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小說推薦我有一卷鬼神圖錄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王重旸负手在后,抬头看着漆黑的夜幕,心中也不知在想什么。
半晌才吐出一个字:“等。”
郑兄弟几人面面相觑。
那展子虔此时也无力质疑,只能暂时沉下心,调运内气,疏理狂乱的气血。
过了一会儿,脸色渐复。
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来,展子虔才挣开搀扶他的人,略带犹豫。
“地首……”
王重旸头也未回:“有什么话就说。”
展子虔咬牙道:“那……那个人……真的很厉害?”
王重旸不答反问:“我刚才那一指如何?”
“这……”
展子虔迟疑片刻,才道:“属下修行太乙玄功已小有所成,有太乙玄功护体,虽是未加防备,但玄功自行,等闲也难破得,”
“地首这一指,堂皇正大,阳刚之极,虽未破去属下玄功,却截断了属下玄功行运经络,牵动属下周身经络血气,几令属下玄功反噬,当是一门天下少有的绝学。”
他面露敬佩道:“早知地首武功盖世,六路神剑便威震两江道,步法如仙,天下少有,兼且有护体神功,无人能破,却不知,地首还精擅如此神指。”
王重旸却摇摇头,自嘲一笑:“我这又算什么武功盖世?”
“此乃一阳指,不过是公……他一身所学,最微末不过的本事,”
“不指是这一指,我一身所学,在他那里,不过是信手拈来的微末之学,不足一晒。”
“……不可能吧?”
别说展子虔不信,边上的郑兄弟等人也是面面相觑,露出不信之色。
“他……那位真要如此厉害,怎的不将真正的‘绝学’传授给地首?”
展子虔小声嘀咕道。
“也是我资质愚鲁,学不得真正的神功绝学,想来,也是令他失望了吧……”
王重旸慨然一叹,并未再多言。
“……”
展子虔仍不以为然。
他口中虽赞王重旸的武功厉害,但心中却也未有多看重。
準確
凡俗武学再厉害,能比他们三山五宗的真传厉害?
纵然是仙门神通,也未必能比得他们这几家的真传绝学。
王重旸能成为地首,武功高强自然是需要的,但这也并非是决定因素。
升平军中比他强的,大有人在。
最近更是有不少高手豪杰,甚至是仙门高人,也投入了军中。
若非如此,又哪里需要自己等人随身护卫?
至于那位什么公子……
也不需宗门中的前辈高手,他的太乙玄功不过是初窥门径,只需待他玄功大成……不,不需大成,只要得窥几分真意,他便不信,比不上那个什么公子?
不过经历刚才之事,却已知晓那人在这位地首心中的地位,也不敢再口出狂言。
今是 小說
当下便转移话题道:
“既、既然那、那位公了这么厉害……那地首要不再去好好求他一求,他有如此本事,看在往日情分上,若能出手相助,或许真能救出鹤大龙头。”
王重旸沉默片刻,摇摇头,却没再说下去,转而道:“我等进江都城已将近一个时辰,南楚怕是已经有所察觉,须得立刻出城了。”
展子虔等人闻言一凛,也不再多言。
当下,趁着夜色,王重旸带着几人在早已安排好的人手接应下,悄无声息地潜出了江都城。
不过盏茶时间,就有几个气度不凡之人,带着一队军兵,出现在了这座宅中……
……
刀狱之中,暗无天日,无日月交替,本不知时之更迭。
江舟只知在此间,刚好已经听了十次执刀钟响。
来时第一日,血甲人给他的那张名单上的十只妖魔,已经有八只死在他手上。
之所以是八只,却是因为原来那张名单中,有两个妖魔中途被血甲人来给他换了。
曲生瓶与影娘。
在他的厚脸纠缠下,血甲人终究是告诉了他替换的原因。
惡女的二次人生
这两只妖魔找着靠山了。
应该说,是它们本就有靠山,不过是最近才被肃靖司查证,或者说,是刚刚才谈好价钱罢了……
江舟也是无语。
躲到这种鬼地方,居然还逃不过这种阴暗的交易。
吐槽归吐槽,但这十只妖魔带给他的收获还是不错的。
自然是无法与四品以上的妖魔媲美。
但比他在外边撞运气可是强多了。
除了第一天的捆仙绳术外,便是黑山法、五雷掌、止颜术、大力术,四门法术。
黑山法,与之前的雪山咒有些相似。
不过雪山咒是控霜驭冰,黑山法是聚土成丘,除此外,还能用来寻物,应是同出一源。
立身山中,山中土石皆为己耳目。
五雷掌乃是一门术、武相融的掌法,能聚天雷之精为己用,掌发五雷,威力惊人,不在柳叶金刀之下,算是一门不错的攻伐之术。
止颜术,对江舟来说,是最无用的一门术法。
顾名思义,看名字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了,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至于大力术,却是份属七十二地煞术之一。
大力术和黑山法,是他第一次得到出自同样一套法术的奖励。
由此看来,以后他还真有可能集齐七十二地煞术。
从取月术来看,这七十二地煞术还是挺强大的。
不过,这鬼神图录终究还是走上了“集卡”的罪恶道路。
除了四门法术,还有三颗小还丹、蓝田玉露一瓶、展阳神丹丹方一张。
其中蓝田玉露与止颜术的作用一样,区别只在于丹药能用在任何人身上。
小还丹一颗能增加十年道行,比一阳丹增强了十倍,三颗就省了他三十年苦功,也算不错。
至于那张丹方……
江舟只看了一眼,便嫌弃地扔到弥尘幡中压底。
展阳……
什么玩意儿!他需要这种东西吗?
除了这个不知所谓的东西,其他收获倒是都不错。
换了在外面,至少得杀上百只妖魔,才能刷出这些东西来。
在这里只需要按步就班,便有人将妖魔送到跟前。
江舟坐在自己的石洞中,稍微盘算了一下这些日子的收获。
一阵浓烈的刺鼻血腥味,门口忽然出现了血甲人的身影。
“这是你接下来十天的执刀目标。”
血甲人一进来便平铺直叙,递来一张名单。
江舟接过扫了一眼,旋即有些惊异地抬头:“三品妖魔?”
在这名单上,他看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