗?你以为商场是过家家游戏,一定要分个你死我活?而且当康流量下降很正常,否则白瞎了鹅厂花这么大力气。”
“醒醒,别想鱼蚌相争,你们想坐享其成的美事!”
“……”
“鹅厂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在站稳脚跟以后,还允许当康存在的!”
持键:“鹅厂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点我认同,天底下毕竟没有免费的午餐,连个QQ等级加速都想尽办法搞出一套会员体系的公司,你能指望什么?
商业竞争如果都这么搞,那鹅厂早成世界第一了!”
“你可真够霸道的,都不让别人发表不同意见?公共网络是你家的?”
持键:“你们能有什么见识?就知道瞎几把起哄!”
“……”
持键:“没意思,你们这打字速度,吃灰都赶不上热乎的,还想要跟我来秀智商,省省吧;
也别跟着起哄了,就你们弄出来的这热度,鹅厂跟当康估计要笑死!
我最后再说一次,你们起不起哄,TGP跟当康都打不起来;
就算鹅厂游戏秀个下限,直接抄袭‘我的世界’,也无非是口水战,鹅厂的作风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当康的体系其实不错,没那么容易垮,反正我还等着当康7月份公益计划呢!”
“……”
又是一次横扫八方无敌手的结果,‘持键’再次凶名远扬。
不过,真就有好些好事网友比较认同‘持键’的观点,相关言论真就有减弱趋势。
太阳渐西落,飘窗处透进来些许光束。
细微颗粒在光束中翩跹起舞。
眼睛盯久了,偶尔会泛着些额外的透明色泽。
坐在椅子上,方年后靠着伸了个懒腰。
微博账号已经登出,VPN连接也已关闭,这次方年还特别多了份小心。
虽然他什么都没做,就是当一个普通网民发发牢骚,口嗨一下。
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抗压能力,说不定就有气不过的人,想要网上人肉一下。
借助当康每年最起码要花费数千万美元的海外服务器和安全服务,口嗨才更舒服。
其实方年挺喜欢用‘持键’这个账号的。
因为提前给账号加了层层保护,不怕被人揪住小辫子,所以就也什么都可以说。
该说不说的,当键盘侠真减压。
喷起来毫无顾忌,多爽。
难怪这个行业从古至今都那么火热。
“方总……”
忽然,旁边传来温叶的声音。
吓得方年猛然回头,看了眼温叶,没好气道:“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了?”
“我……”温叶一时语塞。
办公位就离那么两步路,她又没穿高跟鞋上班,能有什么声音啊!
“有什么事情吗?”
听方年发问,温叶赶紧回答道:“当康刚才通过官网和各大平台发布了消息,嗯……”
“您应该看到了吧?”
方年蹙眉:“什么叫我应该看到了吧?”
温叶下意识说道:“您不是……不是一直在用微博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