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30q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 起點-第512章 巴爾默克維京軍相伴-tw0bk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太阳似乎永远不会落下,它如同被图钉钉死在西方的地平线处,血红霞光普照整个峡湾。
巴尔默克人在临近海岸之际搭建起一个木制的祭坛,整个部族的人们从各个小型定居点拖家带口纷至沓来,一时间那最大的港口挤满了船只。
这是本地人对于夏至日的祭祀,瞧瞧这规模之隆重,留里克不得不承认,巴尔默克人的祭祀活动明显更加热闹。
但这场祭祀与欢乐祥和的气氛毫无关系,他注意到聚集而来的人们,那一张张面孔凝重如铁。
王妃有毒:王爺請小心 娘子十三儀
或许是刚刚发生的那场灾祸,一个定居点的人们被暴风雨引发的山崩泥石流彻底摧毁,人们的心情因而极为悲怆。
亦或是因为别的原因,也可能他们的祭祀总是严肃得令人窒息。
留里克作为部族的贵客,亦是首领女儿的丈夫,他自然跟在首领马格努特身边,得以站在尊贵指出目睹整个祭祀的过程。
虽是夏至日,来自北极的寒冷仍没有消停的迹象。
留里克看到了二十多名头顶鹿角、披着鹿皮的男人一本正经走近祭坛。
“那是你们的祭司。”留里克木着脸随口嘟囔。
“不错。比之你们的祭司,如何?”
“比我们罗斯的祭司人数更多。你们……祭司都是男人?”
“当然。难道你们罗斯的祭司全是女人不成?”
留里克一听这个,他想做出肯定的回答,再以想想索性闭嘴。
欧少宠妻如宝
须臾,一些赤着上身的男人也在万千巴尔默克人的注视下走进了祭坛。
“他们,也是祭司?”留里克意识到了些许不对劲,仍谨慎问道。
马格努特目光如铁,平静的面庞下流露着杀气:“那是祭品。他们,会以自己的命祭神。我想你很清楚这个。”
留里克的确清楚,只是今日得以相见真是自觉脊背发凉。
听吧!那些祭司们开始咏唱冗长的祭祀歌谣,似乎这样做就能与奥丁取得某种联络。
这段时间并非无聊,留里克的脚心渗着汗水,他注意到整个祭祀场所围观的上万人,他们也都保持着肃静。
如此规矩的肃静让人畏惧,留里克的目光也主要凝视着那些祭坛中赤背的男人们。
直到那该来的事突然发生。
几乎是一个大祭司的角色发布了命令!
留里克的后背猛地被马格努特亲自拍了一下:“小子,最关键的时刻到了!”
场面令人窒息!
留里克瞪大双眼,他清楚以自己高贵的身份,必须瞪着眼睛看清祭坛上全部的终结。而自己身边的诺伦,她碍于可怕的场面已然躲到了父亲的身后。
敬神者自戕,任何痛苦的哀嚎都是对奥丁的大不敬。
但祭司们并不相信自戕者真的有无比强大的意志力,遂当自戕者以匕首亲自刺中自己的喉头,如同“介错人”一般的祭司,便持短矛刺中自戕者后背,精准刺穿其心脏。
喝下這杯酒,再愛不回頭 離兮
“也许同等疯狂的,就是玛雅、阿兹特克的那些野蛮祭祀吧!你们为了在艰难的环境下生存下去,不惜以这种自残以求得到神的恩惠……”
留里克内心里当然认为这样的祭祀是对自身劳动力的削弱,根本就不可取。可巴尔默克人认定此乃行大事之前的必要之事,它的存在对于部族的人们有着合理性。
漫步在尸横遍野的战场,如今的留里克是不会畏惧的。但是现在,他的心脏在狂跳。
雲開之往事
十多名自戕者为了巴尔默克部族的所有人们殉身,他们的身躯被干柴覆盖,最终在烈焰中化作灰烬青烟……
人们愿意相信,这些勇敢的人代表着整个巴尔默克人的意志,他们的灵魂已经去了天上的瓦尔哈拉,向奥丁报道。
如此盛大的祭祀对于巴尔默克部族实属罕见,以往的祭祀不过是献祭一些老弱绵羊,而今是人殉。
所有人都知道其中的原因,这些天以来,整个部族的舆论场,也因为有关出探索、劫掠不列颠岛屿的大事弄得沸沸扬扬。
年轻人们跃跃欲试,一个个贫困的小家庭,他们寄希望于一场劫掠让自己一家快速富裕起来。
以前他们没有这样的想法,或是少数人动了一点心思,终究是缺乏大规模行动的胆量。
现在,罗斯的留里克如天神降世一般,给了兄弟们胆量!
祭祀活动伴随着剧烈的火柱达到顶峰。
大火不知还要燃烧多久,民众的目光又瞄上了另外一场要事。
夏至日祭祀次日,白昼之下的人们已经难以判断当前的确切时间,终归大家有了一番修整,是该施行那两个人的婚礼了。
留里克,他知道自己这辈子一定会经历十次乃至二十次婚礼。
到底是一场婚礼,怎样都该弄得隆重些不是?
可惜,巴尔默克人的婚礼仪式,似乎永远都是简单扼要的。
没有游戏,没有复杂的仪式。
有的,只是两个人的誓词和“交杯酒”,做完这两样仪式后,所有围观的人身为婚礼见证人,就能认定两人作为夫妻。直到这个时候部族才能够欢乐起来,而对于一对新人,他们理应前往私密之处,待到第二天当由新娘的母亲亲自去检查,以向亲朋宣布女儿成了女人。
爱情?浪漫?不!巴尔默克人是非常干脆的,他们将女婿看做儿子,将媳妇看做女儿,恰是这种奇妙的婚姻制度,巴尔默克再从一群家庭的聚合体,运作上百年变成现在的实力规模。他们只求一对新人能拼命孕育孩子,已让部族有着源源不断的新生人口去抵消掉严酷自然的侵蚀。
留里克换上了他来时的那身洁白高贵的服装,诺伦亦是一身素服,就是头上顶着野花编织的花冠,脖子上、耳朵上都是晶莹剔透的宝石(本身也是留里克送的)。
就是在这样一种奇怪的气氛中,留里克与诺伦在全部的祭司、有头有脸的各家族领袖的见证下,举着玻璃杯中的伏特加(还是留里克带来的),向着太阳执意,接着两人合力饮下这杯酒。
极为辛辣的口感震撼得诺伦憋红了小脸,她知道此乃自己人生大事,不可暴露颓态。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的父亲只要舔舐一下就会爱上这种烈酒,自己是真的没法喜欢。
極品娘親腹黑兒
他们为这对新人欢呼雀跃,各家族的首领们纷纷走来致意。
诺伦真是位漂亮的女孩,是整个峡湾的明珠。这些家族首领,他们巴不得这姑娘成为自己儿子的妻子,奈何……
显然这就是诺伦的宿命,她是留里克的妻子,是罗斯公爵的妻子。
“女孩!你要给你的丈夫生育至少五个儿子。”
“诺伦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任务,这是我们与罗斯的联盟,你的肚子必须争气。”
“好好侍奉你的丈夫。留里克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男人,你必须永远忠诚于他!”
……
一个个家族首领轮番“发难”,他们的言语明显是故意针对诺伦,言辞多有警戒之意。
对此,留里克暂且保持沉默,而马格努特和英比约格夫妇亦是冷眼凝视。
这就是巴尔默克女人的宿命,婚姻之后一个女人必须忠于丈夫,除非自己的丈夫死于非命方可改嫁。这是一个男人与暴力主宰的极北地区的部族,他们无法忍受女人的不忠,亦是要求女人必须管好家庭的后勤生产。苦了诺伦,一个天真浪漫养尊处优的女孩,一瞬间像是做错了事般备受那些大叔的苛责。
当然,这份“大叔的苛责”,其中也夹杂着一些泄愤。
终究这群男人是非常理智的,他们对着诺伦警告一番的背后,也是在向留里克做出一个明确的表态,即巴尔默克所有拥有权势的势力,非常拥护与罗斯的结盟。
这是留里克与诺伦婚后的第一个夜晚,太阳仍旧定格在地平线处。
二次位面的倒影 残雪微凉
回想起婚礼发生的那些事情,诺伦就觉得心口压了一块石头。
她借着酒劲试图接近留里克,然而……留里克下意识的在拒绝。
“你……为什么?按照传统,明天我的母亲必须……”
“不行。”留里克的脑子一团乱,毕竟诺伦这女孩的年龄与自己旗鼓相当,对于露米娅还好,可是这个诺伦……
“为什么?你明明说过,你非常喜欢我。我……已经是你的女人。”说到此时,诺伦横下一条心,壮着胆子的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也许成了罗斯人的女人,那一瞬间就有了熊之力。
從士兵突擊開始崛起 徽州小筆
诺伦毕竟不是露米娅,想要真正的去做母亲根本为时尚早。但是这个聪慧的姑娘深知自己瘦弱的肩膀,可是背负着整个巴尔默克人的未来命运。
最重要的一点,她的内心可不希望自己被族人们看扁,亦是不希望自己的丈夫留里克背负某些不利的风言风语。
次日,西方地平线的太阳简直是平移到了相对东边的位置,接着开始了缓慢上升。
新的一天算是来到了。
英比约格按照传统非常忐忑的检查诺伦,方知自己的女儿昨日可是经历了一番痛苦,不过看似羸弱的她硬是挺过来了。
英比约格立刻向宣布这一好事,很快,消息传遍了大半个部族,最终“罗斯的留里克与诺伦结合”之事必将人尽皆知。
留里克,他总有一些负罪感,然而呢,他得到的是所有家族首领的赞誉!
一直让留里克有些奇怪的是,巴尔默克的这群掌权的家伙们,他们对于签订书面的盟约文件并不热衷,或者说是缺乏认知。
他们特别笃定一条,即真正稳定的联盟当用血亲来链接。
诺伦,她的地位比一份书面文件还要重要,她就是联盟契约的那份纽带。
—————
就是可怜这女孩,真是把自己折腾得要好好休息几日方能继续愉快地走路。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巴尔默克人面临的大事件已经与所谓愉快毫不沾边了。
人们保持着严肃,他们在制作一批鱼肉干,在打造木杆固定矛头。
他们修缮船桨,修补风帆。又以橡木、松木拼凑成新的圆盾,还制作墨水给盾牌涂抹上提针士气的用卢恩字母拼写的单词。
巴尔默克部族中所有拥有权势的家族都投入到对不列颠的探索性远征中。
有的家族出兵十多人、有的出兵五十或是一百,像是最尊贵、最有实力的马格努特首领,他集结了二百个年富力强的青年男子。
时间刚刚进入七月,本该是最温暖的季节,这段时期的气候仍有些难以捉摸。譬如昨日突然下了一场蒙蒙细雨,之后清凉北风又把大地吹得相对干燥。南方温润的风时而光顾,然突然间风向又变了。
留里克不出意外的被所有的家族推举成军队的统帅!
毕竟,留里克的军事生涯不一般!
比勇尼和弗洛基,乃至所有到过罗斯人控制区的巴尔默克人,他们是亲眼见识过了太多的事情,极为推崇留里克的军事指挥能力。由他做统帅是再明智不过的了。
其实,巴尔默克人的军队已经是待命状态,他们随时都能划桨出征。他们正是最典型的维京军队,可以突然集结、突然行动又突然消失。反观罗斯军队,时至今日甚至连“非典型维京军队”都算不上,罗斯军之于整个波罗的海世界,下得已然是另一盘大旗。
留里克下令集结巴尔默克军,就在一个相对温暖的中午,多达九百九十八名巴尔默克战士,带着自己五花八门的武器聚集成一团。
留里克站在一个木制高台,看着台下所谓的军队真是百感交集。
“就这?也算是一支军队?根本就是一群光着膀子的武装匪徒!也罢,真正的维京人就该是这样,贫穷但野蛮。”
心中的贬低压在心底,此出征前夕,留里克自觉仍要嚷嚷一番话,让这群对抢掠发财,亦或者把控不列颠人农场种植自己麦子的家伙们,让他们燃起更猛烈的斗志之火。
需要什么冗长的讲话吗?
大可不必。
对于这群朴素的、基本无知、兽性大概率超过人性的家伙们,最好的演讲就是疯狂地重复几个简单口号。
留里克当众拔出自己闪亮的短钢剑,尖峰直指西南方。
“我!留里克!就是你们值得信任的战争酋长!”
“所有的家族首领都支持我!你们也必须支持我!”
“我们行动!你们跟着我的大船行动!”
“我们冲到不列颠岛!找到当地的村子!找到当地的城市!我们进攻!我们劫掠!你们凭自己的本事去抢你们需要的!你们都会变得富有!”
对于这群普通又野性十足的巴尔默克战士,他们明白了什么?
谁是统领?罗斯的留里克。
兄弟们怎么远航?紧跟着罗斯大船。
登陆岛屿后兄弟们怎么做?抢掠,好东西归自己。
什么时候离开?罗斯大船离开,兄弟们跟着撤。
江山如此多娇
他们的眼睛里只有金子、银子、麦子、皮革布匹和女人,他们希望一战发大财。
当然,也有不少人思考着自己的部族本质是许多大大小小的家族的巨型联合体,虽说没有卑尔根人强大,自身想必也是非常强大。
据说罗斯的留里克有神助,小小年龄就取得许多胜利,如今因为与诺伦的婚姻,所有人都想相信留里克大人已经站在了巴尔默克人的立场上,一定会带着兄弟们取得胜利。既然胜利是必然的,也许经过了今年的胜利探险、劫掠,明年兄弟们就不必再组织庞大的船队,而是招呼着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组织小船横渡大海,自发地在那个道路建立新巴尔默克。
至于这群巴尔默克人的殖民想法,留里克暂时不想去倾听。但他从一开始就乐见于这种事情,因为维京时代已经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永序之鱗 壹般冶行
巴尔默克人最好亲自去扩张,日后他们的扩张成果,自己治下的更强大的罗斯势力,自然可以用合情合理的所谓同盟手段,让巴尔默克的土生贵族们尊奉罗斯公爵为最伟大的贵族。
当然,诺伦注定会生下一些孩子,无论男孩女孩。留里克的内心深处已经计划好了,自己的妻妾诺伦命中注定无法成为王后,但她的子嗣会自然而然的代表罗斯,成为巴尔默克势力的统治者。哈布斯堡家族的手段留里克很是佩服,而自己也必须践行。
已经没有时间对九百九十八名巴尔默克维京战士好生训练了,或许也不需要。
这是一个比烂的时代,留里克不相信那些苏格兰人的先祖,以及诺森布里亚等国家,当地人的军队会有怎样的战斗力。就历史惯性而言,那些王国必然要被一群挪威、丹麦的武装渔夫击败并遭遇永久性的征服。
但阿芙洛拉号放在当今的时代,其上安装的重型设备摇身一变就能用于陆战,扭力弹弓和公牛投石机,妥妥的高科技致命武器呀!加之可怖的钢臂十字弓,哪怕这等武器数量少,足矣让一千名巴尔默克的维京人的综合战斗力再上好几层楼。
出征之日也定了下来,儒略历的七月的第五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