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女人不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她就被锤了。
源尘逃跑可不是因为怕对方,而是因为这里的阵法正在合拢,如果被囚禁在这里面,很麻烦。
而且以他现在的实力,还真的没办法把阵法给吃透,也没有能力一力破万法。
不过他可以在真正脱离阵法之前,给这个女人一拳。
系统模拟了石碑的气息,而系统本身就是少年的力量延伸,因此,根本不需要真正石碑的加持,他就可以发挥出大部分实力。
这是源尘的想法。
但是等真正施展起来,却出现了问题,还是实体度的影响。
通过这次,源尘发现自己的实体度已经高达四十四。
可以说已经窜升到了一个不可捉摸的地步。
源尘没有理会已经倒飞出去的女人,等拉着焱天火和鹦鹉逃出阵法笼罩范围之后,立刻看向焱天火道:“你实体度多少?”
焱天火一脸蒙圈,什么叫做实体度?
这个词儿他都没听说过。
不过看源尘那严肃的表情,好像这件事很重要,这个词也不是凭空编造出来糊弄人的,于是他也努力思索了一下,然后沉默了片刻道:“我没有相关记忆,真的不知道。”
源尘有些遗憾,现在他实体度已经完全跟实力挂钩了,所以现在,提升实体度反而成为了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可偏偏现在他没有相关的方法。
更不知道如何做才能使实体度提高。
原本他就陷入了这个怪圈,不知道实体度,实力提升缓慢,而现在依然是这样,只不过相比之前这次更狠,想要提升实力,只能先提升实体度。
“这个我知道。”
鹦鹉此刻竟然发出了声音,好像知道些什么。
但是这家伙看了一眼红发少年,又看向白发少年,似乎犹豫着要不要当着红发少年的面说。
“无妨。”鹦鹉可能觉得这件事情关乎少年的秘密,所以不方便跟别人说。
而她这样的举动,其实也是一种试探。
不过她这个试探很明显,至少两位都很清楚,也很明白是怎么回事。
步步登高 小说
其实在这一点上,鹦鹉做的相当不错,她是在试探,但没有自以为是藏着掖着,而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但又没有明说,大家都懂,但都没有戳破最后那一层窗户纸,这让很多人都特别舒服。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只不过我只过来了一缕意识,至于是不是全部实力,我自己也不清楚。”
荒废的仙迹就是废墟,没有任何可以勘探的必要,但是那里或许曾经十分辉煌过,所以还是留下了一些有用的东西,而早有准备的无纪王很轻易的就把源尘坑了,要不然的话,少年也不至于经历这么多。
如果他也能全力到来,毕然将震动整个真实世界。
强大的实力,哪怕是虚幻的,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自我转化成功,这是强者的特权,也是强者的本能。
但是偏偏现在的少年失去了这种本能,也可以说,他失去了作为强者的权利。
鹦鹉见两人都没有反对,轻咳了两声,淡淡开口道:“实体度是太上虚界中人进入本阿实界时呈现出来的转化度。”
“在我曾经读过的一些书本里,发现这种转化是可逆的,而最佳状况是达到50%,这是一个中间值,据说达到这个中间值的时候,将会发生质的改变,至于会发生怎样的改变?这书里没有提到,我也就不清楚。”
鹦鹉告诉了源尘一个十分重要的线索,这样他有了奋斗的目标,接下来只要找到如何提升实体度就可以了。
鹦鹉知道自己这位主人想知道什么?所以开口道:“关于提升实体度,其实是很困难的,真正的强者节食对于这个也不了解,不过他们也不需要,因为他们的实力跟实体度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没必要去管实体度。”
“而弱者进入本阿实界,想要提升实体度办法很多,很杂,有的需要在红尘中经历生老病死,有的需要进行生死擂,有的却需要混迹在修道圈子里,想办法找机会杀掉一些弱小的人,获得对方的实体度。”
懒鸟 小说
“本阿实界修道者的实体度基本保持在什么层次?”
鹦鹉理所应当道:“普通人是1%,强大的如同红毛这样的可能是百分之六。”
“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你不是在糊弄我吗?”源尘现在都高达44了,可红毛…焱天火分身才6%,这说出去谁信?
焱天火本尊都恐怕不会相信,对方即便是催生出来的实力,但也不至于就这么点。
“我好像说过,强者的实体度与实力并不挂钩,所以他们的实体度一般都很低,也可以这么说,他们的实体度越低,越说明他们实力越强,因为他们并不是本阿实界的人。”
鹦鹉虽然是一只爱读书的鸟,但是可能好久都不曾与人说话,所以说出来的有些错乱。
不过,听到的两位都明白了。
源尘也知道,自己恐怕并不是个例,而是被分到了弱者的一方,而强者的那一方,则是焱天火。
这家伙是横跨进入真实世界,而且实力也达到了强者的层次,所以自然而然的实体度就会偏低。
而像源尘这样的,其实说是弱者也行,说是本阿实界的原始居民也行,他的修炼此刻已经完全与实体度挂钩了。
所以想要变强,就要去寻找变强的方法。
“为什么不灭掉这里呢?”焱天火已经有些听不懂了,所以直接转移话题,将众人的目光却习到了身后的阵法内。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逃出来了,但是内部依然有一群人正在朝这边飞,似乎想要活捉他们。
“没必要,本来这个世界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一些麻烦,本想着直接轰烂这个世界,但是看到这个世界有这么多普通人,只能放弃,但我想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家伙,恐怕也坐不住了。”
源尘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要毁掉对方的道场,而是要找到恢复实力的办法,如今,实力恢复了一些,也可以正面应对这群超脱此世界的家伙了,而且没了石碑,他的实力反而更好的掌控,虽然没办法再打碎这个世界,但至少可以自保了。
……
找了个山洞,源尘问鹦鹉:“如果我跟你签署契约,我们会立刻被传送到那个地方去,那我们还能回来吗?”
鹦鹉点头:“当然可以,只要我们还在咱的地盘里,就可以随时进出那里,完全不需要担心,原来主任一直没有和我签订契约,就是担心这个吗?”
源尘摇头,面露严肃之色道:“我是怕把那头驴也给召唤出来,到时候他要是跟着我们一起来到这里,恐怕这个世界真的会撑不住。”
鹦鹉原本轻松的脸上,也流露出了几分拟人化的忧愁:“这只死肥驴,坏的流脓,他要是跟着我们一起来到此地,恐怕会搅得天翻地覆,不过这倒也不是一件坏事,他这头驴其实挺有分寸的,虽然看上去冒冒失失,经常发怒,但是在很多时候,其实是会顺应一些天意的,如果把她也带出来,恐怕真能提前解决那些隐藏起来的家伙。”
源尘本想反驳,但突然想起那头驴的招恨体质,立刻就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挺期待那头驴跟我们一块儿出来的。”
焱天火没听懂,但也不问,他知道自己问了之后,一会就忘。
再怎么说也算个个体了,它其实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也知道这是本体在他身上做的手脚,可他却一点也不反感,相反,还有些小开心。
这样的他是没有烦恼的,也不用害怕被什么东西蛊惑了,对自己这位兄弟出手,而且他对自己这位兄弟的态度会一直如旧,不会产生任何的改变。
这才是最铁的关系。
“兄弟,你在这山洞里,稍微等一会,我和这只鸟一会就回来。”
源尘和鹦鹉直接缔结了契约,然后一道光笼罩了两人,仅接着两人就消失了。
这次是连身体也一块被传送走了。
焱天火看着空荡荡的山洞,转身离开了,很快就找来了一些木柴,升起了火,这一等就是三天。
三天之后,焱天火看到源尘出现,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兄弟,你已经离开三天了,我们也成功成为了在逃通缉犯。咦?这就是你们说的那头驴吗?看上去怎么这么二了?”
“儿啊儿啊儿啊儿啊儿,你小子说谁呢?信不信我一蹄子踹翻你?”
焱天火直接皱起眉头,这只驴好生大胆,开口先骂人,然后再恐吓,这是打算跟自己决一死战吗?
但随即他想到了三天前两人的对话,脾气一下子就没了。
有些赞叹道:“果然不愧是我兄弟,这头驴真是不错,刚开口第一句话,就差点勾起我的火气,忍不住想跟他决一死战,这要是把它放出去,估计用不了多久,那帮藏的严严实实的家伙,就会露出马脚了,甚至可能大张旗鼓的出现,追杀这头驴。”
驴本能打颤,他突然就不想出来了,很想回去,可是这个时候怎么能放他走呢?况且现在那个地方的山洞已经属于少年的私有财产,可以说,入口由他掌控,驴虽然曾经有权限,但现在也被剥离,既然都出来了,想回去也来不及了。
“乖,去外面释放天性,我们相信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