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g01人氣都市言情 三國之棄子討論-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都是替劉玉做掩護熱推-0v0oq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
遭遇水陆两面夹击,皖口守军要是能够守得住,吕范都可以自傲了。
刚才副将大声地叫了起来,使得守城的东吴士兵都听到了。
士气一下子就下降到了一个冰点。
守城士兵因为援军的到来而士气大涨,现在发现是一场大乌龙,而且还是攻城敌军的援军,那还得了啊。
“怎么办啊!不是咱们的水军!”守军士兵一个个心里想的只有这个了。
吕范想到的是更多。
按照之前和东吴水军之间的配合,水军都可以快速赶到的。如今出现了刘军的水军,没有任何东吴水军的影子,无非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刘军早就算计好了要水陆夹击皖口,所以水军早早就杀到了。另一个原因,也是吕范最不想看到的,东吴水军被刘军给灭了或者打退了,刘军才会出现在这里。
吕范现在为难了。刘军的兵力雄厚,加上有水军协助,单靠他只有几千人镇守皖口,失败就已经成为定局了。
“将军,咱们怎么办啊?”吕范的副将在一边着急得很,他已经发现士兵们的士气下降到了极致,对于攻城刘军的反击力度不断地减弱。
吕范回过神来,看向了四周,他发现有不少人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等着自己下达命令。
“打?估计是守不住。要是投降的话,或许有条生路。”吕范内心想着。
见吕范不说话,副将更加着急,说道:“将军,还请您下令吧。弟兄们心中都不安啊。”
吕范犹豫了一下,对副将说道:“兄弟,你看咱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守得住么?”
玄荒之王
副将被吕范这么一提问,心中顿时一咯噔,知道吕范是有了投降的意思。身为东吴将领,自当守土有责。但是如今的皖口就是一个飞地,又被敌军两面夹击,援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守下来的可能性很低。以皖口击退刘军几次的进攻,要是死守之下而陷落,那刘军可能会报复的。
“将军,只要将军下令,我等唯命是从!就是战死也在所不惜!”副将清楚地知道吕范想要投降,却不敢开这个口,免得出现麻烦。副将也不傻啊,他可不能开这个口。
吕范暗骂副将狡猾,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副将是知道自己的意思,却还把推脱给自己,端的不为人子。
吕范看了战场的情况,继续拖延下去,估计等刘军水军杀到,自己连投降的资本都没有了。于是吕范对副将说道:“我等在皖口死守,外无援军,军心涣散。本将不想打必败的仗,也不忍将士们被敌军屠杀。他们家中都有父母孩子,有些更是家中独苗。嗨…传我的命令,放下武器投降。”
浮生誘謎情
吕范的这个决定,得到了副将的高度赞扬,他奉承地说道:“将军仁义!将士们绝对会感激不尽的。末将现在就去传达将军的命令。”
副将马上安排人手前往皖口各处宣传吕范投降的命令。守城士兵本来就是士气低落,如今不用再打了,他们当下就放下了武器。当然还是有一些顽固分子存在的,将吕范的命令置若寡闻。
守城的东吴士兵放下了武器,不再抵抗,这让攻城的刘军士兵变得很是诧异,担心有诈。
“不要打了!我们投降!”吕范自己带头高声呼喊了起来。
吕范的声音巨大,居高临下,传遍了整个皖口。
本来还想着要加强进攻的曹仁被吕范的高声叫喊给镇住了。
“居然投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曹仁心中很是惊奇,他和大多数刘军士兵一样的想法,会不会是阴谋啊。“停止进攻!”
曹仁为了防止东吴军有诈,所以选择了停止进攻的命令。
但是曹仁是想错了,吕范并没有什么阴谋,他真的想要投降了。
吕范当然知道自己突然选择投降,曹仁一定不会相信的,所以他命令士兵打开城门,并且将不听从命令的士兵给砍了,免得他们负隅顽抗,让曹仁给误会了。
皖口的城门被打开了。曹仁就更加疑惑了。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一个斥候飞快地来到了曹仁的身边汇报道:“将军,江面上出现大量的战船,司马大人的旗号。”
曹仁愣了一会,随后他终于大笑道:“哈哈!怪不得皖口要投降,原来是有咱们的水军来啊!太好了!”
“将军,咱们接下来是?”一个武将询问道。
曹仁大手一挥,说道:“全军压上去!大胆地进入了皖口,本将相信皖口的投降了。就算是有阴谋。咱们水陆两军夹击,皖口能够守得住多久?大胆的进去!”
三嫁公主 香啵啵陳小兔
嗯,曹仁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在。
皖口都放弃抵抗选择投降,刘军士兵当然不会再发起进攻了,他们把兵器都给收了起来,快速向皖口的城门进发。
吕范看到这么一幕,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刘军接受自己的投降是一件好事,最起码他的小命是可以保住了。
“来人啊!把吾给绑起来,而后咱们到城门处迎接刘军。”吕范现在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东吴士兵都明白吕范此举的含义,毕竟是投降,把姿态放低一点是应该的。
不多时,吕范就被绑起来,而后跪在城门处,等候曹仁的到来。
刘军士兵率先进入了皖口,守城的东吴士兵都放下了武器,任由刘军士兵接过了城防。东吴的旗帜掉落在地上,大汉的旗帜重新悬挂在皖口。至此,抵抗刘军好几次的皖口,回到了大汉朝的怀抱之中。
曹仁骑着战马,缓缓地来到了皖口城门。
“跪在地上是何人?”曹仁居高临下地询问道。
吕范低着头说道:“汝南吕范吕子衡,参见将军!”
“吕子衡?”曹仁回想了一下,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汝占据皖口!更是击退我军数次。为何这次选择了投降?本将百思不得其解。”
吕范诚恳地说道:“将军容禀!罪将本来就是皖口的守将。王师初临,末将被猪油蒙了心,率军抵抗。然则罪将无法阻拦王师。随后蒋欣带领大军进入皖口,夺了罪将的军权。此前的恶战,都是蒋欣为首。罪将只能听从他的命令。这一次蒋欣离开皖口。罪将重新掌握军权。然罪将觉得皖口已经失去了镇守的意义,就算是死守也是徒增伤亡。为了全军上下的性命,罪将选择投降!”
吕范的话把自己和之前刘军大战的干系全部推到了蒋欣的身上,以免惹怒曹仁,顺便把自己快速投降的原因光明话,希望可以得到曹仁的好感。
可是吕范注定是想错了。若是吕范真的是抵抗了刘军好多次的主将,曹仁会更加欣赏他,甚至还会将其举荐上去。毕竟人才难得,曹仁也希望自己可以发掘到人才。
谁知吕范是一个无能之辈,又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曹仁就更加失望了。这样的人,就算是倒贴送到军中,估计军中士兵都不会认可。
不良娇妻:老师,晚上好
曹仁下了战马,来到吕范的身边,将其松绑后扶起来,说道:“吕将军能够迷途知返,本将很是欣慰。来人,将吕将军带下去,好生安顿。”
曹仁对吕范不怎么欣赏,但也不能为难吕范,只能先将其安顿好了,等候上面的安排。
看到曹仁这样的态度和安排,吕范的心拔凉拔凉的,自己这么多年的奋斗,到了今天算是结束了。不过能够保住性命,吕范也算是值得了。
曹仁接手了皖口,五万兵马进入之后,皖口就彻底成为了刘军的领地。
而司马懿带着水军还没有靠近皖口,就发现皖口更换了旗帜。
“嗨,看来皖口也没有咱们什么事情了!”司马懿有点可惜地说道。
其他武将也是一阵惋惜。他们飞驰而来就是为了有仗可以打,可还没有动手,自己的友军就解决战斗了,意味着他们白跑了一趟。
“大人,咱们是不是进入皖口?”一个武将问道。
司马懿摇头说道:“不!咱们就在这里停留,等候东吴水军的到来。快快调转船头,随时应对东吴水军!”
得到命令的水军马上驱使着战船调转方向。
一直追赶司马懿的东吴水军没有多久就出现在了司马懿的视线之内。
陈武一直都在担心皖口的战况,拼命地追赶司马懿。可无论他怎么追,和刘军水军之间的距离是不断地拉大。相比于刘军的战船,东吴的战船要大上一些,加上没有风力相助,速度慢了一些。陈武都向老天祈祷了好多次,希望可以来一场大风帮助自己。可惜一点动静都没有。陈武大骂老天爷不长耳朵。
等陈武带领东吴水军赶到皖口水域之后,看到已经准备好的刘军水军,还有变换了旗帜的皖口,陈武的心凉了半截。
皖口在之前好几次被刘军不断地攻打,都没有换过旗帜,也没有用这招来迷惑敌军。这是一个军队的底线。现在可以说,皖口已经成为了刘军的囊中之物了。
“皖口被刘军攻下,还有大量的水军在这里。我部损失惨重,要是刘军再从荆州那里调派水军到来。那吾根本就挡不住啊。”陈武的心已经不能用拔凉来形容,用悲哀两个字比较恰当。
“给本将停止前进!与刘军水军对峙!”陈武想到了一个暂时的办法,他必须在这里挡住刘军的水军,不能再后退了,否则就成为东吴的千古罪人。
东吴水军上下都知道陈武这个决定是对的,一旦他们后退了,那么司马懿就可以将驻扎在庐江的刘军主力部队运送到东吴境内
那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把此处的情况送往主公那里!一定要快!刘军现在要全力渡江!我部请求支援!”陈武命令部下给孙策送去求援信。
东吴水军从大战开始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向孙策求援。之前顶多就是回报战况而已。
或许陈武不知道,东吴水军的骄傲,在他这次向孙策求援之后就荡然无存了。
朱砂痕
司马懿发现东吴水军留在不远处和自己对峙,脸上的微笑更浓了。
“呵呵!留在这里正好啊!本官就是希望你们留在这里。估计这一会应该向孙策汇报了!”司马懿内心盘算着。
这一切都是一场计谋,一个由刘玉和曹操布置,而司马懿为主演的计谋。
司马懿要的就是东吴水军在皖口这边和自己对峙,并将消息送到孙策那里,让孙策以为刘军主力要在皖口这里渡江,杀向东吴。
实际上,刘军的大批部队都不在庐江!
他们现在都集中在了庐江郡和江夏郡的交界处,一处水流比较平缓的岸边。
这个地方就是郭嘉和张辽偷偷摸摸溜过长江的。
此时的刘玉和曹操已经到了岸边,正在看着文聘带领运输船将刘军士兵、战马、辎重,一点点地运往柴桑。
司马懿带领所有的战船出击,专门吸引东吴水军的注意力,而悄悄地让文聘北上,来到这里将刘玉和曹操他们运往长江对岸。
時間斷裂 克麗兒辣舞7
什么从皖口度过长江,完全就是一个假象。甚至现在吕布他们和孙策死磕,也是刘玉和曹操的计算之内。
刘玉和曹操两人各自骑着战马,看着滚滚长江,身边是无数大将的保护。
文聘恭敬地来到了刘玉的身前,半跪拱手说道:“回禀陛下,我军已经过去大半,末将已经准备好陛下过江之船,还请陛下移驾!”
刘玉可是皇帝啊,他要度过长江,当然不能和普通士兵一样。虽然他也想,但是臣子们一定会反对的。
一直就闲不住的刘玉只能等候文聘的安排。
还真的别说,文聘这小子安排得不多,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条豪华的船只,其四周围都是运兵船,将其保护在中间。
刘玉带着曹操等一大帮臣子进入了船只,随后站在船头,大手一挥,说道:“出发!渡过长江!朕要杀东吴狗贼一个片甲不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