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愛下-第523章斷人財路,殺人父母相伴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选秀节目,在国内并不陌生,甚至曾经是一代人的记忆。
十年前的《超级女声》那火爆程度,完爆现在任何一档综艺节目。
在那个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超级女声》比什么《好声音》都要火上十倍。
万人空巷来形容有点过了,最高的票数纪录应该是700万,这可不是现在的什么网络点击。
那个年代手机都还未普及,700万手机用户是一个什么概念,还只是一个人的票数。
每一届每一个赛区数万人参加海选,海选现场的交警每天干的事情先让车停下来,领一批超女过马路,然后再送另外一批超女回到路对面,然后再领一批过来,再领一批过去……每天10个小时,只干这一件事情。
几个主要赛区,也在海选时成为了旅游大市,什么酒吧、餐馆、茶楼、洗浴中心、KTV、麻将馆、农家乐生意好的不得了。
很多人的通讯费用一个月超过一千块,节目收视率也把春晚甩在身后。
这还不算,最疯狂的是因为太火,火到在光电那里成为受限制节目。
不限制不行,已经要管不住了。
80后90后爱看黑帮片的,都曾经在有关宝岛的黑帮片里看到过这么一个场景。
宝岛那里每到选举时候,是多么的疯狂。
这种情况,国内只有《超级女声》节目能够看到。
连十八线小县城都有人上街去拉选票,尤其决赛那段时间,尤其可怕。
选举、上街游行拉票、粉丝分阵营互撕,不止一个地方,上街拉票不同人的粉丝打架打到拘留。
被限制也就不奇怪了,在内地发生这种事,简直是不可思异,不加以限制的话,任由发展,后果无法想象。
也有当初境外媒体关注的原因,当时米粒坚主流大报报道超女说过这么一句话:华国人民把对民主政治的热情投入到了超女的票选中去了。
的确,为了让心爱的歌手留下,各地粉丝纷纷组织起来走上街头拉票,声势越来越大,面越来越广。
后果,很有可能发展成初级党派,再加上这些粉丝里很大一部分是思想还不够成熟的年轻人以及未成年人,极容易被人利用。
别说限制了,直接取缔都不奇怪。
这档国民级的选秀节目,也诞生了一批红极一时的超级偶像,鼎盛时期不比任何一个一线明星差。
《快男》差点,毕竟只有女生才会看,不像《超女》男女都看。
虽然大部分都是流星一般转瞬即逝,可也有几个是火了十年的。
其他的选秀节目虽然也不少,像《星光大道》、《花儿朵朵》这些,可全都无法复制《超女》的奇迹。
即便是之前大火的《好声音》,火则火矣,第一期也就是被认为学员质量最高的那一期,梁渤、吴莫绸、李代末那几个,都没有当年超女火。
选秀节目,从节目本身来说,目的应该是选人,但是再也没有能选出火遍全国的艺人出来了,火的顶多是节目本身。
陈伍所说的这两档选秀节目,结合之前他说的那些话,恐怕不仅仅是一档《好声音》而已。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一档《好声音》的影响有限,不论影响力和品牌价值,《超女》都能吊打之。
陈伍的目的,应该就是创造出两档能够媲美《超女》的节目,也只有达到当年超女时期的影响力,选出来的艺人,才能有资格去完成陈伍的想法。
哪怕只有当年超女一半的火爆程度,也足够了。
虽然当年那批超女、快男们没拍过什么电影,毕竟当时拍电影赚的少,他们的粉丝都很年轻,也不是主流观影人群。
可现在不一样了,拍电影的收益上限比电视剧、代言、演唱会高多了,而且观影群里越来越年轻化。
李谦也真是佩服陈伍的想法,不愧是资本家。
按陈伍说的,选秀节目三年一次,即便选秀明星的保质期再短,也差不多能保证三年的巅峰期。
三年一过,粉丝们随着年纪的增长、经济原因、不再盲目追星消费等等因素,或者他们喜新厌旧了,又推出另一批。
就跟割韭菜一样,三年时间,十二三岁的小女生都十五六岁了,到了可以收割的时候。
一茬接一茬,粉丝就是韭菜,只要不断有小孩子长大,就不会断,这三年一批的偶像明星就是陈伍手中的镰刀。
三年的周期,也就意味着影视剧的制作周期将被继续压缩,要不然你在偶像明星正红的时候拍个片子,结果一拍拍两年,两年后这个偶像明星就不红了,市场上已经换了下一批偶像明星,那就完了。
主要把钱放在营销和造星上,又压缩周期,影视剧的质量必定会持续走低。
当然,这是建立在选秀明星能够撑起一部电影的票房,在四大网上购票平台控评,粉丝+营销的作用下能够骗到钱的前提。
“陈总这个想法很疯狂,是对行业的颠覆啊。”
虽然李谦很想给陈伍来一脚,不过不得不佩服他的商业嗅觉,真要能成功的话,在没有光电下场的情况下,那差不多能自己创造一个“电影圈”。
“想法虽好,可是也需要李导的支持啊。”
陈伍倒是谦虚了起来,笑道,“其实还有一个问题,长此以往,恐怕观众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也需要偶尔出一些精品电影,让观众不对偶像明星彻底失望。
纵观现在的电影行业,李导和你旗下的导演们就是国内的半壁江山,尤其是既有票房又有口碑的电影,也只有李导你们才能拍出来了。”
云凤归
“陈董过誉了。”
李谦听明白了,是想借他们的电影,迅速打开偶像明星的电影之路。
见李谦隐隐有些动心,陈伍想了想,也向李谦透露了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
“我还有一个构想,不知道李谦有没有兴趣听听?”
还没完?
李谦惊了,难不成还有比这更疯狂的想法。
喝了口茶压压惊,李谦做了个请的手势。
“愿闻其详。”
“其实在我之前的计划里,还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一环,除了自带流量的演员和大IP、宣传营销、控评、电影票销售之外,缺了一个最后的终端!”
说到终端的时候,李谦都明显看得出来,陈伍的面孔都隐隐有些兴奋了。
李谦也忍不住瞳孔一缩,“陈董要垄断院线?”
这一问脱口而出之后,李谦旋即也暗自摇头,这怎么可能呢,就算企鹅财大气粗,能够把所有的民营院线全都收购,再和萬达合作,也远远不够。
中影和各省光电旗下的院线,全都是国有,银幕数量占全国的一半多。
这个终端很明显不是指院线,企鹅再牛逼也不可能把中影旗下的院线给收购了。
上一个这么牛逼是王剑林,前年国企中铁拿下了大马首都中心区域一块200万平方米的地,将建设一座国际经济中心大马城。
可是五月份的时候,王剑林和大马总里见了一面,把这个项目给拿到手了。
从国企手里抢走了一个百亿美元的大项目,王剑林简直是吃了豹子胆了,也不看看他欠国家多少钱。
一边借着国家的钱,一边抢着国家的项目,跟妻子拿丈夫的钱养小三没啥区别。
企鹅虽然没欠国家什么钱,不过也没有牛逼到要去收购中影旗下院线的地步。
这种事一向低调的老马做不出来,爱装逼的小马估计还有点可能。
既然这个终端不可能是电影院,也不会是电视,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网络播放平台!
和李谦猜的一样,陈伍表情也有些疯狂了,“三大视频网站占了网络播放平台的大部分份额,如果能让电影的播放终端从电影院向视频网站转移,那我们就真正能掌控整个电影行业了。”
也是看李谦之前听自己说了这么多,没有一次反对,反而很有兴趣的样子,要不然如此…
可以说是异想天开,动摇行业根本的想法,陈伍是打死都不会和李谦这个外人说的。
不过,现在说都说了,看到李谦那一脸的震惊,忍不住又去喝了口茶,陈伍也有些得意自己的伟大构想。
“拍摄足够多的电影,在视频网站放映,让观众养成在电脑、手机上看电影的习惯,久而久之,加上网上购买一部电影便宜,就对电影院没有那么大的需求了三五年之后,我有信心,视频网站能抢走电影院三分之一的客户,八年内和电影院评分天下,十年之后视频网站将取代电影院的成为新的主流放映终端!”
这想法确实够疯,简直是疯的没边了。
李谦也淡定了下来,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这不就是网络大电影嘛,现在的网大多的是,网上播放根本承受不起院线电影的成本。”
“不是网大,而是真正的电影,盈亏不是问题,主攻喜剧、动作、恐怖、爱情、青春,制作、宣发投资压缩在一亿以内,这点亏损完全承受的住。”陈伍满不在乎地说道。
“确实,如果真的可行,三大平台一年一百亿的亏损,不算什么。”李谦点点头。
上升到这个层面,一两百个亿,就不算什么了,都是小钱。
小马哥去年给逃票票拨了二十亿,企鹅给微影的差不多也是这个数,李谦花在未来电影APP上也不比这少,不过是融资来的。
大家一起,一年烧一百亿,烧个五年就能让视频网站成为电影的主流终端,和电影院分庭抗礼,那这钱都不用他们出,无数资本会送钱过来。
看看新崛起的互联网企业,滴滴、快的、优步几年烧了有1500亿。
烧的钱,迟早会赚回来,羊毛出在羊身上。
隔壁那个和掏宝打架的并夕夕,看架势都快在小城市和乡镇把掏宝给干趴下了,烧的钱也绝对不少。
“当年掏宝能够杀死线下零售业,让全国无数商场倒闭,未来我们同样能够杀死线下的电影院!”
陈伍已经完全陷入自嗨中,不断地在述说他那匪夷所思的想法。
线下商场确实凉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商场、商业综合体人气大减。
不过,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每一家商业综合体哪怕所有店铺都倒闭了,也必定会有一家电影院!
手机看电影、电视再方便,也冲击不到电影院,因为电影院的功能并不仅仅是看电影,更加是一个约会场所。
还没确定关系的男女,也只有约着看电影,能够坐在一起两个小时了。,
要是改在电脑上看电影,总不能邀请别人来自家看吧。
而且,互联网发展地比国内早的米粒坚,线上媒体也没有对线下的电影院造成什么影响,不管怎么做,都无法动摇电影院的地位。
所以,不管陈伍说的天花乱坠,李谦就当地是听歌笑话,和听那些创业者讲自己的计划书一样。
虽然没有给飞机按倒挡这种计划书,不过各种各样奇葩的,常人想不出来的创业点子,还真是不少。
不过,李谦也没有打断陈伍,就让他在那里自嗨自说。
畅想了一番自己说构思的前景之后,陈伍也回到现实。
“前提是视频网站有足够多的电影来培养观众在网上看电影的习惯,留住观众,我需要李导的帮助,只要李导旗下的电影愿意在视频网站独家放映,企鹅视频愿意给李导20%的股份!”
20%的股份不少,不过这点东西就想收买自己。
李谦摇摇头,估计陈伍的计划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也就不再啰嗦了。
“听陈董说了多,也让我非常震惊,没想到对于电影行业有这么大的野心,竟然妄图一口把整个影视行业一口吞了。”
陈伍听出了李谦口中的讥讽,脸色一变,“李导什么意思?”
“陈董请吧,你这是要断了我的财路,难道以为我真的会合作?”
李谦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要是连终端都被企鹅控制住了,那整个产业从头到尾都被人家掌控,不管他的哪一个想法,对李谦都是有害无利的。
虽然不太现实,不过很明显双方不是一路人,也没必要说什么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