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却说“天下风云碑”再现于世,中原震动之际,魔界反倒出奇的平静。
无他,皆因那“凶岳疆朝”之主“应龙师”不战而降,连同“闇盟”亦是随之尽数归降,三方势力,如今齐聚修罗国度,共拜“元邪皇”。
黑袍,玉骨,雪肤,墨发……
轻缓的步伐伴随着一步步清晰入耳的起落从殿外走进了殿内。
此人一至,殿内所有明艳色彩仿佛刹那间尽数黯淡,像是成了地上任人践踏的枯叶烂壳,失了光,也丢了魂。
魔界之内,竟然有人?
这个人,非但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走进大殿,更是一步步坐上了为数不多的一张椅子上,俯视着一众魔族高手。
此人,赫然就是苏青。
幫「去」不了的她一個忙
他侧着身子,撑着下巴,有些困扰的揉了揉眉心,“世事难料啊,先前我还独一无二的坐在上面,没成想椅子还没坐热,现在又到了下面,偏偏身旁还多了个老泥鳅,实在是倒霉!”
说归说,但他眸子一动,似是在笑,可他口中的老头却不耐烦的闭上了眼。
这个人,一身墨绿色的长袍加身,色调阴暗诡异,头戴兜帽,手持古幡,帽檐下是一张苍老如枯树皮的老脸,听到身旁人的话,他握幡的右手似是紧了紧,筋骨毕露,沙哑阴沉的嗓音被平淡吐出,“还是太年轻了!”
这便是凶岳疆朝之主,号称“东云武象”的“应龙师”。
他只是一坐,周身便笼罩一团邪异诡氛,令一众魔界高手视如蛇蝎,忌惮非常。
此人居左,而在苏青右边的,当然就是圣弦主。
像是无视着二人明里暗里的交锋,她只是静静坐着。
“是啊,你倒是老,怎么说也是一方枭雄霸主,结果……呵呵,莫非老掉牙了?”
苏青笑的很轻,但却笑的很刺耳,笑的很漫不经心,但应龙师却是把古幡握的更紧了。
慧霖是我無法消去的歷史
他睁开了眼,看向身旁的苏青,这位修罗国度的前任帝尊,先是横空出世,单凭一己之力竟夺得鬼玺,后又收服三尊,无论是于智于武,皆有不同寻常之处,若非魔皇降世,想来必是稳坐帝位。
大敌。
应龙师淡淡的说道:“谁不是?”
他只说了三个字,说的是三方仅皆不战而降,屈于魔皇之威。
说完,他又看了看一旁的长琴无焰,意味深长的说,“吾等在座,试问有谁能一抗魔皇威能,独斗不行,联手却是未知……”
“够了!”
一声沉压的嗓音响起,盖过了所有声音,威严霸道,冷漠无匹。
上座帝椅,一尊端坐的魔影徐徐睁眼,刹那间像是天崩地裂,霸烈的气机伴随着两字席卷开来,如山倒海覆,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众魔瑟瑟发抖,胆战心惊。
傲世神尊
元邪皇。
苏青眸光闪烁,脸上的笑敛去几分,说实在的,对这条烛龙,他可当真好奇有趣的紧,传闻这天地便是由一条烛龙开辟,真不知那创世烛龙又该是何等实力,还有这天……
他也算天,超脱了至人之境,跃过了人中之龙,成就一方世界的唯一真神,对那个世界的苍生而言,他就是天。
可对此间众生而言,他却是魔,域外天魔。
元邪皇看了座下为首的一人二魔,又看了看余下一众魔将魔兵。
“本皇决定,不日挥兵进攻人世,如何?”
此言一出,群魔皆有异色,特别是修罗国度众魔,只因他们才从人世退去不久,如今却要再临人世,而且,修罗国度更是短短时间三易帝位,心绪复杂难免。
“好主意!”
苏青轻声道。
“应龙师附议!”
应龙师也不多说。
“嗯!”
这是圣弦主的回应。
谁能想到,如此泼天浩劫,倾魔界之力的大举动,竟然是在这么寥寥数语中落定。
只言片语一落,元邪皇不再多说,身形一晃已消失不见,想是刚刚重聚神魂,再塑肉身,还需要恢复一些实力,恐怕再现之时,便是攻入人世之日。
望着上面空空的帝椅,苏青,应龙师,圣弦主,皆是若有所思,另有心思。
“你杀我座下魔将,此事我尚未与你计较呢!”
应龙师突然说。
苏青掸了掸袖子,收了几分先前的漫不经心,温言道:“小心,我连你也杀!”
这个不是回答的回答,瞬间让殿内气氛剑拔弩张。
三尊闻言会意,已是虎视眈眈的看向一旁的“凶岳疆朝”众魔。
将对将,王对王。
应龙师似也动了真怒,手中崩云古幡忽震。
可下一刻,苏青身后已多了二人,皆是黑袍罩身,浑身剑意冲霄,面部的阴影下,齐齐亮起一双眸子,死灰色的眸子。
绝顶剑者。
苏青拢着袖子,却是瞧也没瞧身后的应龙师,起身领着三尊离开了。
等他孤身一人来到一处静室。
却见有一道身影虚浮横躺于半空。
此人双目紧闭,气息全无,俨然是一具尸体。
赫然正是昔日的墨家巨子,默苍离。
当日他寻其首级步入魔界,可是废了不少心思才将对方的肉身修补完整,眼下,就只差最后一步了。
“看来,只有等踏入人世,借自在天魔的七情六欲之功,让他重聚意识,重新开眼了!”
而在他身旁,先前的两道黑袍身影倏然再现,黑袍一撤,却见一人浓眉虎目,虬髯黄袍,胸口是一记致命剑伤,一人须发如雪,面相苍老,身上血迹斑斑,虽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体内仍旧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可怕剑意。
身虽死,意却未散。
正是宫本总司,李沉渊。
“既是天发杀机,当然越复杂越有意思!”
……
而在人世,天允山,风云碑下。
自在天魔问敌九界,却见尘寰之下,骤起马蹄声响。
“唏律律……”
“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
人还未至,其声已至。
霸道之言携无法掩饰的澎湃战意,随幽灵马车飘然而至。
“凭你先前问敌之言,你的狂妄,我认可了,哈哈哈……”
“轰!”
一道狂傲身影自马车中射出,落地一瞬,山石悚然,大地震动。
暴乱的尘嚣中,赫然就见一尊不世人影屹立于天允山上。
黑白郎君,南宫恨。
“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