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真沒想當男神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真沒想當男神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林子娴和周煜文约完以后便不见了踪影,周煜文看着手里的房卡感觉莫名其妙,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约了沈雯雯,周煜文可能真的会去见识一下这个女人,但是眼下是家里的鲜花都喂不饱,哪还有精力去偷腥打野,只能留着以后再说吧。
这个时候白洲广场的几个高管过来和周煜文联络感情,说了一些红酒的事情,还有白洲广场这几年在金陵的发展,白洲集团已经回国六年了。
之前虽然也有产业,但是都集中在南方大城市,没有涉及地产业,而如今六年的时间,从金陵的白洲广场开始,向全国辐射,四处生花,转眼间已经占领了南方大部分城市,至于北方则是牢牢的被one达把持着,两个大集团开始是合作关系,但是随着白洲集团的发展,两个企业难免有摩擦。
再一个就是现在娱乐产业是越来越发达了,以前one达院线是全部让给了宋白州,当时one达院线就是个积累,one达也没有精力去发展这个,记得one达院线没做起来的时候,林建旺是和某个银行的副行长达成了协议,就是要贷款多少多少钱,然后弄起来以后按理给银行分红。
结果刚签好协议,副行长下台。
然后新上任的不承认。
太一生水 小說
这件事,林建旺在公开场合聊起过,他的结论就是以后再也不要和这些有背景的人做生意,一朝天子一朝臣,唉,这卸任了就不认账了。
原时空里,林建旺是硬着头皮把one达院线做了起来,但是这个时空因为有宋白州在,所以林建旺干脆把one达院线打包卖给了宋白州。
原本是好事,可是谁知道这几年院线发展的那么火爆,上十亿的电影是一个又一个,就算林建旺不说什么,手下的人肯定是眼红了,这院线本身就是我们的,当初你来国内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现在怎么还反压着我们?
再者,我们one达广场,每个广场配一个白洲院线的电影,这像回事么?
关于这件事,one达多次找白洲集团商量,希望把院线买回来。
当时也就花了几个亿的价格,现在one达愿意出价一百亿加,就是希望买回院线。
只不过白洲集团一直没有回应。
几个高管谈到这件事都笑着说宋董事长是高屋建瓴,每一个投资都是深思熟虑的,而one达那群大陆仔们估计就只能跳脚了。
几个香江的高管在那边笑了起来。
这群香江人或多或少还是有点瞧不起大陆的,几个人笑了一会儿,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周煜文,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那个笑的最欢的高管不由尴尬一笑道:“周总,我不是说您。”
周煜文摇了摇头:“没事,对了,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你们事业部新来了一个林总是什么来路?”
“哦,您说林总啊。”说到林子娴,几个高管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香江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商业奇才。
十七岁就在林氏集团历练。
“她是宋总的小姨子。”
“小姨子?”
这让周煜文来了兴趣,而几个高管对周煜文也是知无不答言无不尽的,宋白州身边这群人都是在那场林氏风波里培养出来的,所以对林子娴是了解的。
林子娴办事能力是有的,但是生于富贵之家,怎么说呢,相对的太理所当然,所以看起来就有点蠢了。
被宋总好一通忽悠。
高管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对林子娴的了解,周煜文多少听明白了一点,好家伙闹半天自己还要叫她一声小姨?
周煜文想到刚才和她见面的样子,哪有小姨上来就玩这么一套,穿的这么露不说,还离自己这么近,这但凡自己有点心,里面不得看的干干净净么?
摸了摸口袋里的房卡,其实周煜文想不然过去看看,毕竟是小姨,说不定人家晚上找自己有事呢,万一不去总是有点不太好的。
高管还在那边讲着林子娴的趣事,周煜文很好奇的问:“这个林总,为什么会突然去你们事业部?”
听了这话,高管们都不说话了,其中一个高管沉吟了一下解释的说道,这是林总自己的意思。
宋白州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林氏集团的帮助,宋白州再怎么也是香江的大亨人物,对于新闻面来说一直是好先生的形象,当时是扶林氏大厦于将倾,对林氏是没话说的,现在林子娴想来大陆发展,担任一个中层干部,这点小事,宋董事长是不会在乎的。
“还有一个原因是,宋董事长考虑,好像是让林总去负责开拓西蜀市场。”另一个高管回答。
林子娴对于宋白州公司里这群人来看是蠢萌蠢萌的,被宋白州玩弄于股掌之间,但是人家再怎么也是国外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办事能力是没的说,宋白州向来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林子娴想在国内白洲集团谋求一个职务,而这对于宋白州来说无所谓,如果林子娴好好干,那么就等于给宋白州赚钱,而如果林子娴从中作梗中饱私囊,那么宋白州也就只损失几千万,有可能是几个亿,这对于宋白州来说无关痛痒,最主要的是可以拿到证据,大肆宣传,这样香江总部那些林氏集团的老人也无话可说。
总而言之,在国内启用林子娴对于宋白州来说是举手之劳,宋白州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去为难林子娴。
只是周煜文觉得以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性格,应该不会把西蜀市场这么重要的计划交给完全不熟悉的女人去做。
西蜀市场的价值,宋白州可以不在乎,但是从战略部署上却是一定要做出彩的,如今白洲集团和one达集团是划江而治,六年前就有过合约,白洲集团占领都南方市场,而one达集团占领北方市场。
但是这几年的发展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无数城市综合体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两家大公司难免有摩擦,甚至现在one达已经开始和南方一些城市谈合作了,而白洲也把触角伸到了北方。
合同当初写的是南北两家划江而治,但是却没有说西蜀市场属于谁家,所以现在两家是一起把目光瞄准了西蜀市场。
One达集团现在都已经开始和西蜀的官方谈合作了,而白洲集团两年前就已经在天府之国拿了一块地,开始悄悄的开工。
总之两家人谁也不愿意让谁,这次一旦处理不好,估摸着和one达的蜜月期到此结束,两个同行业的公司,是根本不可能一直处于蜜月期的,这一点谁都清楚。
周煜文和白洲集团几个高管聊了一会儿天,听了一下白洲集团最近几年的规划,心里有了个了解。
酒会结束的时候,周煜文再次遇到了自己的便宜小姨林子娴,林子娴走到周煜文面前冲周煜文微微一笑,暧昧的说:“今晚别忘了过来。”
周煜文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出了酒店的时候顺便把房卡丢了,这次开会主要是带了陈婉和沈雯雯两个人过来,周煜文在那边参加酒会,而这两个女孩主要是在后面帮忙,记录个东西或者写个文件递个名片什么的。
虽然说是属于总裁办公室,但是因为周煜文很忙碌平常不在办公室,所以与她们见面的时间也不多。
沈雯雯现在的穿扮还是像大学生,就是普通的牛仔裤,而陈婉则正规了很多,穿了一件黑色的ol制服窄裙,窄裙下是肉丝袜包裹着大腿,然后脚上踩着黑色的高跟鞋。
好不容易把身边商业上的朋友都送走了,在门口的时候,周煜文看了看陈婉又看了看沈雯雯,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学姐,我今天喝酒了,就不送你了,你自己打个车回去吧。”
陈婉忍不住说道:“周总,有件事情想和您汇报一下。”
周煜文见陈婉一脸认真的样子,便想给她一个机会好了,于是便问:“什么事?”
陈婉立刻开始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计划书说道:“周总,之前我帮林雪整合集团资产的时候发现我们旗下有两家火锅店,这两家火锅店,之前海底捞和我们接触过要收购的问题,但是好后面月茹姐说不卖就一直没有接触,我深入调查了这两家火锅店,我觉得这两家火锅店的价值和口碑,完全可以以海底捞的模式发展,甚至可以超过海底捞,这是我拟的计划书,您要不帮忙看一下?”
说着,陈婉把计划书交给了周煜文。
周煜文随便的翻看了两下,里面写的的确是井井有条,而且各种市场分析也有,按理说这个模式是可以的,当时柳月茹做火锅店的时候,周煜文就想过用海底捞的模式发展,后面因为事业发展的太快就忽略了这个,如果不是陈婉提起,周煜文都不知道有这个火锅店了。
看了看计划书,又看了看陈婉,却见陈婉在那边一脸认真的模样。
周煜文问:“这计划书林雪看过么?”
“嗯,因为急着给您看,还没来得及给林雪看。”陈婉小心翼翼的说,其实她心理上是瞧不起林雪的。
林雪只不过是一个三本的学生,她可是理工大学的高材生,林雪学的是园林设计,而她是正儿八经的商学院,资产整合,市场构造,她可是都学过,所以她怎么可能给林雪看,按照她的想法,就是给林雪看,林雪也未必看得懂。
周煜文把计划书还给了陈婉说:“你先给林雪看看吧,看完让她拿给我,我再看。”
一句话把陈婉噎住了,陈婉还想说点什么:“周,”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周煜文直接说道。
也不顾陈婉同不同意,周煜文直接冲沈雯雯使了一个眼色,沈雯雯乖巧的跟着周煜文后面离开。
两人就这么消失在陈婉的面前,陈婉心里一阵委屈,她明明是有才华的,可是为什么周煜文不愿意用她!?
就是因为自己不是周煜文的女人?
她怎么可以这样做生意?
想她陈婉一个堂堂的理工大学的高材生,做个计划书还要被一个非专业的人看?这让她怎么甘心,这在陈婉看来,周煜文在羞辱她。
周煜文带着沈雯雯去了地下车库,问沈雯雯会不会开车,沈雯雯脸红的说:“有驾照,但是我没开过。”
“没事,有驾照就好,我在旁边看着。”周煜文打开自己的奔驰大g的主驾驶,让沈雯雯上车,沈雯雯还是有点害怕,不敢上车道:“我真的不会。”
“没事,我教你,上车吧。”周煜文回答。
于是磨蹭了一会儿,沈雯雯才老老实实坐在驾驶位上,一副弱小无助的样子,坐在那里握着方向盘,问周煜文该怎么办。
周煜文听她这样说心里也有点慌,沈雯雯见周煜文这个样子,不想让周煜文失望,说:“踩离合?”
“不对,自动挡没有离合。”沈雯雯又自言自语的说道。
周煜文听了这话有些无奈:“第一步是系安全带…”
沈雯雯脸顿时红在那边不说话了,悄摸摸的把安全带系上,看都不敢看周煜文一眼,这样紧盯着前方。
周煜文瞧着这个样子也是笑了,想了想说:“不然我还是叫个代驾?”
“也好…”
你好我好大家好,周煜文可不想再穿越一次,本来是想叫代驾的,但是周煜文突然又想起什么,打了个电话给陈婉。
还没走的陈婉接到周煜文的电话还以为周煜文改变了主意,慌忙的接听电话道:“喂,周总?”
周煜文道:“你现在走了么?”
“没,没呢,我在原地等车呢。”
“嗯,你来一下地下车库,你会开车吧?”
“会!”
挂了电话,陈婉满心欢喜的过来,还以为周煜文是改变主意打算听自己说一说计划,可是来了以后才知道,竟然只是为了开车?
“把我们送到雯雯家楼下,你打车回去就好。”周煜文把车钥匙给陈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