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大獲全勝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薛仁贵坐在房俊对面,脸色沉肃,神情凝重,缓缓摇头道:“敌军势大,虽然其辎重补给不足,但阿拉伯人毫不顾忌礼义廉耻,烧杀掳掠无所不为,尽最大之可能补充粮秣。或许随着严冬之深入使得阿拉伯人难以展开以往那般大规模的进攻,但想要将去驱逐甚至击溃,则难如登天。”
说到底还是那句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盘外招都是白费力气。再者阿拉伯人固然缺乏辎重粮秣,也不可能出征之时一点粮秣都不带。且眼下之西域非是不毛之地,纵然大雪纷飞,可还是有许多部族不愿冒着严寒举族迁徙,心忖侥幸,这就给了阿拉伯人可趁之机,一路烧杀掳掠,抢粮抢马抢牛抢羊,总还是能够维持下去。
三四万安西军要散布开来驻守各处要地,谨防阿拉伯人分兵偷袭,可以调动起来与敌军当面硬撼的不过两人余人,再加上右屯卫的两万人也不过区区四万人,想要将接近二十万的阿拉伯人击溃,难如登天。
房俊道:“行军布阵之事,吾相信仁贵你自有建树,不愿多做指点。但你要记住,军伍最重士气,而士气来源于将帅之信心,所以无论何时何地,身为统帅都要给予部署绝对之信心,即便深陷绝境,亦要斗志昂扬,让麾下兵卒相信你终究能够带领他们杀出重围,获得胜利。”
“喏!多谢越国公教诲,末将谨记。”
薛仁贵心中凛然。
他的确面对强敌有些灰心,再是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却也不敢奢望能够击溃数倍于己之强敌。而他心中沮丧全无信心,势必会影响到身边的将校,进而使得军中上下充满一种悲观之情绪,士气暴跌。
没有士气的军队,即便战力再强,又岂能打得了胜仗?
事实上别看开展以来军队并未有太多损失,但连续不断的丢城失地、步步后退,却不可避免的使得军中士气下降,产生畏惧心理,觉得敌军不可战胜。
绝品神族
今日若非右屯卫千里驰援马不停蹄的直插敌军中军,激起了安西军的好胜心,怕是难以取得这般大胜。
士气低落,信心丧失,作战之时难免畏首畏尾,不敢倾尽全力……
房俊放下茶杯,笑着宽慰道:“不必沮丧,事实上眼下这般艰难之局势,你能做到始终维持军心不动,稳扎稳打,已然殊为难得。况且历经今日之大败,阿拉伯人的士气只怕跌得更加厉害,西域乃是我们的主场,这里的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川都尽在我们的舆图之上,甚至每一条山间小径、每一个河畔渡口,亦在掌握之中。经由掳掠粮秣之事,西域各族已然将其视如豺狼虎豹,又如何能够倾力相助?甚至许多原本敌视大唐之部族,如今也已见识到与残暴的阿拉伯人相比,大唐是何等宽厚仁慈,其心已然倾向于大唐。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孟子已然为吾等指明胜利之方向,何惧之有?”
论排兵布阵,自然不是他的强项,在薛仁贵这等军事天才面前不愿献丑露怯,可若是说起对于局势之掌控,放眼天下,却是没有几人敢自称居于房俊之上。
一番话登时将薛仁贵从沮丧之中拽出来,觉得困顿迷茫之局面似乎瞬间明朗起来,如何针对强敌展开战略甚至发起反击都有了计较……
两人便坐在屋内,对着墙壁上的舆图进行了详细的商讨,期间自然不免意见不合从而发起辩论,却是全心沉浸其中,灵感纷至沓来。
直至黎明时分,屋外负责战报梳理、战后统计的元畏禀报战况,才使得两人打断商议。
薛仁贵将斥候叫进来,又让亲兵前去准备膳食,这才与房俊一起听候元畏的回禀。
当着房俊这等中枢有数的大佬面前,元畏有些紧张,见礼之时难免拘谨,不过等到将各种统计之后的数据随口道来,便放松下来。
“回禀越国公、薛司马,敌军主力已然后撤三十里,抵达其位于天山脚下的后军阵营,稳住阵脚,天色黑暗,大雪纷飞,不利于吾军强攻,故而各部追杀一番便即撤军,如今已然返回城内休整。”
“军伍打扫战场,此战阵斩敌军两万余,尤其是越国公身先士卒统御右屯卫猛冲敌军中军,造成极大之杀伤,其精锐兵卒折损无数,实力受损极其严重。”
“吾军阵亡两千余,重伤数百,轻伤无算,可谓大胜。”
“另缴获敌军军械若干,皆是敌军仓惶撤退之时所丢弃,敌军辎重军械本就并不宽绰,此番损失之大,极有可能影响其后续之作战部署。”
纣王,妲己不是你的菜!
……
元畏一条一条娓娓道来,条理清晰数字明确。
房俊赞赏道:“这么短的时间便将如此之多的信息汇总统计,且所得之数字如此明确,是个人才。”
得到房俊之夸赞自然是一件喜事,元畏却说不上来有多少欢喜,更多的还是诚惶诚恐,躬身道:“此乃末将分内之事,不敢当越国公之赞誉。”
谁不知道房俊素来与关陇门阀敌对,双方闹得连人命都出了好几回,最是看不上关陇子弟?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此刻大抵是不知自己之身份故而有所赞扬,若是知晓自己出身关陇,怕不是要立即打压一番。
以房俊之权势地位,一句话就能让自己投闲置散、永无出头之日……
薛仁贵似乎知晓元畏的心思,笑着对房俊道:“此人乃是末将麾下参军,能力不俗,精干非常。其出身关陇元氏,只不过乃是偏房远支,空顶着一个元氏子弟的名头,实则并未受到多少关照,之前也不过是碎叶城一个校尉而已。不过说起来,倒是与长孙家有一些纠葛……”
“哦?愿闻其详。”
房俊登时大感兴趣,他素来与长孙家敌对,既然薛仁贵当着他的面提及这个元畏与长孙家有所纠葛,那不然不会是一般的纠葛……
薛仁贵便将之前长孙淹指使元畏率兵截杀大马士革商贾,结果却误杀长孙濬一事道出。
房俊大吃一惊:“居然还有这等隐情?”
之前他在只是听闻长孙濬意外身故,到底是怎么死的却并不知晓,长孙家在此事上语焉不详,导致长安城内颇多猜测。
却不想原来是这般死在西域,且是被其弟长孙淹误杀……
误杀?
鬼才相信!
他对元畏道:“将当时情形一一道出,不可隐瞒,尽可能的详细。”
女扮男装,压倒王俊凯 寄声生
“喏。”
元畏心中为难,他不想提及此事,因为房俊与长孙家仇隙甚深,难保不会拿自己出去当作攻击长孙家的筏子。可是眼下当着房俊的面,他岂敢拒绝?
只能将当时情形详细道出。
房俊听完之后,喟然叹道:“真真是清酒红人面,名利动人心……此事若说长孙淹事先未曾谋划,一切皆是误打误撞,绝无可能。长孙濬一死,长孙淹自然成为长孙家家主之继承人,受益最大自然嫌疑最大。幸亏你多了个心眼,没有回去长安投奔长孙家而是跟随仁贵继续在军中效力,否则此刻向你尸骨已寒,甚至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元畏面色惨白,他虽然只是元家的远房子弟,未曾见识过世家门阀背后那等肮脏龌蹉,却也非是蠢货,此刻经由房俊提点,越发认定事实就是如此。
官路向东
那长孙淹为了争取世子之位,以这等残忍之手段将其兄杀害,自己若是傻乎乎的上门投靠,岂能不被其杀人灭口?
他心中惊惧,对薛仁贵躬身道:“多谢司马护佑!”
当时若非薛仁贵宽宏,接纳于他,只怕他已然走投无路返回长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