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76章 威尼斯看書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7月15日,威尼斯。
威尼斯城东南的一处小楼中,贝格·柯里尔正站在窗边,对着前方一个画板用炭笔作着画,不时转头望望窗外的景象。
召唤美女军 写字
窗外是一条不太宽阔的石板路,没多远就接到一处码头中,两旁挤满了高高低低的屋舍。
往日间,这条街道平静而繁华,市民和商人们有序地进行各种工商业活动,忙而不乱。然而今日,市面上却混乱无比,市民们收拾好了家中的值钱物品,带着大包小包涌入街中,试图逃离这个往日间令人向往的城市——罗马人打过来了!
前不久,罗马帝国正式向威尼斯宣战,然后没过多久,他们的船只就搭载着战士在华夏海军的护送下直逼威尼斯而来了。
威尼斯海军一向负有盛名,没想到在华夏人的坚船利炮下却不堪一击,华罗联军如入无人之境,眼看着就要逼到威尼斯城下了。
缈州芸妃传 即墨幽莲
现在威尼斯市民们也人人自危,各寻门路,有的留下来抵抗,更多的人则只想尽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以往保护威尼斯安全的就是隔绝于世的孤岛环境和强大的海军,现在海军都没了,还怎么安全?
因此现在威尼斯城中各处几乎都陷入了混乱之中,这副混乱破坏了窗外的风景,但也别有趣味,贝格并未受他们打扰,手中的画笔不断动作着。渐渐的,无人街市的景象在画纸上越发清晰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总有些不协调。
“不对劲。”贝格摇了摇头,取过一张白布擦了擦手,又捡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这本书装帧精美,是从东方流传过来的画册,里面绘制了许多惟妙惟肖的图画。贝格是威尼斯的一个小贵族,自幼热爱绘画,当初一见到它,就为其中逼真的画技所折服,掏钱买了下来。此后他便模仿着画册中的图片,先是临摹,又试着原创,但他看不懂画册中的汉字,没法学习透视原理和技巧,只能模仿,总是有些不得法。
他熟练地从中翻开一页,上面是与今日他的作品类似的城市风光,拿近了一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书上的画虽也是简单的素描,但栩栩如生,就如亲眼见到一样,而他所画出来的则怎么看怎么假,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难道我真的没有天分吗?”贝格叹了口气,把画纸撕下丢到一旁,又挂上一张新的。
他拿起笔,想从头开始先画个框架出来,再慢慢填补细节,可迟迟下不了笔。
正在这时,画室的门笃笃笃敲响了,不待他出声,来人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来人是贝格的弟弟卡利俄尔,一副匆忙慌乱的样子,见贝格还在画画,气不打一处来,急道:“贝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画画?!快,跟我离开,要上船了!”
贝格叹了口气,夹起那本画册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说道:“真麻烦……就算罗马人打来了,难道还会难为我一个画家?”
卡利俄尔急得跺脚:“哎我的兄弟啊,你整天画画,能不能学学历史?当年十字军进君士坦丁堡的时候,别说画家,就连雕石头的都……你以为他们过来复仇了,还会有什么礼貌吗?”
贝格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好说歹说跟着弟弟下楼了。他们的家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楼下只剩两个仆人收拾好了行李在等着,卡利俄尔也不多话,一挥手就带着他们和贝格出了门。
街上还是那么混乱,人们仓皇奔逃,码头附近挤得满满的。还有一些人没有出城的船票,已经陷入绝望,开始钻入屋舍之中偷东西,也没人阻拦。
“把东西都捂好了,不要跟外人靠太近!”卡利俄尔喊了一句,然后带他们往南走去。
贝格有些奇怪地问道:“不去北边乘船吗?”
卡利俄尔道:“北边码头太挤了,进不去,我们的船在南边大河畔!”
“哦,那要走好一会儿了。”贝格面无表情地道。
他们在狭窄的街道中不断穿行着,避开混乱的人群,一直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抵达目的地附近。
这一段码头区水面宽阔,停泊了不少华贵的船舶,一看就是达官贵人所有。码头外围还有些士兵在守卫,防止普通市民混进去添乱。另外,还不时能听到东方传来的巨大的轰鸣声。
当卡利俄尔他们到达的时候,一帮市民正与守门的士兵起了冲突。
“这么危险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去保卫威尼斯,反而在这里无所事事,只为帮那些懦夫逃跑?”市民激动地质问道。
士兵却只是无奈一摊手:“抱歉,我的军饷是他们发的。”
市民们怒骂道:“我诅咒你们,没了威尼斯,你们什么钱都不会有了!”
贝格听到这番对话,赞同地点头道:“有道理啊……”
卡利俄尔暗骂道:“有个屁的道理。”然后挤到了士兵面前,向他出示了自己的纹章。
显然他们是有进码头的资格的,士兵们立刻让出了一条通路,而这更引发了市民们的愤怒,开始有人推搡了过来。卡利俄尔不理他们,径直带着兄弟和仆人钻进圈里往码头的方向跑去,而后方的混乱越来越大,有士兵开始对市民们亮起了武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到了码头区,没了屋舍遮挡,视野开阔了许多。南边水面上停泊着各色的船只,而东边不远处可以看到横亘南北的利多沙坝——这道长条形的沙坝堪称威尼斯的城墙之一,与其它数道沙坝一同将威尼斯泻湖与外围的亚得里亚海分割开来,每道沙坝之间只有狭窄的出入口,易守难攻。
贝格看着这道永不沉没的“城墙”,奇怪地嘟囔道:“有它们在,敌人真的能攻进来吗?”
卡利俄尔不耐烦地说道:“进不来不更好?反正我们出去躲一阵子,总归不亏,快上船吧……噫!怎么回事?”
就在这关头,东边的海面上突然有一队船只从北向南冲了出来。
贝格这时候也紧张了:“不,不是吧,罗马人这就打进来了?”
卡利俄尔也心脏直跳,不过定睛一看,又摇头道:“哦不,不是,挂着飞狮旗呢,是我们的船……也不对啊!外面打着仗,他们却退回来了,这不是打败了?不好,快走!”
狐狸传奇 醉狐狸
他赶紧拉着贝格上了自家的船,然后飞快地令人解缆划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贝格也没什么能做的,只是不断盯着东边逃进来的战船们。这些船只现在也在往西拼命划着,由于有桨助力,比贝格他们的船快上许多,距离不断接近。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其中一些船上有缺损和灼烧的痕迹,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但显然,他们肯定是经过了一场恶战。
他继续向东看去,东方的视野被威尼斯本岛所遮挡,只能看到本岛与利多沙坝之间的那条狭窄的海道。仍有零星的威尼斯桨帆船从水道中不断出现,然后就加入了逃亡的队伍之中。
贝格数着战船的数量,心情不由得沉重下来:“二十七,二十八……竟然有这么多船逃跑了吗?……那是什么!”
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在东方的海道中,有一艘奇特的船只显出身形来。它的外形奇特,与寻常船只圆润的外形大相径庭,线条简单却凌厉,同时又极富力量感和美感。它的体型巨大,用了高贵的白色涂饰,不挂帆,不划桨,却依然在水面上自由的航行着。它的侧面有一排窗户,突然间,窗户中一个接一个地闪起了光亮——然后,一阵巨响从前方传了过来!
一瞬间,贝格几乎不理解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耳边轰鸣,眼前火光、白烟、水柱等接连出现,然后落在后方的几艘桨帆船就停了下来。直到这个过程不断重复了几次,他才逐渐看明白了情况——原来是这艘怪船在攻击威尼斯的战船!
贝格目瞪口呆:“这,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玛丽亚啊!”卡利俄尔也空闲下来,陪着他看向东方的战场,同样惊诧无比:“这是魔法!难怪海军败了,面对这样的力量,怎么能不败?”
他急了,转头对船工吼道:“再快点!”
可是这么一艘普通客船,再快又能多快呢?轰隆响声仍不断从那艘白色大船上传来,威尼斯战船一艘接一艘的被击毁。
过了好一会儿,响声才停歇,贝格心有余悸地问道:“战斗结束了吗?”
卡利俄尔看着前方到处漂浮着的船只残骸和水兵,苦笑着说道:“与其说是战斗结束了,不如说是那头恶兽吃饱了,开始歇息了。”
那艘大船停歇了一会儿后,又开始动了起来。这一动就了不得,它在海面上拐了个优雅的圆弧,然后向西而来。明明船体如此巨大,但却像加莱船一样轻巧——不,比加莱船更轻巧,很快就追上了前面逃亡的船团。
“他们,他们要朝我们来了?”贝格惊恐地说道。
不过,这艘船并未对他们使用“魔法”,而是越过了他们,径直向西去了。
“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贝格感觉糊涂了。
卡利俄尔左看右看,突然醒悟道了什么:“西边是通向大陆的航路……他们要把我们堵住!”
这时,船上的人突然呼喊起来,他俩循声往东望去——东方的海面上,不知何时又有一艘类似的红白大船出现,而且这次出现的不光是它,还有一长串挂着红底金纹旗的罗马战船!
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 章鱼小布丁
卡利俄尔面色苍白,向后退了一步,仓皇地说道:“威尼斯……威尼斯完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