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
小說推薦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封神的想法并非只是崔恒临时起意。
先前他通过推演获得的十种法术里就有一种“敕令拘神咒”,练成之后可以拘拿神灵,命其行事。
在崔恒看来,既然有拘拿神灵的法术,那自然也应该有敕封神灵的法术。
此时见到这牌位上的残魂,他就又想到了前世在地球时看过的一些神话传说,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封神之事。
“若我真能将这一百七十多个残魂都敕封为神,并且还能让他们都拥有相应的权柄,估计都可以组建起一个山寨版的天庭了。”
崔恒的心中暗道,“如果真有了封神之术,等以后回到大晋,还可以将洪河水神敕封为真正的神灵,以此来让百姓免于水患。”
根据“敕令拘神咒”对神灵的描述,其主要特征之一,就是掌握某种法则的权柄。
这种权柄是源自于法则的力量,只要拥有了法则权柄,哪怕是弱小到只能点燃苟活的程度,也是神灵。
因此,崔恒在大晋敕封的洪河水神严格来说并非神灵,而是一个名为水神的强大精灵,只是力量强大了一些而已。
不过,封神终究只是崔恒临时起意的念想,他在这方面略微发散了一下思维之后,就将心思收拢回来。
而且,敕封神灵涉及对法则的深层次运用,元婴初期估计很难做到,眼下最紧要的其实还是尽可能地探索未知,增强元婴修为,争取突破到元婴中期。
因此,崔恒就先将这个想法压在了心底,打算等以后有了合适机会的时候再作考虑。
……
什么是未知?
这一点崔恒最初的时候只是简单的理解为“只要是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就是未知”。
事实也确实如此。
只要他得知了自己原本并不知道的事情,见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东西,或是见到了自己没见过的人,去了没去过的地方,都会获得探索未知的反馈,元婴也会有所提升。
当然,不同的方式获得的提升自然也是不同的。
现在崔恒初步总结出来了一些经验。
获得反馈最多的是探索有着深远影响,但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隐秘。
比如他对月球的探索,比如探究三千年前九大玄仙与紫极宫玄仙的关系,以及他们获得不死特性的途径。
其次就是涉及的境界层次较高,并且自己之前并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洪富贵留言中提到的一些信息,比如紫极宫内的赤金书籍里提到的不死真性等等。
只不过,这两种通常都是可遇而不可求。
而且是需要特意分出大量精力去探查的。
平时最多的还是“接触普通新鲜事物”这种。
虽然反馈都比较弱,但胜在数量够多,只要认真观察众生相,也比自己窝起来悟道快许多倍。
因此,崔恒一行人在去临江郡城的时候,并没有直接腾空飞遁。
而是以普通人的方式赶路。
行走、骑马、住宿……
前往不同的地方,遇见各种不同的人,领略不同的风俗文化……
这就是崔恒的修行。
……
观州县是临江郡下辖十六县中最富庶的一个。
只是崔恒没有想到会繁华到这个地步。
整座观州城足足有下界两个长丰府城那么大,街道两旁开着各式各样的商铺,店家都无需在门口吆喝,就有数不清的客人走进去。
街上的人实在太多了,说是摩肩接踵,挥汗如雨都不为过,在这样多的数量基础下,几乎没有哪家店是没有客人的。
热闹欢喜的氛围充满了整条街道,让人感觉这好像是在过节一样。
虽然这是进城之后的一条主路,比较宽敞,也最为繁华,可在这条主路之外的其他街道上,也都是人山人海。
整座观州城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冷清的地方。
这样的情形,莫说是洪康爷孙这两个来自大齐国的人,就算是崔恒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也不禁有些惊讶。
太繁华了。
如此巨大的人口规模,如此巨量的商贸群体,简直超出了正常古代社会的概念。
在崔恒看来,哪怕是已经被他治理过的鲁郡城,也因为发展时间不久,根本无法与眼前的观州城相提并论。
这观州城里的百姓,应该是他穿越至今见过的百姓里生活最好的了。
没有之一。
“公子,这里的人很多都操着不同的口音,彼此之前有很大差别,应该有不少是外来的人,而且武者众多。”
张漱溟细细观察了周围之后对崔恒道,“恐怕都是受到了仙门追捕逃难来的人,观州县隶属临江郡,对于一些修为境界不算高的武者,到这里应是刚刚好。”
在人世间中行走时,称呼上仙过于招摇,因此崔恒就让张漱溟等人暂时改称“公子”。
“这里与我大齐国相比,简直是人间天堂。”洪康颤颤巍巍地道,“我原本以为大周国的安宁已是世所罕见,未曾想这临江郡的县城竟还能繁华到这般程度。”
在来到大周境内之后,他就一直在惊叹大周国的安宁。
毕竟大齐国已经在仙门的统治下被弄的民不聊生,饿死的百姓遍地都是。
因此,在来到观州县之前,他就以为自己已经见到了整个世界上最为安宁,最为平静的一片国度。
可来到临江郡之后,这里的繁华程度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这还没到郡城,只是外围的一个县城而已,哪怕是最富裕的县城,也只是一个县,居然也繁华到了这种地步。
比之大齐国的国都要繁荣。
“女帝陛下功德盖天啊,裴天人亦是治世之名士,大周能有这二位,真是天大的幸事啊。”洪康忍不住赞脑起来。
心里不由自主地拿自己生活过近百年的大齐与这里相比,但很快就放弃了对比。
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跟大周相比,大齐完全就是垃圾,是被仙门操纵的傀儡罢了。
崔恒环顾周围,也不禁啧啧称奇。
李明琼和裴青书在治国方面确实做的很不错,也难怪大周能这样铁桶一块,仙门的人想渗透进来都难如登天。
“别光顾着感慨了。”崔恒轻笑道,“随我逛一逛这大好的观州城吧。”
“是,公子。”张漱溟和洪康异口同声。
崔恒带着众人在这观州城里四处游玩,直到黄昏时分才寻了家客栈住下来,作为休息的地方。
洪深毕竟只是小孩子,玩了一天很快就累了,洪康也是难得放松,同样很快就休息了。
张漱溟则是深夜来到了崔恒的房间,
“拜见上仙。”张漱溟恭敬行礼,随即道,“上仙,平日里在暗中观察我们的人,我已经查清楚了。”
“是朝廷和临江裴氏的人吧。”崔恒微笑道。
其实,他们这一路走来他们虽然没有遇到什么事情,但都有人在暗中观察。
起初只是一群先天,后来变成了内景。
等他们来到观州县城之后,在暗地里盯梢的居然出现了一个神境。
“是的。”张漱溟点头道,“有两拨人,人少的是朝廷巡查卫,总领全国巡查之职,严防仙门中人潜入国内。
群山綺譚 霧隱村之迷
“人多的这一波是在临江郡附近才有增多,应该是临江裴氏的纳贤堂所派,里面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内景,神境,乃至人仙作为客卿。”
“还有人仙?”崔恒闻言有些意外。
这天墟界的仙级高手除了来自于仙门,就只有两个来源,要么是朝廷,要么就是九姓二十四家,几乎不存在自修散修的仙级高手。
有人仙出现,就意味着应该有世族豪门的强者已经加入了临江裴氏。
“据说那两名人仙跟别来自于茂郡唐氏的桂川宋氏。”张漱溟娓娓道来,解释道:“他们都是曾经的豪门,九姓二十家中的一个。
“可仙门为了追捕某个人,也是为了泄愤,就灭了她们两人的家族,同时被毁掉的还有其他九个豪门,总共十个。
“这两名人仙都是侥幸逃脱的,只能隐姓埋名,不敢用自己的真面目吓人,走投无路之下便去投靠了临江裴氏的纳贤堂。
“不过,那个临江裴氏的纳贤堂只是由一个叫裴越之的年轻内景掌管,堂副也只是一个名叫陈世惠的神境,如何能驾驭住两位人仙?”
“茂郡唐氏的桂川宋氏?”崔恒顿时一愣,随即摇头道,“我记得,当初在降临下界收集天露晶石的那些世族豪门就有他们,那两人叫什么名字?”
“唐怀义和宋忠,都是曾降临到下界去的人仙,上仙您也见过他们。”张漱溟禀告道,以他巅峰神境的修为,调查一些事情并不算困难。
“这倒也稀奇,他们两个被我放过了,回到上界之后反倒是被他们效忠的仙门给灭了。”崔恒轻笑道,“至于纳贤堂,应当是惠世的手笔。”
陈世惠这名字对于熟悉惠世的人来说,真的是太好猜了。
“是他?”张漱溟恰恰对惠世不怎么熟悉,这时才恍然大悟,点头道,“没错,他已是天人,驾御两名人仙自然轻而易举。”
“那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再看一看这里的新奇事物。”崔恒微笑道,同时他的目光看往了临江城的方向,“估计很快就要有人来找咱们了,清闲的日子可就不多了。”
……
观州县城知县衙门里。
知县王谦正焦急地来回走动,时不时会向外面看看,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夜幕之下,偌大的县衙只有他的脚步声在回荡。
我要成為暴君的家教
县丞、主簿、县尉等人都在一旁站着,脸上都满是无奈之色。
显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王谦又看了看外面,发现又是空荡荡一片,只要看向在场的几人,叹息道:“唐、宋两位先生还没到吗?”
整个观州县衙大部分人都已经归属了临江裴氏的纳贤堂。
如何 當 上 醫生
“没有。”县丞摇了摇头道,“下官已经在各地布置了衙役,只要两位先生到来,肯定会有衙役来禀报的。”
“县尊,您有些太急了。”主簿忍不住道,“白天来的那几人,就这样让您忌惮么?”
“废话!”王谦瞪了主簿一眼,随即颓然坐下道,“你们不是神境,感觉到不到那几人身上散发着的可怕威压。
“尤其是那个被称作‘公子’的年轻人,在我的神力感知里简直就好像是天上下凡的神佛,拥有无边伟力,恐怕只有真正的人仙才有这样的实力。”
“这么夸张?”县尉闻言也颇为惊讶,不由得有些紧张。
他很清楚王谦的实力,可如果王谦的描述属实,难不成是有仙门的人仙潜入进来了吗?
这无论是对大周皇朝,还是对整个临江裴氏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县尊,禀告县尊!”
就在这个时候,有衙役急匆匆地从外面小跑了过来,对王谦道,“县尊,唐怀义、宋忠两位先生到了,已经安置在了南城门口的酒楼雅苑之内。”
“太好了,我这就去拜见,有救了!”王谦顿时大喜过望,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直接穿着松散的官服跑去了南城门口。
主簿和县尉急忙跟了上去。
观州县南城门口的酒楼雅苑是这里最为高档的酒楼住所,两位人仙匆匆而来,将他们安排在这里是保持起码的尊敬。
第二天才会正式将他们迎接道县衙。
不过,王谦显然是慌了,两人刚一到,他就带着人跑到了酒楼雅苑之中,“观州知县王谦,见过两位仙人。”
唐怀义和宋忠则是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知县,心里不禁涌起了满腹的疑惑。
两人确实是因为王谦的求助才会被连夜调来的,只知道王谦这里遭遇了极其巨大的麻烦,原本预计的是人仙层次的困难,所以才会让他们两个都过来。
“说吧,有什么事?”唐怀义率先问道。
“我们收到的求助里,只说了危险程度,并没有具体描述。”宋忠沉声道,“解释一下情况吧。”
“观州城里可能混进来了一个仙门的人仙,还带了人。”王谦无比谨慎地道,“下官想请两位仙人在暗中见一见那个‘公子’。
“看能否查明其身份来历,确认其是否是仙门中人,是否有恶意?”
——
ps:本章四千字,差的2000字数明天补上,有点卡文,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