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疾风骤雨从身后呼啸而来,黑色的碎发在空中狂舞,大雨就像刀子一样刮过罩衫想要侵入里面的皮肤,但在狂风吹起的空隙中被电光照亮的只有片片青黑色的龙鳞。剑盾的绒毛在龙血的催化下钻破了皮肤形成了鳞片堆砌的甲胄,风雨吹打着甲胄在合拢和舒展之间竟然发出了铁器敲打般的连片脆响声!
暴血被推进到了极致,楚子航左手握住刺穿迈巴赫车顶的村雨,右手按在了铁皮上指甲蹭起的火花弹射到空中又被水流冲灭,闪烁的火芒与那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相辉映。
无穷无尽的活力从他的身体里涌起了,二度暴血远不是尽头,楚子航能感受到自己这副身体的活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说七年后作为狮心会会长的他体魄是常跑拉力赛已然磨合完美的赛车,那么现在他所掌握的就是一辆就连刹车片都还未有一丝痕迹的崭新超级跑车!
14岁接近15岁的年轻大脑以及身体对体外的刺激而引起的反应简直完美到难以想象,明明现在是楚子航利用这个身体第一次激活血统,他就已经感觉自己对这副身体了如指掌,甚至强于七年后的他!
迈巴赫疾驰在高架路上,介于楚子航在车顶,楚天骄从未在逃亡之际把车开得如此稳过,在驾驶座上他的眼眸中甚至激起了较楚子航还要澈明的金意,死死地盯住前面的路面生怕有什么危险的路况威胁到车顶的楚子航。
迈巴赫的时速来到了200公里每小时,时速到了这种程度在路面上就是飘摇而过的一道鬼魂,但就算如此那群寻血猎犬依旧死死地咬住了他们的尾巴。楚天骄不敢再加速了,他害怕车顶的楚子航无法抗住更大烈度的强风,这种时速一旦被抛下车就连他都无法第一时间回头救援。
卡在迈巴赫上的村雨忽然被抽了出去,楚天骄浑身一凛看向了后视镜…果然在迈巴赫的后窗后面,那一群黑影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水银色的光从他们身后照来,就像他们并非邪恶而是从天堂通口涌出的使者,要带着这辆迈巴赫去到它该去的地方!
在车顶,楚子航拥有着极佳的视野,在他的眼中事情却完全不是那回事的,黄金瞳的注视中那些黑影苍白的脸面尽数都被白光照明,那是死人的模样,就像一切的情绪都被从他们身上抽离了一样,尾随着他们的只是一群没有了灵魂的亡鬼。
死侍,而且是相当高级的死侍。
在卡塞尔学院中对于死侍的研究冗杂繁多,从普遍的混血种劣化死侍到罕见的龙形死侍,对于死侍的课题也是多如繁星,在教授们的眼中死侍是因追逐龙血而丧失了理智的怪物,不能沟通,不能谅解,遇见的唯一做法只有当场击毙。
但也有少部分的档案中留有记录,专员遇见过可以与之沟通并且尚留智慧的死侍,这些死侍的特征是从不漫无目的地游荡,他们每一次出现都抱有着极强的目的性,而背后势必也存在着他们所拥护的‘主人’。
通常‘主人’血统的高贵与否取决了这些死侍理智尚存的多少,但在之后有学者推翻了这个理论,认为死侍的理智与其‘主人’的血统无关,而是与他们自己本身的血统有关,成为死侍之前越优秀的混血种最后能留存的理智就越多…高级的死侍多出现在血统尊贵的龙类身边真正的原因是,龙类们认为只有混血种之中堕落的才配拥护他们。
对于高架路尽头的神祇来说,楚子航和楚天骄就是拥有足够价值的拥趸…曾经被永远留在了高架路上的楚天骄最后成为了奥丁身边中芸芸死侍之一吗?楚子航不知道,他也从未去想象过如果有那么一天,面对那熟悉面孔的苍白鬼影,他手中的村雨是否还能流畅地切斩而下。
灵系魔法师 灵魔法师
但起码今天,他不想再让曾经的故事发生了。
火红色的光芒在雨夜狂奔的迈巴赫上亮起了,就连车内都能感受到一股高温和热风涌来,在风雨中无法被雷声压住的是那高亢音节的爆响,仿佛龙吼环绕着雷雨向上升腾。
楚天骄震惊地抬头看向车顶,他哪里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一个危险级别的言灵被楚子航释放了,他的经验让他根本不陌生那些绕口的龙文咏唱…如果他记得不错,这个危险言灵应该是…‘君焰’?!
“我靠——”楚天骄瞠目结舌,震惊程度不下于刚知道有楚子航这号人物存在的时候的反应。
89号位的君焰,初次觉醒血统就能释放出这种级别的言灵,他这些年除了错过了自己儿子数不胜数的入学典礼和家长会之外究竟还漏看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难道见鬼的秘党已经在他不知情的时候把手伸到了他儿子身上了吗?
龍卷風的戀愛
…如果楚天骄现在有幸伸出头见到车顶的情况,估计会把现在的震惊翻个倍,因为车顶上的形势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畴了。
火红的‘环’在楚子航左侧形成了,那是一个完美到没有任何缺陷的圆环,环绕在楚子航左手横持的村雨之上,成百上千摄氏度的高温在这柄御神刀上留下了蜿蜒如燃烧藤蔓的纹路,在刀尖上流动的火光仿佛水流般吞吐而下…‘君焰’居然激活了村雨的炼金领域!
君焰的极诣者,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康斯坦丁,曾经都在这个言灵上表现出了以圆环形式压抑焰压和温度的手法,而今楚子航已经可以完美做到这个程度了——君焰·静态加温。
这是‘君焰’使用者梦寐以求的巅峰,犹如‘刹那’的使用者无不想要触及‘九阶’的巅峰,如果林年是‘刹那’上当世的王者,那么楚子航在这一刻就已经成为了‘君焰’中的至尊。
火环的光芒与温度呈螺旋向上升腾,火光彻底照亮了那疾驰在迈巴赫后的黑影们,他们奔跑的方式竟然如野兽一样手脚并用,每一次加速都会在坚硬的高架路上刨出巨大的坑口,与之带来的是超越猎豹的爆发力,苍白脸孔上的暗金瞳眸毫无感情地盯着车顶火焰中的人影。
楚子航一一扫过这些人影,黄金瞳被火焰晕染成了接近熔铁般的红,他蹲伏在车顶缓慢地抬起了村雨双手持握,收束在了腰间,以拔刀斩的起手式准备。
在那群黑影中,楚子航锁定了最后方的一个魁梧的身影,他的奔跑姿势就像巨熊一样恐怖,每一次跃动都带起大片的高架路地衣翻起,如果不是暴风雨的轰响遮蔽了一切,整条高架路上都会是他震击地面的轰隆声。
毫无疑问那是死侍中的最强,黑色的斗篷完全掩盖不了那下面如花岗岩般黑凝的躯体,增殖的骨骼甚至爆出了皮肤,像是铠甲一样保护了他最脆弱的部位,整体看起来魁梧得就像一个巨人!
暴雨中,楚子航就像燃烧的雕塑一样立在迈巴赫上一动不动,但楚天骄能感受到头顶的温度越来越高了,整个车内都像是桑拿室一样燥热无比,汗水止不住地从他后背渗出,‘君焰’的光芒也像是太阳一样越来越盛。
“真的是…疯了。”十分清楚楚子航在做什么的楚天骄声音有些嘶哑。
他真地想不到有朝一日这种评价居然会从向来被认为是疯子中的王者的他的嘴里说出来,而且评价的还是自己的儿子,该说这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吗?自己儿子这十几年来从来未曾仗着家境在物质上进行攀比过,谁他妈又知道他真正的攀比技能全部点在了“疯狂”上!
他见过将君焰压缩到这种程度的混血种吗?他是见过的!但也就那一次后那个人就永远成为了地面上的一撮黑印子,言灵崩溃后的辐射光将他永远地留在了地上。有些时候想要去霸道地掌控不属于自己的力量,除了血统的绝对优势外,还需要真正意义上的‘天赋’!这种‘天赋’往往只会出现在龙王以及那些所谓的天命屠龙者身上…诸多被秘党们评价为‘S’级的亡命之徒们。
当光和热以及一切都到达一个极致的时候,迈巴赫的车顶猛的凹陷了,就像是收到了信号,楚天骄知道自己儿子憋的大招已经蓄能完毕了,果断一脚踩下了刹车!
我吃西红柿 小说
迈巴赫的速度从200公里每小时跳水般跌落,在尖锐的刹车声和失速的旋转中那些狂奔的黑影就像潮水般扑向了车顶那放散着光芒的烈日!
Charlotte
也就是这一瞬,匍匐佝偻到几乎与迈巴赫贴平的楚子航鱼跃而出了,真的就只能用“鱼跃而出”来形容他的动作,完美地划出了一条惊心动魄的红弧!迈巴赫旋转的车尾撞击到了跳跃出的他的双脚脚底,巨大的力量推动着他将他像是投石机里的石块一样抛射了出去!
苍白水桶粗细的雷霆砸在了高架路上,但他的爆鸣声却被楚子航起跳时君焰的轰鸣给震散了!铺天盖地的火光!就像太阳的熔炉被人一脚踹翻了,里面倾泻出的焰浪写意地洒出了一片圆弧,将那些群起而来的黑影们笼罩了进去!
肉貓小四 小說
没有鲜血,村雨在这一刻因为焰压延展到了超过十米的长度,这一刀如果竖劈就算是高架路也会被一刀斩断!任何触碰到那极致焰压的黑影甚至连哀嚎都无法发出就被烧成脆散的灰炭了,焰压的温度远超焚尸炉数倍,这一刀简直就是移动的焚化炉将一切可以呼吸的东西葬到火海里。
成群结队的黑影被炎魔似的刀切化作了灰烬,楚子航的身形几乎被急速拖拽成了一条线,他的眼眸锁定了最后方那魁梧如巨人的巨型死侍,而那死侍也从未减速直直对撞而来!
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他们就相触了,死侍张开了手臂擒抱向楚子航,斗篷被火风吹开下竟然全是突出胸膛的尖锐骨笼,硫酸一般的黑色血液在活动的内脏上流淌着!
一个巨型的领域从楚子航的身后骤然张开,就像透明的气幕高速推出,将一整段高架路摄入其中!被气幕正面冲击到的魁梧的死侍赫然像是被凝固一样,毫无减速征兆地定格在了原地!余势不减冲去的楚子航左手手肘处赫然爆开了一团锥形的火焰冲断了一截高架路的护栏,反冲力将他带偏了轨道从魁梧死侍的身侧冲过去,手中的村雨一刀枭首切断了对方的脖颈!
楚子航以时速一百公里的速度落地,这种速度按理来说会将他摔个人仰马翻,但在触地的一霎那一次极小范围,威力精确到难以置信的君焰爆发在了他的后背与地面之间,没有高温只有精确计算过角度的冲击波,楚子航就像是被某只看不见的手托了一把将他翻了起来在空中再度飞跃一段距离后坠地!
楚子航触地,村雨在地上犹如切奶油一般拉开了一道数米长的豁口,裂痕中全是被加温还原成泥泞液体的漆黑沥青。
在他的前方呈现出了一幅诡异的场景,一片浓雾彻底遮蔽了急停的迈巴赫与他之间的这段距离,那些都是被炎魔一刀切散蒸发的暴雨水雾,千度的高温瞬间蒸发了成吨的大雨形成了大雾,可这些水汽理应快速被暴雨给压散掉,但现在却凝在了原地形成了浓白的雾色。
楚子航脸上并没有露出疑惑或者震惊的表情,因为他对这种情况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一个极强言灵释放后造成的暂时性假象,而这个言灵的名字叫做‘永恒·时间零’,就连轰鸣大雨都能停住的逆反规则的力量。
言灵的领域撤去了,暴雨重新落下,大雾被冲散,露出了被‘君焰’高温烤干甚至融化了沿路上百米的沥青高架路,那些被焚化的死侍碳骨黏在软烫的沥青中散发着白烟与恶臭,而在最中间,那魁梧黑影的头颅被雨水冲刷落地,整个身躯都被掠过的极致高温烧成了焦黑的炭化组织。
迈巴赫歪歪斜斜地停在了远处,男人站在打开的车门边遥遥地看着楚子航这边,他们隔着百米融化的沥青路以及尚未溢散完的蒸汽默然对视着。
楚子航的手中村雨上的火环在跳跃后渐渐熄灭了,炼金刀剑上那曼妙灼目的纹路也随着蒸发的水雾消散掉,余留下串串从刀剑上滴落地面融化沥青的火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