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小的……同志们,俺们的同志正在和敌人拼命,俺们冲下去,杀退他们啊!”战场外的树林里,泼风红一紧红色的披风,顺手拔出了马刀,招呼着部队做好出击准备。
“翠柳,你带两个人,赶紧去联系二团,让猛虎叔尽快赶来。”出击前,泼风红还记得先让丫头丁翠柳去通知二团,“啊,记得让那些拖拉机坦克赶紧过来啊,这边情况紧急了!”
“上马——,出击!”泼风红翻身上了枣红马,缓缓地催促战马开步小跑。身后,八百骑骑兵几乎保持着同步的节奏,慢慢加快了战马的脚步。
“轰隆隆——,杀呀!”战马越跑越快,急促的马蹄带起了隆隆的声音,震得大地都微微颤抖。泼风红一马当先,虚劈两刀,喊出了杀声。
超级魔兽工厂 爆炒绿豆1
……
“不好,是八路的骑兵!”自从炮兵被偷袭后,八路的这支骑兵就潜伏了起来,没想到今天这么关键的时候,居然从身后杀了出来,贺大仁感觉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不过,这支骑兵压根就没有管贺家的营地,而是一道烟的掠过,杀奔了混战的战场。
“杀——”凭借着战马的速度,马刀轻轻掠过一个个颈脖,带起了当空飞舞的大好头颅。所谓热刀切油一般,马队轻巧掠过贺家队伍,直接放倒了好几百人。
兜转马头,反向马队又来了一次飞掠,再一次带走了几百的伤亡。
“他娘的,是八路的骑兵!”贺大义差一点就做了马刀下的亡魂,要不是身边的护卫舍命推了他一把,估计后背就被喇开了!当然,马刀也没落空,把那个护卫的脖子给生生削断了。死里逃生的贺大义惊恐地喊道:“挡住他们,别让他们再跑起来!”
然而,步兵对上骑兵,又处于这样的混战局面,那是很难有办法阻拦的:任何试图阻拦的人,要么被撞飞,要么被砍死,要么被战马踹开……无一可当马队的飚飞。
……
“哈哈——,红子,是你们哪!”战场压力陡然一空,陈老山也得闲抽眼瞅着了泼风红。老汉心情大好,跟着喊道:“闺女,好样儿的!狠狠地收拾这帮鳖孙啊!弟兄们,俺们的援兵到了,杀呀——!”
泼风红笑着点了下头,面对自己的准老公公,她还有些腼腆。顺手砍翻了一个敌人,她打马飞奔离去。骑兵作战最忌讳停下脚步,只有在相当的速度上,劈砍才是最省力、有效的。所以,泼风红带着马队来来去去,始终保持着稍沾即走的节奏,打的相当活络。
这一通来回的厮杀,直接就干掉了好几百敌人,使得战场上对阵双方的力量几乎就差不多了。关键是从身后突然杀来这么一队死神,让腹背受敌的贺家部队士气急剧跌落,甚至开始都有逃兵四散逃命了。大好的局面被逆转,让后面观战的贺大仁气的直跺脚!
……………………….
“轰隆隆——,吁!”战场东面的山坡上,忽的冒出了一大队骑兵。三鹞子勒住了战马,有些讶异地观看着下方的战斗:北门外,上千的八路军对战着贺家的部队,而贺家的部队又分出了一多半警戒着,目标正是西面的一队骑兵。看得出,那队骑兵已经冲杀了好一阵了,好多战马身上都是血水、汗水混合着淋漓滴落,看起来有些疲惫了。
“老贺家搞得什么鬼名堂?都过了午饭的点了,咋还是没有拿下镇子啊!”三鹞子翻翻眼睛,衡量着战场情况:眼目下的战场,看起来虽然八路气势高昂,人数也不少,甚至还有骑兵助战,但看得出来,无论是步兵还是骑兵,八路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八百莫名 小說
“要此刻突击下去,应该可以很轻松打垮土八路吧!”三鹞子抓抓脑袋,“可是人家都说困兽犹斗,为了老贺家去和八路拼命——不值当啊!”三鹞子又不是呆子,为他人作嫁衣裳,没十足的好处,他是不会干的!
“卫团长,你们回来啦?这太好了!”贺大仁骑着一匹马飞奔而来,一边跑他还一边高喊着,显得亲热又激动。“卫三兄弟,你瞅见了吧,那些八路的骑兵,威胁太大。请你无论如何出手一下,打垮他们!”
“唔,参谋长,不是俺老卫不肯啊,实在是俺们这一上午的打阻击,还都饿着肚子呢,已经人困马乏了。再说,对方也是骑兵,还很精良的样子……俺可没把握打败他们!”卫老三瞎话张口就来,说的貌似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一招仙
“呃——,卫老弟,现在实在是危急的时刻,急需你们出力!”贺大仁急的一把拉住了三鹞子,急切地问道:“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俺只求你救俺贺家一次!”
“这个——,嘿嘿,你看俺这些弟兄吧,其实也不是不愿帮忙,只是骑兵对战风险太大,这个——”三鹞子倒有些难堪的提条件了,只拿手下来推脱。
“每人一百大洋,附带三亩水田,咋样?”贺大仁张口就是十余万大洋,三千亩水田,价码给的很高。看得出,他是真急眼了!
“呃——,俺喜欢吃馆子,可惜——”三鹞子有心在榨一榨贺家的油水。
“好说!助俺家拿下了临河沿,贺家在困龙峪的饭庄姓卫了!”贺大仁一口应承。
“不孬!不过俺还是喜欢抬现的——打下临河沿,俺要一半的战利品。”机会难得,三鹞子也豁出去脸皮了!
为妃作歹 小说
“呼——”贺大仁深深地看了一眼貌似粗豪的三鹞子,咬咬牙答应道:“可以,但贺家本房的人家不在内!”什么战利品,还不就是烧杀抢掠嘛!这个三鹞子,还真不愧是土匪出身!
“好!那咱一言为定!”三鹞子和贺大仁啪啪三击掌,约定了条件。他站上马背,吆喝道:“来活计了,大家都准备忙起来!”
“喔,吁——嘚!”一阵骚乱,三鹞子的骑兵,整出一个半月形阵势,打算半包了对面的八路骑兵。毕竟对方只有七八百骑,比自己要少三分之一呢。在三鹞子看来,这会子拿下八路的骑兵,基本是手拿把攥的事。
“预备——,出击!”三鹞子当中一挥马刀,指挥着队伍缓缓前进。
……
“同志们,弟兄们,你们跟着俺泼风红已经好几年了。多的话俺也不说了。今天是救援陈队长,你们也知道俺和陈龙的关系,俺不能退缩!”泼风红面色沉静地说着,“下面俺们就要和敌人的骑兵拼命了。大家都不要勉强,愿意跟着的,俺感谢你们。不愿意的,可以早点离去,俺也不会怪你!”
“……红姐,你说的这叫啥话!俺们也是八路的一份子,怎么能临阵脱逃啊!”队伍里有人答道,却没有一个离开的。
“好,那俺就带着你们去和敌人拼命!”泼风红喊道,“拼死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杀呀——”
“杀——!”轰隆隆马蹄声起,一道红色的身影撑起锋矢的箭头,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