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在吴王府上,那些世家的人,也是在商量着,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们都认为太仓促了,但是卢家的负责人,笑着说只要干好几件事就行。
“什么事?”那些人全部盯着卢德看着。
“杀掉太子,杀掉魏王,杀掉晋王,到时候,谁能和殿下抢夺这个位置?”卢恩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可是他们都是在的皇宫当中,太子在东宫,就是魏王稍微好点,在魏王府!而晋王现在也是在后宫!”崔雄月马上开口说道。
“你们想想看。如果我们进攻承天宫,那么难度很大,承天宫本事里面就有大量的护卫,而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攻击东宫,把东宫先打下来,干掉太子,接着从东宫那边出发,进攻后宫,到立政殿去,干掉晋王他们,同时派出一拨人,去干掉魏王,到时候你说,谁还能和我们吴王殿下争了。
“还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一直没说话的郑家负责人,开口说道,大家马上看着他。
澎澎豐 小說
“纪王李慎,如果吴王殿下不除掉他,等陛下反应过来了,肯定会收拾吴王殿下,毕竟还有一个纪王殿下,纪王可是韦浩的徒弟,他母亲也是韦贵妃,
到时候韦贵妃可是有韦家的支持,也有韦浩的支持,加上陛下还有军队,你们说,到时候陛下会留着吴王殿下吗?所以,纪王也需要除掉,现在纪王也是住在纪王府,因此,也好杀!”那些人听到了,点了点头。
可是吴王这个时候心里是犹豫的,杀兄弟啊,和父皇一样,干掉那些兄弟,逼着父皇退位,他感觉这件事不怎么靠谱,自己可不是当年的父皇,当年父皇身边可是有很很多文臣武将,还控制了军队,
可是自己没有控制军队,到时候如哪怕是有一个皇子还行,估计父皇都会干掉自己,他们说让自己除掉那四个人,其实是不靠谱的,谁知道那些还小的弟弟当中,会不会有比自己更优秀的。
“吴王殿下,你还是需要拿主意才是!”崔雄月看到了吴王坐在那里不说话,马上问了起来。其他人一听,也是看着吴王。
“此事,要么不做,要做,就需要做绝!”吴王咬着牙开口说道,那些人全部看着吴王。
“我的那些兄弟,可以都杀了,或者,那些除了他们四个,其他人全部要囚禁起来,另外,你们还需要进攻牢房那边,除了韦浩不杀,其他人全部杀掉!包括那些武将国公!”李恪说着抬头看着他们,眼珠子都发红了。
“有道理,如果干掉了那些武将,陛下身边就没有这么多支持的人了,到时候殿下这边,还是有机会收拢那些军队的!”那些世家的人点了点头。
“但是大家考虑过没有,一旦失败了,我和你们,还有你们世家,都会面临着灭顶之灾!”李恪继续看着他们说道。
“现在我们不也如此吗?这次查账,如果查出了问题,你以为陛下还会绕过我们世家吗?可以说,我们世家的官员,到时候会全部清除出去,而涉案的人,估计也是要被杀,既然我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那就需要果断!”崔雄月马上对着他们说道。
“没错,既然想好了,那就需要果断,我看啊,就定在今明两天!”王圳也是马上开口说道,其他人听到点了点头。
“今天晚上可能仓促了一些,明天晚上更好,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如果调动那些人,也是需要时间,而且还需要给你他们分发铠甲,所以,还是明天晚上为好,就是孝敬以后,开始行动!”崔雄月考虑了一下,开口说着,
接着看着吴王这边,吴王点了点头,咬着牙说道:“那就明天晚上宵禁之后,开始行动,街上没人,更加方便我们的人行动,只要冲破了东宫,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
“行,那就这么定了,接下来就我们去布置了!”崔雄月开口说道,李恪点了点头,
那些人站了起来,对着李恪拱手,李恪点了点头,那些人就全部出去了,而李恪坐在那里,仔细的想着自己的计划,如果成功了,那么父皇那个位置就是自己的,
如果失败了,估计自己不会死,自己可是配合父皇,干掉那些世家,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有一份功劳的,当然,继续是王爷那是不用想的,但是当一个庶民,还是没有问题的,反正死的可能性不大!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没有退路了,那就往前面冲就了,而到了傍晚,韦浩他们已经合算了大部分兵部的账目了,兵部这边,直接出问题的账目大概有320万贯钱,还有200万贯钱,是有问题,但是操作的更加高明,需要仔细甄别才是。
“慎庸,我总感觉不好,今天晚上,我们几个人无论如何要出去!”程咬金此刻严肃的看着韦浩说道。
“行,晚上我让你们出去,这边我会打好招呼,皇上狱卒的衣服,到时候让程大哥带你去承天宫那边,你去那边汇报去,现在不能不防着,万一到时候狗急跳墙怎么办?”韦浩点了点头,对着程咬金说道。
韦浩心里其实也是担心,一旦吴王真的作乱,那到时候就麻烦了,到了天黑了以后,韦浩马上让他们几个武将换上了狱卒的衣服,还对那些狱卒说,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出去,
从明天开始,整个牢房里面,只能进不能出,那些狱卒听到了韦浩这么说,马上点头,对于韦浩他们是信任的,
最強大師兄 文軒宇
而且也知道,有这么多国公在呢,肯定是担心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很快,他们几个人就出去了,而程咬金到了家里附近以后,还不敢从大门进去,而是从买菜的偏门进入,偏门门房看到了是程咬金也是吃惊的不行。
“不许和任何人说老夫回来了,老夫现在是在坐牢呢,如果让人知道了,老夫就麻烦了!”程咬金盯着那个门房说道,也是吓唬他,他们都是自己家里的人,是自己的食邑,是一荣俱荣的。
“明白,老爷,刚刚就是一个下人的客人过来了!”门房马上拱手说道。
“大郎在家吗?”程咬金开口问了起来。
“这个不知道,我没有去前院那边!”门房对着程咬金说道。
“好!”程咬金说着点了点头,接着继续往里面走。程咬金刚刚穿过一个院子,里面的护卫看到了这样一个人过来,马上喊道,谁,程咬金说了一句,让他们带着自己前往大公子的院子,而此刻的程处嗣正在收拾东西,他还要前往皇宫当值去。
“大郎,大郎!”程咬金到了程处嗣的院子,就开口喊着,程处嗣一听,这个是自己老爹的声音啊,他不是在坐牢吗?怎么还到这里来了?
“爹!~”程处嗣跑了出来,看着程处嗣的衣服,马上问了起来。
“走,去你书房说,来人啊,马上给我找一身士兵的铠甲过来,立刻去!”程咬金开口说道,程处嗣一看这样,愣住了,马上让人去找,接着就带着程咬金到了书房这边。
“爹,你怎么过来了?”程咬金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现在马上命令家里的护卫要注意,一定要铠甲武器不离身,另外,等会你带我去皇宫,我要面圣,我穿着普通的铠甲过去,到了承天宫那边,你去和陛下说,让陛下见我,记住了,就只有你能知道,不能让其他的人知道我过去了!”程咬金盯着程处嗣叮嘱说道。
重生逆流崛起 小說
櫻庭家的危險執事
“啊,发生什么事情了?”程处嗣吃惊的程咬金问了起来。
“你别问,快去办事!”程咬金盯着程处嗣着急的说道。
寵 妻 如 命
“是,爹!”程处嗣一听马上就出去了,现在家里的人还以为程咬金在牢房,所以家里的那些护卫,是自己来调动,当然,刚刚那几个护卫,程咬金也交代了,告诉他们,自己没有回来过。
很快,程处嗣就出去了,没一会,就回来了,拿着铠甲过来了,亲自给程咬金穿铠甲。
“爹,你这么弄,是要发生大事情啊!”程处嗣小声的说道。
“你要记得,从你这次进宫以后,一定要保护好陛下,另外,你也要照顾好自己,铠甲武器不离身,下面的那些校尉,也有叮嘱他们,但是不能让他们声张,自己知道就行,这次,搞不好要发生大事情!”程咬金对着程处嗣说道。
“啊,爹,这么,这么严重吗?”程处嗣吃惊的说道。
“废话,要不然你爹能够从牢房里面跑出来?记住了,注意自己的安全,六郎没了,你要是没了,你爹我可吃不消!”程咬金此刻很动情的看着自己的长子,这个长子可是自己一家的希望,虽然其他的儿子也不错,但是程咬金还是喜欢自己这个长子,深的自己性格的精髓。
“嗯,爹,你放心,我下面有不少人部下呢!”程处嗣也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等穿好了铠甲了以后,程咬金对着程处嗣说道:“走。去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