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源掌心朝下,随手甩出,地藏针刺穿无声力量的横截面,刺向暴岐。
暴岐咧嘴,借助鼎钟,无声的力量威能再次暴涨,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序列粒子蔓延,头顶出现更大的鼎钟,发出震天响。
陆隐,辰祖,枯祖几乎同时进入。
一眼看到巨大鼎钟。
辰祖与枯祖同时出手,尽管两人并未突破始境,但他们的战力本就逆天,属于一个时代的至强。
一个凭着连掌可以对战任何强敌。
一个靠物极必反,几乎不死。
面对这两人不会比面对始境容易对付。
陆隐回身,唯一真神,来吧,他心脏处星空蔓延,覆盖向蜃域,不断驱散印之界与鼎钟的序列粒子,同时,身体干枯,黑紫色物质覆盖,手持土壤长枪,黑白色之气盘旋,力量星象横扫四周,这一刻的陆隐战力全开。
蜃域越来越模糊。
唯一真神带着忘墟神,王小雨,黑无神不断接近,更后方是木先生。
陆隐抬起长枪,遥指唯一真神。
唯一真神与陆隐对视,转瞬进入蜃域,同一时间,忘墟神一指点出,身后,灯笼破碎,赫然代表着陆隐,来自忘墟神的真神自在法。
陆隐只感觉无形的力量要将自身破碎,这种感觉类似未女剪纸,却又不同。
剪纸,以岁月长河覆盖逆流,形成波涛。
而真神自在法,以过往思维斩断情感,断绝所想,所欲,所愿。
当忘墟神斩断灯笼的一刻,灯笼所代表的人因为其所想,所欲,所愿得到的一切都会形成矛盾。
透视神眼 薯条
陆隐一口血吐出,黑无神瞳孔转动,线条朝着陆隐而去。
唯一真神再次敲击剑身,剑影飞掠,时光无尽。
陆隐陡然抬头,握紧长枪,一把刺出,长枪朝着唯一真神刺去,沿途不断破碎剑影,而陆隐本人脚踩逆步,抬掌打出,掌心如同旋涡,将周边一切吸纳,连掌,越战越强。
忘墟神骇然,他没受伤,怎么会?真神自在法无效?
唯一真神眼前,长枪不断刺来,剑影毫无阻碍的能力,身侧,忘墟神凝聚坐忘之墟抵挡,同样被一枪刺穿,这一枪包含陆隐生物极限的力量,还有尘世的土壤。
唯一真神忽然后退,迎着长枪,退出蜃域。
木先生恰好到来,木萧转动,指点虚空。
天狗突然出现,挡在唯一真神与木先生之间,被木萧点中,哀嚎一声,身体几乎贯穿,狠狠砸向唯一真神。
王小雨接住天狗,余威将王小雨震伤。
唯一真神看了眼木先生,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別有洞天 小說
忘墟神抓住王小雨,拖着天狗,对陆隐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陆隐没想到唯一真神突然退去,他不在乎蜃域了?
黑无神也想退去,陆隐下意识收手,黑无神是留给唯一真神的礼物,留在蜃域杀了太可惜。
就在这时,蜃域忽然消失于呼和时空。
黑无神望着蜃域的天,再也看不到呼和时空的星空,心一沉,被困在蜃域了。
陆隐看向黑无神。
黑无神也看向陆隐。
彼此皆停手。
黑无神现在只想逃,陆隐也希望他逃,但不能做的太明显,黑无神自己本身不知道被算计,一旦做的太明显,他就会怀疑。
当初少阴神尊被大天尊算计,为了让少阴神尊不被怀疑,硬是开启了一场战争,请木刻师兄他们配合逼迫少阴神尊去黑色母树,然而还是出现了意外,中途被少阴神尊发现,若非慧武出手,那场算计未必能成。
此刻如果被黑无神发现他自己被算计,即便算计还在,对唯一真神也没用了。
黑无神想逃,但他猜测不会那么容易。
陆隐希望他逃,不希望被他看出来。
以至于竟一时停手,彼此对视,场面古怪。
“一个都别想逃。”超大巨人之祖怒喝,一把抓向黑无神。
陆隐无语,要他插什么手?
黑无神脸色难看,果然没那么容易逃掉。
他瞳孔转动,黑色条线自虚空而出,形成诡牢困住陆隐,燃烧黑色火焰。
同时,一根根黑色线条蔓延向蜃域,顺着超大巨人之祖手臂而去。
这是天赋,并非序列规则。
超大巨人之祖冷哼,猛地握拳,力道震散黑色线条,刚要继续出手,身体忽然动不了,又是印之界。
远处,总会长以印之界遏制超大巨人之祖,金笔所向,不断逼近初一。
暴岐疯狂震荡鼎钟,沸腾蜃域。
蜃域并非不可离开,直接撕裂虚空就行,但他们不愿离去,这里是蜃域,是他们灵化宇宙找了无数年的地方,是他们窥探时间伟力的地方。
不接触岁月长河,永远达不到某种高度。
灵化宇宙在这一道上太稀缺了。
只能说始祖他们做的太过,逼的灵化宇宙对蜃域,对岁月长河的渴望达到极限。
陆隐抓住诡牢,撕开:“前辈,黑无神交给你了。”他朝着暴岐而去。
如果他也对黑无神出手,黑无神绝对没有活路。
超大巨人之祖虽然是始境强者,可以强压黑无神,但陆隐可没忘记,黑无神属于意识宇宙生命,他的意识在意识宇宙中属于星象级,对应的就是始境,真要拼命,超大巨人之祖未必能耐他如何。
超大巨人之祖的战力方式太过单一,对上黑无神没有优势。
陆隐朝着暴岐杀去,迎面就是无声的力量。
暴岐修音之序列之法,获得灵化天赋拟音,得到序列之基鼎钟,三者配合,成就桑天。
他是唯一一个并未渡苦厄却能成就桑天之人,在天元宇宙边境战场横扫无敌,若非疯院长以红尘之路强行让他踏上苦厄之境,如今的边境之战不会是那种结果。
踏入苦厄的暴岐性格大变,不再张扬,变得内敛。
虽说实力未有多大提升,但这种突然改变的性格却让人不安。
好在暂时来说对天元宇宙有利,等于废了一个桑天。
但那是正常情况下, 而今他自己被围杀,无论性格如何变,他都不可能找死。
此刻的暴岐借助鼎钟,发出恐怖实力,无声的力量如墨水染黑了蜃域天地,雾化的时间生生被排斥开,鼎钟将暴岐的声音化为无可比拟的杀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陆隐抬手,土壤长枪刺去,皆被无声的力量粉碎。
他一拳轰出,生物极限的力量也未能打穿那染黑虚空的无声之力。
暴岐嘴巴撕开,眼底深处带着寒意与凶残,苦厄不断在压制他的本性,但面临此一战,他的本性也在释放,若本性完全释放,或许会掉落始境,终生无法踏足苦厄,也就成就不了永生,与梦桑一样。
但始境的暴岐,一样是桑天,一样有着可怕的实力。
借助鼎钟,暴岐将无声的力量覆盖周边,一切打击都无法穿透,令他立于不败之地。
总会长同样被无声的力量护住。
他多次庆幸,暴岐来了天元宇宙,声音这种力量看似平凡,一旦完全发挥是恐怖的,这也是灵化宇宙为什么一定要制造鼎钟的原因。
无数年来,无人可以使用鼎钟,但鼎钟依旧是十大序列之基之一,这就是原因。
陆隐望着被无声之力守护的总会长与暴岐,对准他们,挥手,残阳。
瑶映月 小说
一式残阳落,天涯共余晖!
燃烧你的武。1
“意境战技,小心。”总会长提醒,金笔悬空。
盯着金笔,他目光痴迷到了极限,这是他的苦厄。
残阳,可以燃烧武,也就是燃烧修炼之路上带来的一切,而苦厄却刚好相反,人之初,修炼之始所经历的,执着的,都是苦厄。
总会长以苦厄对抗残阳,不仅无视了残阳,更令残阳余晖重现,反噬陆隐。
陆隐吐血,惊异望向总会长。
总会长圆脸笑了:“小辈,老夫修炼之路有多久,光凭一个意境战技就想抹杀老夫的路,你太小看苦厄境了。”
陆隐擦了下嘴角血液,确实小看了这些老家伙。
残阳对瑶宫主无往不利,却在总会长这吃了瘪,这就是苦厄境的强者。
陆隐自认几乎无敌天元宇宙,唯有那么几人可以超越他,他忘了,总会长,暴岐,同样是苦厄境,是可以超越他的存在。
暴岐对着陆隐,张嘴,无声的黑暗化为利刃斩去。
陆源挡在陆隐身前,粉碎无声利刃:“小七,没事吧。”
陆隐摇头:“小看他们了。”
陆源失笑:“这是好事,那老家伙只是让你反噬,不严重,算是提醒吧,毕竟苦厄境没那么容易达到,你的意境战技不是无敌的。”
陆隐看着陆源背影:“老祖,你也可以无视我的残阳吧。”
陆源点头:“可以。”
陆隐呼出口气:“意境战技在始境层次中效果奇好,让我忘了我本身与苦厄境的差距,不过残阳还能增强。”
“哈哈,这是当然,意境战技重意不重境,你的意越强,对这门战技理解越深,发挥的威力就越强。”陆源道。
陆隐看向总会长与暴岐,他们不想放弃蜃域,自己等人又何尝想放弃。
未女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