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随着御驾一出京师,似乎整个京师城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种感觉连冯紫英都有一种惊悚莫名。
皇上秋狝,带走了四卫营、勇士营和旗手卫这三大贴身护驾的亲兵,再加上押后随行的神枢营,整个京师城里一下子就去掉了二万多人。
看似对京师城百万人之众没太大影响,但是这些人的一走,使得围绕着这两万多人生存的京中民众也一下子消停下来,甚至连这几处驻地旁边的坊市摊贩都顿时安静了许多,这种影响似乎有传导效应,也使得整个京城比往日宁静了不少。
冯紫英原本还想去会一会那孙绍祖,但是人家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
他从天津卫返京的头一日孙绍祖就已经重新回了大同镇平安州那边去了,据说贾赦还专门去送了行,这让冯紫英大感惊诧。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签到 赢无欲
这迎春都嫁了自己了,论理说着贾赦和孙绍祖就该没啥关系了才对,但这贾赦还这么追捧孙绍祖,看样子这二人关系很不一般啊。
抽时间倒是要去信问一问贾琏,这贾赦和孙绍祖之间究竟有什么勾当,他可是跑过几回平安州的。
丢下手中书卷,冯紫英有些烦躁地背负双手来回踱步。
在衙门里他就有些心神不宁,回到家里,这种感觉更甚。
吴道南居然跟着去了铁网山,据说是皇上也要召见面谈,但这直接随行,未免有些出格了。
这顺天府衙门里的事儿不闻不问,却喜欢去皇上身边凑趣儿,名义上是以备顾问,那这个顺天府尹你还不如早点儿卸任,弄得个礼部侍郎挂着翰林院事儿似乎就该是吴道南最好的结果,估计也应该是吴道南最喜欢的角色。
只可惜这内阁似乎却不懂吴道南的心思,一直未曾满足他的这个愿望。
汪文言去了龙禁尉那边,张瑾那边似乎有些什么消息。
这也是冯紫英几次和张瑾交涉,希望在请报上能够互通有无。
不仅仅只局限于白莲教,而应该涉及面更宽泛一些,毕竟这京师城里鱼龙混杂,各方势力在这个时候可能都会慢慢浮出水面了。
吴耀青仍然在盯着白莲教那边,希冀从其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但这段时间白莲教的人也越发谨慎,一直没有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大人,卫公子来了。”
宝祥的话把在窗前眺望的冯紫英唤醒,“卫公子?哪个卫公子?”
“卫若兰公子,永安长公主……”宝祥见自家大爷有些迷糊了,赶紧提醒。
“噢,若兰来了?”冯紫英这才恍然大悟。
他已经有些时间没见着卫若兰和韩奇了。
昔日三个小伙伴,现在却日渐疏远。
韩奇还因为大观楼的营生有些往来,但冯紫英早已经不管大观楼的事儿了,基本上交给了薛蟠,或者说是薛家,也就是宝钗管着,所以接触不多,自然往来就越发少了。
至于卫若兰,虽说有永安长公主这层关系,但是冯紫英本来和皇室宗亲接触就不算多,忠顺王算是一个例外,那是因为有海通银庄这个纽带,像忠惠王、廉忠王这些亲王们冯紫英都没什么交情,遑论像永安、永宁这些长公主们了。
卫若兰这层关系也还是因为卫家这边,加上一起在国子监里读书,所以才有这层渊源,但因为大家年龄日长,冯紫英去了青檀书院读书然后考中进士观政,而卫若兰还在国子监里混了几年,这种差距就慢慢显现出来了。
只要不在一个层面了,这种往来会日渐疏淡,感情也会慢慢变薄,好在卫若兰还因为有卫家和长公主的关系,勉强没有被甩开太远,所以还有往来,像韩奇这种也还有其父在五城兵马司与冯紫英有往来,所以都还维系着这层关系。
“若兰,许久不见了,今日怎么这么有闲?”冯紫英乐呵呵地迎出门,见着卫若兰,便上千揽着对方的胳膊,“我们有几个月没见面了?”
卫若兰原本有些阴沉的神色在见着冯紫英如此热情爽朗的态度后稍稍释去,脸上也浮起笑容和冯紫英挽手同行,“我哪里比得了你?我是闲人一个,什么时候都能偷闲,你呢,顺天府丞,这京师城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去过你们衙门两回,都没见着你,一会说你去通州了,一回说你去遵化了,我看府衙里边那么多官员,就没见着你这么忙碌的。”
“人和人不一样啊,也许我天生就是这种劳碌命,没干完没干好的事儿,心里就存不住,就得要去落实了,办好了,才能睡个安稳觉。”冯紫英解释道:“今儿个晚饭就在我这里吃,宝祥你让后厨安排一下,我和若兰好好喝一杯酒。”
卫若兰微微动容,他清楚冯紫英肯定知道自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人家却没有找借口推托,事情都不问,先留饭,有什么事情放在酒桌上来说,肯定就要好办许多,也更能放得开。
“紫英,我……”卫若兰话音未落,就被冯紫英打断:“有什么事儿慢慢说,说不清咱们就在酒桌子上来详谈,怎么样?我也许久没有和你喝一杯了,今日正好,皇上他们都去秋狝了,我这顺天府的压力也消减了许多,我也难得清闲几日。”
卫若兰微一沉吟,便点点头:“也好,你我两兄弟许久没有这般了,我也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求你帮着出个主意,……”
与 玥 樓 老闆
“呵呵,只要若兰兄信得过小弟,小弟知无不言。”冯紫英朗声道。
二人寒暄了一阵,冯紫英见卫若兰几度欲语还休,虽然不清楚对方究竟遇到什么难处了,但是这等骨节眼儿上,多半是和永隆帝这一番秋狝有很大关系,卫若兰之母可是皇室宗亲,而且还是皇上的亲妹妹,这层关系在里边,卫家就算是想要避开这些麻烦也做不到。
热茶泡上来,卫若兰这才端起茶杯犹豫了一番道:“紫英,皇上去了铁网山秋狝,你可曾知道?”
“这等事情尽人皆知,若兰你为何问这等问题?”冯紫英含笑道。
“那紫英你可会赴铁网山行宫?”卫若兰又问道。
“暂时无此机会,皇上召见也是朝中诸位重臣为主,我非朝臣,不过是京畿官员,……”冯紫英顿了一顿,“当然,在若兰面前小弟也不会隐瞒什么,也由此可能,但是现在还没有接到皇上通知,若兰想要问什么便直接说,不必这般绕圈子。”
“哎,紫英怕也知道,家慈和其他宗亲一样,已经去了铁网山行宫,此番皇上要选储立储,宗亲都要面临皇上询问征求意见,家慈颇感为难,稍有不慎,只怕就会引来极大麻烦,所以家慈夜不能寐,坐卧不安,愚兄也是如此,所以想要请紫英帮忙出个主意,如何避免这等麻烦。”
卫若兰喟然长叹,满脸烦恼。
“哟呵,这可是人家求都不求不来的以备顾问之事儿,怎么长公主还觉得成了麻烦事儿,可永宁长公主还有忠顺王、忠惠王他们不也要面对么?难道他们也畏若蛇蝎?”冯紫英反问。
“紫英你有所不知,永宁姨母那边颇得皇上宠信,诸位表兄表弟只有仰仗的份儿,忠顺王和忠惠王几位舅舅那里都是大权在握,几位表兄表弟讨好都来不及,哪里敢说其他,便是有什么不利于他们的言语,他们也只能隐忍在心,可你也知道家慈和皇上关系素来疏远,皇上平素难得一见,现在却不得不就此发表意见,这不是左右为难,若是不说,却又要得罪皇上,……”
卫若兰一脸纠结。
“若兰,你家只是不愿掺和进这桩事儿这么简单?”冯紫英反问。
卫若兰略一愣怔,随即点头:“当然,我家情形你知晓,家慈的身份实际上只是一个累赘。”
“当真?”冯紫英意似不信。
“当真。”卫若兰涨红了脸。
“好,那我便替你出个主意,既然你都觉得皇室宗亲身份是个累赘,不指望从中获益,那又何必在乎得罪皇上?令堂只管一味推脱,不肯明言,原本令堂就在皇上那里不得宠信,此番也不过就是更为冷淡罢了,却也能避开无谓的烦扰,诸位皇子们日后也不会来骚扰了。”
冯紫英看着对方淡淡笑道。
卫若兰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
好像对方说得也挺有道理,既然都觉得皇家血脉是麻烦,未曾得益多少,反而只有麻烦,也不得皇上信任,那索性就再过一步,彻底从这桩麻烦中跳出来,摆脱这个旋涡,做一个冷眼旁观人,岂不快哉?
只是这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卫若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
冯紫英内心也是暗笑,这厮哪里是真的想要不掺和这桩事儿,若真的想要摆脱,早干什么去了,还能事到临头再来找自己讨主意?
分明就是想要寻一个既要得其益又要避其祸的两全其美之法罢了,却还欲语还休的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