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栖霞高原,位于旧土对应的仙界的西部地带,原本是海拔最高之地,大山连绵,雄伟壮阔,曾有红日晚霞栖息之地的称谓,景色唯美。
但是,自从一个疯子来到此地,一剑削平百万大山后,方圆十万里变得平整而空旷,再也没什么生物接近了。
王煊和姜清瑶回来了,而且,真的等到那个疯子远去了,两人立刻谨慎而小心地接近这片高原。
当然,在此之前,他们两人准备充分,剑仙子亲自布置了多座传送阵,万一有意外,也可以直接跑路。
看得出,她的逃生本领很强,或者说是生存技能相当的强悍,和她仙气飘飘的样子有些反差。
而且,两人大致确认,从细节推测到,从上古活下来的疯子有可能要远行!
“我去,他该不会是要提着人世剑,去不朽之地大开杀戒,狠下黑手了吧?不行,我得赶紧将消息传回去!”
王煊还真害怕了,万一这个疯子如同他猜想的那么深沉,心思很黑,为了集全至宝在装疯,那么有可能会严重威胁到他所认识的熟人。
奶 爸
两人正在低语,突然感觉到,天地间有剧烈的波动,一道惊世剑光撕裂天穹,横空而过,飞向远方。。
小说
“人世剑!”剑仙子惊呼,失去了从容,不再文静和出尘,她无比激动,像个雀跃的女孩,在那里踮着脚,跳跃,观看人世剑的轨迹,捕捉它交织出的至高规则。
王煊没叫,事实上,他没心情,正在拼命沟通元神深处的养生炉,安抚它,千万别躁动,万一惊动那个疯子,没地方哭去。
还好,养生炉稳如磐石,非常安静。
人世剑远去,剖开了苍穹,一晃就没影了。
“不用担心,他没有去不朽之地,他这是要去最高等的精神世界!”剑仙子神色郑重地说道。
“他怎么去了那里?”王煊不解,但他知道,最高等的精神世界极度危险,连绝世高手都不敢轻易登临。
近古以来,也就是佛教的苦修士等少数几人前往过。
姜清瑶看着人世剑消失的地带,道:“最高等的精神世界,虽然无比危险,但是一直有传说,藏着莫大的机缘,对于超绝世都有巨大的诱惑。”
显然,疯子练剑多年,一身修为恐怖绝伦,自然有实力踏足那里,在神话将熄灭前,他持人世剑进去了,要进行最后一轮探索。
“希望,他也只是去碰碰运气,而不是有清晰的目标,要前往那里收割什么,不然的话,我真为不朽之地的一群人担心了。”王煊皱着眉头说道。
如今的疯子就已经难以制衡了,再让他提升下去,真有可能要成为一个至高无匹的怪物了。
“趁现在他不在家,赶紧前行,去看他的经文!”姜清瑶美丽的面孔有神辉,一双灵动的大眼在发光。
高原属于冰冷坚硬的冻土,极目远眺,视野开阔,血色落霞洒满大地。
天下难有抗手的人在这里练剑,单其血气就能覆盖十万里,可想而知,多么可怕,没有几人不开眼,敢轻易临近。
当他们两人再次飞行走一段路程后,刺骨的杀机如同有形之质,铺天盖地而来,要将人绞杀,撕成碎片,这是残留的剑意所致。
王煊心惊,他被剑仙子拉着手,尚且如此,以此推断,养生主以下的人可能走不到这里,就会爆开。
“这个疯子,真要逆天了吗?”他有些出神,从未见过这么霸道的剑意,残留天地间的气息,便能斩杀各路修行者。
姜清瑶点头,道:“确实很强,有人说再给他一千年,他有可能会突破到御道境界,到时候就真正可以无惧超凡退潮后的万古长夜了,那时连至宝都砸不动他。”
王煊闻言,一阵咋舌,这世间竟出了这样的人,可怕到离谱,真能走到御道境吗?
同时,他也有些感触,剩者为王啊,人重要的是得保证活着。当年第一个开辟出特殊内景地的人,是能够压制这个疯子的,结果他去了哪里?早在上古时代,就被诸皇联手给灭掉了!
哪怕那个“第一人”再生,如今也必然远不是疯子的对手,从上古到现在,疯子一直在练剑,苦修到现在,绝对不是虚度过来的。
姜清瑶提醒道:“行了,不能再向前走了,疯子练剑,最讨厌人打扰,也不愿意见到他不在时,有人在这里出没,他在地上划刻下了大阵,至强者踏足进去,都会被剑气绞成血泥。”
王煊经她提醒,立刻驻足在这里,开始眺望高原最深处,那里有几十座大山,有的漆黑如墨,有的赤红如血,有的流动金属光泽,全都光秃秃,寸草不生。
原本疯子一剑削平百万大山,方圆十万里什么都没有了,但他练剑时,偶有所感,琢磨剑道时,有刻写的习惯,记录所思。
姜清瑶告知:“每当这时,他就会挥剑向天,从域外劈落下来陨星,削成高大而恢宏的石山和剑崖等,方便刻写。”
王煊听的目瞪口呆,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些大山,全是陨星所化,都是被疯子劈下来的星骸?
他睁开了精神天眼,仔细凝视,观看那些剑道纹理,成片的陨石大山,都被刻写的密密麻麻,崖壁都刻满了。
这可是数十座巨型石山,漫长岁月以来,一直在充当他的笔记,不规则,随心所欲的写下临时的想法。
当然,大多数都是剑道本源符文,常人根本看不懂,想要深入研究的话,可能会将自己折磨死。
“看到了,但是,我感觉像是在被万剑穿心,太……刺痛了,那些鬼画符,那些仙剑痕迹,透壁而出,要过来斩杀我!”
王煊觉得头痛欲裂,双目发胀,他看到的是什么?亿万道恐怖的大剑,呼啸着,要将大宇宙劈开。
疯子的剑意,真的霸道绝伦,太疯狂了,王煊这是拿命在观看,琢磨他自上古一路书写下来的痕迹,竟有生命危险。
这还是剑仙子一直攥着他右手的结果,渡给他仙光,让他满身都是仙道之力,不然的话,他可能会爆开。
“再来!”姜清瑶稳住王煊的元神,不断渡来柔和的仙光,祥和而安神的力量,符文如星河般流动进王煊的体内。
到了最后,两者都被朦胧的光覆盖,宛若一体,只要剑仙子能坚持住,王煊就难以受到什么伤害。
“我将所见全都共享给你吧,不然的话,这些剑道至高奥义,精密的规则纹理,转述稍有纰漏都可能会出事。”王煊说道。
然后,他捕捉到的那些恐怖画面,直接划过姜清瑶的心灵,映入她那半成熟的精神天眼间,被她捕捉到所有细节。
两人精神相通,王煊所见,剑仙子所感,顿时都可以互通有无,一同观看与参悟这片陨石山上的剑经。
这样下来,速度极大的提升了,不然的话,王煊看一篇就有要被撕裂心神的感觉。
農門醫女 小說
姜清瑶已经正式踏足绝世领域,而且是养剑数百年,一举冲关,连破了好几个小境界,加之她在剑道上的天赋无以伦比,所以收获巨大,参悟起来,剑光流淌,四野都有仙剑震颤之音,无数神圣巨剑显化出来!
NaNamis Harbor
“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避免出意外,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先记下疯子的手札,以及那些繁复剑道符文,回头再去悟!”剑仙子神色凝重,她很谨慎,生存本能很高,不是说说而已。
王煊点头,快速以精神天眼扫描,一座剑崖又一座剑崖的凝视过去,很细心,没有放过任何一道痕迹。
数十座星骸大山,信息量着实有些大,换成普通超凡者,非要疯了不可,那么多剑道妙理,一不小心就会牵动剑意,无形中就要让人爆碎。
到了后来,连剑仙子都咳血了,她将更多的柔和仙光都渡给了王煊,确保他的元神不受冲击。
可想而知,那个疯子多么的恐怖,他留下的零散的、各种没头没脑的剑经,让一位绝世仙子都吐血了。
“不行就算了,暂时到这里吧,还剩下最后三座剑崖,有机会再来!”王煊有些担心她。
因为,姜清瑶将她一身道行化成的光,主要都用来庇护他了,导致她自身情况不妙。
“不,我能坚持,有些事错过就可能没机会了,你以最为特殊的精神天眼窥视此地,他事后说不定会有感,将来我们或许无法踏足此地,或许剑山不复存在,有各种变数以及可能。”
剑仙子性格坚韧,擦去嘴角的血,要坚持下去。
王煊不再说话,快速扫视,铭记下所有的剑经,有些像是涂鸦之作,可是被剑仙子看清后,却如获至宝。
越到后来,那些剑经越抽象了,简直不是给正常人看的,如同天书般,但是却也愈发的给人庞大的压力,仿佛大宇宙被划开了,煌煌剑光劈落下来,现世万物都挡不住!
噗!
剑仙子大口咳血,但依旧在坚持,意志强大,根本不动摇信念。
王煊见状不再劝,而是认真扫视,铭记最后的剑道真解,直到最后一座剑崖映入眼中,被他看到最后一篇。
嗡!
那座山复活了,晶莹起来,而后化成一口巨大的石剑,简直要让人窒息,剑崖要撕裂古今时空!
“他生出感应了,在某片高等精神世界中,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这个人确实强的超出想象。”剑仙子脸色变了,道:“我们立刻离开!”
“幸不辱命,最后一篇看完了。”然后死磕,王煊也大口吐出元神之血。
溢出的血,全被他们收走,然后,转身就飞逃。
事实上,天穹已经半透明了,冥冥中像是有一双眼睛通过一层又一层高等精神世界,俯视过来。
轰!
剑仙子和王煊在极速飞行的过程中,不断改变方向,即便如此,还是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了,两人七窍都在淌血,但却不敢任血落下哪怕一滴。
是那个疯子的杀意,是他恐怖的眸光,跨越一层又一层高等精神世界,在捕捉他们的轨迹,他似乎要回来了。
两人冲进传送阵中,刚踏足进去,身影才消失,整座法阵便轰的一声炸开了,他们被震的大口咳血,横渡而去,从另一片天地出来。
王煊发现,剑仙子的伤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她为了保护他,挡在后面,背后有一道很大的伤口,被对方跨界的剑意余波擦中,深可见骨。
最重要的是,有淡淡的杀意在那伤口中弥漫,还没有消散,这非常严重。
“这个疯子太强了!”王煊心头剧跳,强烈不安,为剑仙子担心,怕她出事儿。
“无妨,我没问题,能化解这种杀意!”姜清瑶说道,带着他极速飞行,没入另一座传送阵中。
天穹上半透明,而后炸开了,有一道可怕的剑光冲了出来,这种波动震慑人心,让大地上各种强横的生物,各路强大的修士,都感觉要窒息!
“这次我带你走,相信我!”王煊取出斩神旗,将她给包裹上了,绝不允许她殿后。
他冲进传送阵的刹那,至宝养生炉浮现,他带着斩神旗中的姜清瑶,一起没入至宝中,在传送阵流动的光雨中消失。
但是,那天穹上的剑光恐怖绝伦,跟着打进来了,不过,却被养生炉无声无息的挡住了。
当再次从虚空中出来时,王煊发现,那个疯子没有跟踪到他们,养生炉隔绝了一切气息,他驾驭至宝连着横渡长空,冲进无边黑暗地带。
他收起至宝,将斩神旗打开,发现剑仙子快昏厥过去了,明明受伤很重,她还想庇护他,若非伤势过重,她也不会任王煊将她包裹起来。
“我还有一股秘力未曾动用,带你逃生没问题。”姜清瑶擦去血迹,还在笑。
这次轮到王煊做主,不让她动了,让她进入流动着丝丝混沌气的紫皮葫芦内,准备返回现实世界。
“好,这次听你的。”剑仙子点头。
王煊冲向黑暗中,看到驿站前挂着的灯笼,而后找到漩涡之地,一头扎了进去,正式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