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斩仙葫芦?”苦心真尊沉吟了起来,他是真心没有听说过这个词。
但还是那句话,没有哪个真尊是简单的,更别说他是曾经的盗脉掌舵,消息灵通。
思索一阵之后,他出声发问,“红色的葫芦……有白光?”
“没错,”冯君点点头,并不说更多,其实他对此不抱太大希望。
“那个叫……斩仙葫芦吗?”苦心真尊的神色,有点恍惚。
“对,其实严格说叫斩仙飞刀,”冯君点点头,但也没有解释更多。
“天外的……法宝啊,”苦心的神念一阵恍惚。
过了片刻,他才出声发问,“那天外炼气士,与你是什么关系?”
是我在问你好不好?冯君有点无奈,不过对方能说出“炼气士”三字,当是有原因的。
所以他随口回答,“陆压前辈……跟我师门有旧,只是消失很久了。”
“那炼气士……是唤做陆压吗?”苦心的声音里,有点感慨。
“若早知他的姓名,盗脉或许又能少一劫,真是遗憾。”
“什么?”冯君听得顿时愕然,“盗脉居然不开眼到去招惹他?”
“这个……良莠不齐是有的,”苦心真尊无奈地笑一笑,“过错在盗脉,与那位无关。”
听了这话,冯君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一时间感觉有点可笑:抢劫居然抢到陆压身上?
尋找滿月
他对陆压不是很了解,但也知道那位一般不会出手,可一旦出手,必然是雷霆一击!
所以他无奈地摇摇头,“你们这是……自己作死啊,他可很少出手。”
苦心也无奈地一摊双手,“谁能想到呢?反正那件事后,盗脉就很少随意出手了。”
按他的说法,当时的盗脉确实是想随手抢一波,结果陆压根本没有理会那些小修者,而是直接用斩仙飞刀,斩杀了镇场子的盗脉真尊。
其余的盗脉修者疯狂逃窜,然后告知了一位精通因果咒术的真尊。
可真尊施展咒术,也是需要媒介的,没有媒介,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那位真尊原本还在苦苦感应炼气士的来历,结果没多久就病倒了。
真尊生病,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随手推演一下就得知,感情是中了炼气士的咒术。
苦心真尊对斩仙飞刀的印象很深,但是他对那一门的咒术印象更深。
“那可是真尊啊,还用了种种秘术解救,可惜的是……终究没有撑过四十九天。”
种种秘术四个字,他说得轻松,但是了解盗脉底蕴的才知道,那代表多少骇人的手段。
钉头七箭书吗?冯君笑着摇摇头,“有这种咒术?我还真不知道。”
“你心里并无震惊,”苦心真尊不以为然地表示——扯谎扯到我这里,你还真是有勇气。
冯君也不介意对方戳穿自己的谎言,只是笑着发问,“你知道他的消息吗?”
苦心真尊怔了一怔,然后苦笑一声,“他的情况,我不敢去了解……能换个条件吗?”
“那就算了吧,”冯君意兴索然地表示,“我就是随口一问,反正我没有投票权的。”
苦心真尊却是很坦然地表示,“这跟投票权无关,我是纯粹被吓到了。”
“那位的情形,真的不合适随便打听……你师门认识的类似大能,多不多?”
多不多?冯君想一想封神榜,心说我都不需要算上《西游记》什么的,光是那些大能的名字,我一口气最少能点出百八十个。
不过,何必吓唬人呢?他笑一笑表示,“大能倒是认识一些,但是……”
“既然有师门,就难免各种恩怨,所以那些大能,也不全都是友好的。”
这个倒是正常,苦心点点头,师门越庞大,这种事就越多。
“反正以你的修为,他们也不至于难为你……那个斩仙飞刀的主人,不知是恩还是怨?”
冯君思索一下回答,“大概是中立,偏相对友善吧。”
陆压的人设就是那样,总体是偏道门一些,但是守护者的阵营……这就难讲。
他的沉吟被苦心真尊看在眼里,就觉得越发真实了。
他想一想之后发话,“那位我是不敢碰,不过跟他有关的消息,倒是能帮你问一下。”
“那多谢前辈了,”冯君抬手一拱,“前辈有此承诺,我就很开心了,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他确实是这么想的,看在颐玦的面子上,原本就没打算为难苦心。
至于说地球那边的大能,大部分都陨落了,好像溜得快的……也就是陆压了吧?
可能还有其他人也跑路了,但是冯君还真不知道谁幸免了——反正阴阳镜都差点挂了。
所以,对方能否打听到消息,以及能打听到什么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事实上,就算打听到了陆压的消息,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对方接触。
但是他的话听到苦心耳中,就有点不是滋味了……你怀疑我会虚应故事?
于是前盗脉真尊反而下定了决心:我一定给出一点线索来。
他离开之后,狠狠查找了一番,结果还真让他找到一些线索。
根据盗脉的分析,陆压可能曾经出现在三个大世界里,并且逗留了相当长的时间。
他逗留的原因不明,但是左右离不开两种——不是有因果,就是有机缘。
“机缘?”冯君的眉头皱一皱,然后笑了起来,“他还需要什么机缘?”
苦心闻言,顿时就是一愣,怎么就不需要机缘了?
除非……想到那个可能,他的身体猛地一震,小心翼翼地发问,“敢问那位的修为?”
盗脉跟陆压碰了一碰,知道是自家惹不起的存在,但是陆压的修为,他们还真不确定。
苦心认为,那位最少是分神真君,不过是合体元祖的概率更高一点。
此前他不敢随便问,但是现在……就实在有点忍不住了。
“他的修为……”冯君思索一下,含含糊糊地回答,“最少应该是渡劫吧。”
守护者曾经跟他说过,不怕陆压,而它巅峰时,就是渡劫期,那陆压最少也是渡劫期。
“渡劫……”苦心真尊咧一咧嘴,心说盗脉的前辈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作死到去招惹这种存在。
大致确定了那位的修为,他给出了更精准的答案——三个世界里,有两个灵气相对充裕。
冯君看了他的分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果然是……有点意思,多谢前辈了。”
有点什么意思?苦心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追问。
好奇心越强,死得越快,身在盗脉多年,他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所以他只是确定一下,“那我这消息,算有用吗?”
“有用,”冯君很干脆地点头,心说就算没用,我也得说有用,省得你心里继续不安。
而且这个消息,的确有用,跟他从守护者手里得到的世界道标,有两个重复。
盗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审查犯人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且盗脉名下的产业极多,这产业如何处理,也是一个问题。
虹貓藍兔漫畫科學探險之尋找黃金城歷險記
全部没收是不可能的,因为有些产业是强取豪夺来的,得给苦主一个交待。
这还是容易处理的,有些产业,根本是挂在大势力名下,盗脉只负责经营或者转包。
想要没收这种产业,难度就大多了,所以还要调查该势力跟盗脉的关系。
这些事情真不是十来八个月能搞定的,三五年能弄清楚都算幸运了。
相较抓人的过程,扫尾工作会更漫长。
以颐玦的性子,肯定不愿意为这点事干耗着,索性把案子安排给了灵植道。
正好冯君也要告辞了,这一趟出来的时间不短,他要回去看看。
得益于他在天琴奔走了一两年,白砾滩的口碑大增,又多了不少修者出来。
这真是解了白砾滩的燃眉之急,前一阵不少修者陆陆续续前往阿修罗世界,导致白砾滩的人数大减,以至于同道气场都有点撑不下去了。
逍遥游 月关
这一次冯君回来,休整了半个多月,又用一个月的时间,把积攒的推演业务清零。
然后他去了一趟拉善盟,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他希望守护者告诉自己,那世界道标都是怎么回事,以及……遇到陆压后该怎么相处?
守护者却是淡淡地表示:陆压很好打交道,尤其是你有地球气息,恭敬一点就好。
至于说那些世界道标,里面肯定有些说法,但是我不能明言,否则会引发一些变故。
冯君对此有点失落,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守护者肯定是隐瞒了些什么东西。
但是人家不想说,他还能追着对方问不成?
反正大概率的是:守护者不会害他,否则再找一个像他这样能给地球赚极灵的太难了。
关键是知道了陆压对地球人的态度,这就让他放下了心中最大的忐忑。
接下来的日子,他去朝阳看了一下空间泡的安置情况,又给洛华留下了大批的能量石。
最近地球对能量石的需求日增,都达到了他采矿速度的一半,而且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与之对应的,是华夏的灵气,逐渐有点恢复的迹象了。
虽然目前还只是个别的一些点,但是这样下去的话,灵气复苏还真不是梦想了。
(第一更,贺萌主奉剑灵狐,双倍最后一天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