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txt-一百四十七章:刮目相看展示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提起打仗,陈三的瘾头比任自强都大,一刻也不愿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强哥,没事的,我在路上休息一下就好,我还想早点回去看看柱子昨晚上干得怎么样呢?”
“那行,回去后你切记要和老武、柱子商量着办,不可莽撞行事,我今天不回明天就回去。”任自强点点头,顺便把满城土匪名单交给他。
通过收拾野狼寨和董大疤瘌,土匪的战斗力几何也大致心中有数。所以再收拾其他几股土匪,他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论武器装备,人员素质,自己这帮手下不要强过土匪太多。
只要布置有方,谋划得当,相信消灭土匪就如砍瓜切菜般简单。
因此,他打算最多在细节方面指点一二,就不亲力亲为了,免得风头都被自己抢走,起不到锻炼手下的作用。
主意已定,任自强不作他想,随即招了辆黄包车进保定城。
此刻东方的天空越来越亮,清晨的保定城,袅袅炊烟升腾,宛若人间仙境。
整个古城仿佛一下活了过来,街道上突兀出现不少人,叫卖声,喊人起床声充斥在耳边。
一个多月没进保定城,恍若隔世,任自强慕然间以为自己误入一幅民国画卷,感觉很不适应。
城内南关更是繁华异常,完全可以媲美中西合璧的西大街,不过国风更浓厚一些。
大街两旁布店、丝绸店、瓷器店、杂货店、干鲜果品、米面粮行、棺材铺,纸扎寿衣等店林立。
老字号的茶肆、酒楼、客栈装饰豪华,古色古香,还有戏楼、书场、澡堂等等包罗万象。
一路走马观花,不觉间到了丐帮总舵。好事成双,作为今天黄包车夫第一个客户,为了让他一天都有个好心情,任自强大方的给了车夫两个大洋:“谢谢,辛苦,不用找了!”
然后挥挥手和感动莫名的黄包车夫告别,径直推开了虚掩的小院大门。
一进大门,他大吃一惊,院子里密密麻麻竟然多了六七十号小家伙,都在一动不动扎马步。院子还是有点小,主房廊檐下的台阶上都站满了人。
宋瘸子和马大山人手一根指头粗的木棍,正在巡视,时不时用木棍纠正小家伙们的姿势。“啪啪”,听声音就知道这是朝小家伙们胳膊或腿上真打。
不过这点皮肉之痛对小叫花子来说都是小意思,他们最多皱皱眉头,都不带吭声的。
“团头(强爷),您回来了!”看到任自强进来,宋瘸子和马大山不约而同惊喜道。
小家伙们好奇的目光也齐刷刷看向他,有六七个小家伙更是撤了马步拔腿向他跑来,欢呼雀跃:“强哥,强哥回来了……”
认识他且能喊他强哥的小家伙无非是狗蛋、猫蛋、石蛋他们几个,可问题是这些小家伙现在一个个吃得饱穿得整齐,和往日干巴瘦大相径庭,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嗯,好好!”任自强一边笑着挨个来个摸头杀,一边向宋瘸子、马大山满意的点点头:“你们干得不错。”
这时其他小家伙们再傻也明白来者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总团头,纷纷扑通通跪了一地,齐声满含感激道:“拜见总团头!”
见这帮小叫花子满是敬慕,江湖味还是那么浓,简直可爱至极,让一夜没合眼的任自强乐得合不拢嘴,抬抬手道:“好了,都起来,都起来。”
这一下马步是扎不成了,宋瘸子看场面有些乱,于是挥挥手喊了一嗓子:“孩子们,都解散了,去后院等着吃饭吧。”
“是,教官!”孩子们齐齐答应一声,目光却依依不舍看向任自强,没挪动地方。
“去吧,孩子们,我一时半会不会走的。”任自强说了一声他们才一哄而散。
日子长没见,马大山倒是没咋变,宋瘸子身子骨却愈发结实了,不细看真看不出他装了一条假腿。
不过他委实有点累了,没心思过多寒暄,就随口问道:“瘸子大哥,老马,一下养了这么多孩子,没什么困难吧?”
“有吃有穿有住,还有老师教认字,都…….”
“强哥,强哥!”宋瘸子话没说完,就被两个欣喜万分的女声打断,随之是一阵‘踏踏踏’疾跑声。
任自强听着声音有点熟,抬头看到有两位面目陌生且姿容俏丽的姑娘,甩着一根乌黑的长辫,一前一后飞奔过来。
还不等细看,跑在前面的姑娘带着一身油烟味,已经一头扎进他怀里,激动且哽咽道:“强哥,你可算回来了。”
还不等他说话,紧接着后面的姑娘也扑上来抱住他优胳膊,美眸中欣喜的泪花泛滥,柔肠百转般吐出一声:“强哥!”
“你们是…….?”任自强正疑惑这两位姑娘是谁呢,但看到那双依稀熟悉的眼睛再加上熟悉的声音,忽而幡然醒悟:“你们是大丫二丫!”
“哼!强哥,你好长时间不来看我们,难不成把我们忘了?”怀里的姑娘扬起小麦色俏脸娇嗔不已。
“嘿嘿….,哪能忘了你们,我不是在外面忙……”话没说完突然戛然而止。
任自强仿佛见到不可思议的事,以为自己看花眼,他抬起左手揉揉眼睛,看看怀里的那张脸,再看看右边那张脸,一脸懵逼。
出现在他眼前是两张一模一样,不施粉黛,细腻光滑小麦色鸭蛋形俏脸,一模一样泛着泪花和欣喜的美眸,挺直而小巧的琼鼻,粉润晶莹且唇线分明的小嘴开合,一口白而整齐的皓齿。
要说不一样的是她俩的神情,一个是娇憨可爱撅着小嘴,似嗔似喜,一个是欣喜凝望,柔情致致。
苍天啊大地啊,这还是那两个瘦骨伶仃、蓬头垢面、满口黄牙的大丫二丫吗?任自强都有种错觉,是老天爷和他在开玩笑吧?
哪怕是夏日的清晨,彼此也都穿的很清凉,隔着薄薄的衣衫,再加上贴得如此之近,感觉这俩丫头就像吹气球般鼓起来,再不复以前像骷髅架子一般,身上很有料好吧?
关键是以前也没看出来,她俩长得如此之像,当时只觉得两姐妹眼睛长得像而已。如此看来,她们姐妹俩是双胞胎确定无疑。
美女他常见,但如此相像且天然去雕饰的双胞胎美女可不常见,何况就环绕在身边,他一时新鲜不已。
看任自强愣愣的不说话,怀里的姑娘伸出有点粗糙的小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强哥,你发什么呆啊?”
“啊?”任自强回过神尬笑一声:“你俩变化也太大了,我差点没敢认,对了,你俩是双胞胎啊?”
大丫二丫:“???”一脸你才知道的表情。
“我可不才知道吗?以前你俩长得啥鬼样自己心里没数吗?我哪敢多看一眼啊?”任自强心里吐槽不已,摸摸怀里的姑娘的头,不确定道:“你是大丫?”
“强哥,你啥眼神啊?我是二丫!”二丫翻了个好看的白眼。
“呵呵,你俩也长得太像了,我一时半刻分不清。”任自强向大丫报之以讪笑。
大丫嫣然一笑,别有意味:“强哥,别说是你好久没来了,和我们常在一起的瘸子大哥他们也分不清呢!”
言语中分明不无幽怨,怪他这么久也不来看她们姐妹。
任自强只好解释道:“我这段时间不是太忙了吗?不相信你们可以问柱子陈三他们,就像昨天又忙了一天一宿,到现在还没合眼呢!
啊…..”说着话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啊!强哥你还没吃早饭呢吧?你先去休息会儿,等饭做好了我再叫你。”一听他这么忙,大丫二丫急了,那点幽怨顿时不翼而飞,搀着他不由分说就往主房走。
“我吃过早饭了,就是有点困。”任自强边跟着大丫二丫进了屋,边丢下一句:“瘸子大哥,老马,有事等我睡醒了再说。”
进了屋,两姐妹顾不上问他这段时间都忙些什么,而是殷勤备至像伺候自家归家的男人一样,不劳他动手,擦脸洗脚都包圆了。
对此,任自强早已安之若素,再往深了说,他甚至甘之若饴。毕竟姐妹花常有,但这样的双胞胎姐妹花,他三世为人也未曾有此待遇。
同时,他更是肆无忌惮睁大一双眼,仔细分辨两姐妹的不同之处。
然并卵,两人如花蝴蝶般进进出出,就一会儿功夫,他已经分不清两人,闹了好几次叫错名字的笑话。
在他看来,两姐妹就好像故意的似的,穿一样的衣服,都留着一根黑亮的长辫子,声音也高度相似。
而且亭亭玉立,身高,身形几乎一致,外漏的皮肤上也没有疤痕或黑痣可以区分,令人惊叹不已。
此刻任自强脑海中蓦然出现几句歌词: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我的总裁老婆
小芳这样的姑娘有一个已是幸运,可现在有一模一样的两个,更何其幸哉?
最后他还就不信了,拉住大丫二丫:“你俩不可能百分百长得像,要不然你俩咋知道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今天好好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分辨的?”
不曾想她俩听了后互相会心对视一眼,慕然间两人脸泛红晕,扭捏不语。
“说呀,你们今天不说清楚我怎么能睡得着觉吗!”任自强又加了把火。
看任自强真急了,两姐妹无法,只好你捅捅我我捅捅你,让对方说。
“这有啥为难的?大丫你说。”看两人磨磨唧唧,任自强只好强行指定。
大丫羞答答看了他一眼,鼓足勇气道:“强哥,你还不是我和二丫的男人呢,现在不方便告诉你。”
“啊?!”任自强闻听一滞,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道:“大丫,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的意思是说我迟早会成为你们俩的男人?是这个意思吧?”
“嗯。”大丫二丫齐齐点头,一脸的理当如此。
“谁安排的?我怎么不知道。”这句话也是好奇之下顺口那么一问,其实心里不无窃喜,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想什么来什么。
刚才他就有那么一丝念头,如此俏丽的双胞胎姐妹花,怎能甘心拱手相让与别人。
总归这是民国,自己已经有了七个女人,再多两个又如何。
而且都是孤苦无依,别得先不考虑,她们能在今后十年八年的战乱中苟活下去都算不错。
没有自己出头,说不定两姐妹早落入黄三黑手而香消玉殒。因此,吃着碗里馋着锅里,再占有大丫二丫,对他来说完全没心理负担。
他这会儿倒挺佩服黄三的,别的方面不咋滴,这小子看女人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
那时的大丫二丫长得那个鬼样,他也不知道从哪儿一眼看出来两姐妹底子好,总盘算拿大丫二丫抵账卖到窑子里。
当时他不无怀疑黄三的眼睛长到屁股上,纯粹生冷不忌。
但现在任自强明白了,是自己有眼无珠。看看现今她俩长开的模样,再加上双胞胎姐妹花的噱头,真要卖到青楼如果不成为最受人追捧的‘头牌’,简直天理不容。
正想着,两姐妹异口同声:“是老团头临死前嘱咐我俩做你的女人,要伺候好你,可你醒来记性大变,我俩一着急忘了给你说。”
“哎,你看这事搞得,这是人生大事你俩咋能忘了呢?你们要早告诉我,我肯定把你们照顾的好好的。”任自强嘴上埋怨,心里都快笑出猪叫声,简直要憋出内伤。
二丫闻听手摇的像风车:“不不,强哥,你对我们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你答应我驴肉火烧吃到吐,躺在钱堆上睡觉,你都做到了哎,能过上现在的生活,我和姐姐就像做梦一样!”
“来来,强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她兴奋的拉着任自强来到她俩的卧室,掀开床上被褥,指着床板上铺的厚厚一层银元得意道:“够多了吧?我和姐姐天天在钱堆上睡觉呢!”
同样,大丫也心有戚戚,一幅满足的不要不要的。
是啊,知足者常乐,相较于以前沿街乞讨食不果腹的叫花子生活,现在有吃有穿有住,还能攒下如此多的财富,对她们来说确实不啻于天翻地覆的变化。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