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摸寶天師》-第451章 招兵買馬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羊肉店的雅座中。
郭炳天打了几个电话,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约到了数十个兄弟,听说要去轩宝斋砸店,一个个摩拳擦掌异常的兴奋。
徐志海和杜康伟也是相视一笑,以郭炳天在燕京的地位,今天晚上找轩宝斋的麻烦足够沈秋吃上一壶的,尤其赶在《大师鉴宝》决赛之前闹一闹,绝对可以把沈秋人气拉下来,如果再把沈秋打个半身不遂那就完美了,最后的决赛基本上就不用参加了,小师叔就坐收渔利了。
“小爷!我跟你打包票!今天晚上我非得把沈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他下午在瑶池仙境怎么对付我的!我郭炳天今天就连本带息的还给他!”
啪!
却不想郭炳天的话还没说完,朱光寿扬手给了他一记清脆的耳光,原本他的脸蛋就肿胀了一圈,这巴掌听起来特别的刺耳,直接就被郭炳天给打蒙圈了。
“小爷你……你这是……”郭炳天捂着滚烫的嘴巴,不敢发飙,不明白朱光寿为啥要甩给他一记大嘴巴。
“你下午没被沈秋打够是吧?就你这几十号的手下还想把轩宝斋砸了?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行!”朱光寿放下木筷子厉声呵斥道。
“这是在燕京的地盘,不是在你九龙的地段,古代的天子脚下京城之地,你明目张胆的闹事?不是自己作死么?你自己往火坑里跳也就算了,被抓走再把徐家的事儿说露嘴了,最后替你擦屁股的还是徐家!”
“退一万步说,人家沈秋再怎么着也是个三品的宗师?想弄死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否则你下午会出那种丑!丢人现眼的玩意!”
徐志海驼着背插了一句:“小师叔,你也别怪郭老板生气,下午这件事已经在燕京圈子里传开了,这种情况放在谁身上都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是郭老板吧?”
“行了!”朱光寿抽出纸巾擦了把嘴:“要搞死沈秋不需要这种愚蠢的方法,如果我没记错的,今天晚上就有一场好戏在等着我们,无需要动一兵一卒,就能将沈秋置于死地!走吧!吃完火锅我带你们去看戏!”
看戏?
徐志海、杜康伟、郭炳天几个人都不知所措,不知道朱光寿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貌似朱光寿瞒着他们给沈秋布下了一个棋局?
“小师叔?看戏?看什么戏?去什么地方看戏?”
“毛家赌场!”
……
沈秋几个人的宿舍,炮爷主动将自己的房间腾出来给梅姐居住,还跑到外面买了梅姐最爱吃的扣肉饼和热腾腾的牛肉汤,对梅姐的照顾细致入微。
梅姐虽说被及时救了出来,但神智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徐家的这个陷阱已经让她够受的了,最让她不能理解的是杰克居然也掺和其中,得知杰克居然还让人来管沈秋要钱,梅姐那颗受伤的心瞬间塌陷了。
那可是她心中最疼爱的男朋友!
梅姐哭了,一向强势的女人,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哭的伤心欲绝。
炮爷拳头紧握恨得咬牙切齿:“梅姐你别哭!这事我齐大炮一定替你报仇!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砍死郭炳天,顺便把杰克那个垃圾货抓过来给你谢罪!”
“行了炮爷!”左小青及时拉住炮爷,以炮爷的脾气他还真有可能一声不吭的摘回来那两个家伙的脑袋。
“炮爷你是不是傻,你这么去找郭炳天跟送死有什么两样!不但不能如愿的报仇,搞不好还会拖累沈大哥呢!”
“这件事你们不用插手,我会一个一个的收拾他们!我叶梅说道做到!”
“梅姐还是算了吧……”沈秋摇头给梅姐递上一杯热水:“通过这件事情我算是看出来了,仅凭一个郭炳天他绝不敢跟你动手,咱们最大的敌人还是徐家!从始至终要对付的都是徐家!这件事情是由我引起的,也让我来给你们收拾残局吧!炮爷你明天找几个朋友去一趟徐家古玩店……”
“沈秋啥意思啊?咱们这是要跟徐家豁出去了么?”
“错!”沈秋起身来到窗户边上,傍晚的眼睛凉风习习,如同刀子一般吹刮身体,但此时沈秋的思维却异常的清晰:“对付徐家不能硬碰,只能智取!”
“智取?”炮爷顿时来了兴趣,凑到沈秋身边好奇问道:“兄弟!你是不是有了法子?怎么搞怎么搞?”
沈秋转身回来,面对众人:“打从我们来到燕京开始就一直遭到徐家的打压,现在也时候让他们知道,我沈秋也不是好惹的主!”
……
燕京的傍晚六点钟,轩宝斋vs徐家古玩店。
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制定了一套复仇的计划,明争暗夺、剑拔弩张,浓浓的火、药味已经散开,战斗一触即发。
朱光寿的复仇计划明显要快了一步,沈秋这边在七点钟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视频电话,来自一个熟悉的声音,秦庆磊。
“师傅!”
“狗日的!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听到这个声音沈秋气不打一处来,按理说徒弟逢年过节都理应孝敬师傅的,这家伙倒好!这还没过春节呢,就被这小子给坑了一万块。
沈秋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秦庆磊这家伙应该是手上的钱输光了,打电话让他再提供些支援,这小子算是彻底没救了!照这么下去迟早有一点要栽大跟头。
“行了那一万块我暂时不跟你计较……”
回到乡村做隐士
万幸梅姐安然回来了,这事秦庆磊也有功劳,沈秋算他扯平了。
“师傅救我……”
沈秋这才注意到,视频中的秦庆磊脸色有些不对劲,眼泪哗哗的,面颊上被打的鼻青脸肿,整个就是一个惨不忍睹的模样,最显眼的就是在他脑门上还顶着一把漆黑的枪口。
“卧槽!这特么咋回事啊!”炮爷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秦庆磊你小子被人给绑架了?这特么是哪个瞎了眼的,绑了个最废柴的小少爷!拜托那位兄弟你还是赶紧放了这位小少爷吧!这家伙穷的一批!身上没一毛钱!”
“齐大炮!有你这么落井下石的么?我特么都快被人弄死了,你还在这幸灾乐祸的!呜呜呜……”秦庆磊那边哭的惨烈,眼泪鼻涕一大把的流下来:“师傅您一定要救救我啊!”
“小少爷你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几个人当中,左小青最为紧张,白皙面颊上写满了担忧。
视频中画面顿转,出现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光头男人,这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衣,敞开胸口露出精短的背心,他的脸上纹着一只满口獠牙的老虎图案。
“沈秋是吧?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杨豹子!在燕京专门做放水的生意,你这位徒弟欠了我们一笔钱,承诺晚上六点钟连本带息的还清,现在时间到了!这小子一分钱都还不上,我们只能公事公办了!”
沈秋原本只当是秦庆磊输光了钱,想从他这里再借些钱去翻本,万万没想到只猜中了开头没猜到结尾,这小子不仅把那一万块输光了,貌似还借了一笔不小的外债。
“你们特么眼瞎了吧!我们不认识这小子!秦庆磊是秦虎的儿子,你们管秦家的人要去!这事儿跟我们没关系!”炮爷直接就让沈秋挂电话:“草!真没见过这么坑比的徒弟!简直就是一条吸血鬼!”
“得了!那我们就用公司的方式来解决!”光头佬不屑的说了一句,紧接着就听到视频中传出咔嚓的清脆声。
那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