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战争,永远都是残酷的。
尤其是这种星河军事集团之间的战斗,动辄死伤过亿,一旦有界星被毁灭的话,那就是数百亿的伤亡。
在之前的星河战争中,天誉星系已经有百颗界星被荒古族的大军所毁灭。
而更为卑鄙的是,荒古族驱使的军队,也是人族战部,隶属于其他各大人族势力,并非是荒古族的人,被荒古族借刀杀人送上了战场,和北辰军团两败俱伤。
这样的战争继续下去,人族损失惨重。
荒古族寄生在人族之内,削弱人族的力量,然后就可以彻底取而代之,让人族重新堕落到大破灭时代的悲惨地位。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北辰看向王忠,道:“既然你已经承认自己是冥皇道的始祖,那就该知道,当初在帝星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神圣帝皇在最巅峰的时候,突然自封帝皇神殿中,不再露面?”
王忠看了看邹天运,又看看韩不负。
他笑了笑,道:“少爷啊,你终于还是忍不住,要问出这个问题了吗?”
林北辰正色道:“我只是觉得,当年的谜团,应该解开了,只有知道了真相,才能对症下药。”
王忠缓缓地踱步,道:“神圣帝皇陛下崛起于微末,在人族最黑暗的时代诞生,他是这个宇宙之中最伟大的天才,从未有一个人,能够如他那样惊艳,他从尘埃中崛起,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击碎了那个时代的黑暗,捍卫了人族的存续……”
说起神圣帝皇,王忠的话语里,充满了崇敬。
“帝皇陛下不但修为无双,纵横宇宙星河所向无敌,智慧更是无出其右,他曾计杀魔主剑雪聡,镇压三十六虚空魔祖,斩兽神,碎洪荒之源,屠戮原初洪荒生命,将洪荒宇宙的万族打服杀绝,硬生生地将人族,从最黑暗绝境中挽救了出来,可以说,如果当时没有帝皇的出现,那如今的洪荒宇宙之中,人族就算是还未灭绝,也只是诸族豢养的奴隶牲畜而已……”
“陛下建立了人族神圣帝国,缔造了人族二十四始祖,建立了一支支的军队,在宇宙星河之间不断地远征,占领了一颗颗星球,将其纳入人族的半途之中,最巅峰的时候,整个洪荒宇宙几乎都要被纳入人族帝国的管控制下,兽人、洪荒遗种和魔人作为百族时代最后的幸存者,亦在陛下的剑峰之下瑟瑟发抖,不得不选择臣服。”
“曾经,二十四始祖是帝皇陛下身边最信任的人,他视他们如子,他们视他如父,人族因为帝皇和始祖而伟大,征服的铁蹄从不停歇……”
“二十四始祖征战四方星河,所向无敌。”
“如果后来没有发生那件事情的话,也许现在,人族已经统一整个洪荒宇宙了,当初帝皇的夙愿,可是打入虚空世界,征服虚空魔族……”
神行漢堡 小說
说到这里时,王忠的语气里,充满了遗憾。
林北辰和韩不负对视一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北辰追问道。
“在征战星河的过程中,有一些始祖被虚空蛊惑,发动了一场叛乱,战火燃烧到了帝星,帝皇遭遇到了一些始祖的围攻。”
王忠这一次没有卖关子,直接给出了答案。
什么?
林北辰闻言大惊。
之前只是隐约有一些猜测,现在终于是实锤了。
二十四始祖之中,竟然真的有人背叛了帝皇,而且还对帝皇展开了围攻。
“是荒古族的始祖吗?”
他当下追问道。
王忠轻轻地摇头,道:“不是。”
林北辰怔住。
竟然不是如今的反骨仔荒古族?
王忠道:“当年的那一战,荒古一脉的诸位始祖,选择为帝皇而战,也多亏是因为他们,才扭转了局势……”
竟然是如此?
林北辰大感意外。
不过,他猛然又反应过来。
的确,不可能是荒古族。
如果当年的反叛者是荒古族的话,那他们都还活着,说明当初的失败者是帝皇,他们早就取代了帝皇,成为了洪荒宇宙的主人。
戾王嗜妻如命 昭昭
可如今,神圣帝皇依旧是人族的至高灯塔,荒古族名义上依旧是帝皇的属下。
而且从王忠的口吻中,也可以得知,当初那场所谓的背叛,神圣帝皇是赢家。
“那到底是谁背叛了帝皇?”
林北辰好奇地追问。
韩不负的眼中,也充满了求知欲。
王忠叹息了一声,道:“当年那场席卷帝星的背叛发生时,我在外征战,和我一样的许多始祖,也都有不在场的证据,背叛者们有人在暗中出手,没有显露端倪,后来根据传闻,背叛者之一,是二十四始祖之中的第十一始祖。”
奉子相夫
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一边的邹天云,眉毛也跳了跳。
显然,对他触动很大。
第十一血脉?
林北辰略微思考,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第十一血脉始祖是‘圣者’吧。”
“竟然是圣者?”
韩不负也大吃一惊,道:“据我所知,一些史料的记载中,这位圣者血脉始祖,被称为二十四始祖之中的最强者,也是最仁慈光明者,传闻他天生具有圣意血脉,可以免疫一切攻击,不管是真气,魔气,还是兽人斗气,以及精神力,都对他无效,圣者也是二十四血脉中最奇特的一脉,所以未曾有传人……”
林北辰听了,心中一跳。
卧槽。
还有这种存在。
猎君心 熙大小姐
免疫一切攻击?
这他妈的不是开挂吗?
“不错,当年的圣者大……”王忠接话,但后面的一个‘哥’字,却始终没有说出口,道:“他曾经被称之为‘最接近帝皇的人’,也被帝皇亲口承认是未来有资格继承权势的人,二十四始祖之中,圣者追随帝皇的时间不是最早,但却有很多始祖都崇拜他,就连荒古族出身的几位始祖,对他也都极为崇拜钦佩,我和邹疯子,更是曾跟随圣者修炼学道……没有人知道,他当年为什么会参加那场背叛,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真的出手了,因为这是帝皇亲口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