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
小說推薦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经过许佳怡家店里的几位高级鉴定师细致规划与测定,得出一套完整的分解方案,牛妖很快在器灵青锋剑下被完成分解。
在其之后,虎妖也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由器灵青锋主“刀”,变成一份一份独立的材料。
约是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两份鉴定报告出炉。
虎妖剔除掉所有血肉之后,整体价值是四亿八千万。
相较于正常五境妖物的标准价值,其价格高了将近一倍。
孙彪虽然死得憋屈,但相当有“特色”。
从皮毛到筋骨,再到虎齿利爪,品质都非常之高。
最骚气的,是那一根虎鞭。
其药用价值在鉴定过后,赫然能达到了八千万之巨!
除却虎鞭,虎妖身上被分解出的零件大致有一亿两千万可做用炼丹使用,剩下都是炼器、制物等其他用途。
张主事就厉害了。
在鉴定报告中,其整体“身价”生生达到了七十亿之巨。
这数字,相当夸张。
就算是对其抱有很大期望的李敬也没想到,这位居然可以这么贵。
如他事先所料。
最有“特色”的两根牛角,价值高得离谱。
单一一根,价值可达十五亿。
仅两根牛角,总价便有三十亿!
与孙彪的情形类似,张主事那一根牛鞭药用价值也是堪称突破天际,单一价值达到了三亿。
不过药用价值更高的,当属牛腰。
那一坨,总价值达到了五亿……
算上牛眼、牛肚等零零散散具有药用价值的部分,可作为炼丹材料使用的部分轻易突破十亿达到了将近十五亿。
總裁暮色晨婚
剩下的部分整体中规中矩,大致就是六境的水准。
也就四个牛蹄相对有“特色”些,每个以金钱估值大致三亿左右。
比较可惜的就是张主事一身筋骨在斗雷轰击下悉数粉碎不算,骨粉穿透了部分脏器造成了“污染”,不然其整体价值还能更高一些。
张主事这一身筋骨若是整体,不会便宜到哪里去。
粉碎状态下至多就是清理出来,当做相对廉价的骨粉售卖,总价不到五千万。
遭骨粉穿透“污染”的脏器,基本上是没用了。
材料破损与污浊,很致命。
不清理干净,这些脏器没法使用。
清理干净了,材料该废也就废掉了。
由于张主事身上可作为炼丹材料的部分远超预期,经过一番商议,墨齐最终找许佳怡换了八件金钱估值超过一亿高品质养器用灵材,与李敬交换拿下了两只妖物身上所有可作为炼丹材料的零件。
墨齐很实在,暂时只取了虎妖的材料,将牛妖的材料交由许佳怡家的店铺保管,等李敬需要的阵盘打造完成并交付后再来取。
许佳怡在鉴定报告出炉后,干脆也是做主直接用五件高品质养器用灵材,以两倍金钱估值与李敬交换,拿下了虎妖身上可作为炼器等用途使用的材料。
相比六境大妖身上的材料,五境大妖的材料同样高端,不过市场更宽泛价值也相对较低,更容易以出售或换物的方式成交。
拿下放在店里当做广告打出去,要不了多久即可脱手。
一通交易谈妥,李敬最终收获了十三件高品质养器用灵材。
其中六件是纯阴属性的灵材,七件是风属性。
这波器灵青锋有出力分解,多给他整一份“口粮”也算是犒劳。
取了一百六十斤牛妖肉,再把虎妖被剔除下来将近一千斤肉整体收走,李敬将鉴定报告拍下发送给了金睿昕。
远在国都的金睿昕收到鉴定报告很快给予回复,表示需求四个牛蹄。
在得知李敬的需求方向后,她应允给二十件金钱估值一亿左右高品质养器用灵材。
李敬没含糊当场回复答应下来,找许佳怡将四个牛蹄全部取走,并告知金睿昕自己会通过暗网的渠道送到国都去。
论快递效率,暗网黑市堪称是一绝。
且不用担心东西价值过高,在路上会出茬子。
金睿昕要的牛蹄通过暗网的渠道贴个一百万加急送过去,两个小时内就能送到她手上,再晚一点她答应给的养器用灵材也会送回来。
如此高效,不用白不用。
……
当李敬走出灵物市场时,时间已是晚上七点多。
呼吸了口新鲜空气,李敬掏出手机翻出陈靖的电话,拨通出去。
电话响了阵,很快得到接听。
随之,陈靖愉悦的话音传来。
“李敬,你小子真是让我意外,去一趟国都整了那么大幺蛾子出来,比我当年还狠。”
见面便迎上这番话音,李敬哑然失笑。
幺蛾子,他确实是闹了些。
但跟陈靖当年比,那妥妥是小巫见大巫。
显然陈靖有在关注国都的状况,应该已了解大致情况,李敬没费口舌去解释,开口道。
“伯父,我这收获了一只六境的牛妖。我刚出从灵物市场出来,鉴定报告已经拿到手,你……”
话没说完,陈靖道。
“牛妖的事我听说了,国都总署重案组金组长有给我通报。我在这方面没啥需求,你留着自己换有用的事物便好。”
说着,他继续道。
“对了,有个事跟你说下,我明天得去国都出个差。”
“伯父你要去国都?”
李敬诧异。
“总署发来了调令,我一当地方局长的,拒绝不了。”
陈靖说着,随后乐呵道。
“现在整个国都乱成了一锅粥,王、卢两家被另外五家各种落井下石,连江家也插了一脚,国都各行各业的牛鬼蛇神更是按捺不住偷偷摸摸在后面背刺。墙倒众人推,照这么下去,不出半个月王、卢就得凉了。总署的意思是希望我过去露个脸,好让某些人别蹦跶那么过份,那么快就把两家搞垮。”
说完,他又接着道。
“这对我来说也是个难得的机会,我当年在国都过得那么憋屈,如今有机会再去国都,正巧可以找几个老朋友要点利息。”
“……”
李敬。
国都总署找陈靖过去是否真可以作为一个震慑,他不知道。
不过听陈靖这口吻……
这位乐意接受调遣去国都走那么一趟,貌似是想搞事情啊!
陈靖口中的“老朋友”,是指哪些个?
李敬想了想,默默道。
“伯父,我跟思思已经领证提出申请把户口迁来江海……”
超級醫道高手 小說
话说一半,陈靖道。
“这个你放心好了,柳诗那娘们我躲着还来不及,不会去找她的。与其担心她,你不如担心担心我。那老娘们如今能耐得很,我要跟她对上保不准得吃亏。”
李敬咧嘴,不知该怎么接话。
陈靖具体有多强,他不知道。
自家岳母又具体多有能耐,他也不清楚。
可以确定的是,两者都是猛人。
估摸着张主事碰到他俩,分分钟就得躺平。
在两者皆未步入七境的前提下,他吃不准两人对上究竟谁会吃亏。
不过理论上来说,陈靖应该更占优,毕竟他手里掌握着禁术。
想着有江静娴那一份关系在,如今又有自己的这份牵连,两位见面应该不会闹得太过份,李敬干脆也没多操心。
“仙王令还在我手里,伯父你明天就要去国都,要不我晚点给你送来?”
“东西你先留着好了,等我回来再说。”
陈靖回应,道。
“我不在北城,你也替我照看着一些,别叫某些宵小搞出事情来。你如今有独力击杀六境大妖的能力,由你照看着,我也可以放心。”
“行,伯父你不在期间,我会留意着点北城。”
李敬没迟疑,选择应允。
帮陈靖守着北城,他自然愿意。
再不济,北城也是他如今安身立命的地方。
事到如今,他已没必要藏着掖着。
有禁术万界雷罚在手里,只要不是七境蹦出来,他不虚任何人。
有人想变成“奖金”,他不介意随时出个手。
电话中陈靖见李敬丝毫没有推辞,“嗯”了声道。
“我一会吩咐下去,明天你到局里把肩章和证件换一下。你的修为对内对外暂时不用公开,先看看我不在是不是真有人会跳出来。”
“明白。”
李敬应声。
……
与陈靖有过通话,李敬很快驾驭灵兵回到自家别墅。
尚未来得及落下,他便看到臭豆腐在自家院子里撒欢。
见着臭豆腐,李敬顿时知道陈雨然过来了,这会人应该在屋里。
落地撸了把臭豆腐屁颠屁颠送来的狗头,李敬掏出手机给无书发了消息,让他过来取货。
在门外等没几分钟,无书鬼魅一般出现在庭院角落里。
臭豆腐已见过无书一回,姑且也算认得了,见到他到来没做搭理。
将四个牛蹄交给无书带走,李敬与其道别,推门走进别墅。
屋里,陈雨然正跟柳思思在沙发上有说有笑。
两人本就已姐妹相称,再有江静娴“牵线”,感情那是持续升温。
瞥见到某人进门,陈雨然眼睛一亮。
“你去灵物市场一趟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进门就迎上这么一句,李敬嘴角抽搐。
他就寻思着,自己去了国都半个月,回来怎么着也该算是久别重逢?
这位,真就只惦记着干饭?
柳思思瞅着陈雨然张嘴一句话就把李敬给憋住了,强忍着笑瞄了前者两眼,起身道。
“行了,先吃饭,有什么事我们饭桌上说。”
“好咧!”
陈雨然笑着答应,拉过柳思思,迫不及待到餐桌前坐下。
李敬和柳思思不在这半个月,她可不太好受。
没地蹭饭,天天只能靠外卖度日。
外卖,哪有隔壁这一双的饭菜香?
李敬见状也是跟着落座。
正想动筷子,陈雨然摸出手机啪啪操作了两下。
随之,李敬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震。
下意识掏出手机,他发现是陈雨然转了五百万过来。

缓缓打出一个问号,李敬扭头。
“雨然,你这钱……”
“我听思思姐说了,你俩已经领证,但不打算办婚礼。我意思意思,随个礼。”
陈雨然说了句,笑着道。
“钱不多,你别嫌弃。哪天我想不开要嫁人了,记得连本带利包个大的还我。”
“……”
李敬哑然。
一旁柳思思闻言亦是满脸哭笑不得。
瞅着陈雨然迫不及待抬手摸向桌上的灵鸡,柳思思美目扑闪两下,漫不经心着道。
“雨然,你有没想过这随礼你很可能拿不回来?”
陈雨然闻言眉头一皱,望了柳思思一眼没吱声,埋头干饭。
柳思思见此意味深长着瞅了某人一下,也是默不作声小口吃饭。
李敬面对桌上这一幕,嘴嘴皮子动了动,讲真有点难受。
柳思思这一嘴,明摆着话里有话。
以陈雨然的聪慧,不可能不懂其中含义。
此前去到陈靖家里做客,柳思思更有明了陈爸陈妈是怎样一个期望。
她突然就放弃治疗了,陈雨然也没吱声。
这就有点搞了呀!
关键就是陈雨然没吱声。
这态度,完全是默认着将来她要“想不开”了会有那种可能。
怪异着看看桌上两女,李敬犹豫要不要说说自己的态度,想想还是算了没有开口。
他的理念,与这世界的人不同。
原则上来说,他遵从一夫一妻。
但这对两女说出来,毫无意义。
土生土长在这世界,又各自是家族出身的两女,对五境超然以上强者一夫多妻是认可的。
在她们看来,以你情我愿为前提,这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非要说上那么一通,陈雨然可能会误会不谈,更可能闹得不高兴,届时放弃了治疗扯出事情来的柳思思也会受影响。
这……
说实话,不是一般的尴尬。
不过严格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陈雨然要那么容易就能“想开”,陈靖也就不用那么愁了。
寻思着会桌上气氛有点诡异,自己好歹说点什么打破一下,李敬没话找话着问道。
“雨然,我不在最近这段时间重案六组忙吗?”
“六组还是老样子,清闲得很,最近没什么重案发生。”
陈雨然说了句,略有些别扭着看他一眼避开视线,随后道。
“不过稍早些的时候,局里有接到总署来的通报,要求全国所有省市追查妖物联合会展开打击工作。这跟你在国都那档子事有直接关系,想必不用我跟你细说。追查会由情报科和特别行动组负责,重案六组暂时待命,如有发现我们再配合情报科和特别行动组行动。”
听说总署下令要求全国所有省市追查妖物联合会,李敬无声点头之余,有了想法。
妖物联合会,确实得查。
放任不管,指不定哪天会成为一个大麻烦。
江海也有妖物联合会的据点,自己闲着没事,或许可以试着深入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