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三百三十一章 昏迷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薛越欣见状,神色有些紧张,“就算证明你说的真相是这样又能如何?谁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如此把那些有害的东西装在香囊里,不然丞相也不会中毒。”
这么好的机会,她不想就这样给错过,她以为就算是给姜音三日时间她也做不了什么,所以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不然的话她肯定在第一时间就告诉谢之衡让他去想应对之法。
露水 紅顏
可如今是什么都已经晚了。
“公主殿下希望我怎么做才能证明清白?民女并不知道丞相大人这段时间有服药,又怎么可能把有害的东西放在我自己身上,难道我就不怕也中毒吗?”姜音说得条条有理没有一点慌乱。
她也很清楚,不论是薛越欣相不相信与否,只要皇上相信即可,可她没想到这薛越欣居然还不依不挠想给她定罪。
魔兽争霸全穿越
薛越欣脸色不好看,“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丞相在服什么药?”
“公主殿下难道忘了,我有一位好友医术高明,医者的鼻子都非常灵敏,在前几日她就发现丞相大人身上有药味,可是我们没联想到这处去,所以在我把香囊中的毒药给提炼出来之后,这才把两着联想在一块,也就知道丞相中毒是意外。”
“当然这也有我的责任,如果我当时没有佩戴和丞相大人药物相克的东西,丞相大人也不会中毒,说到底民女也是有罪。”
姜音说完之后跪在地上,看向上方的皇上言语清晰。
皇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姜音,对姜音的兴趣更加强烈,这么机智多谋的女子当真是不多见。
“既然音姑娘是清白的,那就没理由让音姑娘继续留在这宫中,至于你身上带着的香囊,朕也不好对你再过追究,丞相大人,你说呢?”
皇上把话语权交给谢之衡,谢之衡强颜欢笑。
“既然这件事不是音姑娘故意所为,那音姑娘当然是无罪的。”
谢之衡没想到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居然还让姜音给翻盘了。
薛越欣摇摇唇,瞪着姜音。
“可是她……”
话音未落,薛越欣就见皇上的眼神看向她这边,一时间她被皇上的眼神给吓住了。
她看得出父皇是在警告她,让她不要再多话。
最后只能咬咬牙,站在一旁不再多言。
姜音光明正大地从皇宫中出来,皇上体谅谢之衡,所以给他赏赐了不少的珍贵药材补身体。
“幸好这次有惊无险,不过由此看来,他已经把手段放在明面上了,你以后尽量不要和他碰面,免得他又耍这些阴谋诡计。”花言坐在那里恨恨不平。
就算是一国丞相又怎么样?居然在私底下做这样恶心的动作,当真是让人瞧不起。
盘古
“他或许已经多少猜到我的身份,所以才想至于我死定了,不过没关系,我总能找到证据报仇。”姜音的十指敲击着桌面神态傲然。
“哦,对了,在你被困皇宫的时候,有一个人让我转交给你一封书信。”
那封书信花言一直放在怀里,他掏出来递给姜音。
铁肩柔情
“那个人我也不认识,不过他指名道姓的一定要让我把这些交给你,我看他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所以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你先看一下这心里到底在着些什么。”
姜音拿过信仔细的阅读起来,不一会儿她的神色微变。
读完书信之后,她把那封信折了起来重新装进信封,她看向花言问道,“蒋璇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她昨日好像有事就出门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应该是事情还没处理完吧,怎么你找她是有事情?”花言说道。
姜音摇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回来之后没有看到她,所以就问问。”
“不过这几日你继续留在店里,凡事不要轻举妄动,我明日要出门一趟。”姜音神色轻松。
“是有什么事情吗?我还是陪着你吧,这样也能保护你。”花言一听姜音要出门立刻说道。
“不用,这几日你就待城中,不论是听到什么消息都不要出门。”
花言见姜音这样坚持也不好再多强求,只能听从她的意思。
第二日刚亮,姜音就从马厩中牵出马离开都城。
一路向西奔去,而那个位置这是谢澄所在的方向。
独留在酒楼的边青这几日察觉到身体非常不对劲,浑身酸软无力,而且脑子也异常昏沉,他看上院内的花,心中疑虑顿起。
这些日子他根本没有接触过其他东西,除了这院中突然盛开的鲜花,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找人请来了大夫。
“你查一下这花可有什么不对?”花言虚弱地坐在椅子上手搭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样子。
大夫离得远,等到他走到花面前之后神色变了,他蹲下身去手指捏了捏花的枝叶上,然后放在鼻子上嗅了嗅。
“这花上好像被人下了毒,也因为这个毒性,让这花开得非常的鲜艳。”
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这花开得这么好,原来是另有原因。
花言神色一冷,他谢过大夫,让人给了大夫的出诊费,然后把人送了出去,这时候他也明白。
谢之衡应该早已对这后院之这些东西都下手了。
花上下毒也是为了让人不会去怀疑他,人平白无故中毒后也根本也不会想到这花上面去。
如果不是他警觉,这个花应该会一直放在这里,到时候姜音回来的话她也会中招。
花言已经发现了这花中被人下毒,可是他身体里的毒素已经蔓延开来,除了刚开始几日他还能保持清醒在之后毒性彻底迈入五脏六腑之后他就陷入昏迷。
昏迷之前他还想着,幸好是他出事。
姜音在这个时候离开酒楼,不然谁都跑不掉。
姜音骑着快马赶了两日才到谢澄所困的地方,因为知道那里已经被水给淹了,所以她这次过来也是绕了其它的路,不然也不会用这么久才赶到。
不过在等她找到谢澄之后,谢澄就已经陷入昏迷。
“姑娘你认识这人?”那户人家的女人看着姜音问道。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漂亮女子,她眼里满是惊艳,不过她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男人心里也明白,这两人应该是非富即贵。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