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ywr都市异能小說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半夜箔歌-第一百九十八章 改稱呼看書-ubwmo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小說推薦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等一下。”
莫忘初叫住她,然后把手抄进口袋里道:“你把手伸出来。”
“嗯?”洛惊茶表示不解。
“把手伸出来!”莫忘初又说了一遍。
洛惊茶见他眼里有了丝不耐只得听话的朝他伸出右手。
莫忘初见她虽然伸出手却是手背朝上,叹了口气,“手转过来。”
“哦。”洛惊茶手转了一下。
莫忘初这才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然后将一个小东西放到她手里,“这个给你。”
莫忘初收回手,洛惊茶感觉手心一凉,低头看,发现手里多了一颗白色的珍珠。
洛惊茶笑了笑,拿起来放在太阳底下看了看,问:“干嘛送我这个?”
莫忘初道:“既然出了趟远门总要给女朋友带点礼物。”
“……”洛惊茶拿着珍珠的手在半空顿了顿。
这人倒是时刻都忘不了这事……
她偏过头说:“这珍珠也不值钱吧,你这么大一总裁就给女朋友送这个不觉得寒碜吗?”
莫忘初闻言却是笑了,他道:“你知道这珍珠怎么来的吗?”
日薄涼山 井然有緒
“买的呗。”洛惊茶随口说。
莫忘初点头,“是。”
“花了多少钱?”洛惊茶问。
“你猜。”
“两百?”
“不是。”
“三百?”
“不是。”
“三百还不是?”洛惊茶惊讶,“莫总你是不是又被人坑了,这玩意儿虽然大也不值钱啊,您不是花巨资买的吧?”
莫忘初笑笑,“你要这么理解也行。”
銷魂美人
“真的假的?”洛惊茶认真道:“那可不得了,这么贵的珍珠我回头得找人把它磨成粉做珍珠面膜,得物尽其用才行不是?”
莫忘初闻言脸色一变,“你要是敢把它磨成粉,我就把你捏成粉!”
洛惊茶:“……”
感情女朋友还没有一颗珍珠重要是吧?她果然是个假女友。
“知道了,我开玩笑的,我会好好保存的!”洛惊茶为了保命赶紧改口。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出来很久了,再不回去估计队友们要着急了,明晚你有空的话再过来一趟,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我想我应该要跟你说一下”
刚刚跟莫忘初说话的功夫小洛已经将刚刚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并催她赶紧回去。
洛惊茶知道这次公演对小洛十分重要,所以也并不打算在这会儿跟莫忘初耽误太多时间。
莫忘初闻言双眸微眯了一瞬,他刚刚从R国回来便直接来了这边,因为消息链的中断这边的事情他到现在还一无所知。
但从洛惊茶的话里看,在他不在S市的这几天,应该发生了不小的事。
莫忘初点头:“好,那我明晚过来。”
洛惊茶转头要走,莫忘初说:“放心,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我在这里,所有问题就不是问题。”
莫忘初的话让她不由轻笑起来,“我知道,所以我在等你回来。”
她说完便往林子外面走,走了两步然后快步小跑起来。
莫忘初嘴角的浅笑在洛惊茶的背影消失后也跟着消失,而后紫眸泛冷,身形一动便消失不见。
莫忘初回到别墅后便直接上了楼,还没进房间莫失澈便飞快的朝他跑了过来。
他挡住莫忘初即将关上的门激动道:“阿初!你终于回来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做自己的心理醫生
莫忘初点点头,“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吧。”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马上洗个澡,身上穿了一天不属于他的肮脏衣服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
可莫失澈却是纹丝不动的堵着门说:“不行,一定要现在说才行,一下都不能等了!”
莫忘初看了他一眼,莫失澈被他看的有些心慌但却没有后退一步。
莫忘初没办法,只得放他进来,谁让他只有这么一个哥哥呢。
傲视诸天
无奈道:“你说吧。”
莫失澈见莫忘初松口,面上立马浮现笑意,他将手里的平板拿起来递到莫忘初面前,然后面露愤懑的道:“阿初你看这些人真的好过分啊,这几天你不在他们就故意给茶茶姐姐制造这种子虚乌有的黑料,说她抽烟抱大腿就算了,还说她被……”
莫失澈说到这里顿了顿,跳过这几个字继续道:“反正就是因为这些人故意黑茶茶姐,导致现在网上几乎所有人都在骂她,而且连上次的顺位排名都因此掉到了第十,他们真的太过分了,阿初你这么厉害,你棒棒姐姐好不好,她什么都没做不应该被这么骂的!”
也不知道莫失澈说的话莫忘初他听进去了多少,他的眼睛从莫失澈拿出平板就一直盯着上面。
一路滑下来,他原本淡漠的神情变得越加森冷。
莫失澈见此,继续说:“不仅如此,据说茶茶姐姐她们小组第三次公演的助演嘉宾也因为这件事一直不去参加排练,弄的她小组里其他成员的粉丝也跟着一起骂她,阿初……”
“你叫她什么?”
莫失澈话还没说完突然被莫忘初打断。
“茶茶姐姐啊……”
莫失澈不知道莫忘初突然问他这个做什么,这跟他说的事有关系吗?
“你改个称呼,不然我不帮。”莫忘初说。
“啊?”莫失澈不明所以,“为什么要改称呼?”
莫忘初沉沉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为什么,不改我就不帮。”
萌妻1v1:大叔,求宠爱
“怎么这样啊!”莫失澈撅起嘴,但也知道莫忘初的性子,只得不满道:“那好嘛,我改就是了,就是改什么好呢?”
莫忘初见他满脸挂着思索的神情,嘴角轻勾道,“我先进去洗澡,你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
他说完也不等莫失澈回应,赶紧把门关上了。
他将身上的脏衣服脱掉,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没一会儿电话就通了。
“二爷?您回来了!”电话那边声音似乎十分惊喜。
莫忘初嗯了一声,沉声道:“一小时后我到公司,这几天的事,事无巨细,我要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说完便挂了电话,面色沉冷的跨进浴室。
止战云巅 文钧客
冰冷的水流打湿他凌乱的头发,发丝罩住深邃的紫眸。
他双手握拳然后又松开,嘴里默念:
“你到底是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