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gxl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笔趣-第七百七十七章 空谷幽蘭有女仙相伴-9uk8f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日子已经过得很累了,有人忙的事情,黄昏就不再操心。
他要准备另外一件大事。
杀纪纲!
姚广孝说过,纪纲最好不杀,因为当下大明缺人,可以把纪纲、汉王和赵王,都弄到大明疆域之外去,这事黄昏深以为然。
汉王、赵王去澜沧王国和亦力把里、八百大甸,都可。
唯独不能去交趾和漠北。
纪纲呢?
非杀不可。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彼此之间的恩怨注定不能善了,而且若是不杀纪纲,今后自己权柄天下时,便会缺少一种慑服力。
从庞瑛、赵曦到纪纲,这一路杀下来,以后再有人想对自己阴谋诡计,大概就要思量一下,他的脑袋是否有纪纲这么硬了。
怎么杀纪纲?
说起来很难。
实际上也难。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投资好文】抽红包!
不过并非没有办法,至少之前已经埋下了一颗雷,现在么,需要另外一件事来让朱棣明白,他信重的锦衣卫指挥使已经跋扈到了何等地步。
所以入城后和朱棣分道扬镳,黄昏去了一趟南镇抚司,找到周胜然,让他带路去往城外凝风观旁边,去找那个魏性女冠。
帶著警花闖三國
上下五千年,有一个计谋永远都不会过时。
美人计。
因为要出城,且近来纪纲行事嚣张,南北镇抚司之间的关系紧张,周胜然为了安全起见,不顾黄昏的劝阻,直接点了二十个南镇抚司缇骑,欲要一起去凝风观附近。
无上龙脉
黄昏无奈,总不能让兄弟们白跑一趟吧。
而且会留下公器私用的把柄。
索性出钱,在京畿较大的酒楼里一顿胡吃海喝,大家都微醺之后,黄昏提议说已经入秋,天色真是草长莺飞的娇艳秋景,我等不若去秋游一番。
这是为了避免被人弹劾公器私用。
有了这番话铺垫,大概没人说了,最多也就说南镇抚司不务正业。
凝风观,坐落于清幽之处。
背山面水。
一条小溪从远处流下来,在凝风观前留下一个堰,湖面平静湖水碧绿,肉眼可见水底的青荇随浪飘逸,让人想起《再别康桥》那美妙的诗句。
也和电影《武侠》里的画面一模一样。
表面上看,这里端的是一处道家圣地,实则上凝风观是近一两年才修建的,背后东家极为神秘,反正翻来覆去的算,也就是应天的那些权贵富贾了。
凝风观耗资巨大,可用“富丽堂皇”来形容。
当一个修道之所用这个词来形容,你就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了。
别说,凝风观“香火”很是旺盛。
哪怕是下午,“香客”往来也是络绎不绝,让这清幽之地多有了许多人间味,倒也还好,虽然观中女冠众多,但并无脂粉味。
按周胜然的说法,凝风观的女冠走的是朴素路线。
都是天然去雕饰的年轻美人儿。
一夜销金千两。
黄昏从凝风观旁路过时,暗暗点头,这凝风观的老板是个情场老手,抓住了这些老色胚的心理,可惜这个生意自己做不得。
要不然只会更赚钱。
锦衣卫南镇抚司二十缇骑路过,凝风观里起了一阵骚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发现南镇抚司缇骑没有直扑凝风观,游玩作乐的老色胚们稍稍松了口气,可也不敢再留下来哈啤了,果断闪人。
黄昏难得去管这事。
凝风观老板的损失关我屁事,惹得我起火,让南镇抚司端了它又如何。
顺着小溪逆流而上一里,在山脚转弯处,茂密树林中露出飞檐一角,一座古老而陈旧的道观隐藏在山脚树立里,依山而建,台阶井然。
可惜,没甚香火。
沿途而来,小道上遍布野草,道观的台阶上也布满了青苔,这些特征无一不在说明着这座道观快要沦为废观了。
黄昏对周胜然点点头,示意他跟上,其余人留在观外。
拾阶而上。
周胜然敲了敲道观大门。
声音在林间飘荡,惊起了道观两侧树林里的飞鸟,姹紫嫣红的鸟儿们很是好看,黄昏目睹后,若有所思……这地方怎么有这么多五颜六色的飞鸟?
不合理啊。
吱呀~
沉重的声音,年久失修的侧门缓缓打开,一位女冠开门,声如山涧溪流,又如黄鹂鸣柳,更似那空谷幽兰,“诸位上香?”
周胜然愣住。
特技者游戏 风的印迹
黄昏也愣住。
这是人?
这是女人?
这么好看!
难道不应是天上的道家女仙君?
一身绛色道袍,雪白不沾尘埃,关键是这道袍又和寻常道袍不同,很是单薄,而且有些类似黄昏设计的旗袍,这道袍竟然也是开边的!
那女冠站在那里,绛色道袍无风自飘,间或露出羊脂白玉一般的小腿。
雪白细腻。
没有任何瑕疵。
而且直。
我的野蠻女老板
转身爱
女冠没有拂尘,倒是腰间配了柄剑,很是好看的剑,剑鞘竹质,图绣青鸾,一时间便有了那天上道家女剑仙的风姿。
没有戴莲花冠和鱼尾冠。
一头长发挽髻。
别了一根木质的发簪,越发显得出尘。
那個人的故事 水漾淡月
清心官場篇
五官么……
黄昏有些词穷,不知道如何形容,只觉得那双眸子很大很圆,一左一右,却又截然不同,左边眸子隐然泛金光,右边眸子则银色隐隐。
致命案件之教授太兇殘
宛若左眼晴日右眼明月。
端的是圣人异相。
眉毛略微犀利,大有飞扬如剑之感,又淡青如远山黛。
鼻子不大,鼻梁挺而不高。
樱唇不点绛,但依然红润。
标准的鹅蛋脸。
五官搭配在一起,便完美无瑕,找不出丝毫不和谐的地方,整个人给人一种仙气飘飘的感觉,如果说徐妙锦是天下第一美人儿,那么眼前的女冠,便是天下第一仙。
让人生不出丝毫亵渎之心。
女冠看见发呆的黄昏和周胜然,或是已经习惯了,撇了撇嘴,再次问道:“上香?”
黄昏惊醒,点头,“上香。”
女冠哦了一声,“不接香客。”
超萌迷糊妻:boss大人别这样 珊瑚蔓
缓缓关门。
黄昏愣住,我擦,这么傲气,送上门的钱都不要么。
又暗暗服气。
这才是修道之人该有的气度。
急忙道:“上香,也找你,有事。”
女冠停止关门,“我们认识?”
黄昏摇头,“不认识,但是可以现在认识。”
女冠也摇头,“没必要。”
继续关门。
黄昏灵犀突来,“蜀中有句话,问水都江堰,求道青城山,这是蜀中求道之人的福气,可京畿周遭,如今连这处幽静处都被附近的凝风观作妖而玷污,我等求道之人问道无路,而这处真正修道之处,却要拒绝问道之人么?”
女冠上下打量了黄昏一眼,一左一右的金银眸子里,闪耀着妖异的光彩,哂笑,“满身红尘气,何来道家心?”
骗子!
师父说的对,男人都是骗子。
黄昏咳嗽一声掩饰尴尬,“正因为满身红尘气,才欲问道洗尘埃。”
这话很有水平。
女冠没再关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