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特么的!这什么鬼地方!”
锡保骂骂咧咧,满头是汗。
他的部下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脑门和蒸笼一样冒着热气,同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策妄阿拉布坦趁满清在哈密战败,雍正身死内部动荡的好机会从藏地领兵一举攻入西域,意图报当年之仇。
ROCK at Me!!!
从战略角度来说,策妄阿拉布坦的打算不错,这时候满清正是最虚弱的,而且哈密的明军对西域虎视眈眈,随时可以继续西进,而满清在丢失哈密后损失极大,皇帝又由雍正换成了康德,在策妄阿拉布坦看来自己和明军前后夹击之下,满清崩溃就在眼前。
等到灭掉满清,策妄阿拉布坦就能一口吞并西域近半的领土和人口,这样一来他就成了藏地和西域最强大的一股力量,就算大明再强,他策妄阿拉布坦也不惧怕,何况准葛尔部和大明并没有什么旧怨,以自己的实力到时候和大明进行谈判,双方以天山为界井水不犯河水,分别而治。
我與姐姐男朋友之間無法辯解的二三事
理想是美好的,可现实是骨感的。来势汹汹的策妄阿拉布坦没想到自己会在西域败的这么快,又这么惨。
面对满清的大军,策妄阿拉布坦只占了短时间的上风,很快就被隆科多、苏肯、哈尼等部打的落花流水,如果不是运气好,说不定策妄阿拉布坦连自己的性命都丢在西域了。
从西域败退,策妄阿拉布坦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亏得大明在后面接济了他一下,要不然回到藏地的策妄阿拉布坦恐怕连大汗的位置都坐不稳了。而现在,策妄阿拉布坦败退后,满清方面却不依不饶,居然领兵直接由西域攻入了藏地。
清军打进藏地已经有些日子了,由于冬季的来临,清军进入藏地后先占据了一块地盘,然后进行驻军,等到来年开春再继续进攻策妄阿拉布坦部。
这样的安排从表面看似乎没什么问题,毕竟冬季不战是兵家历来的规矩,现在的军队可不是后世的军队,没有那么先进的科技和技术,清军学着明军这两年大力发展火器,可就算如何也是粗级存在,在行军打仗中基本还是用的老一套方法。
可谁想到,藏地的气候让清军上下吃尽了苦头。就算是在冬季,这藏地的天气气候变化也太大了。白天的时候气温和夜里相比最高居然有二、三十度的温差,也就是说在晚上零下十几度的温度,到了中午最热的时候居然有零上十几度的温度。
这种气候让清军极为不适应,晚上冻的要死,白天又是热的要命。就像现在的锡保,在大中午的时候学着藏民把半个袖子什么的全部脱了下来,袖套直接绕在腰上,却依旧是满头大汗。
三昧水忏 小说
精灵之饲育屋
除了温差太大外,还有一个致命问题就是藏地的海拔。相比西域,藏地的海拔太高了,随着海拔的升高这空气中的含氧量减少,气压也和西域完全不同。这人在藏地活动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许多时候只能慢慢来,一旦剧烈运动这气都透不过来。
高原气候导致的问题让清军是苦不堪言,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进入藏地的清军非战损就高达千人,勉强挨过去的清军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早就没了原本的勇武,和生了大病的病人一样有气无力。
相比清军,退入藏地的策妄阿拉布坦部却在这个地方如鱼得水,显得生龙活虎。
这些日子,趁着清军不习惯藏地的气候,策妄阿拉布坦领军对清军进行反击,虽然他的反击在清军的火器和严阵以待下没有起到意想中的效果,可是却给清军带来了不少麻烦。
锡保的部队驻扎在西域向南进入藏地的东部区域,这些日子锡保是难受到了极点,这仗不仅打的憋屈,更要命的是这鬼地方让人太不适应了。
锡保是雍正的新军统领,在清廷中的地位不低,而且他还是郡王,可是在当年的时候雍正替换锡保,改用傅尔丹为西域统帅,这让锡保对雍正极为不满。
后来傅尔丹大败,清廷搞起了八王议政,雍正被迫妥协,锡保这时候就向康德等人开始靠拢了,在雍正死后,他顺理成章地就投靠了康德。
“王爷,又有两个兄弟不行了。”正当锡保觉得全身烦躁的时候,部下来报。
“郎中呢?不是刚来了几个郎中么?郎中干什么吃的?”
“回王爷,刘郎中自己都倒下了,现在连爬都爬不起来。”部下无奈回道。
啪的一声,锡保直接把桌上的酒壶给砸在了地上,紧接着就愤怒地站起了身。
可是刚站起来,他就感觉到心脏急促呼吸困难,无奈之下连忙双手按在桌上,低头努力大口呼吸了几下,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
过了片刻,锡保这才感觉好受了些,面对一旁关切的部下,他摆了摆手。
“想办法尽力医治,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按之前的例子吧……。”
部下应了一声,打了个千儿离去。等部下离开后,锡保这才重新坐下,用手指按着发胀的太阳穴,满面全是愁容。
“这地方不能呆了,再呆下去别说打仗了,人都活不了。”锡保自言自语道,其实他早在一个月前就给隆科多提出了从藏地撤军的建议,可直到现在这撤军依旧没有半点消息。
如果不是担心绕过隆科多直接给康德皇帝去折子坏了规矩的话,恐怕锡保早就这么干了。
而现在,这情况是越来越严重,锡保的部下一共有四千多人,这些日子陆陆续续倒下的就差不多五分之一了,就连一些身强力壮的年轻军官也中了招。
高原气候的适应不是那么简单的,何况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大不如后世。就算在后世,一旦在高原有了高原反应导致的病状不能第一时间治疗的话,那么致死率是极高的。
在解放军进入藏地的那时候,这种情况也发生过,不少经历了多次战役,在枪林弹雨中都没倒下的优秀军人也没抗住藏地的气候,从而永远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而现在,锡保也在面临这个问题,再这么下去弄不好自己都要把老命丢在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