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嘭!”
“嘶!”
洛克听着女洗手间里面传来的惊呼声,眉毛一挑,直接上前,一脚大力开门。
好家伙,果然是一只不正经的蜘蛛。
但……
“嘶!”
洛克在一脚破开女洗手间的门之后,看着映入眼帘的景象,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一股凉气直接从尾椎而起,只冲天灵盖:“好家伙。”
入眼。
女洗手间此时此刻,地面上,满满的蜘蛛,密密麻麻的,无数那如同芝麻粒大小一样的蜘蛛从地板的边缘缝往外面冒。
跟特么喷泉一样!
这要是换个密集恐惧症患者过来,不能说直接晕厥过去,恐怕,也会暴毙当场的。
“上帝!”
“……”
洛克回神,顺着目光看去,看见了那整个人如同攀岩一样,蹲在洗手台的女子,挑了挑眉:“沐恩?”
小說
那边蹲在洗手台的女子也是扭头朝着洛克看去,然后,满是害怕的表情上露出一丝惊喜,外加一点点惊讶:“洛克?”
下一秒。
辛迪·沐恩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求助的表情:“救命!”
就在这时。
哥伦比亚科技中心的安保人员听到惊呼声也赶过来了,刚开始,几人看着那站在女洗手间的洛克还以为是流氓来着,随后,听到了里面辛迪·沐恩的声音,然后,在看到了那密密麻麻,此时此刻,已经爬满了整个地板,已经有趋势朝着外面溢出的蜘蛛顿时间各种头皮发麻了起来。
“厚腻谢特!”
“欧玛噶!”
“天啦。”
“这是捅了蜘蛛窝了吗?”
“呕!”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群众和长岛高校的同学也跑了过来,然后,看着这画面,均是忍不住的吓了一跳,甚至,有几名女生看着那令人头皮发麻的蜘蛛群,更是脸色变幻了一下,然后,扭头,开始干呕了起来。
“救命!”
在洗手间蹲在洗手台上的辛迪·沐恩整个人都快哭了,看着那密密麻麻沿着边角准备爬上来的无数组织,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强忍着恶心挥退着进击的蜘蛛群:“啊!”
辛迪·沐恩忍不住的痛呼了一声,右手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脖间拍去,然后,看着手上提拉的一个花花绿绿,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蜘蛛的蜘蛛,顿时双眸一缩。
下一秒。
辛迪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瞬间,就要晕厥过去了。
“让开!”
“噗!”
“咚!”
提拉着灭火器的洛克眉宇一挑,吼了一声,将门口那几个专业素质明显不行的安保给扒拉开,然后,直接开启灭火器朝着地面上那蜘蛛群喷去。
瞬间。
蜘蛛们顿时朝着四面八方飞去,然后,被清理出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咚!”
洛克直接将灭火器一丢,然后,快速的抱起了晕倒在洗手台上的辛迪·沐恩,瞥了一眼,那如同穿山甲一样扒拉着缝隙咻的一声消失不见的花花绿绿的蜘蛛,眯了眯双眸,然后看着地板缝隙处再一次海量上涌的蜘蛛们,直接转身,抱着辛迪·沐恩在蜘蛛即将卷土重来的前一秒,直接冲出了洗手间。
守矢之冬
下一秒。
海量的蜘蛛组成了大军,开始朝着洗手间外面蔓延了开来。
不多时。
整个哥伦比亚科技中心展厅里面,瞬间大乱了起来,等到洛克抱着辛迪·沐恩跟着人群跑出展厅之后,几乎,所有人的人都可以撤离出来了。
一些人脸上带着害怕与恐怖的表情。
一些人则是脸上写满了困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紧急撤离?
难道里面被人安置了炸弹?
不过,想归想,这丝毫不影响众人那井然有序,甚至娴熟的让人有几番心疼的撤退动作。
“给。”
洛克将辛迪·沐恩交给了刚刚和辛迪·沐恩一起和他说话的三个女生。
三个女生连忙接过辛迪·沐恩,然后,有些慌乱的呼喊着辛迪·沐恩的名字,试图将辛迪·沐恩给叫醒。
“没事。”
洛克见到急的都快掉眼泪的三人,出声道:“昏过去了而已,睡一觉,等醒来就好了。”
“真的吗?”
“嗯。”
而且,还会升级哦。
洛克心中如是想着,然后,看去那热火朝天,各种举着灭火器扑杀着里面密密麻麻蜘蛛的科技中心,内心升起了一丢丢的好奇。
这蜘蛛……
是冲着他来的。
但……
老子从小到大,可都没有杀过一只蜘蛛呢。
洛克对这句话很理直气壮,如果说他从小到大没有杀过人,也是是在撒谎,但,蜘蛛,他对此很斩钉截铁的。
而且。
洛克看着那不远处闪烁着警铃哇呜哇呜赶到现场的警车还有到场的救护车,余光瞥了一眼那被老师抱着朝着救护车走去的辛迪·沐恩皱了皱眉。
说来也神奇。
虽然格温说她养的那只蜘蛛果冻已经挂了,死了。
但……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咬了辛迪·沐恩的,也是果冻,可,那只花花绿绿的蜘蛛,明明就是那和彼得·帕克有着生命气息的同一只蜘蛛。
很神奇。
洛克心中如是想着。
格温也许知道什么,不过,格温没打算说,洛克也不会去问,毕竟,还是那句话,如果格温说了,那他要不要说呢?
洛克是个好男人来着,很会替自己女人着想的。
再者说了。
洛克低头,注视着地下的某处,然后,转身,看去远处,中央车站的位置,嘴角微微上扬,他也不需要去问格温,他可以直接去找那头不正经的蜘蛛,自己去问的。
不过,就在洛克准备走的时候,被人叫住了。
“洛克?”
“……”
洛克转身,看着从不远处,穿着一件皮夹克,瘦瘦的,看上去很干练的男子。
“洛克。”
“海斯警探。”
洛克看着朝着他这边走过来,看着格温遭遇事情那天晚上,在家里待了一夜的鲍勃·海斯警探,打了一声招呼:“怎么是海斯警探过来了?”
蜘蛛这种害虫,过来的应该是生化应付小组什么的,让负责侦破凶杀与谋杀案的堂堂警探过来,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海斯警探说道:“乔治正好让我在这边把海蛇帮的人给抓过去,刚好就在附近,怎么回事,怎么出现那么多蜘蛛了?”
天龍八部
洛克哦了一声。
这是乔治开始直接杀鸡儆猴了,开始告诉整个东海岸的黑帮,在纽约城,谁的规矩才是最大的。
洛克笑了笑,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蜘蛛应该是从一楼的女洗手间的地板下面冒出来的,太多了,看上去很渗人,现在里面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海斯警探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好奇道:“我记得中城高校好像是昨天过年参观的,你怎么过来了?”
洛克将刚刚说给辛迪·沐恩她们的理由,重复了一遍。
别问。
问就是,洛克是中城高校的学生会会长,昨天,在这里两个学生之间起了冲突,他是有必要过来这里了解一下经过的。
什么叫做假公济私?
这就是!
海斯警探给洛克竖了一个大拇指,一脸很佩服的模样:“怎么样,问到了吗,有什么地方我这边可以帮忙的。”
洛克道了一声谢谢,表示已经差不多了,而且,这个时候,再去找,也不太好。
过了一会儿。
洛克告别了海斯警探,坐上了奥迪R8,然后,挂挡,随即便是朝着不远处的中央车站驶了过去。
“老大。”
一个警员凑到海斯警探的面前,有些好奇:“这谁啊,华尔街的什么公子哥吗?”
海斯回神,瞥了一眼自己的手下:“算是吧,乔治·史黛西高级警监内定的女婿,身价,外界猜测,实打实的两个亿的现金,你没听说过吗,洛克·布劳顿,很有名的。”
警员恍然大悟:“他就是那个起诉了几大执法机构,并且全部获得胜利,说是他母亲是兰利间谍的那个靠打官司发家致富的洛克·布劳顿啊。”
他不是纽约本地人来着。
上个月刚刚调来纽约,再次之前,也只是听周围的人说起过,但,面对面的看见洛克,还是第一次的,不过,是高级警监乔治·史黛西的女婿,这倒是第一次说的。
这么说的话,自己老大刚刚是在……
巴结?
警员余光瞥了一眼朝着自己汽车那边走去的海斯警探,心中如是想着,然后,很快的将这个念头给放在了脑后,不再说话了。
毕竟,他刚刚远远的看着,似乎,自己的老大,并没有巴结成功呢。
这撞见也就撞见了,但要是在拿出来说的话,警员感觉,自己今晚,恐怕就要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小命要紧。
警员缩了缩头,咳嗽了一声,装作刚刚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眼观鼻,鼻观心的转身朝着海斯警探那边跑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
洛克将车辆驶入了路边的停车位上,然后从车上走了下来,朝着不管什么时候,客流量都是很密集,同样也是纽约城著名建筑的中央车站走了过去。
刚刚海斯警探想做什么,洛克心知肚明。
毕竟,这也叫做职场艺术来着。
洛克并不排斥海斯警探打算通过他,而达到巴结乔治·史黛西的结果。
可……
洛克不是坏孩子。
坑人的事情,他从来不做。
……