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3vs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維度侵蝕者 起點-第614章 邪靈化鑒賞-4sumx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黑色荆棘:邪灵】
【供物:荆棘之环。装备:鲜血圣母】
【神职:灵魂抵抗、禁魔之力】
【教义:万法禁绝,灵魂不灭】
【能力1:禁魔之力。高效禁绝黑魔法,克制黑暗生物,并抑制各类超凡力量。随超凡体系的品质提升而效果下降。】
【能力2:灵魂抵抗。制造灵魂荆棘保护灵魂,获得超强精神防御。不受魅惑、暗示、读心……等精神控制。遭遇精神冲击时,一定程度反弹伤害。】
【能力3:灵魂石。‘邪灵-黑色荆棘’可通过赤笼手抽离目标灵魂,制造灵魂石并储存。】
当‘赤武士’试图将太刀从‘黑荆棘’的钢铁笼手中抽出时,白浪感到【魔神柱】中的能量迅速消耗,转化成‘魔禁之力’,随刀刃从金属掌心抽离时,不断覆盖刀身反向蔓延。
一串火星连续迸出,当赤武士收刀后撤时,挂在白浪身后的荆棘娘,已将她的规则之力刷在敌人身上。
同时,‘神眷浪’也张开自己的移动阵地。这次计都并没插手,任由她的固化能力【邪灵-黑色荆棘】与白浪的固化能力【荆棘】联动融合,制造出临时‘禁魔领域’,于这片魔域相抗衡。
理论上,白浪的‘山寨临时领域’,远非赤武士这尊下位灵的对手。但问题在于眼前的‘赤武士’只是一个分身,而他也不仅仅是使用‘新生灵-荆棘娘’一个邪灵的力量,他的背后是一个六邪灵神系。
在赤武士主场中,白浪将‘禁魔领域’撑开到直径五米左右,将这只分身彻底封锁。原本附着在‘刀刃’上杀戮力量被感染削弱,变成一柄极度锋利的武器,威胁力大幅下滑。
轰!轰!轰!
进入纯体术的近战肉搏后,白浪丝毫不惧,近身快打。双臂高速挥舞,拳出如龙,卷动空气呼啸成风,带起一道道血色尾迹。连续撞击在铠甲上,打的赤武士不断崩坏、倒退。

重生之娛樂帝國
白浪的【荆棘】与专属【邪灵】融合后,就像注入灵魂,迎来一轮质变。能力栏的潜力被充分挖掘释放,直接飙升至Lv5。
但他明白,这绝不是终点,随着新生游灵的继续成长,固化能力【荆棘】哪怕不再投入任何资源,也能自动晋升至绿色……甚至更高。
因为‘计都’并非真正的使魔,而是【血统】的具象化。所以【黑色荆棘】也并非外力,而是构成白浪‘灵魂’的一部分,伴生‘邪灵’之一。
如果【计都】的成长分为‘自身变强’与‘神系壮大’两种方式;那么【黑色荆棘】的成长,同样是两种:‘自身变强’,以及依赖白浪的【荆棘】成长。
‘荆棘邪灵’能长期居住在能力栏【荆棘】中,始终融为一体,带来质变升级,为白浪提供超强‘灵魂防御’,赋予他‘禁魔神术’。
白浪同样可以屏蔽‘荆棘邪灵’,让她搬回计都的能力栏居住。固化能力【荆棘】将掉回真实状态,并不受污染,可以像普通固化能力继续升级强化。
无论【荆棘】还是【荆棘邪灵】任意一方变强,都将带来‘乘法’级的提升。

此刻,白浪处于巅峰状态。他肉身法反弹物理伤害,大幅提升元素抗性,灵魂得到专业防护,如同套上一件无死角隐形盔甲。
同时叠加着‘Lv7横炼(被动)+龙象不坏(被动)’,始终与赤武士保持咫尺距离,将对方拖进‘禁魔领域’大幅压制规则之力。而自身【气血】属于武道体系,不受‘禁魔’干扰,战斗起来愈发流畅。
面对斩击,他连续徒手格挡,连续拨开赤武士刀锋。体内散发的‘血蒸汽’在计都操纵下,灵活的如同一根根触手丝带,缠绕干扰对方动作,造成一连串破绽。
一记膝撞轰在坚硬的铠甲上,将赤武士撞的弓起腰,向上空飞起。而他右手陡然一挥,手拨琵琶般猛地攥紧,周身散发的血蒸汽瞬间汇聚,高度凝聚成一只气血大手,显露出非人的‘猿类’特征,一把将‘赤武士’牢牢攥住,悬在空中。
白浪单脚猛踏,身体轻盈升腾、滞空,铁拳如炮弹打出。十吨龙象力打底,大雷音嚎丧波动拳汇入拳势,虽波动轰入体内。邪灵之力形态的IBM粒子疯狂震动,以渗透劲形式在邪灵内部反复回荡,最终引发内爆。
半空中‘气血猿掌’径直捏爆了‘赤武士’,属于敌人的邪灵之力溃散肆意,一块‘面具残片(信物)’落入白浪手中。
在【荆棘邪灵】的辅助下,他在敌人的魔域中,打死一具分身,自身并未损伤,反而有种热身结束,活动开了的感觉:“我要打十个!”
邪灵化能力栏的效果很强,但也有缺点,就是消耗过大。荆棘娘的‘禁魔之力’是邪灵能量消耗大户,需要持续燃烧邪灵之力才能维持下去。
而‘灵魂抗拒’也需要IBM粒子开启基础模式。燃烧‘邪灵之力’可进入加强模式。若荆棘娘愿意消耗‘灵魂石’,可以越级构建超强防御。
面对X教授查尔斯的超能力,连万磁王的头盔都不用戴。任由邓布利多拿老魔杖抵住自己脑袋摄魂取念,劳资眨一下眼算我输!
长生仙婿 木小宝

干掉‘赤武士’后,周围环境再次回归宁静,莎尔芙从一棵樱花树后探头探脑,再次跑回白浪身边,用手摸了摸‘荆棘娘’打着黑绷带的小脚丫,结果被踢开。
傻fufu也不恼,更没有被争宠的危机感,反而好奇的东摸摸西拽拽。
爱你无悔:欢喜俩冤家 清音梦
荆棘娘也不搭理她,就这么考拉一样挂在白浪身后。
“啊!”
忽然,荆棘娘猛地颤抖一下,发出羞愤的尖叫。白浪转头,正好看到小芙芙面带无辜,一根手指穿透‘荆棘娘’裙子,没入她PP的一幕。
邪灵虽有质感但并非实体,还可以主动调节自身状态,保持处不可视、不可触状态。小芙芙做为自家人,荆棘娘并没设防。
风起天子 天霄逆浪
然而傻芙芙摸来摸去,鬼使神差从【陀螺仪】中抽取一丢丢‘邪灵之力’覆盖在手上,然后对着荆棘娘翘挺的PP一按,就像戳鬼魂灵体一样,失去了实体质感,‘噗嗤’一声没入其中,好像穿过虚拟投影一般。
败家邪灵羞愤的钻进【荆棘】能力栏中,只在后台维持‘灵魂防御’的被动休眠模式。
小芙芙将双手藏在背后,乖乖的看向白浪,一脸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可爱模样。对着他频繁眨眼睛。
这时,魔女撕开幕布一般,从不远处的空气中拉开一条缝隙,钻了出来。向着白浪打了一个招呼,便询问:“你碰到的也是分身?”
白浪点头。
魔女皱起眉头,来到他身边,接着给自己点了支烟女士香烟,一边吞吐一边低语道:“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这只邪灵很保守,而这里是它的主场。你我斩杀分身,固然能伤到它,但分身死亡逸散的能量又被高效收集利用,长期来看我们很吃亏。”
都市神灵传说 中原的人
白浪问道:“你有什么建议?”
“逼他现身,真身!”
魔女背后【邪灵姬】漂浮而出,接着裙下弹射出无数根半透明的粉红触手,缠绕在周围一颗颗大树上,然后二次攒射,继续分裂、扩张,向更远缠绕。
反复几轮下来,这些触手也在附近布置下天罗地网,一旦有人出现就会触碰,引发魔女的感知。
白浪这时说道:“我的目的是夺走它的供物,而非找到并击杀‘邪灵’本身。在对方魔域中,根本不存在杀死对方的情况,除非毁掉‘供物’,但那不是目的。我说的可对?”
快穿之一叶偏舟
“没错,你若有本事找到那供物的话,一切好办,但那显然不可能。我这里有两个方法:”
魔女并未反驳,反而解释道:“第一,找到真身,先击杀一次,才能通过‘死而复生’瞬间与‘供物’产生的共鸣,来判断位置。或者,找到它真身后,你打开‘游乐园’的入口,我想办法将它扯出这片魔域。你在魔域之外将其镇压,我在魔域内慢慢帮你寻找。不过要加手续费。”
神起国度 花花扇子
“你提供的服务,是否包括至少击杀‘邪灵真身’一次?”
“理论如此,但要视情况而定。”
白浪突然闭嘴,接着眉头舒展:“我……找到了!”
“什么?”
魔女忽然一惊,【邪灵姬】径直没入她体内。瞳孔被镀上一层金色,接着看到白浪身后一阵气血涌动,形成一尊‘杀意沸腾’,身穿赤红武士铠甲的强壮猿魔。
这‘凶物’双眼放射金光,猛地转头向上空望去,视线穿透空间,锁定住虚空中的某物。接着张嘴发出刺耳尖锐叫声,提醒着白浪。
“不是真正的邪灵,好残破,还在不断虚弱,直至彻底消亡。你花样还真多呀!”魔女看穿【赤-猿魔】的底细,也猜出白浪为何执着于对方的‘供物’。
大学榕树凶杀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粉基地】抽红包!
这只一次性邪灵,与他的‘固化能力’高度契合,这是要打造邪灵化的小源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