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小說推薦我在凡人科學修仙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这是什么意思?听着像是某种暗号。
洛虹心中一动,下意识地用异界语道:
“九为螭吻!”
“螭吻?原来你是老九的后人!祖上的血禁令牌可有传下?”
八级龟妖面上一喜,又重新用乱星海的语言道。
还真是暗号,看来他是误会了什么。
不过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件好事,这家伙毕竟也曾是化神修士,不是能简单搜魂的存在,不如将错就错,获取更多关于这地方的情报。
此时,洛虹取宝的心思已经淡了,真要是那位出的手,他现在取了这巨兽的遗宝,百分百要被盯上。
而他本身又是秘密极多的人,这买卖着实是不划算。
不过,只是在这秘境中探索一番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能领略一点时间法则的皮毛就最好了。
毕竟,他所追求的质量大道在推演到极致后,空间和时间理应会成为下属法则。
所以,了解这两大法则,应该能对他的道途,产生一定的帮助。
“血禁令牌?你说的可是这个?”
洛虹依旧冷着脸,手掌一翻,拿出了得自太平密库的那枚九字螭吻令。
“不错,就是这个!没想到老九还有后人存世,今日更是让我们在此地相认,当真是缘分。”
确定洛虹的身份后,八级龟妖的语气骤然熟络了起来。
“前辈与洛某家祖来自同一个地方,确实是叫人惊讶,但不知前辈与家祖是何关系?”
洛虹故意将语气缓和了几分,但话语中仍然露出一股戒备的味道。
“贤侄,实不相瞒,我正是当初的夜龙九祖之一,与你家祖平时都是以兄弟相称。
虽不说关系有多近,但也是实打实的自己人。”
八级龟妖继续试图拉近关系道。
“如此说来,前辈岂不是活了有数万年之久?!”
洛虹故作惊疑地道。
其实,他心里明白,有些秘术是可以让元神挨过数万年光阴的,只是必定有很大的后患。
当下他这么问,便是为了套出对方的一些神通手段。
“看来老九并未传下太多的东西,贤侄可知我等九人为何要用九位龙子的名字作为代号?”
八级龟妖看似随意地问道。
试探我吗?不过倒也是巧,我修炼的正是水行功法。
“螭吻者,龙之第九子也,喜吞而善水,正合洛某祖传之功法。
前辈以霸下为代号,莫非功法神通也与此兽神似?”
洛虹一边说着,一边展示了自己精纯的水行法力。
八级龟妖见状不禁点了点头,心中最后一丝疑虑顿消,什么都能骗人,唯有功法修为骗不了人。
因为这种东西,没办法事先做准备,只能是什么就是什么。
“霸下者,龙之第六子也,与龟神似,力大无穷,寿元绵长。
我当初选择这一条道路,便是为了能长生久视,只是事与愿违,虽然穷尽心思活到了今日,却也只能靠着这具肉身的滋养,勉强维持自己的神魂不散。”
选择?听他的意思,仿佛夜龙九祖是一同获得了某个传承。
洛虹眼神一闪,暗暗想到。
至于此魂对自己状态的描述,洛虹也是相信的。
毕竟,当时在与金蛟王的一战中,他基本没有针对八级龟妖,镇海诀只能压住肉身,此人的神魂如果真有离体的余裕,那此人后来也不会落到洛虹手中。
“原来如此。”
洛虹点头沉吟了一声后,突然朝八级龟妖拱手道:
“晚辈不知前辈与家祖有此渊源,此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无妨,反正这也不是我原本的肉身,你也没有故意折磨于我,些许误会不算什么。
当下最重要的,便是前往此地的中心,拿到那件能掌控时间的灵物!
如此一来,我便还有恢复往日修为的机会,贤侄日后也能借此物让修为突飞猛进,想必贤侄也不愿错过吧!”
疑虑消除后,八级龟妖便不再犹豫,说出了他之前诱骗洛虹来此的目的。
不,我很想!
洛虹暗暗腹诽一句,而后故作激动地道:
“前辈,那件灵物到底是什么,为何能有操控时间的莫大神通,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现在光阴雨下得正急,倒也是没法行动。”
看了眼白岩外的雨势,八级龟妖皱了皱眉头,接着又道:
“贤侄也知我等的原生界面乃是灵气微薄之地,纵使是天纵奇才,也最多能修炼到元婴后期,无法突破化神瓶颈。
而化神境界尤为关键,乃是飞升的必要前提,否则便是找到稳定的空间节点,遁入其中也是必死无疑的。
所以,我等原生界面的修仙者自古以来,便是困居一界,不得飞升。
况且由于天道崩坏,出现了异鬼那样法则异变的奇物,其中有些甚至会针对元婴以上的修士,更是让我等苦不堪言。
好在,数万年前的一日,有同道在一处周围满是异鬼的绝地中心,发现了一座巨大的山谷。
谷中不但有着超乎想象的浓厚五行灵气,而且还具有进阶化神所需的天地元气!
得知这个消息后,所有的元婴修士都不要命地硬闯外围异鬼的地盘,最终只有少数进到山谷之中。
而谷内也不是什么善地,实力强横的凶兽极多,我等只能报团取暖,才能占得一块修炼之地。
我与你家祖他们都是当时少有的元婴后期修士,所以很自然的就结成了联盟,后来关系好了,便渐渐以兄弟相称。
在谷中修炼了差不多三百年,我们兄弟九人便都进阶了化神初期,并以进阶的先后顺序,进行了排位。
此后,我们九大化神一边在谷中横行无忌地搜刮着各种灵物,一边寻找空间节点图谋飞升。
没过十年,老九就在谷中寻到了一个空间节点,只是此节点异常不稳定,通道中空间风暴时有发生,而且规模极大,便是我们九人联手,也难以抵御。
而就在这之后不久,老五便在谷中寻到了那件灵物。”
说到这里八级龟妖不禁停顿了一下,仿佛又回到了当时那个决定他命运的转折点。
“那是一缕金黄色的火苗,可即使直接触碰也感知不到任何温度。
时时刻刻地在吞噬着天地元气,却没有一丝变化。
唯一的特点,就是能让一尺内的草木迅速发芽生长。
初时,我们都没往时间之力那方面想,只以为此灵火是木行灵物,这才能催生草木。
直到老九突然拿出一物,让此灵火大补了一番后,才让我们意识到此火的真正神异!”
“家祖拿出的不会是那种米粒状的晶石吧?”
洛虹突然插嘴道。
“不错,看来老九当时是说慌了,那东西他并没有用尽。”
八级龟妖凝视了洛虹一眼,随即又摇了摇头道:
“这些都不重要了。
在吞噬了老九拿出的东西后,那缕灵火便膨胀到了磨盘大小,对周围天地元气的吞噬能力大增,也让我们九人看到了一些幻象。
这些幻象颇为玄奥,看时明明清晰异常,但事后除了一些感悟外,只能记得寥寥几幅画面。
贤侄若有兴趣,我可以给你描述一番。”
不!我不想知道!
“这就不必了,这场雨也快下完了,前辈还是接着往下讲吧。”
洛虹找了个理由拒绝道,他可不想知道一些,目前还不该知道的东西。
“因为那些感悟,我们各自得到了一些玄妙的功法。
正好进阶化神后,原本的功法已到极限,我们便都没有犹豫,纷纷转修新得的功法。
只是后来,那团黄金灵火就有些不受控制了,时间之力的可怕不用我说,贤侄也应该清楚。
当时只有老五因为用秘术抽出过一丝灵火,炼成了法宝,才可以接近此火,其余八人甚至连靠近都不能靠近。
而待新功法修炼得差不多后,我们发现若是集我们九人之力,却是能对此火产生一定的影响,于是就打起了借用此火的时间之力飞升的念头。
或许是因为进阶化神的缘故,那时我等已不能离开山谷,否则必定被大量异鬼围攻,而平时大多数异鬼都有固定的地盘,不会轻易走动。
所以,我们当时只能选择山谷中的空间节点,也就是老九找到的那个。
我们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借用时间之力避过通道内的空间风暴,进而成功飞升。
只是我们刚将那黄金灵火移至通道内,异变就发生了。
空间与时间的力量结合后,产生了我们没有预想到的变化,使得整座山谷都随我们一同进入了空间通道。
待我们回过神来时,就已来到了人界,并且很快就下起了雨,而当时的我们并没有防备。”
八级龟妖哀叹一声,道出了他寿元大减的原因。
原来,黄金灵火来到人界后就立刻产生了新的变化,演化出光阴雨的异象,当时的夜龙九祖被淋了个正着!
之后的事情不用八级龟妖说,洛虹也能想象出来。
突然出现的光阴雨让谷中的夜龙九祖和一众凶兽都慌了神,疯狂地寻找出路,虽然最终从夜龙岛逃了出来,但也因此将黄金灵火失落在了秘境之中。
“家祖和前辈竟有这样一番奇妙的际遇,真是让晚辈惊叹。
不过,那黄金灵火既有如此神通,前辈又为何会甘愿想让呢?”
洛虹目露警惕之色,狐疑着道。
“呵呵,贤侄还真是谨慎。
我自然是不愿想让的,可时间之力也不是万能的,能借其恢复往日的元神修为已是万幸了,想要重获肉身是不可能的。
而以贤侄如今的神通,我若出手争抢,必是死路一条。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所以不该有的念头,我不会有。”
八级龟妖毫不掩饰自己的对黄金灵火的觊觎之心,但他也直言抢不过洛虹,所以没那念头。
“晚辈还有最后一个疑问,如果晚辈并不是螭吻令的传人,前辈原本准备怎么对付我?”
洛虹沉吟了一瞬后问道。
田园小当家 小说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就是六道极圣给他准备的陷阱,所以他很有必要弄清楚。
“不用什么特别的计谋,只需告诉你关于黄金灵火的消息,你自会去中心处搜寻。
而那里本身就是一处险地,除非有禁制令牌,或是修炼了那九门功法中的一门,否则都会迷失在其中。
运气差点的话,还会被空间乱流扫到,放逐到我们的原生界面去。”
八级龟妖直言不讳地道。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才会在发现洛虹是老九后人后,就立刻想要合作,而不是阴谋算计洛虹。
毕竟洛虹是既修炼了功法,又有血禁令牌,那个陷阱对他而言根本无用。
只是八级龟妖并不知道,洛虹此刻已经在心中骂了起来。
对他而言,运气差点才会发生的情况就等于是一定会发生。
换句话说,他只要着了道,基本上就要流落到下界去,然后不是被困死在那里,就是被异鬼围杀死。
虽然这也不能怪洛虹不谨慎,毕竟任谁都想不到会撞上道祖的作案地点。
但洛虹还是心中一凛,暗暗告诫自己以后还是多龟着一些。
毕竟,道祖以下,都是蝼蚁啊!
“夫君,此人说的话可信吗?我怎么觉得像是编出来的?”
元瑶在一旁听罢后,不禁朝洛虹传音道。
什么时间之力、空间之力,九大化神,集体飞升的,着实有些挑战她的认知极限。
不过洛虹却觉得对方所言大致属实,因为他从中得到的一些线索,是可以和他以往所获的情报串联起来的。
“黑域、夜龙秘境、轮回暗河、光阴雨,这些事物极可能都来自于同一个源头,也就是那团被唤醒的黄金灵火!”
此时想通了一切的洛虹,甚至要比造成这一切的夜龙九祖,都清楚整件事的始末。
道祖的出手是事件的起始,却不是事件的诱因。
夜龙九祖中的老九,也就是太平府君,能够在山谷中得到五色孔雀的真灵本源,才是最为关键的线索。
所以从时间上看,应是道祖出手在前,五色孔雀被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