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主宰
小說推薦武神主宰武神主宰
找死!
黑魔祖帝心头恼怒,自己已经和对方说的很清楚了,原以为对方会收敛一些,没想到竟然还主动出手了。
真当自己是吃素的吗?
“黑魔帝经!”
黑魔祖帝怒吼一声,顷刻之间,一尊巍峨的身影像是从天地间走了出来一般,这道身影无比高大,投影在整个魔界,头顶之上,悬浮着一本黑暗古经,这古经哗啦啦翻动,映照出了一片古老浩瀚的文明。
无尽的大手对着那漫天的锁链便是狠狠的拍击而去。
轰!
大浪滔天。
馭 房 有 術
一拳激起千层浪,整个宇宙都在这一拳之下震动起来,宛若起伏的平原一般,浩浩荡荡,气势磅礴。
超脱强者,盖世无双,黑魔祖帝的大手就这么抓住,很是霸道绝伦,瞬间与那漆黑锁链碰撞在一起。
当的一声,好似有能震碎宇宙的轰鸣响彻,就看到那漫天锁链绽放黑暗光芒,神帝图腾之力浩瀚涌动,竟是将黑魔祖帝的大手顷刻间穿透了开来,黑暗气息瞬间爆卷,形成了恐怖的海啸。
一瞬间而已,那一根根泛着黑暗光芒的锁链,竟然将黑魔祖地的大手洞穿了。
并且,那漆黑锁链再度发光,有神帝的气息涌动,锁链化作一片囚笼,瞬间缠绕住了黑魔祖帝。
黑魔祖帝大吃一惊,他身躯一震,试图将那些锁链挣脱开来,但是这些锁链泛着一道道古老的符文,震慑诸天,独断万古,迅速的缠绕了上去,一瞬间就将黑魔祖帝的大手给捆缚住。
“什么?”
黑魔祖帝神色震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而一旁,秦尘他们也都看得呆住了。
之前还威风八面的黑魔祖帝竟然被这虚海中的存在,直接粉碎了攻击,然后一瞬间捆缚了起来。
这样的场景,着实让人骇然。
难道这虚海中的存在,要凌驾在黑暗一族黑魔祖帝的之上吗?
众人无比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可能捆缚住我?”
黑魔祖帝恼羞成怒,一瞬之间,他的眼瞳之中演化出来了诸天万界的场景,紧接着两道可怕的黑暗神光爆射而出,瞬间轰在他捆缚住他双手的锁链之上。
并且,一道道黑暗本源在他的手上激荡,要将那一根根的锁链给震荡开来。
但是,任凭他如何出手,这些锁链都是亘古不动,反而是越绕越紧。
“啊!”
众人眼睁睁看着,这些锁链,竟然如同游蛇一般,不断的蔓延上这黑魔祖帝的手臂,甚至要蔓延向那漩涡深处的黑暗大陆之中,一点点渗入到了黑魔祖帝的肉身之中。
黑魔祖帝的肉身,被锁链接触的地方,瞬间燃烧起来,剧烈的痛苦令得黑魔祖帝顿时惨叫起来。
超脱之力,都无法阻挡这些锁链的入侵。
“这不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魔祖帝心中惊悸,身体瞬间发僵,此时此刻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肉身被这道锁链捆缚住之后,竟然无法动弹起来,有种从头凉到脚,浑身毛骨发寒的感觉。
他是什么层次的强者?超脱级,真正在宇宙海中纵横的存在,哪怕只是一道投影照射而来,也极其强大,可现在居然被对方轻易就捆缚住无法动弹。
更让他心惊的是,对方的锁链之力,仿佛穿透了无尽虚空,直接降临在了他黑暗大陆的本体身上,这让他觉得一阵冰寒,觉得发瘆。
而这一刻,渊魔老祖,逍遥至尊,以及在场的所有宇宙强者们,都深深的震撼住了,以他们的实力,自然能看出一些端倪,黑暗一族的黑魔祖帝,竟然完全不是这仿佛被困虚海之中虚影的对手。
轰!
虚海之中,黑暗虚影浮沉,神帝图腾之力愈发的强大和可怕,降临这方天地,将黑魔祖帝彻底的震慑住。
“这才是神帝图腾的真正威力吗?这就是九星神帝诀的强大吗?”
可怕的神威之下,秦尘喃喃,感觉到了自己和对方的差距,那是天壤之别,虽然他已是后期至尊级的高手,但在对方面前,依旧无比的弱小,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之上。
秦尘睁大眼睛,仔细的观看,试图看清楚对方力量的任何一丝变化,如痴如醉。
冷少的纯情宝贝
轰隆!
那可怕的图腾之力降临,融入到了黑暗锁链之中,将黑魔祖帝牢牢捆缚,竟像是要从那黑暗漩涡之中直接拖拉出来一般。
此际,黑魔祖帝身体绷紧,本源一片晶莹,黑暗神光剧烈澎湃,他内心难以平静,再也不能漠然地俯视这片宇宙。
蓦地,他迅速倒退,浑身能量越发浓郁,黑暗气息弥漫开来,各种能量体密布在四周,这是要退却!
这一刻,他竟然有了一丝怯意。
因为,在对方身上,他感受到了一丝特殊的气息,这丝气息,让他想到了宇宙海中的一个强大族群。
“你是宇宙海那一族的人?”黑魔祖帝开口,惊恐说道。
当年,宇宙海大乱,一些真正顶级的大能不知道为何突然开战,于诸天搏杀,而他所说的那一族,便是宇宙海中一个极其强大的族群,比之他黑暗一族,强大了何止一星半点?
而今,他竟然在眼前这虚影身上,感受到了一丝那一族的气息,让他人如何不惊。
只是,这么一个强大的族群,其中任何一人都绝非等闲之辈,为何会出现在这片宇宙,而且,好似被困在了那片天地间?
他焉能不浑身发寒?
“在你若神祗在这片宇宙肆无忌惮时,是否曾想过,也有神祗在凝视你?”
虚海中,淡漠而带着不详气息的声音传来,很轻,带着对往事的缅怀与感慨。
“我……”
黑魔祖帝这一刻不敢说话了,因为,在对方叹息之际,他愈发的心颤,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惊悸。
黑魔祖帝天尊脸色难看,犹豫了一下,狰狞道:“神祗?谁敢视超脱为尘泥,自称神祗?即便你真的是那一族也不行!”
他的身后出现一面漆黑的古镜,圆润光滑,居然映照出虚海中的模糊的景物。
镜面上,各种纹络交织,出现很多符号,肉眼可见,在虚海深处,一个古老的身影盘坐,他浑身被一根根的锁链捆缚,如同囚徒一般,禁锢在虚海深处,而那通天黑影,只是他演化出来的一丝投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