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王煊落在妖主的身边,斩神旗的旗面如阔刀横扫,顶级神明的……主身人头落下,元神被绞杀。
“这是谁?!”有顶尖的不朽者吃惊,大结界中的强者对人间的事了解没那么多,不是谁都知道这个弑神者。
不过,他们没有轻视,在有人出声之际,就有数件兵器落下,更有术法绽放,刺目的剑光,滴血的长戟,还有精神力构建的牢笼,同时覆盖王煊那里。
这些人很强,大多是四段层次,是神明的主身进入现世,只有少数几人在三段。
王煊挥动斩神旗,金色网格交织,如同蛛网扩张,化作天罗地网,将最前方的那个不朽者兜住,而后直接将其元神撕裂!
他手中的旗杆如同长矛,猛然向前刺去,噗的一声将一位神明刺穿,挑了起来,猛烈一抖,顿时四分五裂。
这个场面镇住了追杀者,拦路的青年太猛了,上来就连杀神灵,哪里冒出来的?是仙道之地的绝世列仙中的出名人物吗?
王煊在十二段时,就曾经同逍遥游两层和三层的神明分身厮杀过,并击败,现在十三段大圆满了,自然更强。
哪怕这些人是神明和不朽者的主身进入现世,但终究也没有超纲,在四段领域,他可以力敌。。
说到底,这不是诸神的时代了,大结界都在崩溃,他们逃了出来,没有了施法的土壤。
他们在现世中动用不了规则,施展不出秩序之力,超凡时代接近尾声,他们的能力和在大结界中相比,天壤之别。
妖主侧身看向王煊,心情复杂,竟然会有这样一天,她需要王煊来救援,最初相见时,他连超凡者都不是。
王煊开口:“朋友们,冷静一下。神话即将永寂,你我都将成为力量稍微大一些的凡人而已,这样打生打死还有什么意义?”
能不动手的话,他真不想和他们死磕,在他看来,神话末年厮杀,本身就是一种无奈与可悲的事。
“你说罢手就罢手?这个女人伤了我们很多人,还杀了我的好友,怎么可能放过她,超凡落幕,但神明的怒火,以及仇恨,并未结束!”人群中,有一个女子开口。
这些都是顶级生灵,全身神光璀璨,站在一起,依旧有强大的威压,照亮了这片宇宙虚空。
“行,既然你不愿意罢手,那么我陪你!”王煊很干脆,他又不是惧怕这批人,刹那冲了过去,身上披着银色兽皮书,用以防御,双手持斩神旗,横扫而去。
有人避开,有人杀气腾腾地迎战。
瞬间,有神矛被斩断,有阔剑炸开,有人咳血倒退,王煊也曾被术法打中,但是他体外外有符文光幕亮起,挡住了。
特种兵之一秒满级 共工
噗!
在那个女子震惊而又后悔的目光中,他被王煊以大旗绞断兵器,斩开护体光幕,立劈为两半,血液四溅,当场暴毙!
然后,他再次止步,道:“大结界中的厮杀,生死难免,但这是现世,神和不朽者将成为过往,你们可要想好了,仇恨如果不能放下,那么咱们就不死不休,而如果觉得没有什么大怨,那就此别过,各自努力去适应这个时代。”
有人倒退,毕竟,这些都是大实话,以后,随着岁月流逝,彼此可能都会是普通人,还有必要打生打死吗?尤其是,眼前这个青年男子那么强,可以斩神!
“说到底,现在也只有超绝世还有资格为自己的超凡之路续命,在争夺至宝,或可熬过至暗时刻,而我们……犯得着吗?走了!”
有人转身就离去了,心中虽有无限的不甘,但又能怎样?抢得到至宝吗,彻底与他们无缘了。
“你们也太不硬气了,他只是一个人而已,能拦得住我们这么多神明吗?”后方,有人喝道。
“他是现世中人,本身就能和我们对抗,你说,他是简单之辈吗,大概率进入到了从未有人立足过的十二段领域中!”有人开口。
瞬间,部分人一语不发,快速远去。
也有人后退,等待超绝世大战落下帷幕,然后去投靠胜利者,自然最期待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大鼻祖能击杀恶龙。
王煊在退走的人中发现光神,是他上一次在不朽之地击杀的第一位神明,妖皇银鹏与光烈鸟的亲子,昔日从仙道之地逃到了不朽之地。
光神的主身也逃出大结界,居然……直接远去,并没有和王煊决战。
哧!哧!哧!
接连三支神箭射来,远处有一伙人不想罢手,早先曾射穿妖主肩头的那个男子,骑坐在一头雪白的天马背上,正在开弓射箭。
在那里,每个人都染血,都是顶级强者,杀伐之气浓烈,三箭很可怕,竟带着残余的规则之力。
这种箭羽不见血不停下,或者,需要以强大的力量将它们击溃。
王煊的眼神冷了下来,该说的他都说了,不可能一味的仁慈,这次他一语不发,旗面展动间,挡住三支像是闪电般划过黑暗宇宙的神箭,而后,他盯上了那几人,要独自要对抗五位至强神明!
“小心点,他们不弱,其中有两人接近我的层面了。”妖主妍妍提醒,虽然抹不开面子,但她得承认,在现世中,这家伙很强!
“各位,你我都是神,被各大超凡星的后人参拜,被塑造金身,供奉于各地的神殿中,现在就这样被一个现世的毛头小子震慑吗?一声不吭就退走,还有颜面回归故里吗,有资格进入现世的神殿吗?现在,你我的信徒,可能通过飞船捕捉到了这里的画面,你我怎么能这样窝囊?要显照几许神威才对。”
那几人鼓动,确实有不甘心的人留下,和他们站在一起。
“杀!”王煊不管他们有几人,沐浴仙光,横渡冰冷的宇宙虚空,杀到他们的近前。
箭羽射来,一支又一支,任何一支都能有效杀伤逍遥游四段层面的强者,但是,王煊都格挡住了。
“死!”
当王煊冲来时,几人共同祭出一座祭坛,这是勾陈帝宫的器物,蕴含着超绝世真身封印下的力量。
这一刻,此地全面爆发出刺目的光束,像是一颗恒星解体,猛烈地炸开,冲击力无以伦比。
然而,当风暴过后,王煊持大旗立在远方,除却嘴角流动出一缕血迹,头发略显凌乱外,并未大碍。
“怎么可能?!”他们震撼了,原以为必杀,可以解决掉这个强大的有些离谱的青年,没有想到他防住了。
“超绝世真身封印下的力量,确实很强,但终究不是他本身亲自出手,祭坛进入现实世界后,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王煊说罢,杀了过去,这次毫不留情,将战神旗当作一把长刀使用,纵横劈斩,在诸神中全力以赴的厮杀。
噗!
有人头飞起,元神被绞杀。
接着,旗面抖动,裹住一人,直接将此人震碎,血雾弥漫。
轰隆一声,王煊的拳头发光,将一位锁困他精神感知的不朽者直接打爆。
这是一场可怕的战斗,神的的血液在流淌,不朽者的身体在四五分裂,也算是神话末年的血腥场景之一,被人记录下来。
远方,有钢铁城市般的堡垒悬空,有飞船逃离,捕捉到了这里最后的画面,王煊沐浴神血,一个人将这伙人杀光。
“神话末年,九大至强者毙命,有神明之地负有盛名的箭神、蛊神、力量之神,有不朽之地的绝世不朽者,全死了,被那个人独自斩杀,神血、不朽者的血液,染红宇宙虚空……”
有太空探测器捕捉到这里的画面,观看者声音发颤。
这一刻,战火连天,大结界在腐朽,至宝冲霄,乱天动地,相对应的半物质位面要崩溃了。
而在外界,诸神远去,所过之处,也有可怕的战斗,到处都是杀伐之光。
方雨竹力敌上古疯子商毅,两人势均力敌,杀到大结界最深处去了。
影子夫妇追杀生命池,冲出了大结界,没入现实宇宙中。
逍遥舟和羽化幡不断碰撞,没入半物质半精神的宇宙星空中,破灭行星,斩碎诸星,激烈搏杀。
这一天,很多人的道行都在猛烈下跌,人们怀疑,超凡彻底落幕就在今日!
“你现在真的很强!”妖主无法昧着良心说话,看着王煊,她绝美的面孔上,着实不甘心,还想暴打他一顿呢,但好像……没机会了。
“妍姐,是你自己有点虚,老大不小了,注意养生,以后别舞刀弄剑了,好好做个都市女郎吧。”王煊扶着她,满脸是笑。
妖主妍妍,从上古末年征战到现在,都要统一妖族了,在仙界中呼风唤雨,弹指间可击破星辰,到了这个时代,随着时间推移,她在现世连飞船都快劈不动了。
这个地球有点凶
现在听到王煊这种话,她实在忍无可忍,尽管知道,对方是故意的,可还是想捶他!
噗!
就在妖主以美目横他,纤手发光,要掐他时,王煊突然拔出她肩头的那支神箭,刚才不过是故意刺激她分神而已。
“没事了,所谓的必杀神箭,残余的神道规则,被我磨灭了。”王煊说完,道:“让清瑶保护你回飞船,我去支援老张和冥血教祖的主身。”
剑仙子打招呼,道:“嗨,大妖精,身材不错呀,浴血回归,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是身段依旧这么曲线起伏,千娇百媚,超凡退潮后,你肯定能当个名模。”
我在东京教剑道 小说
妖主很淡定,道:“知道我为什么抢你祖师的剑经吗,和你一样,她在我面前臭美,仙气飘飘,你……也想被我收拾吧?”
“哈哈,吹大话,你现在娇弱无力,超物质都快耗光了,别提醒我反抢你一遍,喏,换件衣服吧。”剑仙子从福地碎片中取出一堆衣物,什么黑丝的,镂空的,各种类型的服饰都有。
关键是,这些原本就都是妖主的衣物。
她们两个犯冲,见面后彼此都安分不了。
“小丫头……”
“大妖精……”
远处,老张和冥血教祖也心情异样,看着王煊满身是血,在诸神中纵横,两人叹息。
“神话……真的结束了,在这人世中,我们还不如小王!”
“别和他比,小王是个变态,我怀疑他现在是十三段后期,踏足我们所有人都从未进入过的领域!”
“十二段就是未知领域了,他……十三段?!”
两人发木,这个曾经需要他们庇护的年轻人,在这个特殊的时代,竟走到这一步,太超出预料了!
一行人回归飞船,有惊无险,即便诸神全逃出来了,无比混乱,杀伐气滔天,但还是有意避开了这块区域。
农家俏厨娘
很久以后,大结界持续崩塌,直到最后,方雨竹和上古疯子商毅的大战结束了,逍遥舟和羽化幡等也隐去踪影,再无动静,整片不朽之地也因此而没有了声息。
超绝世大战有了结果,至宝不再震动,天地寂静,所有人都紧张而又恐惧,一切都落下帷幕了吗?是好还是坏,谁都不知,静待获胜者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