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十二仙门的联军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尤其是现在这个帅帐里的,可以说都是混迹人间修行者圈子最上流的一群人了。
但当李楚这样说的时候,还是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三分是为这件事,七分是为李楚说出这件事的方式。
怎么会有人能用这么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这么逆天的事情啊?
小鲲王是什么小鸡小鸭吗,说杀就杀了?好像真的是随手宰了一样。
拜托。
那可是横行西域多少年都没人敢管的混世大妖王啊!
李茂清看着李楚,久久无语。
他深知李楚的性格,绝不是故意在众人面前装一波大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确实被他装到了。
惡 靈 勢力 3
国师大人此刻就很想提醒李楚一句,就算你把这件事说得再轻描淡写,也不可能改变事情性质的。
什么叫盗宝顺便杀了……
你那说好听点也得叫杀人越货,要是判刑的话,最轻也是个无期。
当然,此刻他只是庆幸,李楚杀的是对面的人,越的是自己的货。
他都不敢想,作为李楚的敌人该有多可怕。
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帅得发光的小道士,就像是在自家后院散步似的就出现在了你家里,然后极有可能没等你出手,他感觉到了一点威胁,就顺手劈了一剑。
再然后不止你没了,你家都没了。
“……”
沉默了良久,他才整理好思路,努力收敛起自己那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摆出老成持重的面孔。
“小李道长,那小鲲王其实不足为惧,真正可怕的,是他背后的北溟巨鲲……”
李茂清的语气就好像白天打得他丢盔弃甲的小鲲王真的不足为惧那样。
“此番你斩杀了小鲲王,那巨鲲必然有所感知,若是出海复仇,你要早做准备啊……”
換到了最糟的座位上
李楚颔首道:“多谢国师提醒。”
虽然众人都不太相信,但是他确实是入室盗窃不小心被主人发现,这才被迫出手。
若是那巨鲲因此出海,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
“唉,那北溟巨鲲居于北海,已然蛰伏无尽岁月,极有可能是这人间之最强力量。”李茂清叹气道:“它之所以不出海,就是等待化鹏之日吞食天地。人人都知道早日将它铲除才是最好的,却又人人都无比畏惧,不敢去招惹。”
“干脆趁着此番契机,明日我便上白玉京与万法山走一趟,联合童无敌与极光菩萨两位道佛两门魁首,商议择日一起出手,汇聚人间至强者,将此獠诛杀算了!”
李茂清咬着牙,露出一丝果决。
……
在帅帐中交谈了一番,李楚又回到了营地之外的一个山坡上。
这里还有一个麻烦在等着他。
余七安、王龙七、小锦鲤正坐在山坡边上,揣着手,一脸看戏的表情,似乎就缺一个小板凳摆点瓜果茶水了。
申公道则怀抱着那根圣物大棒,满脸肃杀,等待着李楚。
当看到自己梦里不知想杀了多少次的小道士走过来之后,申公道的眼中满是战意。
“想不到……”他摇摇头,“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物。
居然是绢布包裹的星珠!
颓废的烟121 小说
“先前听你们说在找这件东西,现在我把它给你,算是抵了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申公道一把将星珠丢给李楚。
李楚接过,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申公道竖起大棒,“我就要为我的父亲和祖父报仇!与你决一死战!”
“你的父亲和祖父……”李楚皱了皱眉头,“是谁?”
“他们就是惨死在你剑下的,黄金州的祖猿与小猿王!”申公道怒吼道,“而我,就是猿飞山一脉最后的传承!”
“嗯……”李楚蹙眉回忆了半晌,才点点头,“哦好像是有这两个……”
東方外來韋編-二次漫畫-EXTRA STAGE
“你居然都忘了吗!”申公道顿时感觉到一阵侮辱。
“不好意思,那天杀的妖怪太多,可能记不太清……”
“我不管!”申公道一摆手道:“我知道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
“你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还要打?”王龙七在一边突然问道。
申公道台词遭打断,被问的一愣,接着道:“我今日若不出手,就是不孝!若是出手,大不了一死!死,有轻于猴毛,有重于泰山……”
“等等,可是你如果死了,那岂不是猿飞山的血脉就断绝在你这里了。”一旁的余七安又突然问道,“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就这样死了,一样也是大大的不孝啊。应该说,你出手就是不孝,不出手也是不孝,其实没区别才对。”
“啊这……”申公道又是一愣。
“哎呀,那这样该怎么办啊?”王龙七在一旁问道。
“要我说,你不如等晚点出手。反正送死又不着急,大可以等再修行修行,然后再生个孩子,了无牵挂以后,再来找我徒弟挑战嘛。”余七安又道。
“好主意喔。”王龙七点头道。
“可是这样……”申公道连连眨眼,又看向李楚,“可他明知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日又怎会放我走?”
“我其实无所谓……”李楚道,“如果一定要打一架,我也觉得你再好好修行一番再来找我比较好。”
起码这样经验值还比较多……
“你爷爷再怎么也是个陆地神仙中的佼佼者,你如果连他都不如,挑战也没有意义。不如就这样,我们定下约法三章。”余七安道:“你不是本来要去找极光菩萨拜师修行吗,就等你拜师极光菩萨、修为超过你爷爷、再生下一个孩子,达成这三个条件,再来找我徒弟挑战怎么样?”
“这……”申公道倒退两步,似乎十分动摇。
王龙七适时道:“这也太贴心了,申少侠,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要是我绝对就同意了。”
良久,申公道才一咬牙:“好,那我就与你们约法三章!等我拜师极光菩萨、修为超过我爷爷、为猿飞山留后之后,再来找你报仇!到时候你可不能怯战!”
“我会等你的。”李楚郑重点头。
申公道又一扬手,将掌中的圣物毫不留恋地丢下,“这是不老城的东西,你们替我还回去吧!”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他走远了,余七安才道:“此子秉性纯良,就是缺点脑子,能不杀他,还是不杀为好。”
“可是你不担心他有朝一日真的超过他爷爷了?到时候再来报仇,不也挺麻烦吗?”王龙七道。
“怎么,你以为修炼不要脑子的嘛?”余七安笑了笑,“就算要斩草除根,那他也得是根草吧?这小子,撑死了是根金针菇。”
“金针菇怎么了!金针菇也有硬起来的时候……”王龙七顿时一瞪眼,就要急。
“你不要太敏感……”余七安翻了个白眼,又道:“而且就算他能修炼到那个地步,我与他约法三章说的,还要拜入极光菩萨门下,还得生个孩子。可拜入极光菩萨门下,他就是和尚,又怎么去生孩子?如果有闲心生孩子,那他修行佛门功法又怎么能诚心?总之,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条件。”
“嚯……”王龙七忍不住想要鼓鼓掌。
“好小子,又教了你老道我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一招神通……”余七安悠悠道。
“叫什么?”
“画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